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十章:歌儿尿裤子

  吃过饭后,顾寒看着两个双胞胎,顾烟洗漱碗筷,唐宁宁则是看她的卤味。

  食材都已经卤好了,唐宁宁捞出食材,等卤水放凉后,又捞出香料袋,将卤水倒入盆中,放入食材盖住。

  这卤水是越老越好,等明天若是生意好,以后日日做卤味。

  “明天要去镇上吗?”

  见顾烟问了,唐宁宁道,“娘打算以后都做卤味赚钱养你们,明天就带着这些食材去镇上卖,看看情况。”

  她有信心,卤味一定会大卖。

  想到吃的肥肠的美味,顾烟也有信心,后娘做的卤味一定会卖出去的。

  卯时的时候。

  唐宁宁又被寒风冻醒了,即便是买了新被子,被窝里暖洋洋的,可屋子里,还是会有寒风渗进来。

  在过一些日子,下了雪,这屋子,就不能住人了。

  她赶明儿要找村里的里正,让他找村里健壮的汉子来帮她把屋顶在搭些白茅,铺的厚实一些。

  再把门换一下,省的每日夜里吱呀吱呀的响。

  相信里正一定会帮忙的。

  毕竟,他也不想自己村里出了冬天死了孤儿寡母的事儿。

  她起身,穿好衣服,将自己的被子搭在几个孩子的被子上面,下了炕。

  冬天,是没有办法修葺房屋的,只能等来年春天。

  而且,自己家里也没个男人,这个年代,盖房是大事儿,要请专门的师傅修屋盖房也需要很多钱的。

  她得努力赚钱。

  出了院子,天还没亮,只有时不时的寒风刮过,冷得脸生疼。

  唐宁宁将院子打扫了一番,又从水井里开始打水。

  这两天,用水太多了。

  瓮里的水都快用完了,她拿着桶往厨房的瓮里提水。

  顾烟小丫头醒的早,一出来,就看到后娘在盖井,她连忙跑过去帮忙。

  “不用你,你睡不着的话去厨房生火,娘把昨天儿的卤味热一热,就当早饭了。”

  “我能跟你去镇上吗?”

  唐宁宁一愣,她是想带着顾寒去的,毕竟,以后,顾寒来往镇上要多一些,早点熟悉路也好。

  可顾烟提出来了,她只好应了,“行,让你大哥在家看着歌儿和舟儿。”

  “我要去镇上。”

  冷不丁的,门口,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两人回眸。

  “寒儿,你怎么也醒的这么早?”

  “睡不着了。”淡淡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其实,唐宁宁早就注意到了,这孩子,好像每天早上都会去山里,上次,她偷偷跟了上去,见人在一大片空地上,正耍着根棍子。

  有模有样的。

  力道掌握的比她前世军队里那些新兵蛋子好多了。

  “大哥--”她也想去镇上,后娘要卖卤味,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再说了,大哥连个笑脸都没有,客人都会吓跑的。

  头一次,妹妹为了后娘跟他唱反调。

  顾寒没在坚持,捡起门口的棍子,背上背篓就往外走。

  唐宁宁没有阻止,这孩子,估计又去山上练武了。

  习武之人,就是要冬寒夏伏。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此时的天已微露出蛋白,云彩赶集似的在天边。

  顾烟去生火,唐宁宁听到屋里有动静,连忙进了屋。

  屋内炕上。

  只见顾歌脸色有些发白,一双懵懂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湿了一大片的裤子,旁边,顾舟还在憨憨大睡。

  “娘----”声音低的像蚊子。

  也许是原主给几个孩子的印象太深了,小歌儿尿了裤子,有些不敢看她。

  唐宁宁将人抱了起来,脱下湿裤子,把人放到被窝里。

  “歌儿乖,娘去把脏裤子洗了,你乖乖的躺在被窝里,好吗?”温柔的声音让小歌儿立马眯起了月牙眼,乖巧的点头。

  唐宁宁拿着湿裤子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找她的顾烟。

  看着后娘手里的湿裤子,顾烟愣了愣。

  糟糕,歌儿尿裤子了。

  后娘有没有打她。

  “我去洗裤子,你--”

  话还没说完,脏裤子就被顾烟夺了去,“我去洗,火也生好了。”

  一溜烟就跑了。

  这大冷的天儿,“烟儿,用热水洗。”

  “知道了。”

  唐宁宁怕赶不上时间,连忙去厨房淘米下水,煮了一锅热粥,又将卤味放到了蒸笼上,空隙的时候,去看了看顾烟。

  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洗的,一双手发红青紫。

  “让你用热水,你跑哪儿去了?”

  这是后娘变了后,第一次冲她发火,往日的记忆立马浮上了心头。

  小脸瞬间煞白煞白的。

  以前,后娘就总是让她去河边洗衣服,洗的慢了,回来还有一顿鞭子挨打。

  她这次可是立马去河边洗的,生怕慢了,急忙赶回来的。

  可是,她是哪里做错了嘛?

  怎么把后娘惹生气了?

  “你瞧瞧你的那双手,冻成了什么样子,万一冻坏了,可怎么办?”

  带着关心的语气,温暖的大手,顾烟的心怔了一下。

  她脸上挂上了一抹笑意,原来,后娘是在关心她,不是嫌弃她回来晚了?

  她想喊一声娘,呐呐了几声,也没能喊出来,低下了头。

  后娘是真的在关心她,对他们兄妹好,不是在骗他们。

  顾烟小姑娘胸腔里酸涩涩的。

  “快进屋。”

  唐宁宁将衣服晾了起来,拉着顾烟的手看了看,斥道,“下次不许再去河边了,大冷的天儿,万一不小心失足掉下去怎么办?”

  “是。”小姑娘笑道。

  唐宁宁看着这娃脸上的笑脸,不由得捏了一下,这个孩子,从她穿越过来,就一直冷冰冰的,还带着防备。

  不曾见她笑过几次,没想到,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卤过的鸡热了一遍,味道似乎更浓郁了。

  饭香味从厨房穿了过来,引得小懒虫顾舟留了口水,似乎在梦里,吃什么大餐呢。

  “烟儿,把弟弟叫醒,该吃饭了。”

  说完,唐宁宁就去大门口喊了一嗓子,顾寒练武的地儿就在后山山脚下,离的很近,唐宁宁一喊,人就能听到了。

  喊完,唐宁宁去厨房把米粥一一盛了出来,又拿了点卤味,送到了堂屋。

  几个孩子都到齐了,才开始吃饭。

  卤味刚一打开,那扑鼻的香味立刻迎面而来,香飘满屋。

  鸡肉的外表干燥酥脆,白里透红。

  白嫩嫩的鸡肉,一入口,那又辣又麻的感觉,得到了孩子们一致的好评,酸酸辣辣的,十分开胃,特别是嗜肉的顾舟,吃完还要。

  “大早上的,要少吃一些油腻的。”唐宁宁笑道。

风章柳

求评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