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余光

018 王泽的场外协助

余光 言归正传 4091 2022-02-23 12:00:11

  就如赵达福这句玩笑话所说的那样。

  拟脑技术可以完美复制人类大脑,却不能完美复制人类的意识。

  永恒族放弃了身体,凭借‘拟脑’寄托于网络世界,这本身就涉及到很多伦理问题。

  ——他们放弃身体的那一瞬间,是不是已经属于死人?

  ——拟脑凭借的是机械维持意识,这算不算新物种?

  关于这些问题,人类社会还没讨论出结果,永恒族自身就先出了问题。

  失去了身体的他们,很快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奇怪举动,有的莫名失去了感性思维,有的被一个念头缠绕、开始行为失常,有的莫名其妙就一心自我毁灭,有的更是产生了攻击性。

  种种异常让第二批想要转化成永恒族的富人们,明智地选择了观望。

  与此同时,伴随着各类弊病,永恒族的另一大优势得到体现——因为是以拟脑技术为基础,他们对网络世界拥有绝对主宰权。

  对于普通人类程序员而言,网络世界是由一串串字符建起来的金字塔,人类在外面。

  但对于凭借拟脑存在的永恒族,网络世界就是他们的‘真实’世界,他们在里面。

  拥有拟脑的永恒族,不用编译、不用程序、同星域网络内的绝对零延迟,高度集成化工具……

  他们本是将自身寄托在黑盒世界,妄图享受永恒的生命,以及丰富多彩的人生;

  但他们最终却成了表层网络中的‘霸主’。

  再加上,拟脑、宝匙系统、黑盒,这些新技术看似给机械飞升创造了条件,但背后需要的依旧是海量的自然资源。

  虚拟的网络世界并非脱离于物质世界,各类设备才是网络的基础,永恒族必须建立附庸势力,来保证设备的维护与更新换代。

  所以,它们开始对人类社会索取更大的话语权。

  ‘神就该坐在神的王座。’

  总有政体不屈服于资本的淫威;

  也总有国度是真的为广大普通公民利益考量。

  一场网络世界的战争就此爆发。

  值得庆幸的是,人类文明历史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科技发展也并不只是为了社会进步。

  人类从地球纪元迈入星际纪元的过程中,犯过许多错误,比如克隆技术的滥用、AI暴乱等等。

  正因如此,人类社会被打了很多补丁,比如新星纪元2200年代的人类社会,早已禁用全自动武器系统。

  这些补丁极大地限制了永恒族的发难,将永恒族的影响力锁在了虚拟网络。

  与永恒族的战争爆发后,曾有短暂的几个月,普通人被禁止登录网络,各行政星关闭所有能关闭的终端,发动了全面剿灭永恒族的作战。

  战争以永恒族与人类社会和解落下句点。

  永恒族想要创建第十星团,并集中迁移到了一处恒星系。

  好景不长,仅仅只是完成迁移的几个月后,该恒星系爆发了一次剧烈的恒星风暴,永恒族的所有设备停摆,寄存拟脑的服务器被摁下了关机键……

  为数不多的永恒族,最终还是埋葬在了物质界的波动之中。

  那场恒星风暴如何爆发的,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第一星团的秘密武器,也有人说是第六星团早就布好的局。

  在那之后,拟脑、宝匙技术被禁止使用,黑盒技术被多次削弱,永恒族的零星火焰被迅速扑灭。

  因为永恒族前期有不少政客、商人的支持,永恒族引发的骚乱,也被九大星团官方默契地选择遗忘,渐渐成为了都市传说。

  可惜的是,因为对黑盒技术、表层网络添加了更多限制,虚拟现实技术因此退步了几个时代。

  而人类文明身上的补丁,又多了几处。

  ……

  说完永恒族的覆灭,赵达福也有点唏嘘。

  他最后总结道:

  “之前我还不太敢确定,因为凶手出现时,我们并没有把资源调度到这件事上,没有留下实质性的观测证据,所以一直不敢说这种假设。

  “说句实话,永恒族如果真的复苏,这会引发很大的骚乱,比一个幽灵、一个超强的黑客,负面影响要大的多。

  “但王泽先生登录黎明街遇袭,由于用的设备比较老旧,反而让对方留下了微弱的痕迹。

  “这其实跟永恒族早起几次攻击网络安全系统的情形……嗯,不能说一模一样,但十分相似。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拟脑技术。”

  赵达福说完明显轻松了许多,对林薇霖歉然一笑,低头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他背后的屏幕上写了许多概念名词。

  在座的这些技术员沉默了一阵,开始探讨凶手是永恒族的可能性。

  王泽突然问:“赵主任,黎明街属于表层网络?”

  “是的,”赵达福立刻回复,“黎明街是论坛性质的网站,也是引导玩家接入真实虚拟游戏世界的桥梁,黑盒游戏世界内部玩家交流是受限的,黎明街就是比较好的补充。

  “实际上,我们的黎明街能够占据母星百分之八十市场份额,不是因为黎明街本身多出色,这个您之前跟埃尔斯的对话也证明了。

  “是因为我们卫兴的端口设备市场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这才是我们卫兴的底气。”

  林薇霖补充道:“我们卫兴传统的销售策略,就是高端设备卖低价,巩固市场份额,然后从线上收益补回设备的成本和维护费用。”

  王泽皱眉道:“这不是已经形成垄断了吗?母星的反垄断法?”

  赵达福耸耸肩:“那是商业上的事。”

  林薇霖赶忙道:“母星联合政府也是出于对优秀企业的保护,所以适当的放宽了一些条例。”

  王泽了然地点点头。

  总之就是有关系、有内幕。

  他手指敲了敲桌面,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让卫兴正面回答的问题:

  “那凶手如果利用拟脑技术,侵入黎明街服务器,盗取账号假扮目标,理论上也是可行的了?”

  “是……确实是这样。”

  赵达福本想解释几句,但话到嘴边都有些无力感。

  对于网络世界而言,拟脑技术对付他们这些普通工程师,还真的是一种降维打击。

  王泽又问:“那我们有什么对付永恒族的手段吗?”

  林薇霖在旁补充道:“我们只是娱乐科技公司,自然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但我想母星防御警备队应该是有这类技术储备的,毕竟永恒族出现之前,拟脑技术复刻出的虚拟人格,也曾被当做新型信息战的尖兵。”

  王泽仔细思考了一阵。

  凶手如果真的是这种存在,那确实也算是虚拟网络的幽灵。

  但,真的这么简单吗?

  赵达福的突然开口,似乎揭开了凶手外层包裹的那层迷雾;

  可王泽并没有被这些信息冲昏头脑。

  永恒族只是能解释对方在网络中的能力,又是如何跨越虚拟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壁垒,在温全脑袋上制造枪伤呢?

  “时间紧迫,大家抓紧行动起来。”

  宫天正副局长肃然道:

  “凶手是利用了拟脑技术也好,还是有人故弄玄虚也好,在这个倒计时结束后,很可能会再次犯罪!

  “我们的使命,不只是抓捕罪犯,也要尽一切努力阻止犯罪,保护市民安全!

  “我会联络母星防卫警备队,获取检测和对抗永恒族的相关技术……何仇?”

  “到!”

  何仇唰地站起身,强壮的身形挺的笔直。

  宫天正正色道:“你接下来寸步不离王泽身旁,务必保护他安全,尽快设置隔绝网络信号的安全房,以防凶手真的要对王泽下毒手。”

  “是!宫局放心!我一定保护好老王!”

  “散会!大家都动起来!”

  会议室门打开,十多名来自警方和卫兴集团的技术骨干跑步离开。

  等在门外的齐茗立刻打起精神,朝着光线晦暗的会议室巴望了几眼,发现自家老板正与何仇队长商量着什么,顿时打消了进去汇报工作的准备。

  咦?老板身边怎么多了个漂亮大姐?

  齐茗眨眨眼,仔细打量王泽另一侧的林薇霖。

  ‘这大姐气质好棒。’

  齐茗心底暗赞一声,礼貌地收回了目光,继续低头啃自己的面包。

  王泽揉了揉眉心,反复咀嚼着赵达福最后说的那几句话。

  “这咋又扯出了个永恒族?”何仇颓然地叹了口气,“这个案子还能不能行了,我这种传统类型的警察还有没有施展空间了。”

  “王先生,”林薇霖在旁轻唤了声,“你觉得这个凶手是永恒族,或者使用了拟脑技术的可能性,现在有多大?”

  “我无法断言……稍等,我先打个电话。”

  王泽手指敲了敲桌面,随手拿出自己的方块状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既然有资源,那也不必藏着掖着,该用就用。

  方块左上角投射出几条光线,交织出了一个简单的投影屏幕,屏幕轻轻闪烁,多了一名老人的半身照片。

  系统提示这是跨星际通话,将会有三秒左右延迟。

  “小泽?怎么突然想起问候大伯了?”

  “大伯,能不能给我一些永恒族相关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王泽开门见山:

  “我现在正在母星协助警方查案,遇到了疑似永恒族的凶手,这边的技术力量处理不了,需要一些相关资料。”

  过了几秒,那边传出了笑声:

  “永恒族?不都成为历史了吗?

  “你怎么总是能遇到这种稀奇古怪的案子,大伯这就安排人传资料给你。

  “确定遇到的是这种凶手,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好暂时不要登录网络。

  “还有,小泽啊,你准备什么时候,从你大侦探的位置上退下来,来我这个小电子厂上班?咱们家族的传承可不能断,大伯膝下没儿没女的,只能指望你了。”

  王泽禁不住揉揉眉心。

  大伯的这一连串叮嘱,根本没有延迟:

  “小泽你还在吗?

  “你现在在母星的话,不如顺便见见大伯一位世交的女儿?她也到了结婚的年纪,据说性格很温柔,我安排你去见个面吧。”

  “小泽啊……小泽你听得到吗?”

  “喂,大伯?我这边信号不怎么好,先挂了!哎,大伯身体健康!我回恒州星就去看您。”

  王泽手指迅速点了两下,通话立刻被切断。

  他长长地松了口气,肩膀都松垮了许多。

  感觉何仇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王泽试图辩解:“家族企业是这样的,他们骨子里还有很多比较传统的观念,总会催着我相亲。”

  “相亲就去呗,你难不成还要孤独终老?不过,你大伯也挺逗,”何仇啧啧笑着,“天泽科技,小电子厂?那不是第六星团军方指定合作伙伴吗?”

  王泽试图把话题拉回正题:“希望大伯给的资料,后续能帮上赵主任他们。”

  林薇霖表情有些歉然,缓声道:“王先生,让您费心了,没想到在技术方面也需要您的协助。”

  王泽看了眼门外,站起身来,笑道:“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来做,技术上的事咱们少掺和,继续找线索吧。”

  说完这句,他迈步朝会议室门口走去。

  齐茗已经抱着腕表站在那,乖巧地喊了声:“老板。”

  “辛苦了,今天有收获吗?”

  “有不少收获,”齐茗道,“本来只是去调查劫匪A,没想到还意外调查到了劫匪B的……”

  王泽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去我房间再讨论。”

  “好的老板。”

  “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的!老板不用担心我!您加油破案!”

  齐茗的马尾辫轻轻甩动,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会议室门口。

  何仇伸了个懒腰,想起自己刚接到的任务,小跑着追了上去。

  不多时,林薇霖戴着墨镜、提着手包走出会议室,一旁等待的几名助手立刻向前,快步跟在她身后。

  “老大,新闻发布会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再等两个小时,把我们之前准备的通稿拿给记者们,让他们先预热造势,价格可以比平时高出百分之三十,但发稿前必须由我亲自审核。”

  “好的老大。”有助手扭头跑开。

  “还有,”林薇霖顿住脚步,看了眼王泽、齐茗、何仇离开的方向,“关于王先生的热搜都撤掉,稍后的新闻发布会我会邀请王先生参加,如果有消息起底王先生侦探之外的背景,立刻公关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