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重生活的更精彩

四十四 初遇张蕾

重生活的更精彩 珠珠一颗 4165 2011-01-14 15:11:06

    街上的人比前两天更多了,到处都是买年货的人。这是朱雨彤重生后过的第一个春节。后世的春节已经没有过年的气氛,不像现在的年味特别浓。朱雨彤还是感觉很新鲜。

  看着到处都是摆摊卖东西的,有卖糖果的,挂历年画的,烟花爆竹的,每个摊位前都围着一圈的人,朱雨彤人小,被人挡着看不见,总往人群里转。三哥一看不放心,这么多人看不好就走丢了,拽着朱雨彤没让她往里面挤,反倒是把她背到背后,这样朱雨彤就不用往里面挤也能看的见了。妹妹和朱雨彤一样的待遇,早就让二哥抱着呢,谁叫她人最小了,待遇当然是最好的。

  三哥手上还有朱母给的好几百块钱,就是让他看着买东西的。

  没多大一会,几个大男人的身上都挂着不少的东西。

  几个人到了一个卖瓷器的小摊,朱雨彤想买几个花瓶放在房间里,装饰一下房间。就让三哥把她放下来,一群人挤到了卖瓷器的跟前,把旁边好几个人挤到了一边,谁承想朱雨彤刚到跟前,就听到旁边大哥和一个人吵起来了。

  “你怎么回事?没看见我在呢,还挤什么挤?你这人有没有点素质?”

  朱雨彤一看,原来他们这一帮人太多,进来的时候大哥和三哥都护着朱雨彤一个人,大哥紧挨着三哥,朱雨彤和妹妹在二哥和三哥的中间,让几个人护着呢。朱雨彤一进来就被这些好看的瓶瓶罐罐迷住了,也没注意人多,旁边有人护着她,她也就随便自己看。这大哥也是护着朱雨彤怕别人挤着她,结果一不小心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正好就碰着他旁边的女人。

  朱雨彤看了一眼那女人,明显的是从城里来的人,也就二十左右。人呢怎么说呢,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的特有神,感觉一下子就能看透整个人。一头长长的披肩发,快到腰那,脚上穿着一双时髦的马靴,大冷的天身上就穿着一件蓝色收腰的杏子服,人有一米七的个头,别说穿着这一身看着还真挺好看的。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挎包。一看那个包就挺高档的,全皮的,一般的地方都没有卖的。看着这一眼洋气的装扮,让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朱雨彤这个小镇子上的人,小镇的人可没有这么洋气的穿着。应该是外面大城市回老家过年的。

  不过呢人看上去有一种气势,普通人没有的气质。朱雨彤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哪有什么不同,就是一种感觉。朱雨彤站那多看了两眼,看见那女的站在那,直挺挺的,不像有什么些人总是站不直的样子,终于朱雨彤感觉出来了,这个女人应该是一军人,只有当兵的才站得笔直,那是一个人的习惯养成的。怪不得朱雨彤看着她总是觉得和常人不同的感觉呢!

  大哥在那使劲的给那个女人赔不是。

  “同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旁边有个人推了我一下,我才碰到你的。你有没有伤着哪?碰坏的东西算我的,我来赔偿。”

  大哥的态度特别好,人表现的谦谦有礼!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不自觉的就生不起气来。

  那个女人可能没想到大哥的认错态度会那么好,认错不说,还要赔偿自己碰坏的东西。听完大哥认错的话,那气一下子就瘪了。

  “行了,看你认错态度好,那就算了,下次注意点,这多人呢,进进出出的看着点。碰坏的这个就不用你赔了,我自己赔吧,也是我自己没站稳!咱们两个一人一半的责任,我呢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用你出钱了。老板这个多少钱?就当我买了。”

  女人和大哥说完话,转身回来指着地下破碎的花瓶问着瓷器摊的老板。

  旁边人一开始听见说话声音,以为吵架了,周围的人都在那看热闹,没有一个上前说好话的。这会见没什么热闹可看的,该买东西的买东西,该走人的走人了。中国人看热闹的毛病自古就有,朱雨彤对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卖瓷器的老板一看摔坏的瓷器有人陪,那还不高兴。连忙指着那个瓷花瓶说是五毛钱。朱雨彤感叹这个时代东西真是太便宜了。

  女人从随身的包里拿出钱包,掏出一块钱给了瓷器摊的老板。这边大哥也反应过来,赶忙的从衣兜里拿出来五毛钱也给老板。

  “老板,这个算我摔坏的,我来陪,那个钱你还给这位女同志吧!”

  老板听完大哥的话,把手里的一块钱递给那个女人,女人说啥也不收。

  “那个我都说了不用你赔了,你怎么回事!这么大个人了还婆婆妈妈的!你还有完没完了!”

  大哥被她说的满脸通红,从来没被女人这么说过。这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行了,老板,干脆你把钱都收着吧!算是他们两人都赔你的花瓶钱。”

  朱雨彤一看这种情况,干脆在旁边说了句让人都松一口气的话。

  “这怎么好呢?这样你们不是陪多了,我也不能要啊!”

  老板两只手分别拿着大哥和那个女人给的钱,左看看右看看,见两个人都没有收回钱的意思,最后又看了看朱雨彤,朱雨彤对着老板点了下头,老板这才把钱收到兜里。不过脸上是眉开眼笑的。这一个花瓶卖两分钱,可是少有的好事。

  “行,这钱我收着了。你们买的东西我给你们算便宜点,你们随便挑吧!最后我一起给你们便宜。”

  这老板也挺会做生意的,是个大方人。这话一出笼络了附近一大帮的人。买东西的人更多了。

  朱雨彤他们和那个女人都在那挑了不少的东西。期间朱雨彤还跑到刚刚和大哥吵架的女人的旁边,和她打着招呼。

  朱雨彤前世最佩服的就是军人了,自己一直没有机会当军人,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女军人,那还赶紧上前拉点关系。

  “这位姐姐,你是从外地来的吧!你长的真高!”

  “哪来的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小妹妹你是和刚才那才一起来的吗?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大哥,旁边站的都是我几个哥哥!我们一起出来玩的。你也是出来买年货的吗?”

  朱雨彤忽闪着她那一双小眼睛,笑起来就不见了的小咪咪眼。装的一幅天真可爱的样子,不认识她的人还真可能被她骗过去。

  “我是和父母一起回老家过年的,我家在沈阳市,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我们这叫做小奉天,你说的那个地方叫大奉天,对吧姐姐!”

  “你这小丫头还真聪明,连这都知道。你去过沈阳吗?”

  “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去,我还真想去沈阳看看。沈阳好玩吗?比我们这大吗?”

  “当然比你们这个镇子大了,沈阳城里有好多好玩的!你有机会去沈阳的话,来找我,我带你去到处看看。”

  没几句话的功夫,年轻的女军人已经喜欢上了朱雨彤。

  “姐姐,你有时间的话去我家玩吧,我家就在这条街上,就挨着镇文化馆,旁边开着一家小吃店就是我家,我家厨师的手艺可是一绝,你有机会一定要去我姐尝尝,还有我家的麻辣烫,保管你吃了以后还想吃。”

  朱雨彤什么时候都不忘给自己的小吃店做宣传。

  “好,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尝尝,听你说完了,我已经忍不住现在就想吃了。”

  “那还不容易,姐姐,你一会还要买东西吗?要不然现在就和我们一起走,去我家!”

  “现在吗?我倒是没什么可买的,就是看到街上很热闹,出来随便逛逛。可是今天不行,今天是小年,还是不去你家了,要不然我爸该说我了,就回来这两天,连小年都不在家过,肯定又要吼我了,今天就算了还是改天吧”

  “那好吧,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年前你还能出来吗?”

  “除了今天以后什么时间都行,年前除了三十那天不行,其他哪天都行。”

  “我已经告诉你我家的地址了,很好找的。你一定要来啊!对了,你老家在哪?远吗?”

  “我家不远,就在镇中心学校的后面。”

  “正好路过我家,我们一起回家,顺路去我家看看。”

  说完这话朱雨彤就拉着年轻女人的手,往外走。

  “哎,我东西还没拿呢!”

  “没事,你不用管了,姐,让我几个哥哥帮你拿着。”

  朱雨彤回身看了一眼大哥,指了指刚认识姐姐买的东西。

  “大哥,你帮这位姐姐拿着吧!我们在外边等你。”说完也不理后面的一帮人,两个人先从瓷器摊里面出来,站在外边边说边等那一帮人。

  “姐姐,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朱雨彤,你叫我彤彤好了。”

  “朱雨彤!这名字不错,很好听。我叫张蕾。你就叫我蕾姐吧!”

  不一会的功夫,朱雨姗被抱在二哥的怀里,和着一帮人从里面出来了。朱雨彤指着这一帮人挨着个给张蕾介绍。

  “那个怀里抱着我妹妹的是我二哥,大名王红民。那个小不点就是我妹妹雨姗。帮你拿东西的是我大哥,名字和你一样都有个磊子,不过他的是三个石头的那个磊字,应该和你不是一个字。二哥旁边的是我三哥,大名王红军,三哥身后的是我们饭店掌厨梅师傅的儿子,也在我们小吃店做工,大名梅卫国。最前面的两个女孩是我家的邻居姐妹两,大的叫李爽,小的叫李妍,平时我们都在一起玩,我现在还在她们家和她家太爷爷学习书法呢。最后那三个就是我四哥王红剑和他好朋友张皓天。那三个中最矮的就是我同学江雨晨,他爸爸妈妈都去世了,他父亲还是烈士,家里也没有人照顾,我家正好缺人,就让他奶奶也在我家帮忙,现在都住在我家里,也有个照应。张皓天的爸爸一直是帮我们定做家具的,因此两家一直来往的不错。刚才说的四个哥哥都是我大姨家的,都是我表哥,不过现在我三哥和四哥都住在我家,而且三哥也在我家帮忙,小吃店就是他一直在负责。”

  “你们这帮人可真不少!我还以为就你们几个,哪知道前前后后这么多的人。”

  “今天不是发红包给大家了,我们大家就随便出来转转,没想到的就遇上了你,蕾姐。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恩,看来我们是够有缘的,我家那么远,能在这认识你还真是缘分。”

  等到俩人认了一圈人后,大哥二哥他们也都出来了,围着朱雨彤和张蕾他们俩。

  “大哥二哥,这是我刚认识的蕾姐,大名张蕾。年龄我还没问呢,也不知道你们谁大。”

  “我今年二十。”朱雨彤刚说完,张蕾就报了自己的岁数。

  “那你没有我大,我今年二十二,你和我二弟同岁,不知道你们两个谁的生日大?其他人都比你年级小。算是弟弟妹妹了。”大哥在旁介绍到。

  “我是正月的生日,你肯定没我大。”

  张蕾反应挺快,听完大哥的话,就把自己的生日报了出来。其实张蕾是虚报的生日,根本就不是什么正月的生日,她是不想被比下去,才说的正月生日,不过日后也终于被大家发现她的假话。

  “那你比我大,我是阴历二月初二的生日。”

  “你的生日真不错,二月二龙抬头,比我小不了几天,你就叫我张蕾好了。”他们一帮人站在路边很是打眼,来回过往的人都看几眼这一帮俊男靓女。

  他们站在路边也挡道,总是有人从你旁边挤过去,都快到晚上了,下午这个时候街上的人还是不少。

  大哥一看他们一帮人站在路边实在是太挡道了,还是回家坐在屋子里愿意怎么聊都行,也不用大冷的天站这受罪。

  “咱们回家吧!别站在这聊天了,冷不说还要被来回的人撞几下。”

  “行,走吧!蕾姐我们一起走。”

  回去的时候朱雨彤也不用三哥背着了,拉着张蕾一起回朱家的小吃店。

  (珠珠的这篇文明天就要上架了,希望亲的书迷能够继续支持珠珠,其实订阅一章也没多钱的,珠珠码字也是很辛苦的。如果不愿意花钱看的话,那就多给珠珠投点推荐和收藏吧!没钱的捧个人场也好。今天这章算是对珠珠上架前一个对书迷的回报,晚上好要加更一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