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诡踪录

诡踪录

真·鹅短情长 著

  • 灵异

    类型
  • 2022-04-10上架
  • 1877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倒头饭

诡踪录 真·鹅短情长 7667 2022-04-16 05:09:10

  1998年3月17日凌晨2点17分,我出生了,我叫宋子建,是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普通人,老家叫密山,是黑龙江省JX市的一个县级市。

  嘈杂的网吧里,一群少年正玩得不亦乐乎,敲击键盘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名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一边抽着烟,一边冲我喊道:“阿凯,你能不能别送了,卡萨丁打中路还打不过石头人?这个石头人连别的技能都不用,直接就能把我给撞死了!”

  我哭丧着脸:“没办法,他会控线,我打不过他。”

  没错,我就是被骂的那个,刚才他叫了我的外号阿凯,我是个菜鸟,但又属于那种又菜又爱玩的性格。那个骂我的少年叫刘起发,是我们队伍里最有天赋的一个,经常能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刘起发点了一根烟,发起了投降,叹着气说道:“先不玩了,吃口饭,歇会。”

  我笑道:“行”

  我能看到他的眼睛里有血丝,有疲惫,也有熬夜后没洗脸留下的眼屎。

  “发哥,洗把脸吧,我们已经包了三天了,你这黑眼圈也太吓人了吧?”

  再来一罐红牛和一杯冰杯!刘起发满不在乎地冲着网管喊道。

  “行吧,你不去我自己去了,我眼睛有点疼,睁不开了。”

  “估计网管睡着了,洗完脸我给你拿吧。”

  我起身向厕所走去,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网吧里的灯已经关了,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睡觉了,剩下的几个人则是坐在角落里看着日本电影,网吧里空荡荡的,一片凄凉。因为洗手间在 VIP包厢后面,所以需要走一条阴暗的走廊,平时走在这里都会觉得阴森森的。

  “啊,疼”

  我心里咯噔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屏幕碎了一地,几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包厢里的人在做伸展运动。

  “妈的,小兔崽子,你伤害了两个人啊,她被伤害了是自己作的,外面的这个也被你伤害了啊!”

  被他们这么一吓,我精神一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用手在裤子上擦了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道:“哎呀,十五六岁的人都知道找对象了,我都二十多岁了,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感觉,真是可悲啊,整天上网没意思,该干点啥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冷风吹过。

  “哎,七月中旬,天气这么热,怎么会有这么冷的风,是不是包宿太多,肾虚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的疲惫,头发上满是油污,活脱脱一个乞丐。

  “好了,洗个头发吧,今天晚上回家睡一觉吧,我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我自言自语道。

  冰冷的自来水打湿了我的头发,我从洗手池里拿出一块肥皂,擦了擦头发,洗完头,冰凉的自来水把我的头发弄湿了,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干净了,但又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突然,我发现不对了,镜子里的我,正对着我笑,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身边除了几个玩游戏的朋友,还有一个满脸担忧的老板!

  “哎呀,兄弟,你真是太拼了,高烧不退,还在玩游戏?你还没醒,我就担心死了,你以后别这么做了,我真怕你会猝死。”老板一脸幽怨地看着我。

  “没事,哥,我没事,可能是昨晚被冷风吹的。”

  “冷风?开什么玩笑,昨晚查未成年,我早就把门给锁上了!听哥的,喜欢玩也就算了,但是不能太过分,等感冒好了再来。”老板安慰道。

  网吧老板姓王,比我们大几岁,我们都叫他王哥,待人和善,至于叫什么名字,我就忘了。

  那天晚上,我高烧不退,在家里躺了两天,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老三,{我父亲家里哥五个,我父亲排行第三},儿子高烧不退,吃了好几天的药,都没有任何效果,会不会是……冲到什么了?要不我们下去买点纸烧了?”

  “活**该,成天不在家,就不像人家那个老实孩子似的!”我父亲埋怨道。

  其实我爸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因为我父母结婚晚,年纪也大了,虽然嘴上对我百般不愿意,但是对我还是很关心的。

  “别浪费时间了,我认识和平那边一个看事的(东北话,意思是阴阳先生),我请过来看看。”

  再说到我,我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整天头晕目眩,昏昏欲睡,总觉得眼前有一团青蓝色的东西在飞来飞去,有时候还会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没过多久一个老太太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烟袋锅子,看了看我,低头在我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父亲转身下楼去了,我估计肯定是让我爸去买烟买酒,然后给我一个“作法”,然后骗点钱回去。

  我爸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盒中华烟和一串200响的小鞭炮,因为我能感觉到老太太要做什么,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头上还有些晕乎乎的。哪怕我心里已经知道这老太太是骗钱的,我父母已经病急乱投医了,我也无心理会,不想说话。

  我爸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我心想这是要给“大仙”点烟吗?

  没想到啊!下一秒,我父亲点燃了鞭炮,把鞭炮扔进了我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鞭炮,鞭炮的引线越来越短,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就像是过年一样。而我的心,却好似一万只羊驼在奔跑…

  一串鞭炮放完,我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虽然还是很虚弱,但也没了睡意,鬼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幺蛾子。

  门开了,老太太叼着一根烟走了进来,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像是一个愤怒的中年人。

  我躺在床上,不敢直视她,生怕她突然打我,再说了,我身上有什么鬼啊,神啊的,让我无言以对。我还不能还手,就怕老太太回头再讹上我。

  老太太嘴里叼着一根烟,指着半空中的青色烟雾骂了一句:“&啊图吧,奴尔哈撒七不……”

  (他说的啥我也没听懂,也没听清,我也是后来知道的,东北这边请神上身属于萨满文化,说的是神语,可能...大概是这么几个字)

  老太太和青蓝色的东西可能是对话了几句吧,老太太回头对我父亲说,去拿两根筷子,架在窗台上,准备一碗倒头饭(倒头饭就是两碗饭扣在一起第二碗扣在第一碗上边是倒过来的),然后饭上点三根烟,那东西就走了。

  我父亲听后连忙照做,别说,过了有那么五六分钟吧,我感觉我头也不晕了,身上也渐渐有劲了,感觉好多了。

  老太太看我坐起来了,笑着对我说到:“饿了吧,去吃点饭去吧。把那碗倒头饭吃了,你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我来到阳台,看着那碗有烟灰的饭,回头看着父母和那个老太太说到:“一定要吃这个么?我自己下碗泡面行不行呢?”

  老太太看着我:“吃吧,吃完这碗饭才能吃别的,最少吃三口,最好是吃完,每吃一口自己记一下,一共吃了多少口一会告诉我。”

  好吧,看来没办法了,硬塞吧,随便划拉了几口没有烟灰的地方,一口,两口……

  不知不觉中,我越吃越香,到了后来,不管是不是烟灰,我都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也不剩。

  “我吃完了!”我随口说着

  “大仙啊,我儿子这两天是怎么了?”我母亲好奇地问道

  “没啥大事,我跟你们说一下因果吧,人们常说人有三把火,三把火代表三魂,头顶一把,两肩各一把,当身上三把火灭了一把,你就会开始走背运,各种不顺,当第二把火熄灭了,你就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坟墓的活死人了,这个时候在鬼怪眼中,它们生前或者死后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会附在你身上,想让你帮它完成,三把火灭了,那这个人也就没了。”老太太解释道

  听完老太太说完后,我把我在网吧的经过也跟家里人说清楚了,听完后,老太太若有所思地又点上一根烟。

  “行了,来龙去脉我知道了,我给你和你父母简单说一下,你吧,连续好几天没好好睡觉,导致双肩上的火弱了下来,加上路过包厢的时候又被人家吓了一跳,双肩上的火被吓得仅剩下两个小火苗,头顶上这盏火又被你大半夜洗头洗弱了,导致你虽然有三火,但是你被邪气入侵,还好,你只是三火弱下来,并没有熄灭,所以虽然你被鬼怪骚扰,但是你性命并无大碍,以后节制一点,大半夜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消停在家睡觉多好。”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刚才我也跟缠着你的小东西说了,明天你去十字路口画个圈烧点纸给它就好了,一次性多烧点,它就不会烦着你了。”老太太对我说道

  “不是,凭啥啊?它先对我动手,我还要给它烧纸求它离我远点?大仙,咱给它打个魂飞魄散不行么?直接点。”我没好气的说道

  “嘶,小孩人不大,怎么这么心狠呢,它只是需要帮忙,它没伤你性命,你为啥要杀它?好家伙,还魂飞魄散。它有求于你,才缠着你,而且刚才鞭炮一响,它受的伤比你还重,你再给它烧点纸钱,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今天你帮了它,没准哪天人家还会帮你忙呢。”老太太皱着眉头说道

  “哦(´-ω-`),好吧,那刚才用筷子做梯子,和让我吃倒头饭是啥意思啊?”

  “用筷子做梯子,是给它一条生路,你家有门神,正门出不去,窗户上有八卦镜,也出不去,阳台上给它支个梯子,好让它走,你先回屋,我跟你爸妈说几句话,一会叫你出来,我再告诉你倒头饭的事。”

  听完之后,我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过了很久,我爸妈把我叫了出来,说有事要跟我说,等我出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走了。

  “什么?老太太怎么走了,她都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吃倒头饭啊?”我自言自语道。

  “儿子,你过来,你想不想跟老太太学看事,你不念了以后还没啥一技之长,学个本事也好有个营生,最起码饿不死啊,是吧。”我父亲对我说道

  “啊,我咋都行,她这行挣钱么?累不累?”我问道

  “这有什么好累的,你知道吗,就这么一会,我给她一千块钱,你去学风水算命吧,老太太很喜欢你,说你这辈子就是干这行的。”

  “啊,那行,学呗,我一天也没啥事干,那我明天买点水果上她家拜师呗。”我说到

  当时我的心里其实乐开了花,玄学唉,摸骨算命,看风水,小的时候受林正英电影的影响,其实我一直对玄学感兴趣,降魔卫道,惩奸除恶,试问哪个小孩没有一个当大侠的梦想呢。

  而我不知道的是,我的平凡日子,从那一晚之后就已经结束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左右,我早早地来到了老太太家,(好吧,我承认ヽ( ̄д ̄;)ノ其实是因为太激动,晚上没睡着,一直熬夜到早上八点)听父亲说,老太太姓于,让我进门叫舅妈就行(虽然我也不知道这辈咋排的),显得亲切。

  “舅妈,在家么?我买了点水果来感谢你来了!”我略带激动地冲屋内喊道

  只见屋内出来了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一个女孩,穿了一个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的半截袖,女孩冲我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打开了栅栏。

  “进来吧,等你半天了。”女孩对我说道

  “啊,哦…哦(´-ω-`)!”我略显惊愕

  一进门,就见屋内除了老太太之外,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还有一个少女,正跪在地上不停地哀号,看年纪,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老太太左手拿着一面大鼓,右手拿着一根皮鞭,不停地抽打着大鼓,每一鞭子下去,少女都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老太太作法呢啊,我就没上去打扰,把果篮放在桌上,然后躲在一旁角落里看戏。

  少女的惨叫声越来越小,她的脸色也越来越红润。

  突然,少女嘴巴一张,一团黑气从她的口中飞了出来。

  那团黑气四处乱撞,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呔”老太太突然一声惊呼(吓了我一跳),转身用鼓将黑气扣在桌上,用一张符纸镇住。

  “行了,完事了,我给你画个符,你回去烧了,然后冲点水给孩子喝下去,她这事就了了。”老太太有气无力地对中年妇女说道。

  “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这是一点小心意,您受累了。”中年妇女眼含泪水激动地感谢道,并快速地把两个一掌厚的大红包放在了桌上的水壶底下

  中年妇女带着小姑娘走了,此时屋内就剩下我,老太太,和那个牛仔裤女孩。

  “我知道你来做什么了,坐吧,休息一下,等会我带你去见七爷,他是白家的仙童,叫白师姐就行了。”于老太太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是是。师姐你好。”

  “于师姐刚做完法术,身体还有些虚弱,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咱们是出马仙,请仙,请神,请善妖,除恶妖,东北五仙,胡黄白柳灰,分别对应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每一种动物的习性都不一样,所以修炼的法术也不一样,胡家善变,经常用阴谋诡计戏弄敌人,狐家看透众生,尤其是姻缘,黄家通晓天地,经常帮人算命,看事,学习各种能力,但是却不是很精通,于师姐就是黄家仙童,白家心地善良,经常用中草药救人。常家和柳家虽然都是蛇,但是却是两个分支,柳家是以凶猛的妖气震慑对手,而常家则是让道童和本命仙一起修炼,以血气和阳气驱邪,所以柳家最擅长驱邪,灰家则是最擅长风水。”白师姐喝了一口茶水。

  “哦哦,那我拜黄家仙吧,我觉得这样比较实用。”

  “胡闹!什么叫你想拜谁就拜谁,是仙家找你,根据你的命格仙家觉得你跟他合适,选你为堂马。”白师姐瞪着眼睛骂道

  “好啦好啦,他还没入门呢,这些常识不懂也是正常的。做师姐的,就让一让吧。小子,你会开车么?”

  “额,不会-_-||”

  “没事,那就让你师姐开车,咱们去一趟长白山,七爷脾气暴躁,你到那少说话就行了。”老太太说完便回屋收拾行李去了

  “师姐,对不起啊,我不太懂。”

  “不懂没事,你可以问我,但是不能乱说话,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说的每一句话,仙家都是能听到的。”白师姐训斥道

  “师姐,七爷,是哪家仙?”我好奇地问白师姐

  “七爷,常七爷,常胜将军,天威将军,相传明朝永历年间,常七爷化身猛将,帮助当时的皇帝守护边疆七十年,无一败绩,册封常胜将军,后来太子听信宦官诽谤,说七爷是妖精得道,要祸害朝政,被打回原形,老皇帝后来得知后,下令废黜太子,重整朝堂,并追封七爷为天威将军,賜虎候兵符和五爪莽纹,但是七爷说累了选择了隐居长白山。”师姐解释道

  “常家仙啊,距今几百年了啊,那,师姐,是不是我拜完了七爷,七爷就拿手指头一点,我立马就有浑身的法力了,能御剑飞行不?”我激动地问道

  “你在想什么呢?现在这个时代叫末法时代,连会走阴的先生都没几个,你还想御剑飞行?而且还有,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要修炼的,你理解的那种法力,超能力,在行业术语里我们叫做炁。”师姐翻了个白眼解释道

  “行了,行了,别东拉西扯的了,白师妹,你去把车打着,准备走了,有什么问的路上问。”老太太对着白师姐说道

  上了车之后,我和老太太就坐在了白师姐的后座上,坐下之后,老太太转头看向我,慈祥地说道:“问吧,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你白师姐开车,我帮你解答。”

  “为什么白师姐也叫您师姐啊?您二位差着挺大岁数了吧。”我疑惑地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都是三代仙家的堂口,所以跟年龄无关,修道者达者为师,所以对外人多的时候,她也我舅妈,私下里我们还是以师姐妹相称。”老太太为我解答道

  “何止啊,如果你真是七爷的仙童,我跟于师姐还要叫你师兄呢。”白师姐打趣道

  “开好车,别插嘴!”老太太显然有些为难。

  啊,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老太太了,索性还是问白师姐吧,毕竟年纪差不多

  “白师姐,刚才你说,我们现在是个末法时代,什么叫末法时代啊?”我问到

  “所谓末法时代,是沿用了修真的话说的,现在地球上灵气稀薄,翻译成你能理解的话说就是,像我们这种借仙人能力的,仙人本身自己就没有多少法力,借你又能借多少呢。再一个,就算他肯借,你这副小身板又能承受多少呢。”白师姐回答我道

  “对了,对了……”

  一路上,我问了不少关于马仙的事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