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32《飞天印象》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102 2021-09-04 19:08:50

  接下来的不到一个礼拜期间,夏京墨没有再跟着夏母出去玩。

  一大早夏京墨就会发信息给安安,让她来这里和她们一起吃早饭。

  吃完饭后安安会跟着夏母出去菜市场,俗话说知女莫若母。

  夏母也知道夏京墨把安安叫来这里的目的,一路上把关于夏京墨的一些大小事事无巨细的说给安安听。

  让她能尽快熟悉女儿的各方面习惯,一个是为了女儿能安心拍戏,一个也是为了安安在照顾夏京墨的过程中,少一些小心,多几分安定。

  而夏京墨则待在家里继续看着影视资料。

  夏京墨不是科班出身,当初被启宸公司的人看上后急匆匆的就送她去剧组了。

  她没时间去进行专业的学习,每天待在剧组要么自己在熟悉的导演朋友那里借几本书来看,要么就是请教那些老戏骨一些小技巧。

  但都不具体,东拼西揍的总感觉学的不好。

  现在虽说时间不长,可是总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来的好。

  中午吃完饭,三人都要午睡,安安就在客厅沙发上暂歇。

  沙发很宽,躺一个成年人不成问题。

  睡醒后为了不打扰夏京墨,夏母又带着安安去了小公园。

  安安性格活泼,又有些跳脱,整天蹦蹦跳跳的像只小鸟儿一样。

  夏母脸上的笑意都因为她而日益增多。

  晚上吃完晚饭同样如此,不过在九点之前夏京墨会替安安叫好车,看着她上车,收到她报平安的信息之后才会安然睡下。

  这几天里,夏京墨除了刷一刷微博,几乎很少碰手机。

  连祁砚书,她也早早打好了招呼,让他这些天不要发信息给她,没空回。

  对于这个网络上的“朋友”,她既可以畅所欲言,问一些平常问不出的话。

  而对方在不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也没有以往其他人对待她的拘谨与激动。

  所以,即使隔着两部联络工具,夏京墨与祁砚书之间的相处模式更像老友一般,随意自在。

  这是夏京墨从小到大都不可多得的友谊,她很珍惜。

  按部就班的一连几天过去,直到最后一天,夏京墨和安安才要离开老城区,前往市中心的房子。

  夏京墨与安安还有出来送别的夏母,一同在小区入口处等着昨天就回来了的年叔来接她们。

  都在同一个城市,夏京墨就没带箱子,收拾完各种小东西也就是一个双肩背包的量。

  穿着一身宽松衣服,夏京墨拉了拉口罩,看着安安身后的黑色箱子,疑惑的问,“我的妈,你不会把我衣柜的衣服都给我收拾出来了吧?”

  夏母闻言便白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呢?这都是我弄好的一些汤品,冻好了放在保温碗里,你们要吃拿出来加热就可以了,味道我都调好了,哦还有……”

  指了指箱子上方,“还有一些包好的包子和饺子什么的,热一热就可以,我和安安一起包的。”

  扭头看向安安,安安咧嘴一笑,“嘿嘿……”

  夏京墨:……

  这炫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欺负她不会包嘛!?

  无意与她们争辩这有些伤自尊的事儿,夏京墨挎着小包包,戴着一顶太阳帽站在树荫下,静静地等着。

  她气质不俗,遗世独立,与身边说着悄悄话的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仿佛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还好出入的都是一些年纪大了的阿姨,见着夏京墨最多也是夸一句“这闺女真俊”。

  不会像安安初见夏京墨时的那般激动。

  等了几分钟后,年叔就开着小黑车来到了她们面前。

  抱着夏母,夏京墨的声音闷闷的,“妈,以后我会常回来看你的,不会像以前那样常年不归。”

  夏母放开夏京墨,点点头,眼里泛着晶莹,“书里有句话,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夏京墨闻言微微倾身在夏母脸上蹭了蹭,而后挥挥手上了车。

  夏母也是一边挥着手一边看着车尾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

  坐在车上,夏京墨摘下口罩,拿着年叔递过来的一个黄色包裹,也没拆,问他,“年叔,这是什么呀?”

  年叔长相中厚,笑的格外慈爱,注意力都在前方的道路上,只从后视镜看了夏京墨一眼。

  说道:“这是我老婆做的一些地方小吃,其中就有叫糍耙的,我看墨墨你平时也总是吃糯米做的零食,就想着给你带点。”

  夏京墨把袋子打开,糯香随即扑面而来,深深吸了一口,率先给安安递了过去。

  安安接过去大口大口的咬着,一边点头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好吃。

  夏京墨捻起一块,张开嘴刚要放进嘴里,后面就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

  “好吃吗?”

  夏京墨拿着糍耙与鼓着脸的安安对视一眼,在年叔意味深长的目光中,异口同声的喊道:“啊……”

  惊吓声响彻整个车子,年叔无奈的摇摇头,嘴角满是不曾落下的笑意。

  后面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俩尖叫,伸手就把头顶的灯给打开了。

  余瑟瑟倾过上半身,问,“我有那么可怕吗?”

  两人回头看去,同时摇着头。

  指着夏京墨手里的糍耙,余瑟瑟又说,“身为艺人,身材管理很重要,你马上就要开工了,不许吃!”

  到手的美食就这么飞了,夏京墨怎么舍得!?

  于是乎瞪着湿漉漉的大眼扭头看向余瑟瑟,眼里带着祈求,“就一口好不好?”

  余瑟瑟摇头。

  不许就是不许。

  夏京墨见状颇为丧气的垂下脑袋,把手里拿的已经变了形的糍耙给安安吃了。

  随手在副驾驶的靠背上抽了张纸擦手,夏京墨的语气很是低落,问道:“说吧,给我接了什么戏?”

  要是没有接戏,她才不相信余瑟瑟会这么严格,就是小小的一个糍耙也不让她吃。

  真是馋死人了。

  把手上的文件夹递给夏京墨,余瑟瑟等她翻开才解释,“这部戏叫《飞天印象》……”

  安安咽下嘴里的东西,问,“科幻?还是玄幻?”

  余瑟瑟没理她,“这是一部讲敦煌飞天壁画的故事,夹杂着现在小年轻爱看的浪漫情节。女主是一位舞者,常年在一处壁画前表演飞天舞,为大家介绍敦煌壁画的同时,也是传承。而男主是一位壁画修复师,来到敦煌与女主相遇相知后相爱……”

  

云胡夫人

《一飞冲天》讲的是跳敦煌飞天的演员与敦煌壁画师的爱情故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