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余光

014 对视

余光 言归正传 4049 2022-02-21 12:00:02

  让王泽略感惊讶的是,何仇这个大忙人,不仅有黎明街账号,而且等级还不低。

  当王泽借用警局的设备登录黎明街,建好基础人物出现在新手广场时,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黑皮古希腊男模’,差点把自己笑到掉线。

  “啧。”

  何仇嘴角一撇,满脸鄙夷:“菜鸟的初级审美。”

  王泽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运动风基础打扮,随手拉出了商城菜单。

  半分钟后。

  伴着浓郁金光、换上了一身典藏版西装的王泽,对面前的古希腊男模微微欠身,随手又拽出了一只猎鹿帽扣在头上。

  紧接着,王泽右手掌心光芒闪烁,一杆包裹金纹的漆黑拐棍迅速凝成,被他拄在手边。

  “该去寻找真相了,警官先生。”

  过了把话剧的瘾,王泽朝着街边的咖啡厅漫步而去,只留下在那干瞪眼的何仇,以及那连续不断的、关于获得‘金色品质道具’的系统播报。

  何仇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披着的单薄床单,手指轻轻颤抖。

  谁会在黎明街直接消费啊?

  这不就是个论坛吗!

  还能不能以普通人的身份正常交流了!

  “抓紧时间,”王泽头都不回地招呼了声,“我们现在很被动。”

  “来了,来了!”

  何仇嘴上吐槽几句,给自己换了一身正经点的装束,与王泽一同汇入了热闹的人流。

  离开新人初次登录的小广场,前方就是热闹的主街路。

  一眼看去,如果不考虑路上走着的、奇形怪状的用户们,这里与虚拟增强过后的现实大街差别不大。

  主街两侧有着两排风格各异的建筑,每个建筑的大门挂着各色的漩涡。

  ——这种漩涡也算第九艺术的老传统了。

  每座建筑代表着独立的【游戏世界】,且绝大多数都是拥有完善世界观和真实体感的虚拟游戏世界。

  那些不断推门进出的人影,自然就是这些游戏的玩家。

  他们会花费一定的现实货币购买这些游戏的入场券,进入其中、享受快乐,也可以把这当做一份工作,努力赚取游戏币以兑换成现实货币。

  当他们离开游戏时可以有两个选项:

  一,直接登出,意识脱离游戏,回返自己身体所在的真实物理世界,享受现实生活。

  二,在登出界面选择进入‘虚拟社区’,继续享受游戏之外的虚拟社交体验。

  黎明街就是具有论坛性质的虚拟社区。

  在这里,用户们只需要花费一定额度的现实货币,就可以创造独立的虚拟外貌;也可以付出更多的钱币,沿用自己在游戏世界中的人物外形。

  像王泽此时这一身看似低调、实则细节拉满的服装,也需花费不菲的货币。

  当然,黎明街的管理系统,会对这些游戏人物外形进行调整,将它们压缩、放大、打上立体的马赛克,使其严格遵守《母星虚拟社区文明条约》。

  ——不然从‘侏罗纪’系列游戏世界中蹦出几只霸王龙玩家,整条分线都要瘫痪。

  王泽摆弄了一阵个人页面,顺利打开环境音效,听到了周围有些嘈杂的讨论声。

  “……街杀人案绝对不是造谣,你看都已经闹上热搜这么久了,警方也没站出来辟谣。”

  “这事都四五天了,一直被卫兴集团公关。”

  “我们还成立了一个群组,就用小号盯着发帖,发一个卫兴集团就删一个,搞得群里有几个哥们都快气炸了。”

  “就这种情况,卫兴还没发公告呢。”

  “……我要抵制卫兴,不为别的,就为他删帖的傲慢,明天开始一周不上线。”

  “是不是傻,不上线对卫兴集团有啥损失。

  “卫兴集团赚的是游戏商的钱,咱们通过黎明街登录一次游戏,他们就从该游戏收取一定佣金,最赚钱的还是这里的坑位,一个坑位费都是天价,他们卫兴还投资了很多游戏。

  “真想抵制卫兴,你就把号挂在黎明街,没事换衣服到处溜达、五秒切一次分线,耗他们服务器资源,然后通过其它渠道登游戏。

  “不过从其它渠道登游戏,你以前的游戏账号肯定没了,要从头开始,很多游戏还是卫兴独占的。”

  “那不是亏大了。”

  “所以卫兴有恃无恐啊,他们还有不退钱霸王条约。”

  王泽随机收集了几个样本,发现黎明街用户群体基本都在讨论黎明街杀人案。

  毕竟舆论刚被全面引爆,恐慌并未蔓延,觉得此事新奇、吐槽卫兴集团公关动作者居多。

  甚至,黎明街的同小时活跃玩家数,还被突如其来的新闻强行拉升了一小节。

  ……

  王泽站在咖啡馆门前,打开只有自身才能见的个人面板,与何仇一同调整分线。

  他们试了几次,每次选择传送到案发时的‘六零七二’分线,但传送的特效消失后,两人都是随机出现在‘六零七一’或者‘六零七三’分线。

  且这两个分线的玩家数量十分稀少,处于被限流的状态。

  “案发时的分线应该被卫兴那边锁定了,”何仇瓮声道,“我去找他们技术代表?”

  “先不用,”王泽道,“免得干扰他们技术侦破,咱们进去逛逛就好,想在这里得到线索其实比较困难,只是来找找思路。”

  何仇应了声,主动向前推门。

  王泽却闭上眼,仔细回忆着温全虚拟人物的活动轨迹。

  相关视频他已看了不下二十遍。

  温全哪只手推开的门,如何选择的座位,入座后的六分钟做了哪些动作,眼神看向的方向……王泽清清楚楚地记了下来。

  此刻,王泽模仿着温全的动作,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扭头打量着窗外繁华的街景。

  何仇坐在林小夏当时的位置,点开咖啡厅的菜单,买了两杯温全当时要的咖啡。

  低头品一口,味道还挺浓郁。

  “老王,”何仇小声道,“你压力别太大,这件事已经超过咱们的能力范围了。”

  王泽笑道:“怎么说?”

  “凶手的犯罪手法是通过高技术力来实现,修改监控的云端记录和本地记录,而且能做到丝毫没有破绽,我们技术人员都找不到任何痕迹……这有点可怕。”

  何仇轻轻舒了口气:

  “现在我就担心,对方的技术力远在卫兴集团之上,从而导致案件再次陷入死结。

  “如果是一般凶杀案,我们警方都可以技术优势迅速破案。

  “如果是普通凶手精心布局的案子,你的发挥空间会很大,你擅长处理这种案件,在一个小范围内,通过缜密的推理与细致的观察,快速锁定凶手。

  “可这次明显不一样……老王,我有点后悔把你拉进这趟浑水了。”

  王泽搅拌着自己的咖啡:“我不这么认为。”

  他端起杯子,凑到嘴边闻了闻,又放到了一旁。

  王泽说道:“只要使用这个技术的是人,那就会留下破绽,就必然存在侦破的方向。

  “科技始终是作为人类身体的延伸,技术力再高也无法掩盖他犯下的罪恶,只不过是手法变得更为隐秘。

  “更何况,我们在对案件本身感觉棘手时,凶手其实已经暴露出了一条尾巴。”

  “怎么说?”何仇饶有兴致地问着。

  王泽道:“坐在这里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们都忽略了最浅显的一条逻辑。”

  “逻辑?”

  “凶手到底是为了杀人,还是为了制造新闻。”

  何仇身体后仰,像是明白了,但只明白了一点点。

  王泽道:

  “我们把这个案子和普通杀人案作比较。

  “普通的杀人案发生后,凶手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会拼命隐藏一切线索,处理尸体以掩盖犯罪事实者不在少数。

  “这个案子呢?

  “凶手是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行凶,通过温全的死,来突出一颗‘贯穿虚拟和现实’的子弹,还明目张胆地说你是第一个。

  “他的行为更像是一场作秀。

  “如果凶手想要报复温全,以及温全可能存在的其他伙伴,不该暗中杀死温全后,再趁着其他目标没能作出反应,以最快的速度去搞定剩余目标吗?

  “凶手的动机是报复杀人?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何仇道:“可能凶手极度自信,故意挑衅我们这些办案的?”

  王泽再次端起咖啡,低头吹散了咖啡表面的拉花。

  他继续道:

  “我们其实可以继续等待,凶手只要再次行动,真实动机自然会浮出水面。

  “但我们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必须尽一切可能去阻止凶手再次作案。

  “所以才会感觉陷入被动。”

  何仇看着手中的咖啡杯陷入沉思。

  王泽皱着眉头,终于说服自己,尝试一下母星虚拟社区咖啡的味道。

  液体划过舌尖的感觉是如此真实,略微化开的苦涩感,让王泽感觉自己更清醒了一些。

  “有没有可能,”王泽问,“温全的死亡时间其实稍微靠前,黎明街账号被人盗取,九点二十五出现在这里的并不是真正的温全?”

  何仇缓缓点头:“你这个假设确实合理,想要找到相关的证据,就必须得到卫兴的服务器数据……所以你一直想让他们交出数据,让第三方鉴定?”

  王泽笑道:“你们不能强制让卫兴交出数据吗?”

  “他们上面有人,”何仇郁闷地摇了摇头,“账号被盗这种低级事件如果真的发生,还牵扯进了命案中,卫兴的技术团队可以直接辞职了。”

  “怎么说?”

  “现在被称为什么时代?虚拟的时代。虚拟时代的基础,就是网络环境的绝对安全,账号跟个人的脑电波绑定,还要通过生物学八重验证,这如果都能被盗……”

  何仇嘀咕道:“我十几年前在反诈科的时候了解过这些,被盗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王泽沉吟几声陷入了沉默。

  窗外景色依旧,咖啡厅中也有不少用户走动,只是大多都进入了一个个‘副本’。

  过了一阵,王泽又问:“温润如玉的网名调查清楚了吗?”

  “之前就查清楚了,”何仇道,“是一款二十多年前火热的游戏,创世泰坦,温润如玉就是温全当时的游戏ID。”

  “然后?”

  “没其它有用信息了,我们怀疑,这可能是游戏世界里结仇……虽然这件事听着有点离谱。”

  “确实离谱。”

  王泽吐了口气,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繁华街景,闭目凝神,整理着脑海中有些糟乱的思路。

  他处理过更复杂的案情。

  但这次,凶手再次作案的可能性,以及凶手那超乎寻常的能力,让王泽久违地体会到了一丝丝吃力感。

  还有哪些能取得线索的点?

  死者妻子林小夏在案发后十几分钟才下线,然后迅速报警,就算不考虑‘伪造时间线’的可能,从她下线到警察抵达,都保留了一定的作案时间,嫌疑自然最大。

  还有死者伤口的反常;

  消失的凶器;

  林小夏尚未浮现的杀人动机;

  “老何,把问询死者亲友、以及狩猎团同事的记录也给我一份吧,我……”

  王泽边说边睁开双眼,嗓音却突然止住。

  何仇有些不明所以,抬头看向王泽,却见王泽注视着橱窗,面容带着几分震惊,又带着隐隐的兴奋,屏住呼吸,紧绷起身体。

  橱窗外面有什么?

  何仇仔细打量着,只能看到街上川流不息的各类‘生物’。

  但在王泽的视角中。

  黑影站在那。

  披着黑色的斗篷,面容被黑色的雾气遮掩,只能看到那对幽绿色的双眼,似乎还带着几分讥笑。

  那双眼睛同样注视着王泽。

  “老王,怎么了?”

  窗外的人影突然开始融化,在王泽眼前如火焰燃烧过后的灰烬般迅速消散。

  王泽窜起身,风一般冲向店门。

  “老王!”

  何仇急忙跟了上去,追着王泽跑出咖啡厅,却见王泽停在前方不远,面色凝重地凝视着前方橱窗外的空地。

  “快,联系技术科!”

  王泽声音带着轻颤,双眼异常明亮。

  何仇没有犹豫立刻下线喊人。

  此刻,王泽的瞳孔倒映着他个人操作面板,耳旁回荡着‘滴答’‘滴答’的声响。

  在他的个人面板中央,

  07:42:20

  07:42:19

  07:42:18

  暗红色的倒计时正缓缓跳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