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余光

010 线索

余光 言归正传 3399 2022-02-19 18:27:37

  “老王,你要的案件资料都在这了。”

  黑熊警官把一摞加密硬盘砸在王泽面前的茶几上,手臂蹭了蹭额头的热汗。

  王泽道了声谢,继续摆弄面前这台样式复古的便携计算机。

  警局用的仪器大多强调安全、效率以及保密性,样式时髦与否并不重要。

  很快,王泽摸过了一只硬盘,熟练地塞入扩展卡槽,面前的屏幕上当即出现了一条条目录,里面陈列着案件相关的各类信息。

  何仇瘫坐在沙发中,看着依旧精神头十足的王泽,摁下了劝王泽先休息的话头。

  他明白王泽为什么这么急迫。

  不只是王泽,整个警局参与这个案件调查的人员,此刻都有一种紧迫感。

  ‘你是第一个。’

  凶手在虚拟社区明目张胆地出现,突破虚拟和现实的界限杀害了死者,还扬言这只是第一个。

  那后续极有可能会出现第二个受害者。

  他们警方联合卫兴公司努力了三四天,别说搜查到凶手的踪迹,就连凶手的作案手法都搞不清楚。

  拿什么阻止罪犯继续犯罪?

  何仇在口袋里摸出了对人体无害的提神药剂,对着嗓子喷了几下,身体很快就充满了活力。

  本来已经在罢工边缘的大脑,再次活跃了起来。

  “不怕有副作用吗?”王泽头也不抬地问。

  “嗨,这东西不是早就被证实没害了吗?老产品了。”

  何仇不以为意地回着:“办完案好好睡几天,补一补就行了。”

  王泽没多说,目光盯着屏幕,屏幕被划分成了四块,用三十二倍速播放着案发前一周死者家中的监控录像。

  当然,王泽一双肉眼没经过特殊改造,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

  他依靠的是仪器自带的捕捉工具,当视频中出现运动的物体时,机器会自动标记。

  半个小时后。

  王泽捂着脖子靠在沙发椅中。

  何仇立刻关闭面前投影屏:“怎么样了?”

  “还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王泽活动着酸疼的脖子,微微撇了下嘴,“这案子有点意思。”

  “怎么说?”

  王泽起身走到一侧的写字板上,画了两个上下排列的圆柱。

  “我们首先否定虚拟杀人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可能性。

  “把这个案子就分成了线上线下两部分。

  “我们把线上线下独立来看,线上发生的事情很清晰,凶手出现在虚拟社区,用枪械击杀死者。——我们暂时忽略这里面的技术难题。

  “线下的凶手,同步击杀了在游戏状态的死者,又诡异地消失在了案发现场。

  “现在我们把线上的部分擦去,只记住一个时间,晚九点三十一分,凶手在死者家中行凶,然后消失不见。

  “老何,你能想到什么?”

  王泽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何仇。

  何仇仔细思考了一阵,沉声道:“根据现有的信息,首先我们可以确定,死者卧室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不错,然后呢?”

  “根据我这些年的办案经验,我能想到的可能,也就三个方面。

  “第一是凶手有我们不知道的离场方式。

  “第二是伪造死亡时间,从而创造行凶的机会,比如做个延时装置,或者用特殊手法让尸体保持新鲜,实际上的死亡时间更靠前。

  “第三,凶手并没有离开现场。”

  “很专业,”王泽竖了个大拇指。

  何仇嗤的一笑:“这是很不专业,警方办案就不能用假设这两个字,我们必须立足于证据。”

  “咱们只是在开拓思路,”王泽道,“但这三方面,现在都找不到线索。”

  何仇叹道:“所以才感觉无比棘手。

  “第一,九十八楼、五个封闭不可破损的窗户,还有外围的监控都佐证了,凶手没有离场的办法。

  “第二,死者的死亡时间由法医鉴定过,虽然无法太精确,但九点三十之前,死者活跃在虚拟社区,端口设备正常运转,所以必然是在九点三十到九点四十五这个时间段被杀害。”

  “第三,林小夏在密封的营养仓中,有服务器登录登出的时间记录,为她提供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何仇双手一摊:“数下去全是死胡同。”

  “服务器的时间不能修改吗?”王泽反问了句。

  何仇道:“我们也问过卫兴集团这个问题,对方给的回答很笃定,服务器信息绝对不可能被篡改,还说这是底层逻辑、黑盒技术什么的。

  “他们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凶手如果能做到这种程度,整个虚产业早崩溃了。”

  “虚产业……也不能仅听他们一家之言。”

  王泽晃了晃手指,仰头思索了几分钟。

  这个案件就如同一颗圆球,乍一看,各处没有任何破绽,也没有任何着力点。

  线上来去自如的幽灵;

  线下诡异消失的凶手;

  仅有两道门之隔,却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死者妻子。

  “这里面肯定存在被我们疏漏的线索。”

  王泽低声说着,又坐回了沙发椅中,反复观看一段段视频资料,以及警方目前汇集的各类信息。

  半个小时后,何仇缩在沙发中,开始鼾声如雷。

  两个小时后,门外有警员端来了热咖啡。

  窗外的夜色似乎没什么变化,四通八达的悬浮管道保持着温暖的光亮,各处能见五彩缤纷的立体广告墙。

  行人在夜色中肆意玩闹着,凑成了母星城市后半夜的热闹。

  警用大楼上下的灯光渐渐稀少。

  “老何?老何?”

  “嗯?”

  何仇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目就是王泽那有些苍白的面孔,以及那副眼镜后亮光与血丝并存的双眼。

  这把何仇吓了一跳:“没事吧你!”

  王泽笑道:“有发现。”

  “什么发现?”何仇顿时来了精神。

  王泽将自己的方块状手机摔在了何仇胸前,光线交织,自行投影出一张立体图片。

  这是一块扇形的蛋糕。

  何仇有些印象,这是死者家中冰箱角落存放的蛋糕,已经被食用了大半。

  “这怎么了?林小夏喜欢吃甜食啊,我们之前问过了,而且蛋糕做过抽样检测,上面确定存在林小夏的生物学信息。”何仇回答的十分笃定。

  “检测蛋糕所有的食用痕迹,看看有没有死者的生物学信息……这也算不是线索的线索了。”

  王泽有些疲倦地念着:

  “如果能确定两个人都食用过这个蛋糕,那可以大概确定,林小夏在之前对我们撒了谎,可以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往前摸索。”

  何仇立刻道:“行,我这就安排,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出结果……你先休息会吧。”

  “嗯,人有点撑不住,我在这睡一会。”

  王泽身形摇摇晃晃地走向角落中的单人床。

  这里是证人宿舍,住宿条件自然不是多好,王泽此刻已是体力耗尽,脱下鞋袜、拽过被子,呼吸很快均匀。

  何仇把王泽手机放在一旁,蹑手蹑脚出了屋门。

  ……

  齐茗起了个大早。

  她顶着一双黑眼圈拉开百叶窗的缝隙,颇为专注地凝视着东面天空升起来的旭日,试图寻找一丝丝朝圣的心态。

  几分钟后,齐茗悻悻地耸了耸肩。

  完全没有文学家笔下的‘血脉悸动感’。

  简单梳洗后,齐茗扎起马尾辫,换上一身干练的运动装,又重复检查了几遍腕表中的资料,快步赶去隔壁老板的房间。

  ‘老板比我起得还早吗?去晨练了吗?’

  齐茗看着隔壁房间大开的房门,以及王泽摆放在茶几上的行李箱,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齐茗对吗?”

  一旁赶来的年轻警员温柔地招呼着。

  “对,我是。”

  “王先生交代过,等你休息好就去会议室参加会议,他需要一个助理做会议记录。”

  齐茗顿时有些紧张:“我老板过去多久了?”

  “五分钟左右,会议室就在这边。”

  “麻烦带我过去,谢谢大哥!”

  半分钟后,齐茗匆匆赶到那处全封闭的会议室门口,双手合十连连道谢。

  会议室内光线晦暗,仅有几处窗帘的边缘透着微弱光亮,十多个人环坐在会议桌旁,左右有两块投影屏幕,上面放映着几张照片。

  几道目光循声看向齐茗。

  会议室的气压有些低,且大半都是上了年纪、警衔较高的警官。

  这让齐茗有些紧张,低头快步绕去了王泽身旁。

  “老板,抱歉,我迟到了。”

  “嗯,坐下吧,”王泽下巴对着身旁的空位抬了抬,“做个简单的会议记录就好。”

  “好的,”齐茗答应了声,入座时身体挺得笔直,让本是宽松的运动服也显露出了玲珑曲线,多了几分青春朝气的意思。

  王泽看了眼对面的何仇,随后开始闭目养神。

  何仇清清嗓子站了起来,看了眼末位坐着的两男一女。

  那两个男人都是西装革履的正式打扮,女人穿着职业套裙,身上还带着卫兴集团的集团徽章。

  刚才已经做过了互相介绍,这三人就是卫兴集团进驻警局协助办案的‘工作组’。

  ——之前被何仇骂的就是这几个家伙。

  为首的那人叫埃尔斯,有着明显的多人种混血血统,皮肤偏黑、眼窝深陷,一双浅蓝色的眼眸透出锐利的光亮,一米九的个头、偏于强壮的体魄,还有他那卫兴集团副总裁的名头,都让他浑身散发出了自信的光亮。

  何仇收回目光,沙哑着嗓子说着:

  “今天开会,是为了聚拢一下现阶段的进度。

  “刚才已经互相做过了自我介绍,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

  “咳,领导还有啥要补充的吗?”

  有个老警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其他几个老警官各自摇头,都是面露疲态。

  何仇打了个手势,投影屏幕上的图片迅速变化。

  “之前的几个侦破思路都走到了死胡同,现场没发现凶器,死者的妻子有服务器时间做充分不在场证明,监控也没有任何漏洞……”

  “何队长!”

  会议桌末位的副总裁举手打断了何仇的话语,皱眉道:

  “在没有通知我方的情况下,你们为什么会找一个警方之外的人员协助?我方需要一个解释。”

言归正传

更新时间修改为:中午12点,晚6点。   感谢盟主上月廿四、小虫66666、卤鸭的大力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