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天下苏门

第二十八章 阳奉阴违

天下苏门 禾七 3493 2013-11-04 00:41:52

  进得主厅,看到厅中坐着一银色长衫的男子,风度翩翩,面容俊朗,那人正是司马裕。

  司马裕看他们进来,笑道:“嫄儿,你这手脚倒是利落。”

  司马嫄笑道:“二哥哥,你叫我请了她来,却是为何,莫不是和父皇一样,看上她了吧?”

  司马裕笑道:“她比起她姐姐来可就差多了,再说了,父皇的女人我可不敢要。”

  司马嫄笑道:“哥哥若是想要,我也可帮哥哥要了来。”

  司马裕道:“嫄儿你几时这般本事了。”

  苏洛见他们兄妹二人只顾着说话,当自己是透明的了,道:“安王爷,二公主,我可不是皇上的女人,我不过是这宫中小小女官罢了。”

  司马嫄道:“你是不是无关紧要,关键是父皇将你看做他的女人。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与父皇日日朝夕相处,父皇自是对你宠爱有加,自从你来了之后,父皇便没有招过一个妃嫔侍寝,宫中的妃嫔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我打诳语,若不是父皇护着你,你哪里还有命在。”

  苏洛听了司马嫄的话,心中骇然,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皇上身子不适,不宜行夫妻之事。并非因下官而冷落后宫佳丽,公主严重了!”

  司马嫄厉声道:“不过是染了风寒,多大的毛病?连我们这些皇子公主都不得见,不是你狐媚祸主,那又是什么?”

  苏洛冷笑道:“公主,您这话可就过了,您看我这面容,我倒是想狐媚惑主,怕是没那本事。”

  司马嫄冷笑道:“你容貌虽不是绝色,却也自有一番绝代风华的气度,连太后都说你有母仪天下的贵气。”然后绕着苏洛走了一圈,鄙弃地道:“太后她老眼昏花,怕是看走了眼,我怎的越看,越觉得你这眼睛长得如狐媚子般勾男人们的心,我那三哥哥,向来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竟也对你多番忍让,今个我就告诉你,我可不是三哥哥,你落入我手中,算你不走运了。”说这话时,司马嫄脸带甜甜的笑,仿佛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子。

  苏洛平静地道:“别说我不是皇上的女人,即便是,皇上宠幸谁也由不得公主管,且今日我不过是走神没见着公主,难道公主还能杀了我不成,怎么说,我也是宫中太后钦点的女官,若是有错,也应由太后发落,公主藏在自个宫中,动用私刑怕是不合规矩。”苏洛这话从一个卑微地官员口中说出,是极其严重的了,可有太后和皇上撑腰,她勿须怕司马嫄,一味忍让不是她苏洛的脾性,所谓的狐假虎威,苏洛有的时候也得善加利用才是王道。

  司马嫄已有些微怒,道:“一个小小的女官,竟敢如此嘲笑顶撞本公主,赵夙缇!你仗着太后和皇上宠你便这般目中无人了,我今日偏就罚了你,即便是杀了你又如何,我是父皇亲生的,血浓于水,不过是罚禁闭几日罢了。”

  苏洛正待说话,司马裕便笑道:“嫄儿你与一个小小的女官置气作甚,父皇他爱谁便是谁。”

  司马嫄道:“二哥哥,你怎的这般糊涂,母妃自从生下你我之后,便被父皇冷落,你我二人从小也不知受了多少气,如今母妃重获盛宠不过一年半载,又蹦出个赵夙缇,你要母妃情何以堪?这口气你们吃得,我可吃不得,赵夙缇这双眸子勾人,我便挖了它!”

  苏洛心中笑道,原来她处处与我作对,倒是这个缘故。

  却听司马裕道:“嫄儿,你这急躁的性子得改改了。”然后走到苏洛跟前,笑对苏洛道:“赵医女,我这皇妹自小耍泼惯了的,还望赵医女海涵。”苏洛心中冷笑,两兄妹一个白眼一个黑眼,倒是将戏都做足了,可面上却丢给司马裕一个淡淡的微笑,道:“安王爷您说笑了,下官与公主不过是作口舌之辩罢了。”

  司马裕眉眼笑得更开了,道:“赵医女倒是个明事理,好说话的人,本王便喜欢这等人。”然后转头向旁边的一个侍卫道:“呈上来!”

  那侍卫得了令离去,片刻便回,这一去一回间,仿佛变戏法一般,手中多了一个托盘,盘内尽是黄白之物。下层为黄金,上层为白银,不多不少,黄金白银各一百两。

  苏洛看着那些金银,眼睛放出了光,那垂涎欲滴的表情让司马裕笑了,司马嫄在一旁看苏洛那盯着金子银子的眼神,一脸的鄙弃,心想自己果真没看错她赵夙缇,俗人一个。司马裕笑道:“赵医女,我这些金银财宝便与你陪不是如何?”

  苏洛看着司马裕,笑意到了眼底,道:“我赵夙缇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银两,安王爷当真要给下官吗?”

  司马裕笑道:“可本王想知道点事,不知赵医女能否指点迷津?”

  苏洛也不管他,走到那些金子面前,就是一抓,一手抓了两个银元宝,一个金元宝,然后向子陌道:“子陌姐姐,你看,你看,人说手抓着多,便能赚的多,我一抓便是三十两,日后再也不用看二娘脸色让她多给些月例,我还可以多打赏给你!”

  司马裕笑得更甚了,道:“父皇只是染了风寒,为何日日在清和殿中不见人?”

  苏洛手握元宝把玩,漫不经心地道:“皇上身子抱恙,许是中毒了。”

  司马裕仿佛早已猜到一般,继续问:“是轻是重?可有性命之忧?”

  苏洛依旧把玩着元宝,淡淡地道:“这些事,安王爷大可问问上官姐姐和两个宫女就好,何必问我,让我白赚了些钱物。”

  司马裕笑道:“有些事情却非让赵医女做不可,若是做得好,事成之后,自是少不了你的好处。”

  苏洛放下元宝,意兴阑珊地道:“安王爷,我一个女儿家,要这么多钱物也花不了,没意思得紧。且钱财终究是身外之物,花不了几辈子的不是?”

  司马裕,靠近她耳旁,声音小得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事成之后,我保你赵家家业千秋万代,至于你,要什么位置我都给得起。”

  苏洛听他这话,细声笑道:“安王爷莫不是诳我,若是我如今随了皇上,照样能宠冠后宫,赵家照样能千秋万代,何必做这些阴损的事,划不来。”

  司马裕冷冷地小声道:“你胃口倒是不小,许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如何?”

  苏洛阳光灿烂地笑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皇后还有谁?略微兴奋地道:“等的便是安王这话!有了安王这话,皇上这一病,可就可大可小了。”

  司马裕听得她这话,满意地点点头。

  往家中赶的一路,子陌拿着沉甸甸的金银元宝,皱着眉头道:“子陌倒是不知道,小姐几时对这些黄白之物还开了眼?”

  苏洛笑道:“子陌姐姐,这天底下谁与银子过不去,自个送上门的银子,不拿白不拿。”

  子陌笑道:“你这鬼精的人啊!幸好我跟着的是你不安王爷,要不可就吃亏了。”

  苏洛甜甜地笑道:“子陌姐姐这等出色的人物怎的会跟着安王,要跟也跟岳王了。”

  子陌似乎想到什么。眉头深锁:“小姐方才二公主也说了,皇上看来对你是有意的,要尽早提防才好。”

  苏洛不以为意地道:“延顺帝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我一个医女?再说了,即便看上了又如何,如今他烦事绕身,怕是抽不出空来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子陌摇头道:“若皇上真将此事上心了,小姐也当未雨绸缪。”

  苏洛冷笑:“上心又如何,难不成我真嫁给他?大不了一走了之。”

  子陌道:“小姐,你这么一走,整个赵家就完了,你的赵母也不要了,兵部侍郎父亲也不要了?”

  苏洛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淡淡地道:“子陌姐姐!”

  “嗯?”此时子陌也止住脚步站在她旁边,目光也朝她的目光望去,发现那不过是普普通通的青石地面,在邯京城中随处可见。

  不想苏洛的声音依旧淡淡若有若无地传来:“子陌姐姐不觉得这邯京之事甚是离奇么?我已救了他赵致一命,也算还了赵夙缇一些恩情了,其他的……”

  子陌依旧静静地听。

  “其他的,例如岳王之事,刘郢之事,我皆不想参合,只求安逸度日便好。本想借了赵夙缇的面便能安稳一生替她照顾双亲,想不到,却是从一个坑跳到了另一个坑中,这赵家这邯京怕是呆不住了。我倒是怀念当年之扬州。”

  子陌听了她的话,也陷入沉思,思绪仿佛也飘到了当年之扬州那春光明媚的日子中……

  苏洛突然“扑哧”一笑:“子陌姐姐,你说都到这般田地了,洛儿还说这等童稚之言,可还是看不透啊!”苏洛摆开步子,又慢慢地往前走。

  说什么安逸度日,她苏洛又怎会有那么一日,别说杀父之仇未报,便是她手握的天下财富已让她生生世世不得安睡了。

  此时街道上人烟稀少,大家似乎都与苏洛一般怀揣满腹心事,走路的步子都很轻很静,静得苏洛能听到自己的云靴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子陌跟随她的步伐,在旁边微微叹气:“小姐,你也别想太多,我们总是帮着你的。”

  苏洛走路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止住脚步,抬头看向天空,叹道:“是啊!至少我还有你们,还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可是你们……”

  子陌并没有接苏洛的话,而是沉思片刻道:“小姐,那岳王倒是对你顶好的,万一将来有什么事,他还能帮衬,自古以来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何况是个帝王,小姐怎的看不开……”

  苏洛嘿嘿笑道:“子陌倒是日日将岳王挂口中了,那司马城真这般好,若是他好,不会这么大年纪了还连个妃子皆无。”

  “小姐,话不能这么说,你没看宫中的宫女都怎么说岳王的,若是他愿意,宫中哪个女子不主动投怀送抱,这邯京城中的人都畏惧岳王,对他趋之若鹜,倒是你啊,偏往老虎身上拔毛,他竟也不恼你,实属难得,宫中你与他的那些事我听宫女说了,若是别个这般对他早就被砍了。”

  苏洛皱眉:“我的事?也不知哪个宫人这般喜欢嚼舌头,回去我禀了皇上先砍了她!”

  子陌无奈地白了她一眼。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