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肉食者聂让

第六节

肉食者聂让 石三 6383 2006-08-31 11:43:00

    

  聂让的手好像罗比的利齿,紧紧地刁住了那人的手掌。手掌已经在冒血,聂让微微一用力,那人顿时疼得浑身冒汗,但是却不肯开口叫一声。聂让有一些意外:“噢?还是个硬骨头。”那人一摆头,不去看聂让。聂让伸出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拂,一片黑光散去,那人的真面目露了出来,不像是刚才所见的那样的直鼻鹰眼的阴森面目,倒是成了一个很秀气的面孔。

  聂让笑笑:“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说吧,是谁指示你的。”那人不说话,聂让手上再用力,他顿时一声惨叫,聂让吃了一惊,以为他这一次还不会叫呢,结果突然叫了出来,倒是让他很意外。那人一声惨叫之后,被聂让紧紧攥住的手突然齐腕而断,鲜血从断腕处喷薄而出,那人在血雾之中消失不见。

  聂让抓着一只断手,摇摇头:“至于吗,要用这种血遁逃走,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道自己长得凶神恶煞,把人吓跑了?他又看看手里的断手,口中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吐出一口唾液在断手上,将断手朝空中一抛,让它找它的主人去了。

  被聂让使上了巫咒的断手,在空中朝南方电射而去。那人刚刚逃离聂让,本以为大耗能量和血液之后,能够逃过一劫,却没有想到,紧接着背后一阵锐痛,他回过头看看,自己的断手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后背,好像鹰爪一样的锋利!

  聂让处理了学校的事情之后,回去看看艾米。虽然聂让说艾米不想换学校,但是那已经不是艾米的意思了,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艾米一见到聂让,就拉住他吵嚷:“叔叔,叔叔,我不在那里上学了,你给我换一个学校好不好,好不好?”在小家伙看来,聂叔叔是无所不能的,再加上她还有一个半无所不能的爸爸雷哈格尔,什么事情都能搞定。聂让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他自己不能做主,要和雷哈格尔商量一下。“让叔叔和你爸爸商量一下,这几天你就先和叔叔住在一起,不要去上学了。”

  聂让给雷哈格尔去了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并向他保证,艾米绝对没有事,可是雷哈格尔还是不放心,第二天晚上就乘飞机回来了。一见到艾米,马上张开他那宽大的手臂把女儿抱在怀里:“我的宝贝,你没事吧?”艾米摇摇头:“我没事,幸好有罗比,是它就了我。”雷哈格尔奇怪的看看那只小狗,又看看聂让,聂让说道:“是我给她买的,给她做伴。”雷哈格尔顿时自以为是认为:这是聂让安排好的,在艾米身边保护艾米的,果然发挥了作用!

  他十分激动地对聂让说道:“谢谢你!”聂让没想到他心里会那么像,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艾米……”雷哈格尔抱住他:“不用说了,我的朋友,谢谢你!”雷哈格尔回来了,转学的事情也就好办了很多,因为很多程序需要监护人的签字,聂让自然是不行的。他俩带着艾米照了几家学校,最后尊重艾米自己的意思,选择了一所围墙用粉红色的涂料刷成的学校。

  安顿好了艾米,雷哈格尔没有时间多陪陪女儿,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急匆匆地又赶往比赛地。父亲忙着挣钱,为了孩子奋斗,可是这样的结果是,他能给孩子的,就只剩下钱了。雷哈格尔已经收入丰厚,广告代言的费用直线上升,每一次回来都给艾米买很多的礼物,可是这些,并不能代替父爱,还好有聂让在,时常像父亲一样的照顾她。

  聂让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子族,从来没有过作父族的经验,照顾小艾米,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欧洲的古堡,神圣的海因里希正在和一个白胡子老头谈话,这个老头就是每一次帮他举行重生仪式的第二司令部的祭司,和他一样位列三大圣徒之一的德瓦霍因,被称为先知的德瓦霍因。

  “这就是你所说的布尔罕生物的卵?”德瓦霍因问道,海因里希点头,他的手中捧着一枚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的卵:“没错,就是他们,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生物。”德瓦霍因持保留意见:“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冒险,因为毕竟我们对他们并不了解。”海因里希说道:“不,我了解。”他抬起自己的左手,手掌上放出新一个黄色的光球,光球之中慢慢地浮现出一本古书。“书上说了,布尔罕生物作为一种独立的生物,喜欢寒冷湿润,因为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深最冷的湖底;作为一种寄生生物,它们和宿主之间,使相辅相成的关系,宿主善良,或者生活的环境很好,那么寄生布尔罕生物,也将变成善良的物种,相反,它们就会变得危险而恐怖。”海因里希收起了书,看看另一只手上的卵:“就像我们一样。”

  “我调查过了,俄罗斯人准备开采湖底的资源,因此在他们生活的区域上方,防止了勘测仪器,仪器发出的超声波严重干扰了他们的生活,因此他们今年的产卵出现了紊乱的现象,最终遇到了聂让那帮人,然后的结果就是,聂让把他们全部消灭了。”

  德瓦霍因问道:“既然那么多的成年布尔罕生物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怎么认定了只要寄生在你身上,你就能打败聂?”海因里希说道:“你还听不明白?布尔罕生物的体质让他们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他们和宿主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只有寄生在合适的宿主体内,他们的力量才能够发挥,即便是成年的布尔罕生物,也不能够发挥自己力量的一成!”

  德瓦霍因皱起了眉头:“你找到了几枚卵?”“很多。我的朋友,作为老战友,我可以免费送你一枚。”海因里希倒是很大方,德瓦霍因却摇摇头:“我的预感告诉我,还是不要尝试的好。”海因里希微笑一下,并不介意。德瓦霍因还想说服他放弃:“听着,海因里希。你想想吧,一切事情,你没有听从我的劝告,有哪一次是成功的?”海因里希说道:“没准这一次就是例外。”德瓦霍因摇摇头:“西藏之行让你拥有了重生的能力,也让你变得更加狂傲,因为你有重来的本钱。”

  海因里希不理会德瓦霍因,自顾自的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这是他杀死母体得到的卵,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布尔罕生物的延续希望,弥足珍贵。

  他慢慢的举起那枚卵,靠近自己的耳朵,把那枚发着白光的卵,塞进了自己的耳孔。卵得到了适应的环境,迅速的孵化了,很快顺着他的耳孔钻了进去。海因里希浑身一阵抖动,身体刹那之间变得僵硬,脑海里瞬间闪过各种恶毒的魔法和诅咒,已经种种罪恶的阴谋,这些都是他经常考虑的。在被寄生的一瞬间,迅速的灌输到了寄生生物的体内。

  海因里希的身体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他认为这是被寄生必然经历的过程,他没有什么怀疑,果然,过了几分钟之后,。一切不适应的感觉都消失了,海因里希面带微笑,他又回来了。

  布尔罕生物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寄生地点,连海因里希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海因里希想要尝试一下,看看自己究竟拥有了那些异能。他的意念一动,手臂上迅速的射出三道骨刺,锋利的犹如利刀,尖锐的犹如投矛!他一拳砸向旁边的墙壁,花岗岩的墙壁豆腐一样的被砸得粉碎,骨刺深深的插进了石头里。

  海因里希满意的点点头,布尔罕寄生物让他的身体变得强悍,这是他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他很擅长法术,但是肉搏战一直是他尽力避免的。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弱点了,他要去报仇了,找到聂让,那个几次三番阻止了自己的完美计划的家伙,这一次,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海因里希朝着古堡里面大喊了几声:“德瓦霍因,德瓦霍因,看看吧,我现在多么强大!”他不断地用自己新得到的武器在墙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很快一面墙已经被他摧垮,他的信心急速的膨胀起来,恨不得马上飞到洛杉矶,找聂让打斗一番。已经深入城堡地下的德瓦霍因没有回音,海因里希觉得意犹未尽,他一用力,被上迅速的布满了嶙峋的骨甲,好像龟壳一样的拱形骨甲,他迅速的冲向一面墙,轰的一声巨响,把那堵三十厘米厚的岩石墙撞塌了。

  在洛杉矶,聂让正在找科非,这家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露面,聂让想找他打听一下,上一次学校里的那个家伙的情况。聂让可是科非的救星,一旦有什么自己办不了的案子,都要求助于聂让,科非自然把他当作“衣食父母”一般,一听说他找自己有事情,马上飞到了洛杉矶,聂让本来没想和他见面,没想到他这么“热心”,直接自己过来了。

  坐在一间高级休闲会所了,科非问聂让:“怎么样,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聂让看看这里的装修和布置,完全是上流社会的审美标准。他点点头:“还不错。”科非说道:“我已经向上面申请了,聘用你做我们的高级顾问,这里呢,将会给你安排一张特殊的会员卡,你以后什么时候来都可以,费用全部由我们来承担。”

  聂让笑了一下,看来科非是想要捆住自己的。科非解释:“你不要误会,总是让你帮忙,现在你也不会在乎那点小钱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报答你的,所以就想到了这样的一个主意。至于这个高级顾问的身份,完全是为了申请特殊待遇方便一些,况且你有了这个身份——FBI 的高级顾问——就算是洛杉矶市长,也要对你刮目相看,我听说你开了一家公司,这个身份对你在这里的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聂让想想,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于是点头答应下来:“好吧。”科非很高兴他能接受:“我这次回去就给你办好证件,还有这里的消费卡,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了。对了,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

  聂让心里回忆着那个人样子,手中冒出了一团雾气,雾气一阵波动,慢慢的变成了那个人的样子,这是一种没什么实用价值的魔法,雾镜,是聂让以前无聊的时候练着玩的,在血族内,有很多这种在战斗之中没用,但是联系起来却很费时间的魔法,完全是用来给大家消磨时间的;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

  “这个人你帮我查查,他是什么来头。”聂让说道。科非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注意他们,他们坐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别的地方的人很少注意这里。科非取出照相机,拍下图象,然后打开自己的随身电脑,连接到FBI的资料库,然后进行形象比对。电脑迅速的开始工作,一张张的照片闪过,比对的速度很快,但是因为资料太多,所以需要一段时间。

  聂让收起了魔法,科非说道:“叫点什么喝的吧。”他笑了一下:“这个是国防部付钱。”他叫来了穿着白色马甲的侍者,要了一瓶红酒,他知道聂让喜欢喝这个。

  他们喝着酒聊着天,过了半个多小时,电脑传来了一阵嘀嘀嘀的声音,科非说道:“有结果了。”聂让拿过来电脑一看,比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个家伙名叫莫西林,是第二司令部的成员,其他的资料都不清楚,看来隐藏的很深。

  聂让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这一次又是那个该死的海因里希搞的鬼?聂让决定自己不能沉默了,他一把抓起自己的外套:“我要先走了。”“喂喂……”科非在后面叫了两声,聂让快步离开了会所。

  他直奔卢家的武馆,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去见卢若冰,而是有事情请他们帮忙。卢炫看到聂让来了就说道:“你先坐一会,她们两个出去买东西了,我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聂让连忙说:“不不,我不是来找他们的,我找你有事情。”“什么事?”聂让说道:“我请你帮个忙,你和异能分会的人很熟吧,我请你帮我找到欧洲异能分会,让他们帮我查一下,看看第二司令部的总部在哪里。”

  卢炫说道:“这个忙可不好帮,欧洲异能分会找第二司令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聂让说道:“不一定非要找到总部,只要找到一个据点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聂让很恼火,这个混蛋海因里希,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彻底干掉,竟然敢来劫持自己的亲人。他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把艾米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看待。他这个时候,才真正觉得海因里希是个危险分子,必须清除掉。

  卢炫说道:“这个没问题,我来帮你。你等着。”他很快和北美分会联系上了,然后把事情告诉了他们,剩下的事情,都让他们去做。卢炫打完电话,过来对聂让说道:“放心吧,一旦有事情,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聂让点点头,卢炫说道:“她们很快就回来了,你在这里等一下吧。”既然已经来了,不见一面也说不过去,聂让点点头,随口问道:“怎么样,教学进展的顺利吗?”

  卢炫苦笑:“一点也不顺利,这些人好像根本学不会东方的法术,任我怎么教,他们另一个最简单的‘青光术’都发不出来。北美分会的人也很着急,据说我们那边,他们传授的魔法,是一学就会,而且施展出来,威力比老师还大,那边的老师已经快没有什么教的了,正在申请回国呢。这边的人也着急了,我也着急呀,我已经把每个周两次的课,加到了四次还是不行,看来最近还要往上加。”

  他们正在聊着,卢若冰和姐姐一起回来了,见到聂让,卢若冰有些惊喜:“你,怎么来了?”卢若水毫不客气的戳穿:“还能怎么样,不就是想你了呗。”卢若冰不好意思地推了姐姐一下,聂让笑一笑,不好辩驳。卢炫说道:“他这次来是有事情,不过已经办好了。你们做饭吧,中午聂让和我们一起吃饭。”

  聂让溜进洗手间,打开自己的戒指看看,里面的血晶只剩下最后一块了,他忍了忍,还是没有吃,一旦吃了,今后就会断粮。可是他现在真的很饿。可怜的血族肉食者,也有为了食物为难的时候。卢若冰的手艺不错,哥哥和姐姐吃的都很香,唯独最重要的人,聂让却吃得很乏味,如同嚼蜡。

  卢若冰看到聂让一筷子菜嚼半天才下咽,心里很奇怪,是自己的做得不好吃吗?聂让每吃一种菜,她也跟着尝尝,觉得味道不错,没什么不对的,她心里有在犯嘀咕:是怎么会事?

  聂让离开了武馆,实在不行了,只好拿出最后的一块血晶吞了下去,肚子里面稍微好受了一点,不过这一点血晶,恐怕维持不了三天,就会又饿了。聂让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乱窜。要是他是一个普通的血族也就算了,此刻大可找一个罪有应得的人饱餐一顿,不过他是肉食者,经历过肉食者的魔神认可仪式,不能素食的。

  这种痛苦折磨着聂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辟谷术!记得卢家兄妹好像提过那么一句,说是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完全不吃东西,这在东方的修真中,叫做“辟谷”的境界。聂让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在这最后的三天里,连成辟谷功!

  说得简单,做起来谈何容易?卢家兄妹修炼了几十年了,也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聂让才不过是一个连百日筑基都没有度过的菜鸟,怎么可能在三天之内炼成辟谷功?可是聂让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决定回去之后马上修炼。

  他回到公寓,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安古斯。他叫住正准备去洗手间的安古斯:“嗨,我,我这三天之内很忙,不会出来的,别来敲我的门好吗?”安古斯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那你吃什么,喝什么?”“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聂让咚咚咚的上楼,钻进自己的房间,楼下莫名其妙的安古斯连厕所都忘了上。他拉住巴德:“这是怎么回事,古里古怪。”巴德说道:“这家伙的古怪事还少?你怎么还没有习惯,适应性可真是差劲!”巴德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让安古斯真的以为,自己的神经太脆弱了。

  可惜聂让的辟谷大计,只进行了半天就被迫中断,因为卢炫那边有消息了。卢炫把地址给他,是在奥地利的一个小镇上的一间古老的教堂。聂让在奥地利也呆过一段时间,他以前一直都在欧洲生活,基本上那些国家都去过。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去欧洲的原因,不想被人认出来。

  看着纸条上的地址,聂让决定先喝赛让确定一下。他打开电脑,选择了视频对话的功能,给赛让发去了请求。过了十几分钟,赛让才有回音。“老天,长官是你呀。”聂让问道:“怎么了?”“刚才正在开会,差一点露馅了。”聂让也是一阵虚惊。“您找我有事吗?”赛让问他,聂让说道:“最近在奥地利有什么行动吗?”赛让想了一下说道:“嗯,好像能够有一个小行动,是我的任务,去处决一个被判得血族,一个伯爵。”“在哪里?”赛让说出了地名,聂让一听,正是他要去的,他多了一个心眼:“是什么罪名?”“他私自加入了其他的社团,一个叫什么第二司令部的玩意,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聂让笑了,自己的食物有了:“你别去了,这件事情,我帮你办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