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余光

026 不配

余光 言归正传 4446 2022-02-27 12:02:27

  下班后,伴着繁华且熟悉的街景,张立走入了自己常来的这家‘端吧’。

  张立喜欢在‘端吧’玩游戏,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是个单身汉,一个人在家有些太孤独。

  他只是单纯喜欢这里的氛围罢了。

  端吧的设备跟家用设备有些不同,前者一般不会配备体感服,大多只是有一个感知头盔设备,真实体感上限也被锁在95%。

  进入端吧,往往就能看到几十上百人坐在大大小小的沙发里,头上戴着蘑菇状的轻型头盔,手边放着冰镇饮料和可口的果盘,时不时会有人大笑几声,或是爆出几句粗鄙之语。

  有些端吧还会有一些灰色产业。

  两只单独链接、设置好独特场景、经过改装的感知头盔,一名提供特殊服务的‘服务员’与消费者同时戴上该头盔,就能在身体没有任何接触的情形下,让大脑有一次愉快的保养体验。

  当然,那种类型的端吧通常开在偏僻角落,整体布局都是怎么暧昧怎么来。

  张立站在前门的吧台处,打量着铺满柔和光线的正经端吧。

  “张哥今天还要果盘吗?”

  吧台内站着的服务员小哥笑着问。

  “不用,来杯橙汁,去冰。”

  张立收回打量各处的目光,接过了服务员递过来的卡片,朝远处的空位走去。

  沙发错落放置,一旁会放一些遮挡物,以营造私密环境。

  张立选了个居中的双人座,脱下外套、解下领带,将卡片插入一旁挂着的头盔中,头盔顺利激活。

  旁边穿着短裙的女孩踩着轮滑鞋飘来,将一杯果汁摆在张立手边的圆形边几上,抱怨一句:

  “张哥!你说要帮我打造的那把匕首呢?我材料准备好很久了!”

  ——她指的是游戏内的道具。

  “这不是还没空,”张立笑呵呵地应着,“明天,明天我有空了,一定帮你打。”

  “男人的嘴,略!”

  女孩手指拉着眼皮做了个鬼脸,甩开两条纤细的长腿,踩着滑轮飘去了不远处的吧台。

  张立自然不会盯着人年轻姑娘多看,他都四十多了,经济独立、事业顺心,被人当成变态就不太好了。

  头盔边缘那一圈灯带已经完全亮起,浅绿色的光亮照耀着张立的面庞。

  他抱着头盔陷入了沙发。

  沙发内藏着的支撑模块根据张立的体重和身形自行调节,精准地托住了张立的身体。

  莫名的,张立抱着头盔沉默了一阵,视线停在头盔顶部的小型显示屏上。

  自己在游戏里的一举一动,别人都可以通过这个显示屏看到。

  此刻显示屏还是待机页面,显示着刻钟。

  大拇指轻轻划过银白色的数字,张立笑了笑,打起精神,戴上感知头盔就进入了登录界面。

  周围的世界变得一片黑暗,黑暗中仿佛有微弱的光亮,一个分岔路口出现在了他‘眼前’。

  正前方的木门是他上次的选项——进入黎明街。

  张立扭头转向了一旁刻着【艾尔】两个字的简陋木门,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温暖的橘黄色光线扑面而来,他已经身处一处整洁且宽敞的木屋中。

  这里是他在这个游戏世界中的家,也是个人独享的安全点。

  离开这个木屋,一个热闹的、充满地球纪元中世纪欧洲元素的小镇,就这般出现在了张立眼前,那“叮、叮、叮”的打铁声清脆悦耳。

  张立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一眼扫过街路。

  一位身材娇俏的美丽少女,穿着精致绸缎长袍、背着华丽的魔法杖,手忙脚乱地协助街边小贩搬运蜂蜜。

  木屋斜对过的酒馆中,几名身材火辣的女侍应生,正满是鄙夷地打量着几名身材魁梧但打扮破烂的壮汉;在这些壮汉扔出一袋子货币后,她们立刻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

  远处街角,几名小乞丐撅着屁股把脑袋凑在一起,数着一只崭新皮包中值钱的物件;

  顺着地面那些已经被鞋底打磨光滑的石块,让视线朝着更远的天边随意蔓延,离开这座被当做商队落脚点的小镇,掠过那一望无际长满了小麦与葡萄架的原野,就能看到耸立在山顶的金顶城堡,以及将整座圆锥状山体包裹起来的繁华主城。

  魔法、骑士、巨龙、屠龙者,这类传统西方幻想类游戏,在玩家群体中总是会有一席之地。

  如今的母星,或者说任一行政星,同时运行的黑盒游戏世界多不胜数,黑盒世界早已在市场的导向下完成了细分化,绝大部分游戏都是‘小品类’的存在。

  因为母星地貌改变、环境深度污染等原因,能建造城市的区域已经不多,常住人口也只有地球纪元人口巅峰的十几分之一。

  所以,如今一个黑盒游戏世界,能做到十万人同时在线,已经算是一款大作了。

  这款名为《艾尔》的黑盒游戏便属于大作的行列。

  它的一大卖点,就是玩家没有明显的菜单界面,且无法一眼分辨玩家和该世界土著人物。

  当然,玩家们花里胡哨的打扮,以及从外面带入这个世界的文化元素,想要把他们从这些虚拟人物中分辨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肖恩!今天你又睡懒觉!怎么到现在才起来!”

  隔壁铁匠铺的大叔扯着嗓子嚷嚷着。

  “睡觉多是一件美事。”

  ‘肖恩’张立淡定地答着,自然不会解释,自己在游戏世界回家睡觉,就是在现实世界起床活动。

  他在门后拽出一把造型简单的木杖,又在腰间悬挂起自己心爱的小铁锤。——这样的打扮,可以让他的战斗职业充满迷惑性。

  “赞美女神,”张立伸了个懒腰,迈步朝镇口的‘老地方’赶去。

  张立有自己固定的队友。

  他们以十二人为团队,每天有固定三个小时的集体活动时间,只要十二人能凑够八人或者九人在线,就能应付这个游戏里绝大多数的悬赏与任务。

  《艾尔》中没有对话框,给玩家通信特权是一只只灵体状的猫头鹰。

  张立算了算时间,发觉自己已经有些迟到了,套着鹿皮长靴的双脚加快频率,转过主街,很快就看到了镇口那热闹的广场。

  “大叔!”

  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挥舞着满是尖刺的狼牙棒,正开心地呼喊着。

  张立淡定地挥手作为回应,看队伍已经差不多集合完毕,拿起魔杖对着前方一点,身形闪烁,径直出现在了十米之外。

  施展空间魔法时的那种轻微眩晕感,如此令人陶醉。

  队友们热情打着招呼:

  “大叔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准时啊。”

  “大叔你带的魔力药剂够吗?团长今天接了三个大任务!今晚咱们不干到凌晨,估计是下不了线了。”

  “我就说嘛,两个大型任务就能拿满日常奖励,干啥非要为难自己,大家休闲点嘛对不对。”

  “死胖子,你是想下线跟你的人工智障约会吧?今晚陪老子去刷魔灵!”

  笑声、闹声。

  张立看着眼前这些再熟悉不过的画面,不经意间就有些出神。

  很快,张立笑着走去了几名战士身后,与队伍里同年龄段的两个中年男女闲聊。

  这是一对夫妻,共同的游戏爱好让他们的感情生活充满乐趣。

  “大叔!”

  那个扎着双马尾、穿着皮短裙的女孩跳了过来,对着张立嘻嘻笑着,提着手中的橡木盾,略带炫耀地说:

  “我等级已经追上你们了哟!装备评分也及格了!团长说了,今天我就负责做你的盾!你的小命捏在咱手里了,快说点好听的!”

  她那张铺了少许花粉的脸蛋,还带着刚走出学校的些许稚气。

  张立有点无奈地耸肩摇头:“我吟唱长咒的时候,你记得别冲太远,随时给我留一个援护。”

  “好嘞,放心吧!”

  她拍拍胸口,骑士锁子甲砰砰作响,得意道:“咱战神殿高级考核,成绩可是上等!”

  “这些药拿着。”

  张立在窄窄的袖子中拽出了一只大大的包裹,随手扔到了女孩手中,“够你用半个月了。”

  “哇——还有高级坚韧药剂!”

  女孩啧啧称奇,还对张立挤眉弄眼:“大叔你这是对我示好吗?我已经单身两年了喔。”

  “你之前那也叫恋爱?”

  张立翻了个白眼,刚想吐槽她几句,团队发起者已经招呼他们集合。

  女孩被凶了也不恼,提着盾牌凑了上来,开始坚守着自己的使命,寸步不离地守在张立这个‘脆弱’的男人身旁。

  他们第一个要执行的任务是护送商队。

  游戏世界不会产生真实的疲累感。

  一行九人陪着十多名NPC雇佣兵,从小镇出发,押着几只背满了货物的耗牛,步行朝着远处那座主城赶去。

  看山近,行路远。

  这种护送任务,他们通常会遇到三到五次袭击,袭击者的实力不一定,可能是玩家也可能是虚拟人物,伏击的地点倒是大同小异。

  当然,如果他们运气好,也能不遇麻烦,完美完成护送任务。

  商队自行配备了警戒者,这是一名纤瘦的女性,此刻乘着一只巨大的秃头鹰在空中盘旋。

  刚出镇子一般不会遇袭,队友们开始闲聊,话题也绕不开刚火爆半天的‘黎明街杀人案’。

  “那个王泽侦探好帅啊,你们看他直播没?现在正在征集线索呢。”

  “二十多年前的老游戏了,谁能记得那么清?我觉得,他们这征集线索也是白征集。”

  “黎明街那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卫兴的对家想搞卫兴吧,卫兴在母星屹立这么多年,这块市场肯定有人眼红,不过,搞出杀人案还真是过分了。”

  “还有之前的云轨列车劫机案,如果说背后没有人策划我是不信的。”

  “卫兴造的孽还少吗?这种公司就该倒闭,现在游戏市场都被祸害成什么样子了,咱们母星的玩家群体,收入中不溜,花钱第一名!”

  “王泽侦探不是从第六星团来的吗?你们说,咱要是去了那,跟王泽侦探偶遇的机会有多大?”

  “花痴。”

  “醒醒。”

  “你有老公了。”

  “你孩子都到法定最低进入游戏世界的年龄啦!”

  “哼,讨厌!”

  那名身材丰腴的治疗师恼怒地跺跺脚,一群队友哄堂大笑。

  张立落在队伍最后方,含笑看着这些家伙打打闹闹,嘴角微微抿起,可笑容染上了少许落寞。

  “大、叔?”

  女孩的脑袋从旁边凑了过来。

  “怎么了?”

  “不开心吗?”女孩小声问,“是工作上有什么烦心事吗?什么都可以跟我分享的哦,我可会安慰人了。”

  张立笑着摇摇头,并没有说太多,像是故意躲她一样,朝着一旁迈了两步。

  女孩鼓了鼓嘴角,提着橡木盾走在旁边。

  她多多少少泛起了一点挫败感,以至于耷拉下了脑袋,有点小郁闷。

  “哎!老张!”

  一旁的队友用胳膊肘撞了张立一下,开启隐私模式,小声嘀咕:

  “你啥情况啊,人姑娘为了追你跑了两个游戏,自己一个人练级练了两个月,你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啊?”

  张立皱了皱眉,看着自己的老友,笑着说:“我就算了,不配。”

  “咋不配了?你这工作稳定、有车有房的,怕自己年纪大了吧……对了,你不是也玩过创世泰坦吗?我以前听你说起过,最近看新闻了吗?”

  “以前玩过,不过都记不清了。”

  张立笑着应了句,继续朝前赶路。

  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

  那个时间段,自己最好是在热闹的游戏主城,或者是小镇的广场上;

  稍后就离队活动吧。

  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下线,还好这游戏也没好友系统……

  咻——

  头顶突然传来刺耳的木哨声。

  那只秃头鹰用力拍打着翅膀,对着西北方向发出刺耳的叫声。

  这里属于安全地带,按理说不会遇到盗匪或者魔兽群。

  队伍里的九人和那十多名NPC护卫同时看向了西北,立刻捕捉到了敌人的踪迹。

  那些在这个虚拟世界土生土长的护卫,没有什么犹豫就拔出了自己的兵器,一只小队迅速朝着西北方向移动。

  但这九个在物质世界而来,拥有完整认知观念的‘玩家’,此刻却齐齐愣住了。

  一团诡异的黑雾;

  从黑雾中走出了一道人影……

  “幽灵!”

  “黎、黎明街凶杀案的幽灵!”

  “他……他怎么在这?”

  张立明显怔了下,但很快就面露恐慌,一把将身旁两人推开,转身朝着镇子狂奔。

  那人影向前迈出一步,身形扭曲、闪烁,瞬间就出现在了百米外,站在了张立面前。

  黑影慢慢抬头,露出了那张挂满腐肉的面孔,一双幽暗的双眼在轻轻闪烁。

  如刀划玻璃般刺耳的嗓音,落在了此地所有人的耳中:

  “秋情画意。”

  黑影抬起左手,隔着三米多远,却像是攥住了张立的衣领,将张立慢慢抬离地面。

  “不要!不要杀我!”

  张立涨红了脸,拼命挣扎着。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明明不可能有人知道!”

  “大叔!”

  一旁突然传来了焦急的呼喊。

  那个年轻女孩举起了橡木盾,毫不犹豫就发动了援护,带着一串残影冲向张立。

  “你是第二个。”

  黑影举起的左手微微一攥,张立胸口炸出了可怖的血洞。

  鲜血溅在那女孩的脸上时,黏稠且滚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