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天下苏门

第一百一十章 挟持

天下苏门 禾七 3106 2015-07-25 23:14:11

  苏洛一行人因着雨雪之故,在镇子里歇了两日,第三日大雪一停,又匆忙赶路。可因那雪下得着实大些,将马车的半个轮子都没了去,本那路就少有人走,崎岖难行,加上雨雪掩埋,更加举步维艰,苏洛在车上被颠得七荤八素,却强忍着用手死死地撑着车板,担心坏了腹中胎儿。到最后顶不得了,方才叫来婆婆道:“婆婆,这路颠簸难行,我这身子受不得了。”

  柳婆婆甚是淡漠地回了一句:“多在宣国呆一分,这变故便多一分,我们还是早些回鄄国,怎会因你一人之故误了好时机!”

  苏洛威胁道:“婆婆莫要忘了,我腹中可有岳王的骨肉,若是一个不小心,一尸两命,婆婆的这趟宣国可是白跑了。”

  柳婆婆眼神灼灼地盯着苏洛看。好半响,才冷哼一声吩咐大伙停车歇息。

  苏洛并不下车,只是拿了个火笼子,找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深思。与她同车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子,一身丫鬟打扮,可看她的眼神及步履,苏洛猜出她功夫极好。

  看她也坐着不动,苏洛道:“我方才颠得难受,你去问婆婆看可有山楂之类的酸甜之物让我顺顺口。”苏洛说这话时,一脸苍白憔悴,隐约有呕吐之状。

  那女子看她这样子,犹豫了半响,终于掀帘而出。

  苏洛看她一走,眼神恢复清明,哪里还有方才的憔悴样子。掀开车帘,恰巧帘子外停了一只纯白色蝴蝶,苏洛将那蝴蝶捉来,放在手中把玩片刻,在那女子进来之前又把蝴蝶放在窗子外。

  待这一行人歇息够了行车上路,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只白色的蝴蝶挥舞着翅膀在雪地中飞舞。

  一柱香之后,那蝴蝶越飞越低,最后停在路面凸出的一块山石边,与白雪融为一体。

  忽然山石边出现两个人,这两人一高一矮,浑身皆着纯白色劲装,连头上和脸上的帛布都是纯白色的,与那皑皑白雪容为一体,若不是眼力好,绝对看不出这站了两个人。

  其中较高壮的那白衣人弯腰将蝴蝶拾起,将蝴蝶摊开在手中。细看蝴蝶翅膀上若隐若现的各种纹路,嘴角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另一个个子小的,看他笑惊讶地问:“怎的这大冬日的还有蝴蝶这等活物?”听声音是个女的。

  个子大的轻笑:“你仔细看看这可是活物?”说着将蝴蝶递给她。

  那女子接过蝴蝶,惊讶地看了对方一眼:“竟然是用纸和竹做的。”然后拿在手中来回端详:“子离,这可是你们家小姐做的,果真是巧夺天工,竟用纸和竹便能做这会飞的蝴蝶?”

  子离眼神充满温柔,陷入回忆之中:“彼时我们七子陪小姐在扬州,因小姐性子脾,时常被罚祠堂面壁思过,她又是极泼的一个人,怎能忍受整日的闲坐?便花重金全天下寻了个能工巧匠,做了这些玩物,与我们来回通讯,不只是这蝶虫,还有别的其他虫物,还要我们每人都学来,方便日后躲着大人们联络,好使些小诡计。不过这东西有个不好之处,就是飞得不甚远也不高,可要掩人耳目已措措有余了。也因着这玩物,小姐的面壁思过形同虚设,想不到这糊弄大人们的东西到这个时候反倒帮衬了我们。”

  那女子就是与子离一起的唐冬初,她来回翻腾着蝴蝶,寻思道:这蝴蝶上一个字都没有,也不知这帮人是如何通信的?

  子离似乎看出了她的困惑,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你看看清楚蝴蝶上的纹路?这蝴蝶翅膀涂了层粉,上头小姐用指甲划出了许多纹路和符号,一个纹路一种符合便代表一个意思。”

  唐冬初细看,果真发现那翅膀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纹路,不仅惊叹道:“你们家小姐果真是精得很。”

  子离淡笑:“她就会专营这些小心机!我方才也是通过这飞虫将近日之事告知她!”

  唐冬初很是佩服,盯着那蝴蝶道:“你们家小姐可说了什么?”

  子离淡淡地道:“按兵不动,时机成熟方可救人。”

  ******

  一行人走走停停,时间也过了半月有余,所幸的是这些日子皆是暖阳,路面的冰雪有的已开始融化,虽依旧难行,可比下雪天好了许多。

  苏洛虽受制于柳婆婆被她押往鄄国,可她对外面的战事一件也没拉下。

  这些日子,听闻子夜与子替已将邯京的局势稳定下来,他二人倒是聪明,先与大牢中的卓一芎联系,让他联系司马城在邯京中布下的权臣,明里暗里将整个邹国朝唐清理了一番,这朝中一边倒的局势也算是有所扭转,至少断了董淮安及延顺帝向司马城举兵发难的由头。可延顺帝是怎么样的人,一旦有了董淮安这个心思慎密之人在旁边帮衬便能咸鱼翻身,怎会让他们轻易占便宜。可苏洛不担心,因为她相信司马城既然能安然放虎归山,让董淮安回邯京,必定有了应对之策,自己叫子替子夜做的那些,不过是掩人耳目混淆视听罢了。

  鄄国的兵马驻扎在三国交界之处,因被司马城阴了一脚便一蹶不振,到最后,鄄国皇帝已隐约有退兵之意。柳婆婆的几封恨铁不成钢的家书又将鄄国皇帝痛斥得一文不值,激起年轻帝王的斗志,又重振旗鼓换了主将,这新任将领苏洛也认得,就是莫静姚之父徐三除。

  徐三除领兵之后,证明了“姜还是老的辣”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他一上来便整治军纪,下令三军,有强抢民女烧杀淫掳者-斩!有鸡鸣狗盗者-斩,违抗军令者-斩,一道道军令下来,鄄国之师顿时焕然一新,士气大振,同时也让边陲的黎明百姓过了段安稳日子。

  宣国这边的粮草被司马城吃得死死地,军中出现士兵挖草根吃树皮的惨状,兆庆帝恨得咬牙切齿,奈何无计可施,最后还是刘瓴当机立断,与百姓撕破脸皮,责令各地豪绅及商贾官家上缴米粮,连当街小铺都不曾放过,方才缓解军中燃眉之急。

  此乃治标不治本之法,虽然民之财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终究是阴损之法,即便得了这个天下也不好守住这天下,于是太子郢出谋划策,将扬州更名为李冗的苏冗之妻儿押往宣国皇宫,逼迫他交出其辖内的苏家财物,子殇无奈之下示意苏冗源源不断地将财物运至宣国军中大营。此举恨得苏洛咬牙切齿,背地里将刘郢祖宗十八道都骂了无数遍,也只有这等穷途末路之徒才会想出这等破罐子破摔的龌龊法子。

  而司马城这边却毫无动静,只是配合子离子替等人行事,整个安阳一下子沉寂了起来,可苏洛知道,这表面越是风平浪静,这私下酝酿的风浪越是一发不可收拾,苏洛如今在柳婆婆手中,他半点马虎不得,他所要做的不是孤注一掷,他需谋定而后动,给宣国鄄国沉痛一击,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而穆桑桑如苏洛所料,确实与董淮安达成了一致,只是可惜她红颜薄命,因伤心过度,心悸之疾突发,猝死家中。延顺帝念其孝德,追封其为孝德公主,风光厚葬。

  当苏洛看到这一消息之事,心中一丝苦笑,想不到最后还是她做这个歹人,结束穆桑桑悲凉的一生。兆庆二十九年在邹国历史上注定是最为坎坷多劫的一年,邹国皇族之人死的死疯的疯,让本就人丁单薄的邹国皇族司马氏雪上加霜,而司马城的储君之为也呼之欲出。

  司马城这个野心勃勃的枭雄,在得她苏家鼎力相助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不只是邹国,即便是这天下也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

  宣、鄄二国交界之处,不是什么兵家必争之地也不是什么边关要塞,波澜起伏的山峦绵延数千里,不仅将天下一分为二,也将远安这个富足之地生生分成了南北两处,南边隶属宣国称为南远安,北边隶属邹国称为北远安。两地两国仅一山之隔。

  如今苏洛等人便在南远安的山脚下,放眼望去,因着雪已开始融化,显露出许多郁郁葱葱的地方,若是细看,还能看到远远近近的山坡上零星铺洒着几处民房。苏洛在心中犯嘀咕,说是翻过山便是北远安,可这山也未免太大了些,以她们这几日的脚程,估计也得虚耗个七八日。

  因为山路极为崎岖,马车是坐不得了,只能弃了马车转骑马,可苏洛这身子如何能受得住马儿的颠簸,只能步行,也因着她的缘故,一行人只能行一断,坐一断。如此这般,过这山的时日拉得更长,惹得柳婆婆动不动便对她发怒。

  苏洛倒是无动于衷,如今她可是养身子的时候,骂两句又少不了几块肉,何必与婆婆一般见识。

  行了一日,苏洛才发现原来这山确实很大,山上隐约有猎户及寺庙的痕迹。后来才顿悟,此处为三不管地带,山脚是两国国土,可山上便清闲自在多了,不隶属任何一国,而且人少地多,景致优美。隐居的人当也多。

  到了夜里,苏洛一行人投宿在山上一座不起眼的庄子里。

禾七

此段不计入字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