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他以温柔越界

003 私有爱意(二)

他以温柔越界 傅五瑶 2015 2021-08-12 13:36:33

  辛甜再度醒来,已经是次日早晨。

  房间里已经没有干净的洗漱用品了,她打开房门打算去前台拿,却低头看见整齐码放在门口的毛巾用具。

  辛甜怔在原地,觉得良心不安,心有点乱。

  她昨天,是不是太凶了...

  她被搅扰了心神,又怕还有粉丝找到这里,干脆就在洗漱完毕后,去前台退了房。

  很多事情,逃避不代表不存在。

  外面的天色尚早,辛甜站在车站,看见不远处的落霞山,在晨光的渲染下,透出一种浓墨重彩的鲜红,衬得山上的雪色如同连绵不尽的野火。

  落霞山的雪,应该很漂亮吧?

  辛甜收回视线,不远处的长途车在公交站台缓缓停下。

  “师傅,回北城客运中心。”

  “姑娘,一共14站,30元。”

  ————

  伴随着车子的缓缓发动,窗边的风景开始倒退。

  辛甜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将经纪人周蔓蔓从黑名单拉出来。

  外面的雪更大了,飞扬的雪花粘在窗户上,搅乱人的视线。

  辛甜看着屏幕不说话,没过多久,周蔓蔓的电话打了进来。

  辛甜漫不经心的接通,眼底是倦怠。

  她先周蔓蔓一步开口:“我不会发微博道歉的,你不用劝我了。”

  “哎呀,祖宗,我不是和你说这个的!”周蔓蔓的声音没有辛甜预料之中的急切,反而是带着兴奋:“你猜猜有什么好事!”

  辛甜皱眉:“不想猜。”

  周蔓蔓没有被辛甜的情绪打扰,开心地说:“公司昨天收到了陵曦集团的邀约,陵曦集团的董事长点名,要你做他们集团高端珠宝线的形象代言人!”

  辛甜不关注商场上的事,更确切地说,她不关注除了唐如锦以外的人或事。

  哪怕是这样,她也记得,这个陵曦集团是国内如今炙手可热的新兴奢侈珠宝品牌。

  她觉得有些好笑:“他们董事长不看新闻的吗?找我做代言人,不怕被温溪泞的粉丝喷死吗?”

  刚刚出头的企业,怎么就敢往温溪泞这样的影后的枪口上撞?虽说不至于伤筋动骨,可是惹得一身腥,在所难免。

  娱乐圈性价比胜过辛甜的,大有人在。

  怎料周蔓蔓语调夸张:“你知道陵曦集团背后是谁吗?她温溪泞的粉丝有什么资格,敢和陵曦集团对着干?”

  辛甜听出了周蔓蔓的话外之音,果然没过多久,周蔓蔓便对她说:“我把陵曦集团的资料发给你,你自己好好看看。”

  周蔓蔓见她兴趣寥寥,好言相劝道:“辛甜,在娱乐圈,哪怕黑红也是红,你明白吗?”

  辛甜把那句“其实我想和公司解约”咽了回去,轻声道:“我知道,我会好好看看的。”

  周蔓蔓发过来的资料整整数十页,辛甜只看见看见第一行字,就愣住了。

  甲方:陵曦集团

  法人代表:秦时遇

  辛甜突然明白了一切。

  秦时遇...秦家...

  辛甜终于觉得这个名字熟悉。

  她在网页里输入了秦时遇的名字,出来的是信息不多,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但是每一条信息都足够重磅。

  她的这位粉丝,身份之显赫,足够令人所有女子倾慕。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背后是秦家放在整个华国都令人侧目的雄厚资产。

  而他本人,也是一个传奇。

  他曾经是华国最年轻的心胸外科教授,后来是秦家继任时最年轻的家主。

  辛甜在网络上找到的,关于他的只言片语,信息量不过天涯窥探,都足够叫人心惊。

  辛甜的脑海中划过一个清晰的念头:秦时遇是唐如锦的宿敌。

  这个念头,让她轻声笑了。

  不管秦时遇是因为什么找到她,她都愿意成为他的代言人。膈应唐如锦的事,她愿意去做。

  ————

  唐如锦坐在陵曦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一身暗色的条纹西装,整个人戾气冰冷。

  脚步声渐渐清晰,是秦时遇的首席秘书王晨睿推门而入,他的手中是一杯红茶。

  唐如锦镜片遮掩的凤眸,闪过冷锐的光。

  北城两大世家,唐家和秦家,百年来各执南北,互不干扰。

  可是就在一年前,也就是秦时遇成为秦家家主的第二年,他以唐家最为鼎盛的珠宝业为靶,创立了陵曦集团。

  唐如锦原本不屑去管,毕竟秦唐两家的和平来之不易,谁都不希望战火燎原。

  可是昨天,秦时遇对辛甜发出了代言人邀约。

  唐如锦身边有两件东西是从来不许旁人动的,一是唐家,二是辛甜。

  辛甜是唐如锦用绫罗珠玉温养了整整八年的宝物,尽管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他对辛甜的究竟是爱意还是亲情,可是又怎么容许旁人对她有半分觊觎之心?

  唐如锦从来自信,这个世上如他一般身家样貌的男人屈指可数,辛甜被他宠过爱过,怎么能看得上寻常男人?这也是前天他愿意让辛甜离开的愿意——小姑娘在外面吃吃苦头,总归是要乖乖回来的。

  可是他不知道半路会杀出一个秦时遇。

  钟宇宿将红茶放在唐如锦面前,语气谦和有礼:“唐先生请稍等,董事长马上就过来。”

  唐如锦不说话,缓缓阖眼假寐,显而易见的不愿理会他。

  唐家少爷少年桀骜,恣情傲物,一生顺风顺水活到二十九岁,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在没有价值的人身上,甚至连只言片语的打发都不屑。

  钟宇宿好脾气笑笑,离开了办公室。

  桌上的红茶散发着浓而醇厚的清香,茶味渐浓,泛上苦涩。直到只剩下薄弱的余温,秦时遇才姗姗来迟。

  他语调低醇,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歉意:“唐董事长,久等了。”

  唐如锦缓缓睁开眼,秦时遇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修长干净的手拿过一旁的钢笔,随手打开一个待处理的文件夹。

  唐如锦冷笑了一声,他敲了敲面前的办公桌,语调淡漠:“看你也是事务繁忙,既然我们都时间有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秦董,请你离辛甜远一点。这个陵曦的珠宝代言人,辛甜不需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