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天下苏门

第四十四章 陷害司马城

天下苏门 禾七 3622 2013-11-12 12:27:41

  苏洛未曾看清楚高高在上的延顺帝的脸,便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按照赵夙袭之前吩咐好的,一抹鼻涕一抹泪地阐述了岳王因出征在赵府饮宴,因离席看中赵夙缇,便心生轻薄之意,后来被苏洛呼叫,众人发现制止,可岳王心有不甘,当夜便潜入赵府,将赵夙缇强暴,并要挟苏洛不得将此事泄露,否则杀人灭口之事。

  意料之外的是,苏洛说这些,赵府中的下人都不约而同地出来作证,包括赵夙缇曾经的贴身丫头喜儿,作证说看到当晚岳王留宿于小姐房中,说得声泪俱下,满腹都是苏洛和赵家的委屈,岳王的蛮横残暴,最后,还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件岳王的藏青色衣裳,说是那日岳王行那龌龊事之后留下的,此谓人证物证俱在,他岳王是百口莫辩插翅难飞了。

  苏洛看着这场由人安排好的指证,心中冷冷发笑,可面上却哭得惊天动地,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害得几个泪浅的官员也眼露泪痕,苏洛在心底嘲笑自己的演技,也嘲笑这泯灭人性的宫斗。

  延顺帝暴怒之下将司马城押了上来,司马城却不辩驳,眼神灼灼地看着苏洛,冷笑道:“好一个赵夙缇!”之后便一言不发,延顺帝就当他默认了此罪,心中气恼,将他之前违抗圣旨擅自退兵回鄞州,私自回京的罪状一道叙来。

  接着便有几个官员信誓旦旦义薄云天地上表,说岳王道德败坏,且不忠不义,私自回京,当严惩不贷。

  殿上其余文武百官看延顺帝气盛,皆战战兢兢地持笏而立,一声不敢吭。

  延顺帝骂得累了,便让人将岳王司马城及苏洛押入天牢,而赵家的一家子在安王、肃王及部分官员的的求情之下,无罪而释。延顺帝另遣京兆尹卓一芎彻查此案。

  看到赵家的人安好,苏洛似松了一口气。自己也算是过了这一劫了。

  可司马城哪里,就听天由命吧。怎么说他司马城可是皇帝的儿子,死不了的。

  ******

  当夜,刑部大牢。

  苏洛看着牢内的乌黑梁木发呆,没有了子陌的陪伴,昏暗和伴着恶臭地地牢内静得出奇,被擦拭得油光滑亮的精铁刑具在昏暗地黄油灯中闪耀着诡异的微光,远远近近地几个监牢内关押着几个或老或少精神萎靡地囚犯,有的凝神静思,有的则愣愣地看着牢内正中摆放着的獬豸石像发呆。

  苏洛苦笑:獬豸啊!本是神明断狱的一个物件,却生生目睹了这世间的不公不正……

  在苏洛隔壁的一间,关押着司马城,隔着稀疏有度地乌木护栏,苏洛看到司马城目光也灼灼地看向那座泛着清冷寒气地大理石獬豸雕像,他仿佛也想着事情,沉着脸一言不发。

  突然,苏洛听到牢门处传来“叮叮当当”打开厚重监锁地声音,接着是几个人或快或慢地脚步声,苏洛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年近三十岁的男子,身高七尺,一身雪雁绯袍,配银鱼带,器宇轩昂,一张国字脸将他周身衬托得正气凌然。

  苏洛心中感叹:分明是一张虎头虎脑地国字脸,长在他身上,配上这么一身官服,反倒增了几丝书卷气,人也醒目英俊了几分,却也不失大丈夫的霸气,难怪人常言卓一芎乃人中吕布,虽吕布及不上一二,可那神情气韵却也不输半分。

  她却也不理会卓一芎,依旧坐在牢内看着梁木出神。

  苏洛听到有人打开牢门的声音,卓一芎那张方正的脸出现在她眼前。苏洛轻轻一笑:“久仰卓京兆大名,想不到,初见却是在刑部大牢内!”

  虽然苏洛在宫中远远地见过几次,也听人提及过卓一芎,不过现在算是初见了。

  卓一芎也拱手道:“赵医女有理了,可否借一步说话?”苏洛点点头,卓一芎便将其余的侍卫遣了出去。

  卓一芎小声道:“我已查探了当日之事,岳王非礼医女之事证据确凿,毫无纰漏。”

  苏洛笑道:“既然此事罪证确凿,还劳烦卓大人将此案定了,禀皇上还赵夙缇一个公道!”

  卓一芎道:“公道?公不公道,赵医女心知肚明,在下办案数十载,未曾见此等毫无破绽的案子,越是无破绽,越是与实情相差甚远,赵医女能将此事做得天衣无缝,想必不是你一人所为吧?”

  苏洛笑道:“卓大人的话,我可是听不懂了。”

  卓一芎对苏洛耳语道:“前些日子,邯京城内一百多个不名身份之人遇害之事已有了眉目。”

  苏洛故作疑惑道:“卓大人办案神速,着实令人钦佩,不过赵夙缇不过是区区一小女子,不过问朝堂之事。”

  卓一芎道:“赵医女可不是一般的医女,在下在此给你提个醒,那一百多个死者乃襄国死士,个个英勇善战,一夜之间惨遭屠害,这着实令人费解,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竟让在下查出了些端倪,这些人与你‘仁心堂’脱不了干系啊,敢问赵医女与宣国苏家是何关系?”

  苏洛心中微微一愣,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可嘴上却淡淡地笑道:“卓大人的话,小女子是越来越听不懂了,小女子生于邹国,除了寻医问药之外,未曾远离,更别说是宣国了,又如何与什么宣国苏家有瓜葛。”

  卓一芎拱手微笑道:“宣国苏家之事事关重大,若是此时禀明皇上,届时死的就不止几条人命了,还望赵医女明示!”

  苏洛看着卓一芎不说话。

  突然,司马城叫住卓一芎,道:“卓大人,借步说话!”

  卓一芎入司马城的监房,苏洛只看到司马城在卓一芎耳边耳语了几句,卓一芎面露惊讶地看着苏洛,之后又继续听司马城说着什么,约摸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卓一芎便匆匆离去。

  苏洛看着卓一芎走得远了,靠近司马城,冷声笑道:“想不到,他也是你的人。”言外之意是,若此人是延顺帝之人,那是留不得了。

  司马城面无表情,淡淡地道:“本王也想不到,你苏洛会是那个将我推入万劫不复之人!”

  苏洛道:“岳王位高权重,身为皇子,即便再怎么忤逆圣意,也不会丢了性命,可赵家的那些人不同,他们一个不小心便人头落地,若是有的选择,我断不会出此下策。”

  司马城走近她,冷哼一声,笑道:“之前是为了你父王,之后是为了苏家的那些人,再后是为了刘郢,如今是为了赵家人,你为了他们,不惜牺牲我,你何时才会为了我。”

  苏洛听着他满带怨念的话,竟也答不出半个字来,因为她确实不曾为司马城做过什么,转念一想,觉得司马城也未曾为她苏洛做过什么,便脱口而出道:“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可我找不到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她和司马城的关系本就是因相互利用才扯近的,之前她说助他得这江山是为了刘郢,可如今刘郢已变,自己便无所顾忌,与司马城也当撇清关系才是。

  司马城听了他的话,面色阴沉,冷冷地笑出声来,道:“确实毫无理由,我如今也缺了个为你舍命的理由,本以为你心不在我这里,可身子总该是我的,我不在乎你你心理藏着刘郢,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枉我还日日挂念着你,看来都一切皆是镜花水月,从今日起,你我路归路,桥归桥,你的人,最好安分点,否则休怪我无情。”

  苏洛面无表情地看着司马城,知他是在意了嬷嬷验身之事,心想看来他司马城也并非真对自己真心,竟在乎这等俗事,心中痛楚,道:“我的人我自会管教,可岳王要是想动我的人,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不是?”

  司马城笑道:“苏洛啊苏洛,你当真以为本王会垂涎你苏家家业?会忌惮你苏家那些死士和三十万大军?从明日起,你苏家的死士,全部撤离我邯京,否则,我第一个杀的,便是你‘苏门七子’!”

  苏洛听他说三十万大军,惊讶不已,原来他什么都知道,这人着实可怕,可怕归怕,总不能他吓唬两句就傻了,苏洛心中这么想着,面上笑着对司马城道:“岳王真是神通广大,可若是岳王要杀我的人,便先杀了我罢!”

  司马城冷笑道:“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苏洛笑道:“岳王不杀有用之人,苏洛如今还有用,不是吗?”

  司马城冷笑道:“若是之前,你的身子倒是可以让本王用用,可如今,本王对你已无兴致,且你变了心,已不为本王所用,本王有个坏脾气,得不到的东西,便要毁掉,你入了阎王殿也莫要怪本王心狠手辣!”说着,司马城便出手隔着牢栏逮住苏洛,用双手掐了苏洛的脖子,他出手的速度太快,苏洛欲躲闪已来不及,生生被他掐住脖子。

  司马城道:“今日我便杀了你,以绝后患。”掐苏洛脖子的手又紧了紧,苏洛动弹不得,越是挣扎,司马城的手越紧,苏洛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

  苏洛想过自己许多种死法,虽然司马城几次三番想杀自己,可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司马城的手上,可事实往往会很残酷,残酷到难以接受,苏洛感觉到他的捏自己脖子的手越来越紧,心如死灰。

  闭上眼睛,放弃挣扎,她觉得自己这般活着着实累,或许死了便是一种解脱,又或许,死在司马城手上也算是自己活该,死得其所罢!只是许多人她都未曾放下,比如说子陌,比如说娇娇,比如说苏家……两行热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滚滚地热泪顺着苏洛的脸颊滴落在司马城手上,让司马城为之一振。

  不知为何,司马城看着苏洛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和一双绝望的眸子,竟忽地松了手,猛地推开苏洛。

  苏洛得了自由,大口大口地吸气。

  司马城放开苏洛,身子向后倒退几步,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苏洛道:“我果真杀不了你!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洛一言不发,看着他竭斯底里地愤怒,看着他怒气冲天,司马城用自己的血肉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砸过的地面显了大大小小的裂痕,他的手也流出鲜艳的血。口中自言自语道:“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心生厌恶,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苏洛道:“我也恨你!”之后便跪在地上,看着司马城染血的双手,狠狠地掉眼泪,那触目惊心的殷红,刺痛了她的眼,她的心。

  而司马城却只是看着她流泪的样子发呆。

  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世上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没有刻骨铭心的爱,便没有刻骨铭心的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