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诡踪录

第二章 酒店驱鬼

诡踪录 真·鹅短情长 4971 2022-04-16 05:11:15

  “啊,终于到了,腰好痛。”白师姐吐槽道(现在反思反思,这一路开了差不多九个小时,这一路上我嘴就没闲着,她俩居然能忍住不打我…ヽ( ̄д ̄;)ノ)

  “先找个酒店住一晚吧,深更半夜上山不安全。”白师姐说道

  “怕啥啊,长白山不是咱们地盘么,这请神的“信号”不比密山强么,多近啊!我迫不及待地说道

  “啪”的一声,白师姐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们现在不上山,不是怕鬼,而是山路太陡了,根本看不清,你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白师姐扶额,一脸无奈地说道

  意识到自己幼稚的想法,我低头红着脸不敢看白师姐

  老太太拿出了罗盘,罗盘上的指针指向了巽位,然后转头对着白师姐说道:“往西南方向走,七百米左右。”

  我看着白师姐问道:“我能不能用手机搜索一下附近的酒店?罗盘定位有什么用?”

  白师姐解释道:“于师姐用罗盘定位怨气,像我们这样的江湖中人,就应该尽可能地去收服那些作乱的鬼物和怨气。”

  “哦,为了行侠仗义。”我满怀期待地看着白师姐。

  白师姐捂着额头翻了个白眼:“为了钱!道不轻传,法不贱卖!修炼一世,何乐而不为?办完事,请了神仙,逢年过节不谢仙人?耗尽了我们的血气和精力,却不吃点好吃的补充?真是天真。”

  好吧ヽ( ̄д ̄;)ノ,确实。

  一路无话,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家叫做“国峰酒店”的地方。

  “下车,这里应该是二楼靠窗的第二间吧。”于老太太说道。

  我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窗户外有淡淡的黑烟飘了出来。

  我指了指那间冒着黑烟的屋子。

  “你能看见!你天生阴阳眼?”白师姐惊恐地看着我

  “不,他是被迷了眼睛,现在他的三把火还没有恢复正常人的状态。”于老太太解释道

  “师姐,之前我躺着的时候隐约看见的鬼是青蓝色的啊,这个冒黑气的,不会是怨鬼吧!您两位会保护我的对吧?”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哪有什么怨鬼好鬼之分,人死之后魂魄都是青蓝色的,走阴人的灵魂出窍是淡蓝色的很好区分,而这黑色的魂魄,则是怨气,死前带着怨气,死后魂魄不能离体,被怨气包裹,怨气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成生前的心愿,然后消散。只有消散了,魂魄才会显现出来。”于老太太解释道。

  白师姐扶着于老太太,我跟了上去。

  一进酒店,就发现酒店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穿着冲锋衣的少年在玩游戏,他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去隔壁的酒店吧,我这里已经满员了。”

  “满员?老板,你也太乐观了吧,我看呐,你这楼上是空无一人。”白师姐回答道。

  少年皱着眉头看着我们。

  “小伙子,别怕,我们是来看事的,我们在二楼看到了一股邪气。”于老太太和颜悦色地对少年说道。

  少年恍然大悟,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来来来,坐吧,看来你们是真的有本事啊,是啊,我这几天请了几位大师,给我做了一些法术,念了几句佛经,结果都是徒劳无功。”

  “那具体是什么原因,您可以和我们透露一下么?”白师姐问道

  “害,说来也是倒霉催的,前段时间啊,楼上302客房来了一男一女来开房,那正常流程就他们开呗,上去不到二十分钟吧,进来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什么话也没说,一脚把我房门踢开了,从后腰掏出一把弹簧刀,进屋就对着床上一通乱杵。边杵边喊,狗男女,狗男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捉奸在床了啊,床上那男的反应快,顺窗户就跳出去跑了。

  那女的就没这么好命了,被那男的扎了十七刀当时就死了,也就是从那女的死了之后这宾馆就开始不消停了,每天晚上都有客人说有个女的在求救,在那说,放过我好么,放过我好么…这不是么,店也开不成了,这几天我寻思把这店兑出去,换个地方开店。”

  “那当时捅人的时候,为什么没人上去拦着呢,他都掏刀了。”我问向少年

  “你也说了,他都掏刀了,你敢上去拦着啊?是,围观的不少,没招,那咱们这的人不就这样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是看热闹的。”少年看着我说道

  “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都知道了,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实在不行的话,明天我们给你做个法,你给我们开个房间吧,直接开302或者在他旁边都行。”白师姐对着少年说道

  “好嘞,我给您几位开301吧,就隔了一堵墙,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接过名片,我提着行李跟在两位“师姐”身后往二楼走去。

  进房间后,发现房间是分格的,进门左手边一张大床,正对着门的是一台麻将机,右手边有个小门,里边两张的单人床,洗澡卫生间什么的也在右边小屋里,把行李放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床上喘了口气。

  我喝了一口水,问道:“师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这么重?”

  两个师姐没有回答,而是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因为男女有别,我自然是睡在了外面的床上。

  “快睡吧,累了一天了,还能睡上三个小时,今天晚上我就带你去见识见识。”于老太太闭上眼睛说道。

  我没吱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顺手摸了下裤兜,掏出了那张名片,很简洁,上面写着,“国峰酒店,张国峰,下边是一串手机号”。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午夜十二点。

  “饶命啊,饶命啊!”

  声音凄厉,带着几分哀求。

  “真不愧是鬼哭狼嚎啊,这鬼哭是真难听啊,心慌,烦躁,浑身止不住地打哆嗦。”我心中想到

  “小子,把包打开把神像拿出来,今晚是你的首战!”于老太太对着我说道

  “啊?今晚是我的首战?我还啥也不会呢!”我惊恐地说道。

  只见背包内放着一尊冬瓜大小的雕像,栩栩如生,阙庭有神眼,手持三尖两刃刀,这是...二郎神!!!

  (杨二郎为仙凡之子,故事见载于明朝《二郎宝卷》。在民间广泛流传的“二郎劈山救母”故事中,二郎神是玉帝三女三公主(或为玉帝之妹)与下界杨天佑婚配而生的独生子。在明朝初年的移民政策背景下,二郎信仰传播到了西北,由古蜀氐羌文化而衍生的杨二郎信仰受到氐羌旧地各族的偏爱,更凭借神魔小说的力量,成为明清以来人们最熟悉的“二郎神”。《西游记》第六回称他是“显圣二郎真君,见居灌洲灌江口”。《封神演义》定其名为杨戬,是玉鼎真人的徒弟。远在北宋初期,“杨二郎”之说就已在民间流传,如《通幽录》即有卢顼之舅在塔上“与杨二郎双陆”等语,并谓杨二郎为神人,“出入如风如雨,在虚中”。)

  “右手食指跟中指在上,其他手指握住,左手也是一样,用右手握住左手,双手举过头顶,我说两句口诀,我只说一遍,你要是请不到仙,就说明你和那位大人没有缘分,我会亲自出手解决它。”于老太太叼着烟对着我说到

  但此时的于老太太明显已经不是“本人”了,应该是仙家在身,按照仙家的说法,这是要考验我,看我有没有缘分。

  “天惶惶,地惶惶,妖魔鬼怪莫猖狂。今日斗胆请二郎,不是我死必他亡”于老太太对我说道

  不错,朗朗上口,很容易记住。我暗自窃喜

  “天惶惶,地惶惶,妖魔鬼怪莫猖狂。今日斗胆请二郎,不是我死必他亡”我喃喃道这一刻,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点反应都没有,莫非我与仙人无缘?还是我的手诀出了问题?”

  白师姐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把神给请来了,而且还请了正神,一点都没错,你要自信一点,大声一点,中二一点,不行就再喊几次”

  我能感觉到屋子里的寒气,我知道那股怨气正在向我们靠近,我立刻念出咒语,像小时候召唤奥特曼一样自信地对着神像喊道。

  “天惶惶,地惶惶,妖魔鬼怪莫猖狂。今日斗胆请二郎,不是我死必他亡”

  只是一瞬间,我就失去了意识,在昏迷之前,我看到神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红光。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啊,好渴,师姐,师姐。”我一边找水,一边喊道。

  白师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安静下来。

  “哦哦,师姐昨晚我怎么了?请到神了么?旁边的女鬼被收拾了么?”我好奇地问道

  “请到了,第一次请神有些不适应很正常,女鬼的怨气已经被你解决了,你可以去楼下看看监控,看看你昨天晚上有多厉害。”余师姐捂着脸笑道。

  听完白师姐这两句话,心里莫名其妙地不知道怎么形容,带点高兴?毕竟请神成功了,拥有了“超能力”,带点惶恐不安?事情来得有点太突然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是不是在做梦。带点羞涩?万一我昨晚请神上身之后动作很中二呢,或者来个后空翻什么的。

  想到这,我已经没有心思胡思乱想了,先赶紧下楼看看监控,昨晚的自己到底帅不帅

  我急忙下楼,迎面撞上了酒店老板,他笑着走到我面前,握住了我的手。

  “没看出来啊,兄弟,人狠话不多啊,昨晚的监控我看了,太帅了,唉,就那么一指,结束了,干净利落。敢问兄弟尊姓大名啊?”酒店老板高兴地问道

  “啊…啊,我叫宋子建,这只是举手之劳,比我厉害一万倍的人都被我收拾了,这算什么?”我得意洋洋地说道。

  “是吗?兄弟,你太厉害了,有时间,我请客,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酒店老板说完,锁上吧台就走了。

  得,吧台被锁了,监控看不到了,算了,回楼上吧。

  我承认,我有吹牛的成分,毕竟昨晚那是我的第一次请神,但是听酒店老板的话说,“我”昨晚应该是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那个东西。不由得有些得意。

  到楼上的时候,于老太太已经醒了,正在洗漱、刷牙,白师姐走到她面前。

  二郎真君的神像已经被请走了,一块加起来就是十一万,神像本身不值钱,但是这是于师姐的成本,所以扣除一万块成本后,这十万就归你了。”说完,白师姐拿出一万块钱递给老太太,然后又给了我十万块钱。

  “这…这可不行,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引路人了,我拿着钱心里过意不去,这样我拿一千,剩下的就当给您二位买烟买酒了。”我惶恐不安地说道

  “让你拿着就拿着,分给你的是我们剩下的,我们吃肉,也要给你留口汤喝嘛,毕竟是小师弟。”白师姐刷着牙含糊不清的说道

  后来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当时酒店老板一共就给了十万,两位师姐其实一分钱没要,都给了我。

  “赶紧洗脸刷牙,一会上山拜堂口,上了山别说话,有人问你的时候再说”白师姐用手帕擦了擦脸对我说道

  收拾好行囊,我们准备上山拜堂口,因为神像已经不在了,所以一路上都很轻松,不过我还是紧紧地抓着背包,毕竟里面有十万块钱。

  十万块钱,你们可能不懂,我这么说吧,东三省的房子,鹤岗的房子,一万块都不到就能买一间,大部分人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块钱。

  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长白山的中心,常家七爷的洞府,两位师姐从背包里,拿出一件件法器,摆在地上,准备请七爷下凡。

  先是交叉放置两杆黑红大旗,黑色大旗上写着常胜二字,红色大旗上写着天威二字,从远处看,威风凛凛,八仙桌子一张,太师椅一把,桌子正中心放着七爷的神像,七爷神像前边放着紫金色的香炉,香炉中插着三柱清香,在香炉左边放着烧鸡一盘,猪头肉一盘,五色糕点一盘,奥利奥草莓夹心饼干一盘,瓜子花生各一盘,香炉右边放着二两杯子两个,四瓶酒,两瓶飞天茅台,两瓶五粮液。

  待布置完毕,从林中慢步走出一位年龄大概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浑身冒着黑绿色的寒气,左手,手持一把逍遥扇,右手背后,上身着青色长衫,下身着白色的裤子,一双纯白色的布鞋,向上看,扎着一个到腰的长辫子,满头白发,碧绿色的双目囧囧有神,鹰钩鼻,嘴很小,樱桃小口,紫色的嘴唇。

  只见他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侧躺在太师椅上,他看了看我,把扇子放在了桌上,自顾自地拧开了一瓶茅台,又拿起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向两位师姐问道:“就是这个小孩?”

  两位师姐闻言,立马双膝下跪,我看到两位师姐跪下了,我也跟着跪下。

  “回七爷,正是这孩子。”于老太太回答道

  “哦,那一碗倒头饭,他吃了多少口?”七爷漫不经心地问道

  “回七爷,一口没剩,全吃了。”

  “哦?全吃了?好,终于又有一个我的本命仙童了,我也好久没出去这世间看看了,马上是我的九九大劫了,但是我的红尘劫却一直没应验,这样我可无法成仙,小子,老夫来当你的本命出马仙你可愿意?”七爷面带微笑地对我说道

  “小子愿意!”我看向七爷,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久没喝酒了,小子,酒量如何?”七爷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没试过自己喝多少会多,但七爷想喝,我可以陪...”

  没等我说完这句话,我便感觉浑身发冷,打冷战,我的意识告诉我,这应该是七爷上了我的身。

  (神仙鬼神吃喝,吃的是食物中的愿力,以及食物中的精气,这就是为什么感觉上完供后的食物味道变淡了)

  只见我身体不受控制,端起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烧鸡被我抱在怀里啃,吃的是满嘴流油,可能是七爷感觉用杯喝不过瘾,反手握着白酒底部,瓶口对着桌子,“彭”的一声,白酒仅剩瓶身,现在的我,左手用手大把大把地抓着猪头肉,右手握着没有瓶口的白酒,也不管拉不拉嘴,一股脑地向胃里猛灌,大概也就几分钟吧,我便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