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4幕后之人是谁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524 2021-08-08 00:09:34

  医院里

  因为有李子园陪着,夏京墨很快就验完血打上了点滴。

  考虑到她的身份,李子园只能向护士要了一间简单的病房。

  夏京墨半靠在床头,药效还没那么快发挥作用,是以她说起话来胸膛还是起伏的厉害。

  “多谢李警官,一应费用明天我会让助理还给你的。”

  李子园出来酒店时,枪械就放下了。

  她一身正装,腰背挺得直直的坐在病床前,闻言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只转眸看了夏京墨一眼,“嗯,不用急。”

  夏京墨见状嘴角弯了弯,看着窗外被风吹动的枝叶,像是想到什么,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商议该怎么样在官博上说?”

  “嗯?”

  她闻声回头,就看到了李子园一脸的疑惑。

  夏京墨低头,语气轻轻的,含着几分忧虑,“碍于我们的身份,还有近期在拍的剧网上的人也都是知道的,酒店外肯定会有狗仔,你们这么大阵仗,很难不让人乱想。”

  李子园舒展眉眼,“这点你放心吧,该搜查的都会搜查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略有兴致的问,“听说你和同组女演员的关系不和睦,你还担心她们?”

  担心她们?

  她问这些的初衷自然不是担心那些人,不过既然李子园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她再试探下去好像“挺过分”的。

  抬起那只方便的手,夏京墨摸了摸头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比起担心她们,其实我更担心这部剧能不能播!”

  “嗐,”李子园摆手,往椅背上靠去,“你这意识不行,那玩意儿事关重大,但凡出现一点,都是很长的一条线,查个十几年的也有,你觉得上面是重视一部电视剧还是选择一窝端了那些蛀虫?”

  这还用回答么,夏京墨惭愧的摇摇头,“是我狭隘了。”

  大概是看夏京墨对这些事的认知不清晰,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李子园就这件事把以前一些查清的案件仔仔细细的和夏京墨讲了一遍。

  其中包括双方的伤亡人数,损失的物资以及耗费的人力物力。

  方方面面,就跟科普似的。

  要是在前世,她最多听过就算了事,可是现在,她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些“实事”。

  她大学读了两年就进了娱乐圈,三年了,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拍摄地,根本没时间去关注其他。

  一人说一人听,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半个小时。

  直到夏京墨的经纪人得到消息赶来,李子园才离开。

  送走李子园之后,经纪人朱锦就坐在她的位置,刚坐下一连串的问题就向夏京墨抛了过来。

  “怎么回事啊?你有没有被波及?剧组其他人没事吧?酒店怎么说?你又怎么进医院了?……”

  朱锦皱眉略微嫌弃的上下看了看,“还这样一副狼狈模样……”

  夏京墨注视着朱锦的眼睛。

  她眼里的担忧不作假,只是,前世被打入地狱中的三年里,她对别人情绪的感知能力越来越敏感。

  再加上,她有些“黑料”会被实锤,她经纪人朱锦功不可没。

  事后她也问过为什么,那时她怎么说的?

  “我要做的是人人能看到,人人都知道我,而不是随便一句夏京墨的经纪人这个称呼就可以打发的……”

  多么可笑的理由啊!

  她如今在同龄人中,无人可比。

  朱锦何愁等不到人人夸赞的那一天。

  可笑当时她竟然还相信了…

  敛下眸子,夏京墨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突涌的戾气,未免朱锦看出异样,她干脆换了一个话题。

  “这些你可以去问酒店老板,他知道的比我多,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件事是谁告发的呢?”

  “啊……”朱锦愣住,一下没反应过来夏京墨问的是什么。

  手指摩挲着身下的被子,夏京墨把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谁告发的呀……”朱锦双眉紧缩,思考着什么。

  然而夏京墨看着她游移不定的眼球时,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对于她接下来说的话也没了期待。

  果然呐,朱锦想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的说出一个在网络上用小号装作大V博主专门黑她的人。

  夏京墨听完都想不起这号人是谁,也没心情去揪她话里的漏洞,便点点头算是回应。

  “或许吧!”

  至于真正告发的人是谁,检查员们不可能说,唯有她自己去查了。

  还有背后真正想害她的人,她一定要查出来是谁!

  见夏京墨不问了,朱锦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而打量病房,一边看还一边碎叨,“这病房哪能配的上你的身份呐,又简陋又狭小的……”

  夏京墨没理她,这时候的朱锦才像是朱锦。

  对于她来说,虽然心术不正,但是业务能力强,照顾起人来也细心。

  不然她也不会打心眼儿里把她当朋友亲人,以致最后被她反水抹黑。

  不经意的一个转头,朱锦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病历,拿起一看。

  “酒精过敏?”

  听着她疑惑的声音,夏京墨抬了抬那只挂着点滴的手,表情很无奈,“我也不知道我自己酒精过敏,我家教严,未成年不得饮酒,进了娱乐圈之后,你说喝酒会乱事,我应酬从来没喝过,今晚偷偷尝了点,没想到上个厕所的功夫发作了。”

  闻言,朱锦画的韩式眉又挤到一起去了,她目光怀疑看了夏京墨一眼,状似随意的说了句,“没想到你这过敏还有后摇啊,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夏京墨神色不变,不在意的回:“人生百态还有不同呢,谁知道我过个敏还有潜伏期,”说完单手一摊表示无奈。

  朱锦虽然有些不信,但夏京墨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再问什么。

  抛开那些思绪,把随身带着的平板打开,与夏京墨一起商量起明天要发的微博来。

  夏京墨听完她的安排,仔细想想确认里面没有任何遗漏后才笑着开口,“有劳朱姐了。”

  “这有什么……”话还没说完,朱锦就顿住了,“你刚刚叫我什么?”

  夏京墨:“朱姐啊!”

  她话音落下,朱锦转身又拿起病历上下看了好几遍,确认那上面没多写什么,才又认真的打量了夏京墨一番。

  而后担心的问,“墨墨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夏京墨摇摇头,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

  看她一脸茫然,朱锦直接就说,“我刚刚进门都没注意,你直到现在才喊我朱姐,以前可是一口一个的呀,你怎么了?是不是有谁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去。”

  夏京墨瞧着朱锦焦急慌乱的模样,心里只有感慨。

  她是怕别人在她面前说了关于她的什么坏话吧!

  也怪她自己,不过,无论谁遇到重生这么大的事,再加上今晚躲过了一劫,如今“帮凶”又就在眼前,估计谁都无法以常态视人。

  她没即刻换经纪人都算好的了,怎么可能会去注意称呼的问题。

  倒是在换人之前,“朱姐”这个能呕死她的称呼,还是要继续叫下去。

  夏京墨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朱锦歉意一笑,“对不起呀朱姐,今晚经历的事情有点多,脑子有点乱,你千万别介意!”

  “这样啊!”

  朱锦了然的点点头,疑虑消散了几分,伸手拿过平板关掉,“那行,你躺着休息一下吧,我看着药瓶,打完了我叫你。”

  “嗯!”

  夏京墨顺从的躺下,刚一沾枕头,眼皮便沉重起来,似有千斤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