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独家占有

第10章

独家占有 丁墨 4486 2015-01-14 07:05:29

  肯亚身姿挺拔的站在灯光下,就像刚从电影里走出的男人,衣冠楚楚、英俊生动。

  可我从他眼中,看到森然的杀意。

  死亡和杀戮对我而言,从来都是遥远而虚幻的事。报纸上刊登谁谁谁杀了人,抑或是莫林说穆弦曾经消灭过多少敌人,虽然令我心生寒意,但不会有真切的感受。

  直至此刻,我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眼里,看到杀意。那目光如此阴暗,就像亡命之徒嗜血的舌头,轻舔你的面颊,令你不寒而栗。

  我突然就想起了穆弦。

  不知道他在穷途末路,兵败身死的一刻,会是什么心情?

  我想象不出来。

  离开那天他说:“我承诺十天内回来接你。”

  当时我感到不屑。可如今,这句话竟成了他的临终遗言,成了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我忽然会觉得当时的他,其实懵懂而赤忱,有点可怜。

  但愿他能活下来。

  我之前对他抱着厌恶漠视的态度,但从没想过要他死。还有莫林莫普,我喜欢他们,在我心中,他们比穆弦重要。

  “在想什么?担心诺尔?”低沉含笑的声音骤然响起,我心头一惊。

  肯亚上前两步,在离我不到半米远的地方站得笔直,修长双腿分开半尺距离,双手背在身后,低头看着我。像个真正踌躇满志的指挥官,器宇轩昂、沉稳威严。

  “没有。”我答道,“成王败寇,理所当然。”

  他眉头微扬,笑意更深。

  我趁机说:“殿下,我飞船上还有机器人和士兵。他们没有参与兵变。你能放了他们吗?”

  他一怔,陡然笑了:“为什么关心无关紧要的人?”

  “因为他们在用生命保护我。”我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静静看着我,忽然伸手,把我垂在身侧的右手握住。他的手很大也很有力,我不敢抗拒,眼睁睁看着他将我的手送到唇边,低头在手背印上一吻。

  “华遥。”英俊的脸微微抬起,明亮的眼中有戏谑的笑意,“如果我也保护你,是不是能获得你的关心?”

  我浑身一僵,他的话有点危险的暧昧。但我很清楚,他当然不是对我有好感,而是在挑逗打着“穆弦”标签的女人罢了。

  他却骤然松开我,低声失笑:“居然吓得脸都白了。我让你这么抗拒?”

  我一听,下意识想解释补救,可他已经朝门口走去,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这回你可以放心睡,不会有人打扰。”

  大门在他身后徐徐关上,宽敞的房间重新恢复平静。我只觉得全身疲惫,双腿一软,坐回沙发上。

  可我哪里还睡得着?

  我的感觉,就像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被人强行推到了见证历史的风口浪尖。我可以遇见即将到来的惨烈屠杀,却只能麻木的袖手旁观,等待命运和强者的裁决。

  **

  肯亚离开了几分钟,就有仆人把我带到楼上的房间。隔着窗户向外看,天色已经大亮,阳光将茫茫山林镀上柔和的金光,四野一片寂静,天空湛蓝无云。我不由得想,如果穆弦死了,肯亚会放我回地球吗?

  我再次被肯亚召见,是在隔日的早晨。

  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我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之前对穆弦的那点同情,也变得云淡风轻。我只是想着,打起全副精神应付肯亚,尽量保住自己和莫林兄弟的性命。

  然而当我随士兵踏入银光湛湛的作战指挥中心,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这是间非常宽敞的大厅,雪白的金属铺满墙壁和天花板,人站在里面,会被辉煌的四壁弄得晕眩,不由自主肃然起敬。二十多名军官坐在办公桌前,每人面前一幅或者几幅淡蓝色悬浮图像。

  肯亚治军一定很严,因为当我这个不速之客,踩着圆跟鞋咯噔咯噔走入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转头看我。

  我跟着士兵横穿过大厅,走入侧面一扇门。这个房间不大,两名高大的黑色金属机器人矗立在门里。肯亚坐在暗褐色的书案后,听到声响抬头,对我露出笑容。

  “过来。”

  我走到书案旁,他却朝我伸手。我硬着头皮把手交给他,他将我拉过去。

  我这才看到,在他宽大的沙发椅旁,还放着把小一点的椅子,他要我坐在他身边?

  “不想看诺尔战败的过程吗?”他好整以暇看着我。

  我只好坐下去。

  他抬起左手,轻轻滑动面前的悬浮屏幕,上面显示出暗黑的太空,银色星系静静闪耀。这时他忽然把右臂搭上我的椅背,转头看着我。

  “要不要考虑做我的情人?由我来保护你,比诺尔更可靠。”

  后面一句几乎是凑到我耳边脉脉低喃,我却听得全身汗毛竖起。

  “……再说吧。”我勉力憋出一句。

  就算我想讨好他,也决不能答应。一旦答应,这个男人将马上把我划为所有物。我疯了才想做他的女人。

  他静静盯着我片刻,手臂从靠背离开,淡淡笑了。

  “还没看到诺尔死,所以不死心吗?”

  我心想不是这样的,只是对你避而远之。可虽然这样想着,我却有种被人说中心事的窘意,因为我的确希望穆弦不要死。无关乎爱情,那也是人命。

  “来,看点能让你死心的东西。”他的手开始在屏幕上划动。

  我的心微微一沉,只见画面正中出现一颗土黄色的星体,徐徐自转。远处的星系银光闪耀,构成静谧的背景。

  “这是磷石行星。一颗矿藏丰富的新行星。”他说,“按照原计划,今天上午九点整,诺尔会抵达这里考察军用矿产蕴藏量。本来,我打算跟苏尔曼舰队,在这里夹击诺尔舰队。不过他已经获得苏尔曼舰队的指挥权,到时候被攻击的舰队,肯定变成了我。”

  我听得心头一凛——我其实一直以为他们的权位之争,无外乎刺杀暗杀,没想到已经上升到舰队和舰队间的战争。

  “可是……”我迟疑答道,“这些舰队,不都是帝国的军队吗?”

  我难以赞同他的行为——为了登上王位,要用核弹消灭整支舰队?太自私了?如果我是斯坦的子民,一定不希望被这样的王者统领。

  但转念一想,中国历史上皇权争夺,不都是如此吗?

  我心里顿时有点堵堵的,既不认同这种做法,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现实。

  肯亚当然听懂了我的意思,眸色微沉。

  “我不喜欢女人质疑我的决定。”他盯着我。

  他说这话时,还真的一点笑意都没有,面容冷冷的。

  我心头一惊——是我大意了,刚才的话明显会触怒他,怎么能说出口呢?大概是他一直对我很温和,我不知不觉就忘了,眼前的男人可是深深恨着跟穆弦有关的一切,一不高兴就会杀了我。

  “对不起。”我只得说,“作为王者,也许你做得没错。”

  “我不接受语言道歉。”他的嗓音很低沉,低沉得像蛊惑,“换一个方式。”

  我当然听懂了他的暧昧暗示,可就算是一个主动的吻,我都觉得难以忍受。

  “那……我写封道歉信?”我看着他,尽量维持真诚的眼神。

  他一怔,骤然失笑。他当然明白我在装傻,但是好在他笑了,我松了口气。谁知他忽然抬手,勾起食指,在我鼻尖轻轻一刮。

  我简直从鼻梁僵到下巴,整张脸都木了,条件反射往后一退。

  没想到他也愣住了,就好像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如此亲昵的刮我的鼻头。但他很快恢复如常,淡笑道:“我会给你补救的机会。”

  我听他语气松动,不敢再多话。

  这时,桌上通讯器响了。肯亚摁下通讯键,里面响起个有点耳熟的声音:“殿下,战舰已经就位。”我立刻想起来,这是那个跟穆弦通话的相里晟指挥官。

  肯亚沉声答道:“很好。”

  另一个声音响起:“殿下,核弹已经就位。”

  我听到核弹,一个激灵,肯亚嘴角微弯,答道:“很好。”

  他关掉通讯器,再次滑动屏幕。画面停在一片灰暗中,模糊可见大小石块的轮廓,浮动在阴黑的太空里。

  “这是离磷石行星不远的行星带。”他淡道,“很适合伏击的位置。我放了两百颗核弹。”

  “你打算怎么做?”我有些紧张的问。

  他笑了:“诺尔的两支舰队,10分钟后会抵达。我会马上跳跃离开,他没有防备,跳跃引擎再次启动还需要时间。”

  “然后……你就将早已经埋伏好的核弹发射?”我接过他的话。

  他眉目舒展的笑了:“很聪明。不过不是我,是你。让诺尔的女人,亲手发射核弹杀了他,一定非常有趣。既然想向我道歉,就用这个方式吧。”

  我心头一震,转过头去。

  “……我不想做这样的事。”

  他淡淡看我一眼:“再加上莫普、莫林的命。”

  我猛然抬头看着他,他望着我,眼里的笑意很冷。

  “……一言为定。”

  他似乎有点意外:“你的果断超出我的想象。”

  我闷闷的答道:“被逼的。”这话多少有点负气,他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又笑了。

  肯亚没有再跟我说话,而是开始翻阅屏幕,仔细核查每一项数据,询问外头的军官们一些细节。他们的问答非常简短,气氛也显得紧张。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

  肯亚再次将胳膊搭在我的椅子靠背上,我坐直了,盯着屏幕。

  深黑的太空原本平静无波,土黄色行星依旧沉默运转。突然,数道银色光芒一闪而逝,大大小小数只战舰飞船,仿佛从黑暗中凭空冒出,占据了屏幕右侧一大片视野。

  “这是‘苏尔曼’的舰队。”肯亚沉声说。

  我在心里说:现在指挥的人是穆弦。

  这时,屏幕上方又出现了另一群战舰,肯亚说:“这是我的舰队。当然,也是诱饵。诺尔是个警惕的人,如果我的舰队没出现,他的其他主力,现在不会跳跃过来。”

  这时通讯器响了。

  “殿下,苏尔曼请求通话。在加密频道。”是相里晟的声音,很沉稳,但略带讥讽。

  我心头一震——是穆弦!他还不知道肯亚已经设下陷阱!

  “接进来。”

  肯亚神色如常,我却心跳如擂。

  一个大胆的念头涌进我的脑海:如果我在这时出声,穆弦和整支舰队,是不是就能逃过一劫?可是肯亚一定会杀了我。

  我有必要为了这些陌生人牺牲自己吗?而且肯亚难道想不到这一点吗?那他为什么还让我坐在这里听这通电话?是料定了我怕死不敢开口吗?

  不。我不想死。强烈的念头涌上心头,我不能出声。可眼睁睁看着成百上千人去死,我的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起来。

  正在我内心激烈而沉重的挣扎时,通讯器里已经响起低沉的男声。

  “很高兴与你通话,肯亚殿下。”

  完全陌生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可直觉告诉我,那就是穆弦,跟上次在飞船上一样,他一定通过什么手段,改变了声音。

  就在这时,一只温热有力的手,突然重重覆上了我的嘴,力道大得瞬间将我压在椅背上,动弹不得。我的呼吸变得短促而紧张,侧眸望去,却只见肯亚神色如常的盯着通讯器,一只手臂却抬起,极为强硬的将我按住。

  “苏尔曼,都安排好了吗?”肯亚问。

  那头的穆弦答道:“是的。一旦诺尔的舰队跳跃抵达,我会立刻攻击,击毁他们的跳跃引擎。那个时候,殿下您再出兵。”

  我心头一震,其实穆弦他,是想击毁肯亚的跳跃引擎吧。

  “好。”肯亚嘴角浮现讥讽的笑意,“好好干,苏尔曼。预祝一切顺利,我的上将。”

  通讯重点,肯亚沉默片刻,这才手。我只觉得脸颊隐隐生疼,下意识大口喘气。就在这时,屏幕中部银光闪过,密密麻麻的舰队赫然出现。那是诺尔的舰队!

  我的心跳仿佛也随着他们的出现再次加速。而当我看到舰队中部的大型飞船旁,一艘粉红色圆形战舰,像一点红心点缀在舰队中,格外突兀和醒目,我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

  那是穆弦送我的天使号。

  “殿下,核弹已进入发射通道,超光速跳跃引擎预热完毕。”一名军官跑到门口汇报。

  肯亚点点头,伸手在桌面一按。原本平整的木质桌面嗖一声向后滑去,一块巨大的银色面板缓缓升上来。上面无数按钮、手筏,闪动着蓝色的光芒。

  他转头看向我。我浑身都僵了,全部血液仿佛都在沸腾,灼热得就快把我融化。

  看我坐着不动,他拉着我站起来,将我的手放在右侧凸起的一个蓝色手柄上。我只觉得五指发凉,脑子里一片茫然。我下意识向往回抽,可他摁紧我的手,我完全无法动弹。

  他的掌心开始用力,压得我的手背隐隐作痛。我看着他跟我五指相缠,交叠压着手柄。蓝色的手柄发出耀眼的银光,一点点被摁下去。

  终于,手柄完全没入桌面,顶到了尽头,不再动弹。肯亚冷笑一声,松开我的手。

  我骇然抬头,跟他一起看着屏幕上,属于他的舰队化作一片银光,跳跃离开。

  与此同时,屏幕左下角,数道淡淡的白光碎如流星,交织成密集的网络,缓缓覆盖整个画面。那是足以摧毁任何飞行物的核弹雨,悄无声息的朝正中沉寂不动的诺尔舰队袭来!

丁墨

此段不计入字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