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他以温柔越界

006 带你回家(一)

他以温柔越界 傅五瑶 2018 2021-08-15 06:00:00

  “秦时遇蹲下身,替她擦拭哭得通红的脸,用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声音说:‘算数的,辛甜,我对你说的话永远算数。把手给我,我带你回家。’”——秦时遇

  秦时遇站在原地,先是笑意温淡的看着她的背影,之后俯下身,将她脱下的帆布鞋拿在手中。

  海风带着温热又清咸的气味,很好闻。

  辛甜踩着柔软的沙砾,觉得这些天心中的失落,似乎都有了宣泄。

  她侧过脸对着秦时遇笑:“秦先生,谢谢你啊,这里很漂亮。这么一想,当初你说带我去看落霞山的晚霞,我应该答应你的。”

  “现在答应也不迟,”秦时遇在她身边站定,认真的注视着她,语调慎重缓慢:“辛甜,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人生?”

  辛甜一时愣住。

  她过去的八年太贫瘠,贫瘠到整个人生,只有唐如锦一个人。她没有体会过除了他以外的人的善意,以至于当出现了一个如秦时遇这般的人时,说不触动是假的。

  秦时遇的话像是在她的心底种下了一颗种子,那颗种子如今正跃跃欲试,想要破土而出。

  他用他的温柔,越过她密不透风的防备,洒下一丝丝微弱的光芒。

  辛甜掩眸,压制住了心悸的感觉。

  她知道她现在对秦时遇的感情是什么,并非心动,只是人在绝境时,对于逃脱现状的渴望罢了。

  海风的声音掠过耳畔,她视线躲闪,笑着扯开话题:“你看,晨曦很漂亮。”

  “很漂亮。”秦时遇看着她灵动的侧脸,笑意包容,眸色温柔又深沉。

  他不再说什么,安静的陪着她看着晨曦渐渐盛大、明媚。

  后来秦时遇驱车送辛甜回到医院,一路无言。

  辛甜看着车窗上风景发呆,一切都像无声的默片,一帧帧倒退。

  秦时遇向她展示了他的来意,而她的回应,是狼狈回避。

  她并没有做好,换一种人生的准备。

  医院走廊的拐角处,辛甜向秦时遇道别:“今天上午我很开心,谢谢你。”

  回应她的,是秦时遇愈发幽深的眸色。

  这样温柔矜贵的一个男人,在充斥着消毒药水味的过道,手上戴着佛珠,倚着墙对她笑,轻声道:“虽然要猜到答案了,可是辛甜,我还是想问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他在她面前,将姿态放得好低。

  辛甜一时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她正想着该怎么拒绝,突然听见了唐如锦的低吼:“人不见了?活生生的一个人,就一晚上,你和我说不见了?”

  辛甜意识到了什么,举步就想走向唐如锦,却被秦时遇捏住了手腕。

  他将她的手扣在她背后,动作强势的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辛甜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她抱在怀中。

  他们第一次以这样亲密的距离相处,却是这么尴尬的处境。

  辛甜看见他眼尾泛红,恸意明显。

  她想要出口的斥责,突然就说不出了。

  而秦时遇嗓音沙哑,用近乎压抑和颤抖的声音说:“甜甜,你不要这么残忍。至少……不要当着我的面走向他……”

  辛甜不明白他汹涌的情感缘何而来,更不明白他的悲哀是因为什么。

  她无措又防备的看着他,甚至忘记纠正他太过亲昵的昵称。两人僵持着,直到后者深吸一口气,松开对她的桎梏。

  “刚刚是我失态了,”他又恢复了平素温文尔雅的笑意:“你去找他吧。”

  辛甜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个男人,可以连难过的神情都这么动人,以至于她看着他,一时竟是说不出谴责的话。

  秦时遇往后退了一步,在转身离开之前,将一张名片塞在辛甜手中。

  他的指尖温度很暖,触碰到辛甜堪称冰冷的手心。

  他对辛甜说:“上面有我的住址,我会一直等你。”

  辛甜想到了落霞山的破旧旅馆,他倚着墙等待自己的模样。

  等到她回过神,秦时遇已经将名片放进她的口袋,转身离开。

  辛甜心绪已乱,她走出转角,便看着唐如锦熟悉的背影。

  王晨睿站在唐如锦的面前,正躬着身,看样子是在挨训。

  辛甜正欲上前,却在下一刻生生止住步伐。

  她看见温溪泞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温溪泞手中是一捧鲜艳的香槟玫瑰,那张美得张扬热烈的脸,人比花娇,完全不同于自己病怏怏的感觉。

  辛甜是病美人,是冷清的月亮,哪怕这些年在唐如锦面前装得如何甜美可人,无害天真,骨子里都不算热烈温暖。

  而温溪泞,她是枝头上的红玫瑰。

  “如锦……辛甜去哪了呀?”温溪泞的语气听起来很焦急:“这个小姑娘,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出去了?”

  她说话时俨然长辈模样,辛甜远远看着,觉得很好笑。

  “溪泞,你先回去休息吧。”唐如锦的语调斟酌,缓缓道:“小辛还在生病,我怕她看见你又受刺激。”

  还知道自己会受刺激?他陪着温溪泞出席颁奖典礼的时候,有想过身为她女朋友的自己吗?

  辛甜这次没忍住,笑出来了。

  她的笑声也引起了原本还欲交谈的二人的注意。

  唐如锦快步走向她,凤眸攒着薄怒,他捏过辛甜的手腕,语气能听出怒意:“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一大早的,你跑去哪里了?”

  辛甜用唐如锦从未看过的冷漠神色,用力挣开他的手。

  她笑得疏离,那张温婉乖巧的面容,浮现倦怠:“抚养费我已经给你了,你找我做什么?”

  这样一句话,轻而易举的激起了唐如锦更深重的怒气。

  辛甜这些年在他面前太乖顺了,乖顺到他竟不知她反唇相讥时,是这样的分寸不让。

  而此时,温溪泞已经捧着花走了过来。

  她将花递到辛甜面前,用看似缓和场面的语气说:“辛甜,你别和如锦怄气了,其实他很关心你的。”

  辛甜看着几乎怼到自己鼻尖的花束,语调冰冷:“让开。”

  “辛甜……”温溪泞语气不安地说:“你怎么了?”

  可是辛甜抬眸,分明看见了她眼中的挑衅。

傅五瑶

欢迎来到甜甜跑去找阿遇倒计时!   暗搓搓的准备撒糖的小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