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晚来风甜

第22章大西北,我们来啦!

晚来风甜 蹦迪的狐狸 2136 2022-04-26 20:18:04

  走出医院的时候宁清心情是沉重的,她看着朝这边跑来的张雅站停在原地。

  “宁清,你去看过他了?”

  张雅微喘着气,此时的她不再像先前那样脆弱慌张,睡了一觉后的她很平静,眼中更是透着一股子坚定。

  宁清看着张雅这副样子就知道对方想通了,松了口气后点头,“嗯,和他聊了一会儿。”

  张雅抬头朝着李彦泽病房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她看着宁清说出了在她睡醒后作出的决定,“你说的对,可能是医院搞错了,我打算带他去京市的医院检查,京市不行那就去沪市,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易放弃的。”

  张雅并不知道李彦泽在发现这个病的时候就已经去很多大医院治疗检查过了,看着她坚强起来的模样,宁清微微动了动嘴唇。

  “要是都治不好呢?”

  宁清不想给张雅泼冷水,张雅现在的希望是她提出来的,她得负责,尤其是从李彦泽那儿知道事情无力回天的真相,她得给张雅一个坏消息的心理准备。

  哭过一场的张雅恢复了往日的勇敢,她朝着宁清笑了笑说道:“那我就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宁清目送着张雅走进医院,她戴着和那康乃馨一样鲜艳的围巾,眼中再无悲伤。

  此时的春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过,墙角的荒芜中一片嫩绿的芽从碎石中冒出,这个经历了严寒冬日的小镇也迎来了属于它的温暖与生机。

  宁清走在大街上,她低着头时不时踢一脚路上的小石子。

  “汪!汪!汪!”

  熟悉的狗叫声从前方响起,宁清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牵着小拉的岁柏。

  小拉挣脱开牵引绳朝着宁清飞奔过去,在距离宁清还有几步路的时候又快速刹车,最后前脚一滑,一个脸刹停在宁清脚边。

  以脸着地的小拉并没有被这个小挫折难倒,它快速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后抱住宁清的一条腿,呜呜呜地撒娇。

  宁清看着耍宝的小拉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蹲下身子左手轻揉着小拉的大脸。

  “疼不疼?”

  小拉摇晃着尾巴,把头直接贴在宁清的手上,也不叫唤就发出娇气地哼唧声。

  岁柏走了过来,他一把拿过拖在地上的牵引绳,打量着宁清,“回去吗?”

  宁清点点头,随后问道:“怎么这个点带小拉出来散步?”

  把小拉从宁清腿上扒拉开的岁柏表面漫不经心地回道:“它太闹腾,硬要出来。”

  刚说完岁柏就感受到小腿被踢了一脚,低头一看,小拉收回自己的小脚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朝前走。

  宁清看到了他和小拉之间的动作,笑着说道:“它肯定是听懂了你在说它的坏话。”

  两人走到一处垃圾桶旁的时候一位清洁工人熟稔地对着岁柏说道:“小伙子,又来啦,我这都第二次来了你还在。”

  宁清听到环卫工人的话转头看向岁柏疑惑地问道:“你在这儿转悠很久了?”

  岁柏走路的动作微微停顿,“认错人了吧。”

  说完他就加快速度向前走,正巧这个时候小拉看到了前面的地上有个易拉罐,快速向前冲,连带着岁柏也在后面跑了起来。

  宁清见着一人一狗跑远了也没有深究环卫工人的话,朝着工人笑了笑后也离开了。

  只剩下环卫工人怀疑地眯了眯眼。

  因为岁柏本身长得好看,再加上有小拉那么一条威猛的狗,记忆点满满,让人想认错都难。

  他确定自己没认错人。

  因为花店原先郁金香的供货商不给供货了,宁清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寻找新的供货商。

  不过,北方种植郁金香的地方太少了,她联系到一家供货商,只不过对方在新市,远在西北的城市,她得亲自去那儿一趟。

  宁母知道宁清的打算后立马拒绝,担忧地说道:“一个人去我和你爸怎么放心。”

  宁清只能安抚道:“之前我不是也一个人去了沪市,没事的。”

  宁母听到宁清的话后忍不住轻拍了下她右手上的石膏,“那时候你的手也是打石膏的?你现在自己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我怎么放心你出远门。”

  没等宁清再证明自己是能够单独出远门的,宁母立马给出了一个选择。

  “你要走也行,不过得有人陪同。”

  宁清蹙起眉头,她又不是去旅游的,去那儿找熟人陪她一块儿去。

  “我觉得小柏这孩子不错,稳妥还会照顾人。”

  宁母轻轻咳了咳,装作自己只是突然想起来有这么个人的样子说道。

  岁柏?

  宁清狐疑地望了眼宁母,“妈,他是男生,你放心你闺女和一男人单独出去?”

  宁母一听宁清的话微瞪了宁清一眼,“你这孩子,你妈又不是老古板,男的怎么了,小柏是个好孩子我怎么不放心。”

  宁清没有立马答应下来,主要这事儿也不是她一人能决定的。

  回到花店后宁清立刻买了一张半夜的火车票,她准备悄悄离开,大不了回来被宁母骂一顿。

  收拾好行李后宁清轻手轻脚走到楼下,正当她锁好花店的门打算叫宁康来接她的时候路旁突然亮起一道车光。

  宁清被这突然亮起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

  等到她适应之后才看到坐在车子里的岁柏。

  “岁柏?你这么晚你还没睡?”

  直到宁清被岁柏送到火车站再看到岁柏和自己一样手上拿着行李箱的时候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宁清实在是有些惊讶,她打算半夜偷偷溜这件事没有告诉任何人,虽说她打算让宁康来接她,但这是想着宁康这个夜猫子肯定没睡才临时决定的。

  岁柏从宁清手中拿过行李箱,说道:“阿姨告诉我的。”

  知子莫若母,宁母早就想到宁清肚子里的小九九,所以在宁清离开家的时候立马从岁母那儿要到了岁柏的联系方式。

  听到岁柏答应了去陪着宁清的话后,她快速清溪镇火车站点的时刻表很快就推算出了宁清买的哪班车,立马就买了一张票给岁柏。

  宁清听着岁柏说着宁母对他说的话,无奈地扶额,“麻烦你了。”

  “你走了宠物店怎么办?还有小拉呢?”

  岁柏拿着两人的车票寻找相应的检票口,听到宁清的话后眨眨眼,“有尤他。”

  宁清面无表情。

  哦,她忘了,只有她孤军奋战,人家那是有店员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