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书后我成了四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十五章:挖河蚌

  现在时辰还早,唐宁宁带着顾寒去了山上。

  这年代,山上最不缺的就是白茅,两人砍了满满两篓子才下山。

  一路往山下走,天气越来越冷,唐宁宁想起了前世跟着爷爷奶奶在农村的时候,捕捉黄鳝的场景。

  “寒儿,我记得后山山下有一条非常大的河流,直通镇上的浔河。”记忆中,夏天的时候,原主就喜欢在河边唠嗑。

  “诺,就在那儿,现在已经结冰了。”顾寒随手一指。

  唐宁宁看去,只看到了一大排光秃秃的树木,错落着几排房屋,再远一些,她就看不清了。

  现在是冬季,不好捉黄鳝,但是河蚌不冬眠啊。

  想想美味的河蚌汤,她就忍不住流口水啊。

  “寒儿,你先将白茅放回家,然后去取你爹留下的斧头,背上背篓到河边找我。”

  “娘,你要做什么?”顾寒接过背篓,疑惑出声。

  唐宁宁神秘兮兮的,不跟他说,只催促人赶快回去。

  待顾寒走后。

  唐宁宁就晃悠悠的往河岸走去。

  记忆中,那条河很大,夏天,常常有调皮的小孩去游泳。

  冬天,雾从山里升起来,村里的这条河就浸在浓浓的雾里。

  唐宁宁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河上冒着蒸蒸的热气,热气和雾连为一体。

  河的表面结着一层薄薄的冰。

  从远望去,就象一面不规则的镜子,照亮了她面前的这片土地。

  河面上被打出了很多小窟窿,然后,冰冷的水便溢出小窟窿,一旁的树林上,落满了蓬松松的冰霜。

  四处转了转,这个地方很大。

  四周是一个巨大的森林,前面有一条人走出来的路,是村里的村民上山打猎走出来的。

  河岸对面,有一座亭子,亭顶布满了白霜。

  远远看去,就像洁白的天鹅绒上铺过了一条银白色的玻璃带。

  她沿着路往前走,细细的看着河岸边深浅不一的沟。

  河蚌通常都呆在水下面的泥土洞里。

  “娘,我来了。”

  “寒儿,在这儿。”

  顾寒朝着她跑了过来,将工具递给了她。

  “娘,你在找什么?”

  唐宁宁回,“找河蚌。”

  “什么东西?”

  哦,忘了,古人称呼河蚌为蛏子,唐宁宁立马改口,“就是蛏子,煮汤特别有营养。”

  “蛏子?”顾寒脸色一变。

  “娘,蛏子不能吃,会死人的,村里人都说,这东西是不祥之物。”

  唐宁宁一愣,找浅沟的身影直了起来,无奈笑,“傻孩子,说什么呢?蛏子可是种美味的食物,你吃了就知道了。”

  见顾寒拧着眉,她又道,“是村民们没处理好或者咬了壳,外壳是不能吃的,可里边的蚌肉味道是一级的棒。”

  见娘这么肯定,顾寒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娘说吃就吃。”

  “仔细瞧好了,看见泥沙有一条条的细细的直线,你就要顺着那线摸下去,岸边带着那种孔的,你要往下挖,摸到硬壳,就是河蚌了,哦,不,是蛏子。”

  “娘,胜子说蛏子一般在岸边下面的水草,以及一些的阴暗的石头底下,他捉到过扔了。”

  “胜子?”难不成是顾胜书?唐宁宁倒是不奇怪,农村的孩子,就喜欢上山捉兔,下河摸鱼的,基本的常识还是知晓的。

  “那快找吧。”

  寒冬料峭,冬天的岸边,光秃秃的丫杈划碎了湛蓝的天空,不时有几只不怕冷鸟儿休憩在树枝上,哀鸣几声,两道忙碌的身影正穿梭在河边。

  找了好久,唐宁宁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总是失望而归。

  她坐在岸边的石墩上,哀嚎了几声,与鸟儿倒是应景。

  “娘,我找到了。”

  突然,一声惊喜的声音响起,唐宁宁高兴的蹦了起来,忙跑到了顾寒的身边,“哪儿,哪儿?”

  这是条在清淤的河岔,河蚌就埋在池沼、河流等水底,半埋在泥沙中。

  河蚌紧闭着的硬壳上,长着一圈套着一圈的波纹,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墨绿色的光泽。

  唐宁宁惊喜的将河蚌抱了起来。

  好家伙,这么重。

  足足有五斤了。

  这么大的河蚌用来做汤似乎有些浪费。

  唐宁宁将河蚌放到背篓里,拉着顾寒回家。

  一回到家,几个孩子看到稀奇的东西,都围到了厨房。

  “娘,这不是蛏子吗?”顾烟惊讶。

  桌上的蛏子外形呈椭圆形。壳质薄,看起来很容易碎。

  两壳膨胀,后背部有时具后翼。

  壳面光滑,壳顶宽大,略隆起,位于背缘中部或前端。

  “是啊,这么大的蛏子可是你大哥找到的,寒儿真棒。”唐宁宁也没想到,这个河蚌竟然有五斤重,正常河蚌一般都在两三斤左右呢。

  被娘夸的滋味真好,顾寒得意的挑了挑眉。

  “吃,吃肉肉---”顾舟两眼放光。

  好家伙,小小年纪,啥都敢吃。

  顾烟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他的额头,“这玩意儿能吃吗?啥你都要吃。”

  “放心,吃不死人,村里的村民是不会处理,这蛏子肉可是很香的,你大哥找了这么大的蛏子,娘就给你们做个香辣蚌肉吧,不做汤了。”唐宁宁开口。

  娘说这个能吃?顾烟小姑娘嫌弃的皱起了眉头。

  以前,饿极了,有人吃过这个。

  可味道,特别的恶心,还有股骚味。

  这东西怎么能好吃?

  顾歌小脑袋还不过灶台,使劲儿的踮着脚尖,想要扒拉桌上的蛏子,“吃--香香--”

  唐宁宁掰开河蚌,在薄薄的裙边和厚厚的蚌肉之间看到了两片半包着蚌肉、月牙形、软软的、里面显现腮状纹理。

  “这个就是蛏子的腮,是不能吃的,要摘除,还有这个--”说着,唐宁宁又顺着腮的旁边,有一个呈管状,内有黑色泥沙,一端连接蚌体的肠子,把它伸手掐断。

  又把另一端粘在柱状斧足上,撕下来。

  “这个就是肠子,也是不能吃的。”

  几个孩子看着这幅场面,毛骨悚然。

  只有顾寒恍然的点头,摸了摸下巴开口道“原来是这样。”

  把蚌肉全部拿出来的时候,唐宁宁惊喜的发现,蚌肉下面藏着一颗珍珠。

  她内心狂喜,拿起珍珠使劲儿瞅了瞅,又捏了捏。

  我去,是真的珍珠。

  纯天然的珍珠!

  她捏着珍珠跑到了院子里,举起手,阳光的照射下,珍珠显得光泽晶莹,圆润多彩。

  如果这个可以卖到镇上的玉器店,她肯定发了。

  不!

  不行!

  她要将珍珠放在空间里。

  如果珍珠在空间里变得越来越多,那她就是大富翁了。

  就在唐宁宁沉浸在喜悦的世界里的时候,屋内的几个孩子都懵了。

风章柳

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去河边挖过螃蟹河蚌青蛙之类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