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十四章:刀削面

  “你把歌儿放到炕上,过来帮娘生火,你妹妹顾不上。”

  “娘----抱抱--”

  “歌儿乖,找哥哥去玩。”唐宁宁走过来,将顾歌嘴角的残渣抹去,轻轻的亲了一口。

  歌儿摇头,软声软气求抱抱,“娘---”

  唐宁宁不忍心,将歌儿抱过,放到了厨房的板凳上。

  “歌儿乖乖的坐着,娘去给你做饭好不好?”

  只要娘在身边,她就乖乖的。

  歌儿眯起月牙眼,甜甜的笑。

  “寒儿,去吧你弟弟抱过来。”那臭小子也不省心,从炕上掉下来就不好了。

  几个孩子都聚在了厨房里。

  一时间,欢声笑语不停歇。

  唐宁宁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看这几个孩子吵吵闹闹的,很是欣慰。

  特别是顾舟,叽叽喳喳的,能说极了,还迈着小短腿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又想笑又可爱。

  “娘,菜都洗好了。”顾烟走过来。

  顾寒把火也生好了,唐宁宁开始起锅烧油,油热放盐,加入葱姜蒜,还有切好的猪肉,在锅边淋了一点黄酒。

  开始翻炒。

  浓郁的肉香味瞬间弥漫了出来,引的顾舟流口水。

  “香---好香,娘,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明明吃了很多糕点了,他还是想吃,闻着就要流口水了。

  “你且坐着,马上就好了。”唐宁宁笑着将配菜全部加入进去,放酱油,大火翻炒。

  其实,她是不喜欢这古代的酱油的,是用工酱和豆豉磨成的酱汁儿,上色很浓郁,不如现代的调味料。

  也只能将就了。

  翻炒入味后,他将菜叶和一系列的调味料都倒入进去。

  快速翻炒了几下,就舀了一大瓢水加入了锅里。

  盖上焖煮。

  “娘,是吃汤面吗?”

  几个孩子好奇的瞅上前。

  “是啊,这是一种有名的热汤面,非常好吃,你们这几天吃的太油腻了,正好清理一下肠胃。”唐宁宁笑着将歌儿抱了起来。

  小孩子,软软糯糯的,抱着香甜。

  外面,狂风大作,阴沉沉的天气好像随时就要爆发,看着柳树被刮得飘摇动荡,唐宁宁思考片刻,将堂屋里吃饭的家伙儿都搬到了厨房。

  省的来回折腾。

  “都有地方坐了,快坐下歇着。”

  锅正好烧开了,唐宁宁掀开锅,又将饧好的面揉匀,将面团揉成细长型。

  开始削面。

  她左手拖面团,右手持削面刀。像削土豆皮那样,把面一根根削到煮开的水中。

  “变戏法了。”

  几个孩子看的一愣一愣的,他们还从未见过这么做面条的,顾舟更是惊喜的叫出了声。

  一根根的面条像是跳水似的蹦到了锅里,他们的娘亲下手利落,活像个变戏法的。

  唐宁宁削好面,飞快的用勺子搅动。

  锅里碧绿的颜色,透出薄如纸的面片,犹如翡翠一般。

  汤汁儿浓,味道香,油水重,香喷喷的鲜美之气蔓延迂回,萦绕鼻端,引的几个孩子垂涎欲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锅里的面食。

  面煮好后,唐宁宁看着迫不及待的孩子们,一人捞了一碗。

  她还给每个碗里加了点香醋,滋味更香了。

  又给自己的碗里淋了一勺辣味料,他用油一泼,就像是现代的辣椒油了,不过,这东西,是番椒支制成的,不够辣。

  “歌儿,吃的慢点。”唐宁宁想着让顾歌自己吃饭,便让她自己拿着筷子吃,谁曾想,这孩子吃的太急了,鼻子上,都沾上了汤汁,可爱的紧。

  “娘,歌儿其实早就学过用筷子了,就是不熟练,慢慢锻炼一下就好了。”顾烟开口。

  “歌儿听到了吗,要好好学着吃饭,你看哥哥,跟你一样大---”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自己儿子狼吞虎咽的模样。

  真是没眼看。

  这个舟儿,天生就是个吃货。

  “娘---肉肉--”小歌儿快准狠的将猪肉夹起,一大口就进了嘴里。

  看着几个孩子只顾吃饭,不想多说的模样,唐宁宁笑着摇了摇头。

  她咬了一口面条,柔儿软的面条一咬下去,鲜美的味道就钻进了你的嘴巴,再喝一口汤汁儿,金黄色的汤汁带着肉末儿的香气,鲜嫩细腻的口感,真是汤清味美。

  “娘,太好吃了,我从未吃过这么美味的面条,还要一碗。”

  唐宁宁连忙抬眸,就看到了顾舟空荡荡的面碗,汤汁儿都舔了个干净。

  有些咂舌,这孩子吃饭,真可怕。

  她站起来,又给顾舟盛了一碗,多加了点菜。

  多吃蔬菜,是最好的。

  “舟儿,慢慢吃。”

  吃的太快,消化不良。

  “娘,真的太好吃了,汤,很香,又鲜,面条放进嘴里一嚼,口齿留香,酸酸嫩嫩的,太美味了,就像--大哥,你前日教我的那首诗怎么读来着?”顾舟的眼睛亮亮的,特别的惹人爱。

  顾寒无奈,“鲜鲫银丝脍,香芹碧涧羹。”

  “对对,是这首,都是说美食的。”顾舟连忙接上。

  “你们喜欢吃,娘就开心。”

  顾烟闻言,立马道,“娘做什么都好吃。”

  几个孩子立马应和。

  唐宁宁忍不住笑,这些小鬼灵精。

  吃过饭,顾烟自觉的去洗碗,唐宁宁将顾寒换下来的棉衣拿过,又从空间里取了几个铜板,走到了周家的门口。

  敲了敲门,里头,探出了一个小孩的脑袋。

  “唐--婶子--”周善游吓了一跳,门瞬间打开了。

  唐宁宁摸了摸自己的脸,有那么吓人吗?

  “你娘亲在吗?”

  “没---”小孩子脸色有些发白,一溜烟就跑了,“娘,有人找你。”

  “吵什么吵?有鬼追你?”一道泼辣的声音传来,顺带着有门被打开的声音。

  唐宁宁叹了口气,慢腾腾的走了进去。

  “是你,你来做什么?”

  看到了唐宁宁,骆寡妇脸色一沉。

  唐宁宁浅笑,似乎完全忘了之前的事儿,只听,“她家婶子,孩子的棉衣被大嫂扯烂了,我又不会女红,这才过来麻烦你,你看--”

  见鬼了。

  这女人咋这么温柔了?

  还来找她补棉衣,还称呼王氏那个泼妇为大嫂。

  想起这几日村里的风言风语,难不成这女人真变性了。

  骆寡妇抿抿唇,见对方一脸笑意,她也不好伸手打笑脸人。

  别扭的接过棉衣,“下午过来拿。”

  唐宁宁见人接下,就要塞铜板过去,骆寡妇脸色一沉。

  “你看不起我呢?”

  她哪有?唐宁宁讶异。

  这农户人家,往来都是送东西,补个衣服也没人要钱,这唐宁宁一上来就给她铜板,可不就是看不起她吗?

  “我不要你的臭钱,下午衣服就补好了,你过来取。”说完,也不管唐宁宁,径自回了屋。

  虽说这个骆寡妇嘴巴毒辣,可心底还是善良的。

  唐宁宁笑着将钱放进了空间里,回了家。

风章柳

哈哈,我最爱的刀削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