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肉食者聂让

第三节

肉食者聂让 石三 6318 2006-08-27 11:38:00

    

  聂让不知道九彩火鸟是什么东西,可是听名字就知道很不简单。在修真界这长生道人的九彩火鸟,可是大大的有名,虽然长生道人最后渡劫不成,元神杯重新打入六道轮回,而他的爱兽九彩火鸟也一同沦入“轮回道”,可是当年长生道人可是四大神兽门下,功力最高深的宗长,九彩火鸟也是凤凰的一个变种,力量强大无比。

  卢炫对聂让揭示了九彩火鸟的来历,之后略带疑惑的说道:“九彩火鸟也是十分通灵的灵兽,怎么会不守规矩,私自逃出来呢?难道有什么原因。”卢若水说道:“这可不好说,若是灵兽感觉到上一任主人重生,与主人的深厚感情,很有可能让它们不顾一切的冲出轮回道。”卢若水说的很有道理,几个人都点头表示同意,卢若冰又说:“但是,它为什么到北美来,难道长生道人转生在北美?”

  这个问题让大家无言回答,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的,可是怎么解释九彩火鸟这样的灵兽,突然从轮回到里面冲出来呢?

  聂让问道:“这个家伙很厉害吗?”卢炫说道:“它只是兽魂没有得到身体之前,力量不会太大。要找到一个能够承受它的力量的身体,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聂让点点头:“好的,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再找我。”卢若水说道:“妹妹,你去送送聂让。”卢若冰脸一红,但是还是找着姐姐说的,送聂让下楼。

  坐在电梯里面,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卢若冰低着头不敢看他,聂让微微一笑:“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来,看上去更像是在调情,卢若冰的脸更红了,头快垂到了胸口,低下头露出来的一段雪白的粉颈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聂让一阵心旷神怡,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铃响,电梯到了底层。

  卢若冰把他送出门,红着脸,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你,你慢走……”她紧攥着的双手突然松开,一点青光飞向聂让:“这是我自己做的,送给你。”飞快的说完了这句话,她转身飞快的逃走。

  聂让接住那点青光,目送着卢若冰逃向电梯,可是电梯却偏偏不下来,她等在那里,觉得焦急无比,一回头,聂让者在看着她,顿时急得直跺脚。聂让露出了一丝微笑。低头看看手里的东西,那是一块青色的手绢,上面绣着两只喜鹊。

  聂让莞尔一笑:现在还有女孩子懂得刺绣?他很高兴得把手绢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聂让开车去聂氏影视公司找霍尔诺,上一次的事情把他吓得不轻,回来之后一次为借口,偷懒休息了一个星期,最近才去上班。不过怎么样,也比聂让这个懒鬼强多了,公司的人很少见到他这个董事长,都认识霍尔诺,却没几个人知道聂让的。

  霍尔诺正在忙得不可开交,影片的筹备工作,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马上就要正式开始拍摄了。见到聂让来了,霍尔诺连忙拉住他:“你来看看剧本,有人建议我请剧本医生,你觉得有必要吗?”聂让拿着剧本翻看了几下:“什么是剧本医生?”“就是可以帮你看一下,你的剧本里面,还存在什么漏洞,然后给你增加一些经典的对白和台词。”

  “就这么简单?”聂让明白了,所谓的剧本医生,就是对剧本修修补补的意思。“没错。”“收费多少?”聂让首先考虑的是钱的问题,这没什么不对的,好莱坞的老板们,都这样,什么老板也都是一样,首先考虑的就是资金问题。霍尔诺说道:“那要看你找什么档次的了,一般的几十位万,好的就要上百万了。”“什么!”聂让捏着剧本大叫:“就要他加几句话,就要这么多钱,他怎么不去抢银行?”霍尔诺说道:“平静一点我的老朋友,这就是好莱坞。”聂让哼了一声,不再发作,随手把剧本丢给他:“你自己看着办吧。”霍尔诺企图说服他:“聂,他们的收费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他们都是资深的导演和制作人,他们看过之后,能够保证我们的故事吸引人,这是票房的保证!”

  聂让还是有些不敢性,但是既然你在游戏之中,就要按照游戏的规则来玩。他勉强的点头同意:“好吧,这些事情你去办好了。”霍尔诺一伸手:“拿钱来。”聂让只得又伸手从怀里掏支票本,一不留神,卢若冰送给他的手绢掉出来了。霍尔诺看见了,捡起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是,是手绢吗?怎么你现在还用手绢,以前我怎么没见过。” 他刚刚看到上面的刺绣,聂让一把抢了过来:“还给我!”霍尔诺不明白,在中国有这样古老的传统,他很不屑的说道:“真不友好,一条手绢,有什么了不起的。”

  聂让不理他,开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丢给他:“这是最近花销用的,你可给我省着点花,因为你要知道,这里面,有一百万是你要还给我的!”霍尔诺接过钱来:“我明白。不过你最好准备更多的钱,因为影片一旦准备开始拍摄,影星们就要受到他们的报酬,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聂让攥紧了自己的支票本:“老天,它正在一点点地减少!”霍尔诺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的支票本,还是在说自己的钱。

  上了五天课,眼看到了周末,聂让准备去接小艾米了。他路过一家宠物店,宠物店里传来了一阵小狗小猫的叫声,聂让心里一动,想给艾米买一个宠物做伴。他推开门进去,宠物店里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笼子,还有一些围栏,围住一些很小的狗。聂让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要太大的,小一点的艾米能抱起来。

  店员走过来问道:“有什么能帮您的吗?”聂让点点头:“是的,我想,要一只小狗,不要太大……”他看到了围栏之中,一只黑黄色的小牛头犬,样子很是可爱,正在用它的舌头使劲的舔着围栏,聂让笑着指着那只牛头犬说道:“噢,就是它吧。”

  付了钱,抱着牛头犬出了宠物店,聂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发动汽车,急忙赶往学校。

  他在学校门口等到了艾米,艾米背着她的大书包,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看到聂让,艾米高兴得跑过来:“叔叔!”聂让一把抱起艾米:“猜猜叔叔给你带了什么?”“冰激凌!”小艾米立即想到了好吃的。聂让摇摇头,一只小狗摇着尾巴从聂让的双腿之间怯生生的探出半个脑袋。艾米一声惊叹:“啊,是小狗!”她从聂让的身上爬下来,这家伙拥有了雷哈格尔良好的血统,身体很好,经常在聂让身上爬上爬下。

  艾米蹲在聂让的身前,伸出手招呼小狗:“过来,过来呀……”小狗躲着不过去,艾米眼珠一转,从书包里拿出半截午餐剩下的香肠,递给小狗,小狗经不住诱惑,走出来抱着香肠大嚼起来。艾米开心的笑了,伸出手***着小狗的脑袋,小狗也不反抗。

  聂让微笑着说道:“给它起个名字吧。”艾米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叔叔,你说它应该叫什么呢?”聂让摇摇头:“你要学会自己决定。”艾米一点头,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叫它罗比,可以吗?”“当然可以。”“以前我在圣地亚哥的时候,妈妈的狗就叫罗比……”她的神色有些伤感,伸出手爱抚着小狗:“以后你就叫罗比了,罗比,罗比……”

  聂让蹲下来问她:“艾米,想妈妈了?”艾米点点头:“可是妈妈不能来看我。”按照法院的裁决,雷哈格尔拥有孩子的完全监护权,没有他的允许,艾米的妈妈不能见孩子。聂让笑了一下:“没问题,叔叔带你去见妈妈好不好?”艾米猛一抬头:“真的?”聂让笑着说道:“今天爸爸不在,我们去看妈妈。”艾米高兴得跳起来:“谢谢叔叔!”

  “来吧,我们走。”聂让把艾米的书包拉开,把小狗罗比放进去,艾米背着小狗,聂让牵着艾米,准备去圣地亚哥。

  他们用了半天的时间,终于到了圣地亚哥,艾米下了出租车,就一路小跑奔向以前的家。聂让暗自叹了一口气,雷哈格尔并没有拒绝艾米母亲的探望,可是她的母亲却一次也没有来过。艾米兴冲冲的按响了以前自己家的门铃。门开了,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艾米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聂让站在她的后面问道:“请问以前住在这里的安德鲁夫妇去哪了?”安德鲁是艾米继父的姓氏。“搬走了,那家的男人被关起来了,女人不知道去哪里了。” 门关上了,艾米的失望可想而知。其实这个结局聂让早已经预料到了,如果她的母亲过得很好,不会不来看她的。

  “我很抱歉。”聂让说道,艾米摇摇头,失望的离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艾米又把罗比放进了她的大书包里:“罗比,我还没有给你作好一个家,你现在这里面睡觉,明天我就给你作一个大大的宽敞的家!”艾米翻了个身睡着了。小狗罗比在书包里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那枚卵已经有苹果那么大了,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罗比大约很想知道,它能不能吃。他用爪子翻动着卵,用嘴咬着,用鼻子推着它滚。突然之间卵变成了半凝固的状态,慢慢的软化,罗比张嘴一叼,卵竟然顺势流进了他的嘴里!罗比吃了这么一个东西,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那枚卵一下肚,罗比四腿一伸,倒在书包里。

  海因里希十分不满,部下的工作效率太低,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没有查到,究竟是谁屠杀了布尔罕生物。就在他的耐心,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部下突然跑进来了:“尊敬的海因里希,我找到了那个人。”海因里希从他高举的双手之中,接过那一叠资料,翻看一下,还真就这么巧,就是聂让。

  “聂让!”海因里希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两个字。他一挥手,一阵狂风把部下卷了出门去,部下发出一声惨叫,比狂风从几十米的高空抛落下来。海因里希手里的纸冒起了火,很快就烧得只剩下灰烬。

  海因里希在心里盘算着,聂让力量太强大了,和以前一样硬碰硬,是绝对没有好处的,结果只能是自己又要浪费一个还魂瓶。这一次,要智取。有什么办法呢?他想到了资料上说的,和聂让以起来的那个小女孩,应该是他的好朋友的女儿,一个小女孩,很容易控制。抓住了她,聂让就会投鼠忌器。海因里希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就这么定了!

  “埃德拉!”海因里希一声召唤,地面上冒起来一团黑烟,黑烟散尽,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站在他的面前,对他一躬身问道:“神圣的海因里希,您找我有什么事?”海因里希一伸手,从刚才的灰烬之中飘起来一张纸,他在一刹那之间用魔法把艾米的照片还原了。

  “去洛杉矶,找到这个孩子,把他带来见我。”照片飞向埃德拉,黑暗通灵者埃德拉没有伸手,照片直接飞进了他的黑色斗篷之中。“我明白了,您放心吧,我会办好的。”海因里希点点头:“你办事,我很放心。”

  第二天一早,艾米醒来的时候,发现罗比还在书包里呼呼大睡,艾米揪着它的耳朵说道:“你这只小懒狗,快起来,我们今天要给你建一座新家!”艾米把罗比从书包里抱出来,罗比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聂让也已经起来了,艾米说道:“叔叔,罗比是只小懒狗,还在睡觉。”聂让正在刷牙,他已经学会了刷牙这个好习惯。“没什么,让她睡吧,我来帮艾米给小狗建设新家!”

  “真的吗?”艾米很高兴,把罗比安置在沙发上,然后造反也没有吃,急急忙忙的找材料和工具去了。

  她把父亲的一个工具箱拉出来,巴黎卖弄的工具扳手啦、螺丝啦、钳子啦乱七八糟的全部倒出来,然后把那些工具都扔进床下面,准备用这个箱子,给罗比做个家。

  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在忙活着,客厅里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响动,聂让和艾米连忙跑过去看看,只见罗比正站在一只碎玻璃杯旁边,使劲地填着地上的水,大约是玻璃杯里面的水。艾米说道:“它渴了。” 聂让苦笑一下:“五美元一个的杯子……”

  罗比特别喜欢喝水,一天到晚要喝很多水,甚至有时候它小小的身体,喝进去的水,比艾米喝的还多。罗比不喜欢呆在屋子里面,经常跑出去,现在外面还很冷,艾米很心疼它,总是把它抱进去,可是过不了几分钟,它就会自己又跑出去。艾米很生气:“罗比,你要听话!”可是小狗大约听不懂她的话,依旧我行我素。

  艾米很喜欢罗比,也可能是这个小孩子太孤单了。上学的时候,也把罗比放在书包里带去。虽然罗比有时候不是很听话,可是一人一狗还是成了好伙伴。有了罗比,艾米也忘记了那只会发光的卵,连它不见了,也没有察觉。

  聂让上完周一上午的一节大课,已经是中午了。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喂?”“喂,是我。”电话那一头竟然传来了卢若水的声音。聂让吃了一惊,这个“山野”之人,怎么会用这么先进的现代科技产物了?“啊?是你。怎么了,不用竹牌传讯了?”卢若水说道:“暂时不用了,今天是妹妹的生日,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聂让很意外:“哦,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放心,我一定办好。”卢若水满意的挂上了电话,聂让却在自己心里泛起了嘀咕: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象为她筹备生日,是理所应当感觉了呢?难道自己真的对她已经开始迷恋?

  聂让很有些不理解自己的内心,按说卢若冰对他,不是不具备吸引力,但是在聂让看来,这种吸引力,还远没有大到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应该为这个女孩做一些事情的地步。根深蒂固的思想在作祟,他总觉得和一个人类恋爱,有些不切实际。

  可是聂让又在为自己开脱:我已经不是卡玛利拉的人了,戒条再也不能束缚我了……在这样的矛盾之中,聂让不知不觉地把车子开到了一家大型购物商场门口。

  相信这个时候,把一只九彩火鸟的兽灵抓来,是最好的礼物。可是聂让连兽灵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抓?最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莫过于自己亲手制作的,可是他没有卢若冰的一双巧手,会刺绣。再说了一个大男人,搞什么刺绣。他没有办法,只好来商场选购。

  修真界的礼物,都是自己制作的一些玉符和灵器,只是聂让功力太浅,做不来。商品社会就有这样的好处,只要你有钱,什么都不是难事。聂让现在担心的是,卢若冰会不会喜欢这些东西。

  聂让站在商场门口想了一会,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最终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再说。商场内应有尽有,从首饰到时装,从新潮电器到各种品牌的手表,聂让有些挑花眼了,他想找到一个和卢若冰的气质相吻合的东西。说来也奇怪,按说卢若冰修炼的“冰湖清心诀”,应该是冷漠如冰一般个性,但是她却偏偏相反,丝毫没有一点什么让人觉得冰冻的感觉,倒是她经常害羞,让聂让觉得很好玩。

  他挑来挑去,总算是选好了一件礼物,他付过钱,让售货员小姐用很漂亮的包装盒包好,拿着礼物正准备离开,一转身看见旁边的柜台里面,摆着一枚翡翠雕成的凤凰。晶莹翠绿的翡翠,雕刻得栩栩如生,凤凰展翅翱翔,尾羽上的每一根羽毛,也雕刻得很到位,精致无比!

  看到聂让的注意力被吸引,售货员小姐马上意识到,第二笔生意上门了,她很热情地为聂让介绍:“这是一件来自东方的胸针,您看,别在衣服上,一定很好看。这是东方传说中的神兽,可以帮您避过灾难和厄运……”“拿来我看看。”聂让指了指那只翠玉凤凰,售货员小姐微笑着取出了那枚胸针:“这是用上好的缅甸翡翠雕成的……”聂让拿在手里,玉质很不错,一股温润的感觉在手心之中流淌,他决定买下来。

  拿着两件东西出了商场,聂让才伤起了脑筋,这只翡翠玉凤凰,送给谁呢?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带着吧?他想来想去,拿出翡翠凤凰来再看看,这只胸针并不大,很小巧,小孩子也能用,不如就给小艾米吧,自己这个做叔叔的,还没怎么给她买过礼物。

  打定了主意,聂让安心的坐进车子,准备去为卢若冰庆祝生日了。他又去了其它的一些地方,安排好了一切,然后来到武馆。他在楼下看了看时间,还早呢。他稍微在车里等了一会,然后给卢若水打了一个电话:“怎么样,你们都在吗?”卢若水说道:“在,我和哥哥妹妹都在呢,你快到了吗?”聂让说道:“没错,我在楼下了,你们把灯关掉,拉上窗帘。”“干什么?”卢若水不明白,已经是夜里了,关灯拉窗帘,那不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吗?“听我的,没错。”聂让说道。他走上楼去,楼门口一群人已经等在那里,一个人走过来问他:“是聂先生?”“是的,我是。都准备好了吗?”“一切按照您的吩咐!”他一指自己的身后,聂让看了看,点点头:“那么,我们开始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