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43他是不是不正常?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090 2021-09-09 02:52:52

  来到拍摄场中,导演还在和威亚师傅商量着今天的该怎么转,升多高合适……

  夏京墨披着披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玩着小游戏,安安则抱着一个大书包,把头搁在上面,嘴巴微张,小睡着。

  有时夏京墨也会偶尔看她一眼,怕安安因为姿势不当的原因摔倒地上去。

  祁砚书过来时,夏京墨的小游戏正好玩完一关。

  她正要收起手机,头顶上空突然笼罩着一片阴影。

  仰头看去。

  祁砚书的呼吸骤然一窒。

  美人粉面桃花,眼底似含着万千星辰,樱桃小嘴红润光泽,勾的人不禁想俯下身去品尝一下。

  夏京墨飞天髻高挽,眼神迷惑的看着他。

  想知道他今天又会说什么不着调的话来给她听。

  两人默默对视了许久,像是在比谁的忍耐力更强一样。

  到最后,还是祁砚书先忍不住开口。

  他喉结微微滚动,贴着裤边的大手握了握,嗓音含着几分艰涩,说道:“昨天是我不对。”

  其实他更想问问她的伤怎么样了,但那地方实在有些尴尬,也不是他能问的,而且在夏京墨这里,他是不知道她受伤了的。

  那就以后再问好了!

  嗯!?

  夏京墨惊讶的瞳孔放大,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似乎是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一样。

  扶着椅子扶手站到祁砚书对面,夏京墨心中惶恐,缓缓摇了摇头,但疑惑不减。

  遂歪了歪头,声音细细小小的问,“我能问问你……”

  祁砚书眨了两下眼睛,有些期待她会问出什么来。

  “问问你……你昨天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是遇到了什么事?”

  其实两人无牵无挂,萍水相逢,她本不应该问这些的,但是作为祁砚书公司研发产品的代言人,她关心关心合作伙伴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再说昨天承受祁砚书语言讽刺的人也是她,问个明白,解个惑,能有什么不对呢!

  夏京墨心里这样一想,那点逾矩的不适感,顿时消散了。

  她半带关心半带疑惑的声音一出,祁砚书顿感尴尬。

  他能说他好不容易摆脱公司来到这,结果却看到夏京墨与李光君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时,心头无名火一瞬间就烧起来了吗?

  不,他不能说,至少现在夏京墨对他完全只知道名字和样貌的情况下,还不能说。

  但是他来这里的初衷,也是为了赌一把,若是到最后自己真的与夏京墨今生无缘,他不会在纠缠她。

  不过眼下也只有找个理由先搪塞过去。

  于是祁砚书像是刚想起来一样,唇角一勾,嗓音恢复到了夏京墨“初次”见他的那样。

  “哦,我来这边谈个小项目,听说你也在这里拍戏,就过来看看。”

  项目是真的小,小到随便派个部门经理过来都能谈拢。

  但是夏京墨却认为这是祁砚书的谦虚之词,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昨天为什么……?”

  为什么说话要那样的……奇怪!!

  对,就是奇怪。

  奇怪到夏京墨都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是自己和他明明没什么交集呀!

  也不对,交集都在前世。

  难道说,前世今生,因果循环,她真的做了对不起祁砚书的事儿?

  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几声,祁砚书眼眸低垂,视线落在夏京墨至于小腹前的芊芊十指上。

  语带关切,温声道:“你是女艺人,年纪轻轻,正是努力的时候,要是因为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攀附上利用,于你前途不好,远离绯闻这也是身为一个艺人的基本素养。”

  是……是这样吗?

  夏京墨表面镇定,心里听得一脸懵逼。

  他的意思是,李光君心怀不轨?

  毁她前途?

  她当初怀疑朱锦好歹也是证据确凿的,祁砚书空口白牙的就胡乱栽赃人家。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公司总裁能干出来的事儿呀?

  不过,就算明知道不可能,但祁砚书到底也是为她着想。

  夏京墨心念变换后,微微仰头看向祁砚书,正色的点点头,“谢谢祁先生,我知道了。”

  “嗯,”轻轻应了一声,祁砚书余光瞥见余瑟瑟踩着高跟鞋满脸不爽的往这边走来之后,便同余瑟瑟说了声,“你忙,我先走了。”

  夏京墨点点头。

  目送这祁砚书离开拍摄地。

  余瑟瑟走到夏京墨身边,同样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语气有些不好的问,“他又来干什么?”

  夏京墨扭头,就看到余瑟瑟与昨天祁砚书如出一撤的神色时,心底非常纳闷,“瑟瑟姐你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不正常?

  余瑟瑟闻言扭头眼神格外认真的看着她。

  夏京墨被看的有点发毛,忍不住两手紧了紧身上的披风。

  “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扔下这句话,余瑟瑟拿出手机贴在耳朵上,一边往远处走去一边说着什么。

  声音渐行渐远,夏京墨模模糊糊只听见几个词。

  “你想怎样……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上升期……给什么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夏京墨总感觉这说的是自己。

  但是余瑟瑟在和谁打电话,她却又不清楚。

  哎……真是一团乱麻。

  正当夏京墨想的脑壳痛的时候,刚好那边导演拿着大喇叭叫着开工。

  夏京墨回神,解下披风,把安安叫醒就去了威亚下方。

  正要叫威亚师傅给她绑上,就听到导演说今天现拍地面上的。

  夏京墨微愣,刚刚调试了那么久,现在却拍地面上。

  这部戏因为考虑到天气和演员的各方面原因,每天拍什么,其实导演都预想好了。

  要不然她今天就不会穿五彩服了。

  飞天舞,讲究与壁画合二为一,那么无论舞姿身形,服装都要做到最大的相似。

  地面的舞蹈服,导演备了三套,一套白金色,一套红绿色,一套暖橙色。

  以突出舞蹈为主。

  但是现在,她的衣服与即将拍摄的场景并不相符呀!

  想到什么,夏京墨几步往导演那边走去。

  导演放下喇叭,就听到夏京墨特意压低的声音。

  “导演,你不要特意关照我,我也看了天气预报,明天不是个好天气,更适合拍地面的,今天就拍上面的吧?我自己做了防护,不会像昨天那样的。”

  [space]

  

云胡夫人

其实女主就是,在前世临死前,男主那种不舍绝望的情绪一直影响着她,让她想了解男主的时候,也带着一份纵容。   简单一点就是“恩人光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这种很多影视剧都有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