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他以温柔越界

011 有恃无恐(三)

他以温柔越界 傅五瑶 2004 2021-08-19 06:00:00

  “是,您放心,我会处理的。”

  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两人面前。

  钟宇宿替秦时遇拉开车门,等到后者从容的上了车,他背上已经有汗溢出。

  尽管秦时遇并没有迁怒什么,可是钟宇宿却觉得,如今的秦先生,更加难以捉摸了…

  辛甜所在的影视公司,是整个华国首屈一指的欢娱传媒。

  金牌经纪人周蔓蔓手下带着几十个演员,辛甜的成绩在这其中,只能算中规中矩。

  因此,尽管她消失了三天,也没有引起太大轰动。

  辛甜刚踏进公司,便看见不远处,欢娱一姐江若慈被几个新入公司的女艺人围拢着,一群人脸上挂着恭维的笑,叽叽喳喳的说着赞美之词。

  辛甜觉得她们假的可以。

  她知道娱乐圈世态凉薄,踩高捧低,这些表面的恭维,从来都是比纸薄,不值一文。

  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走了走,试图离开漩涡的中心。

  可江若慈偏偏越过无数双眼睛,直接看见了她。

  她说:“辛甜,等等来我休息室一趟,我有事要问你。”

  娱乐圈最是讲究尊卑和资历,江若慈今年虽然才25岁,可却是童星出道,资历深厚。

  此时她开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辛甜身上。

  谁人不知,不久之前辛甜在颁奖典礼掌掴温溪泞,至此恶评不断。

  所有人都在隔岸观火,又怕引火烧身。

  而辛甜,则是对岸正在上演的闹剧。

  若是按照辛甜从前的性子,她可能会违背自己的心意,选择答应下来。

  毕竟那时的她,真的太想成功了。她太想站在星光熠熠的中心,太想站在唐如锦一眼就可以看见的地方。

  可是如今,她觉得一切顺从本心就好。为了旁人而活,到底是件傻事。

  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情深不寿。

  于是众目睽睽,那个一贯以乖巧形象示人的小花旦,用平静又疏远的声音说:“今天没空。”

  江若慈脸上的表情有一瞬的忪愣,眼底是一划而过的恼怒。

  尽管她和辛甜走的是同样的温婉人设路线,但是她的样貌更明艳几分,不似辛甜,病怏怏的,似乎用点力就能直接推倒。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若慈一直觉得辛甜是任人拿捏的性子。

  可谁能想到,一贯娇弱的病美人,如今如此硬气。

  辛甜没有管江若慈的想法,步伐从容的往电梯处走去。

  一直到辛甜已经上了电梯,才有看客开口,道:“若慈姐,辛甜是被什么鬼东西附身了吗?她以前明明那么乖,如今怎么这么不好相与?”

  江若慈低头看着自己新做的欧式指甲,唇角的笑意讥诮:“她拿了陵曦集团的代言,又是唐如锦的妹妹,需要把谁放在眼里?”

  “若慈姐……你别生气,她这样的关系户,走不了多远的。”

  有人忿忿不平:“这种女的忘本,她也不想想,如果她不是当初给若慈姐你当替身演员,她能被蔓蔓姐在剧场相中吗?”

  “别说了,这些都是旧事了。”江若慈抬眸,眼中又是温柔的笑意:“我订了一家不错的日料餐厅,正好快到饭点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众人自然是欢呼雀跃,争先恐后的答应了。

  另一边的楼上,辛甜刚进休息室,周蔓蔓就走了进来。

  她气质偏干练,一身香奈儿套装,俨然精英模样。

  周蔓蔓将一大文件放在辛甜面前,皱着柳眉,语气严肃:“昨天你的电话怎么又打不通了?”

  昨天……

  辛甜敛眸,语气轻描淡写:“我在公交车上听音乐,手机没电了。”

  周蔓蔓对辛甜的回答并不满意,她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还记不记得你是个艺人?公交车?亏你想得出!”

  辛甜没有反驳,看着周蔓蔓不说话。

  辛甜有着一双时时刻刻带着水雾,潋滟柔软的眼睛。

  她这般看着周蔓蔓,后者的怒气顿时打了个折扣,嘴上却不饶人:“你看着我有什么用?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辛甜笑得随意:“还能发生什么?我又上热搜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笑得更乖:“对不起,我忘了,我一直还没下热搜。”

  当红小花旦掌掴三金影后,这样重磅的热搜,才三五天,怎么可能下来?

  周蔓蔓对辛甜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表示叹服,无语凝噎了半晌,才道:“温溪泞的工作室向业内知名电视剧导演放了狠话,但凡你参演了谁的电视剧,温溪泞方以后都将不考虑和这个导演合作。”

  周蔓蔓说到这里,有点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你说说你,怎么就给我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

  辛甜没有说话,她拿过被周蔓蔓扔在茶几上的文件,翻了开来,发现正是同陵曦集团的珠宝商务代言。

  “拍不了电视剧,就先拍个广告啊。”辛甜拿起合同朝周蔓蔓晃了晃,笑得没心没肺:“你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吗?我又不是被封杀了。”

  “辛甜……”

  周蔓蔓其实想说,按照你如今黑料缠身的样子,还有温溪泞的手段,被封杀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她还是不忍心,眉头皱得死紧,说出众人心知肚明的答案:“你和唐先生服个软,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你是他的妹妹,说到底,总比温溪泞那个女朋友亲。”

  辛甜有种生理性的作呕感。

  她合上文件,岔开话题道:“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拍陵曦集团的广告吧。”

  周蔓蔓看着眼前脸色苍白,却不肯服软的辛甜,不由得想起她第一次见她的场景。

  那是在欢娱传媒的门口,刚刚满十八岁的辛甜守株待兔整整一天,缠着凌晨下班的自己,一遍遍的说:“蔓姐,我想当演员。”

  辛甜一张脸生得柔软无害,气质又是那样娇贵,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

  周蔓蔓那时以为她是叛逆期发作的千金小姐,没有多理会,只是说:“小姑娘,当演员不是你想的这么容易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