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46“第一次”杀青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123 2021-09-11 01:06:49

  祁砚书笑着点头,“那我不打扰夏小姐拍戏了。”

  “哦对了,”刚要转身,像是又想到什么,垂眸看着身前的人,“敦煌这边早晚挺凉的,注意保暖!”

  “呃……好,你也是!”愣愣的说完,夏京墨就看着祁砚书迈着一双大长腿,阔步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等她的身影消失不见时,夏京墨才把蛋糕拿到眼前看了看,外包装上硬币大小的“低糖”两个字,很是显眼。

  “还挺用心的……”

  回到休息区时,夏京刚刚坐下,蛋糕才拆开,就看到余瑟瑟踩着一双高跟鞋,风也似的走了进来。

  与身边同样不解的安安对视一眼,两人默契的往她身后看去,却发现后面没人。

  安安挠了挠自己的丸子头,“瑟瑟姐,你怎么了?”

  余瑟瑟坐在椅子上,闻言头也不回抬的说了句,气冲冲的说,“没事儿,就是遇到两个和我作对的。”

  两个?不是一个嘛?

  夏京墨纳闷的想着,但是不管是两个还是一个,都不是她能管的。

  一阵奶香味缓缓飘散开来,余瑟瑟轻轻嗅了嗅,侧目一看,就看到夏京墨拿在手里的蛋糕。

  丹凤眼一眯,想到刚刚回来看到的一幕,心里顿时更不舒服了。

  深吸一口气,余瑟瑟轻柔的唤了余生,“京墨啊……”

  她话音刚落,夏京墨便情不自禁的抖了抖,扭头一看,余瑟瑟皮笑肉不笑的脸近在咫尺。

  “这蛋糕热量这么大,你就别吃了,给我吧!”

  她说完还没等夏京墨同意就伸手拿过蛋糕,在夏京墨欲言又止的目光中,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安安抱着夏京墨接下来要拍戏要用的箜篌,萝莉脸上尽是迷茫,“瑟瑟姐是没吃午饭吗?”

  不怪安安这样问,那个小蛋糕少说也有两个人的量。

  夏京墨摇摇头,这关系到人家的私事,也不好问。

  而且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她根本就没有问的机会。

  托着自己的脸,夏京墨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不吃就不吃吧,她要控制身材,不吃也好。

  只是夏京墨不会知道那是祁砚书特地买来给她的。

  导演一声哨响,各部门都准备好开始拍摄。

  半下午的太阳没那么大,游客们来敦煌的目的之一也是奔着这里的绝美落日来的。

  是以除了一些对飞天感兴趣的,以及实在喜欢夏京墨的粉丝们,人数比上午少了一半多。

  夏京墨摆着箜篌,站在地毯正中央。

  这次陪伴她的不是剧中的男主,而是本地一些富商官员。

  剧中设定,因本地有些地方要开发,但是没钱,就拉了些投资,合作谈拢之后,官员们为表感谢,就邀请富商观看一场闻名于世界的飞天舞。

  女主有资历有实力,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人选。

  《飞天印象》定义为纪录片,那么官员富商自然也是本色出演,不过都是当地有空才来的。

  摄像机一开,夏京墨便抱着箜篌赤脚舞动了起来。

  配上音响师适时放出来的音乐,可谓是一场视觉与听觉互相融合的盛宴。

  几分钟的舞蹈转瞬即逝,围观者都沉浸在那与天时地利人和互为一体的优美舞姿中。

  意犹未尽,久久不能不能回神。

  这一场拍完,今天的戏份也到此为此。

  笑着和导演李光君送走了富商官员们,夏京墨就卸下肩膀回到车上卸妆发还有衣服去了。

  出来时,李光君和导演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场只剩下一些工作人员在收着机器与道具。

  带上口罩和帽子,夏京墨和安安一起往落日余晖的尽头走去。

  橙红的晚霞染了半边天,穹顶下的万物都好似渡上了一层闪闪的光。

  那么温暖,一点儿也不像正午时的炙热。

  寻了一个高坡,两人静静地坐着,直到夜幕降临才起身往大巴车的方向走去。

  启明星点缀着夜空,晚风拂面而来。

  “女神,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不是就是我们刚刚看的那样?”

  “是啊,对了安安,你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啊?”

  “中文系!”

  “emmm……这样吧,你也弄一个微博,就发一些我们的小日常,省的你整天没事就想着睡觉,顺便回一回留言评论。”

  “我才没有睡觉呢,那是……”

  “那是秋乏嘛,我知道的!”

  “啊啊啊啊……女神你讨厌……”

  “呵呵嘿嘿……”

  *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夏京墨每天都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早上起床和安安吃完早餐就和大家一起去拍摄场地,有时候余瑟瑟也会一起,但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不知踪影的。

  到达目的地后,总会遇到祁砚书一身清爽的站在树荫下等着她。

  手里还会带些吃的,不是牛奶就是鸡蛋,或者玉米红薯,低热量又饱腹。

  间或还能看见李光君和他站在一起,相谈甚欢的样子。

  对于这种怪异现象,夏京墨已经习惯了,至少目不斜视还是能做到的。

  晚上回去时,洗完澡,雷打不动的会和那位棕熊头像的先生聊几句。

  不过也仅仅是单纯的问候,工作方面在两人互相“骗”对方的情况下,夏京墨总以为齐陌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而她自己久而久之下来,也把对方的职位猜的八九不离十。

  虽说两人现在同在一座城市,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见一面的事。

  祁砚书这时候自然不敢,而夏京墨碍于种种考量也不会去提。

  不过杀青之前,夏京墨倒也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就是,一般祁砚书来找他的时候,余瑟瑟必然是不在场的。

  就算在场也会冷着一张脸扭头就走,然后就一天都不见人影。

  按照她的这种反应来看,余瑟瑟肯定认识祁砚书。

  祁砚书身份不简单,夏京墨倒没把他们两人的关系想歪。

  只是很想知道,她当初出国是为了什么呢?

  想着想着,敦煌已入了深秋,而这部戏也在夏京墨最后一个人平地跳跃中落下帷幕。

  导演送来一束花,噙着一双老泪纵横的眼睛,激动的嘴巴都合不拢,有话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夏京墨倾身抱了抱他胖胖的身体,笑着说,“导演,你的愿望马上就要成真了,你要开心呀!”

  导演抹着眼泪,连连点头。

  这部戏虽然拍摄时间不长,但却是他倾注了几年的心血,如今成功在即,如何叫他不激动呢!

云胡夫人

求豆子^O^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