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49榜一大哥是真壕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129 2021-09-12 00:25:08

  简单的梳了一个古风发髻,夏京墨穿着一袭含有飞天元素的汉服,抱着刘老师提供的琵琶,端坐于镜头前。

  表演飞天舞时,琵琶只是道具,并不需要表演者真弹。

  也是有一次休息时,刘老师弹了一段,夏京墨觉得古典乐器与现代乐器奏出来的乐声就是一样。

  清脆悦耳,包含多种情感。

  于是闲暇时就会让刘老师教自己一些基本的小曲子,其中就有一首《橘颂》。

  这也是今天直播时要弹的曲子。

  一切准备就绪后,夏京墨向摄影师点点头,表示可以开播了。

  按键一开,偌大的客厅里就只能听见夏京墨轻润温柔的吐字声。

  其他人一起围坐在茶几前,看着电脑上的直播画面。

  这次直播夏京墨并没有提前通知,选定了时间,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开播,直接让许多守着她微博的粉丝们震惊不已。

  长久的震惊过后,就是激动与开心并存。

  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福利时间,大家纷纷打开手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位遗世独立的美人做着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夏京墨,我的墨宝们,你们的墨墨回来了!”

  开播一分钟,直播间人数就以万计。

  弹幕纷纷刷着,“欢迎墨墨”“墨墨我爱你”“墨墨勇敢飞,墨宝永相随”……

  等弹幕少了许多后,夏京墨才接着往下说。

  “前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处理完之后我就去拍戏了,之后也忙着忘了发微博,以后我会勤奋点。还有呀,我助理安安,也会发一些我的小日常,你们要是找不到人的话,可以去她那里逛一逛,玩一玩。小声提示一下……”

  她把手挡着嘴巴,声音小了很多,像极了平常说悄悄话的姿势,“她是个小吃货,收买她只要是吃的就行。”

  她这话一说完,弹幕整齐划一的变成满屏的“哈哈哈……”

  安安在一旁看见顿时就鼓着腮帮子不依的看着她,“女神,我也要面子的……”

  夏京墨看向她在的方向抿唇一笑,“好了,不打趣你了。”

  说着,视线又落回了摄像机上,“因为我这段时间有拍摄一部关于飞天题材的剧,所以今天穿着飞天元素的衣服,梳着飞天髻,拿着飞天琵琶,给大家讲一讲关于壁画飞天的故事。”

  两个多月的时间,夏京墨翻阅了导演收集好打算后期剪辑放在视频中的资料,她就算记忆力再差,看的多了自然也能脱口而出。

  是以,在停顿了一会儿后,夏京墨就把自己所查所看到的仅关于飞天的信息,缓缓复述。

  “敦煌飞天从艺术形象上说,它不是一种文化的艺术形象,而是多种文化的复合体……”

  *

  城市另一边,祁砚书在处理完一份文件时,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夏京墨的微博。

  结果一点进去,就发现她正在直播。

  屏幕上的人儿芙蓉面,冰肌玉骨,气质清雅,一颦一笑间,仿若画上的仙子。

  让观者注意力集中时,好似穿越了千年,回到了古时候“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给反锁好,免得一些碍事的家伙不得好歹的闯进来。

  做完这个,祁砚书干脆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把声音开到最大。

  而后聚精会神的凝视着屏幕上那个侃侃而谈的人儿。

  十几分钟后,夏京墨还没说完,弹幕也变成了满屏的夸赞与佩服声。

  这种情况余瑟瑟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夏京墨再说下去了,于是扬手给她打了一个手势。

  夏京墨只好匆匆结束这个话题,也怪自己说的太投入了,一时忘了时间。

  庆幸的是,粉丝们都爱听她说,直播间的粉丝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举了举琵琶,“谢谢大家的支持,感兴趣的可以亲自去敦煌体验一翻,接下来,请听歌曲《橘颂》。”

  素指轻弹,试了几个音之后,夏京墨便开口,边弹边唱。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兮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兮更壹志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深固难兮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

  ……”

  婉转的歌声一出,屏幕上瞬间变得干干净净,大家都沉浸在美妙的曲调中,刷弹幕,那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后期反正还有回放和营销号剪辑的小视频,到时候直接保存好了。

  不过某个人除外。

  前几年夏京墨很少开直播参加别的节目,因此开嗓唱歌的视频根本就没有,有时候在剧中也因为某些原因,需要后期配音。

  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夏京墨唱歌,没想到这么好听。

  她的嗓音本来就属于清雅温柔那一类的,这一唱歌,在他听来那真如天籁一般,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

  听到一半,祁砚书才想起来一件事。

  于是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夏京墨直播间内所有的人包括余瑟瑟还有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看着屏幕上飘过一辆辆跑车,以及火箭,还是不带停歇的那种。

  巨额礼物的提示音已经快要盖住了夏京墨唱歌的声音,但是直播间的人已经无暇去听了,直接被这位的壕无人性给震惊的五体投地。

  刷了起码有半分钟,直到祁砚书收到一个“限额”短信时,这场撒钱举动才停歇。

  由于夏京墨是连着摄像机直播的,所以看不到直播间的粉丝们都问了什么问题,刷了那些弹幕。

  也就没看到,这位怒刷礼物冲上榜一的“壕人”,硬是靠“夏京墨的富二代”粉丝这一称号,直接被顶上了热搜。

  引的一众明星们羡慕不已。

  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直播时间到,摄像师示意夏京墨可以了之后,她才提着裙摆往沙发旁走去。

  刚靠近就看到几人怪异的面色,左右看了看,又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直播的内容,没什么大毛病呀!

  不懂就问,“你们怎么了?”

  余瑟瑟深吸一口气,指着屏幕说,“你自己看!”

  眨了眨眼睛,夏京墨过去弯腰拿起电脑一看,仅仅是扫了一眼,她就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神情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问,“这是刚刚发生的吗?”

  几人点头。

  “是的。”

  

云胡夫人

这只是歌词,与诗词《橘颂》有些偏差。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