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诡踪录

第三章 道士下山

诡踪录 真·鹅短情长 3886 2022-04-16 05:12:06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脸上疼得厉害,不用想也知道是酒瓶弄破了,头好疼,肚子好饿。

  家里没人,只有我一个人。

  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算了,点个外卖吧,然后给父母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去哪里了。

  “喂,妈,你们在哪?”

  “醒了,儿子?哦,你四叔家你弟弟不是从小被道士说有仙缘接上山了么,今天下山了,说是什么红尘历练。行了,收拾收拾,一会你爸开车接你,来新田。”

  “啊,行,那我把外卖取消了。”我说完挂掉电话

  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背上背包在家等着我爸。

  “彭”“吭吭”门锁动了,不用想,一听这声就是我爸回来了。

  因为我家的门有点旧了,需要提一下,拧钥匙才能开开,我妈开门是用手提着门把手,然后再拧,而我爸就比较简单了,踢一脚,然后再拧。

  也不知道是踢大劲了还是门锁坏了,拧了半天没拧开,我爸冲屋里的我喊了一句,开下门。

  我也不知道是本能反应还是怎么,身体已经过去了,嘴上习惯性地问了一句,“谁啊?”

  “你爹!”

  “我你…”我赶紧住口

  拍了拍胸脯,幸好没说出来,要不然真挨揍啊。

  “爸,回来了。”

  “啊,收拾好了么?收拾好下楼,我跟你说,你弟弟现在长得比你还高……”

  一上车,我坐在副驾驶,把背包扔在我爸肚子上。

  “给,给人看事挣的,不多,十万块钱。”我故作平静地说道

  “滚**犊子,啥玩意啊?还挺沉。”我爸满脸不信地说道

  “看看不就知道啥玩意了?”

  “啥啊,买的土特产啊?”

  我爸边说边打开背包,当他打开背包后,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

  密山并不是很大,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新田村,这个时候已经是人声鼎沸了,一进门就是十五张桌子,十几个老头子围坐在一起打扑克,十几个中年妇女坐在一起嗑瓜子,叽叽喳喳的说着村子里的八卦,老太太们坐在一张桌子上,一言不发,但是口袋里已经掏出了五颜六色的塑料袋。房间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人群中央,一名道袍青年被人团团围住,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我弟弟宋子悦,四岁时得道士之命,进龙虎山修道,入山十余年,如今突然下山,估计已经“毕业”了。我朝他招了招手,他朝我挥了挥手,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没认出我来,只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算了,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坐稳,一个声音就从远处传来。

  “哥!”

  “哥,听三大爷说你现在学出马仙呢?”

  说话的是我弟弟宋子悦,穿着一身黄色的道袍,身高一米八左右,但是因为太瘦,穿在身上就像是偷来的衣服一样。

  “啊,是,老弟,你咋认出来我的呢?”

  “就你身上那股妖气,我能认不出来么!”宋子悦打趣道

  “臭小子,老夫好歹是有正仙牌位的,虽然我不否认我是妖出身”我的脑海中,却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就在这时,宋子悦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右手握着左手拇指,对着我深深鞠了一躬。

  “晚辈宋子悦,龙虎山第二十一代弟子,拜见七爷!”

  我惊恐地看向四周,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身上。我连忙把宋子悦按到凳子上,让他坐好。

  “你吧,刚下山,别犯愣!”

  中午十一点,宴席如期开始,先是我四叔上台感谢各位亲朋好友,但明显嘴笨说不出什么来,下台之前,用一句百搭的大家吃好喝好结束,我四叔说完后,我堂弟又上台舞了一段剑,赢得了全场的叫好。在我堂弟舞剑的功夫,开始上菜了。

  四冷盘,皮蛋火腿,盐水冰虾,肉皮冻,泡椒酸辣无骨鸡爪,四热菜,虎皮肘子,红烧甲鱼,五香烤鸭,东北榛蘑炖小笨鸡,四拌菜,东北五彩大拉皮,干豆腐拌老虎菜,小葱拌豆腐,辣拌明太鱼。

  众所周知,吃席的时候,你是没法吃饱的,前十分钟还在正常上菜,后十分钟中年妇女跟老太太那几桌吃差不多了,就开始五颜六色的塑料袋了,一个个不是说接孙子放学,就是说拿回家喂狗,基本半小时解决战斗,剩下个两三桌的老爷们,菜没下去几口,酒就已经开始踩箱了,喝到四十分钟以后,都开始差不多了,就开始唠嗑,从家长里短,再到国家大事,就好像没有他们不知道的,那是一边醒酒一边喝。

  (PS:如果你也碰到了这种情况,我教你个办法,在他们准备开始唠家长里短的时候,大声的问,一会上谁家打会麻将斗会地主啊?)

  “哥,你吃饱了么?”宋子悦问道

  “还行,菜挺硬,我坐我爸那桌吃的,他们喝酒不咋吃菜。你呢?”

  “嗨,别提了,一桌一桌的敬酒,这个是谁家亲戚,那个是谁谁谁,记不住不说,菜一口没吃,白的,啤的混着喝。”宋子悦脸红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行,先撤了,明后天吧,抽个空咱哥俩单独喝点,有挺多修炼上的问题想请教你,我这刚入门没几天。”

  “行...行。”

  宋子悦捂住嘴,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朝对面挥了挥手,看样子已经喝多了。

  我走在村里的小路上,一路上特别安静,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哎呀,村里狗都被人偷了?这咋没狗叫呢?”我心想想到这,我随便走进村里的一户人家,想了解了解情况,因为村里人大多都认识,大不了就说自己喝多了走错屋了。

  来到屋内,低头看向狗窝,只见平时特别凶狠的大狼狗,今天看到我也低着头,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老头子!快出来,我逮住一个偷狗的。”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我还没等抬头解释,一个箩筐便把我套住,只感觉浑身疼。

  “别打了,我是宋老三家的,好几年没回新田了,又喝多了,走错屋了!”我急忙地叫喊道

  随着中年妇女的叫喊声,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急忙将箩筐摘下,连忙解释道。

  此时,从人群中,走过来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身穿黄色道袍,背后背了一把太极两仪剑,不用问,这是我那堂弟,宋子悦。我急忙招手喊他,希望他能帮我解释一下。

  “老弟,这…”

  只见宋子悦走到距离我大概五十米的位置,突然拔出宝剑向我冲来,口中大喊。

  “妖怪,受死!”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货喝多了,看我身上妖气漫天,要来除妖。

  想到这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双手掐诀,口中念道。

  “天惶惶,地惶惶,妖魔鬼怪莫猖狂,今日斗胆...”

  没等我念完,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七爷那道沙哑的声音

  “小子,你想杀了他?请谁都不能请小蜈蚣啊。他一出手,就得死一个。”

  “不是,七爷,我是要请二郎神,请他来制服我堂弟。”我回道

  “我说是蜈蚣就是蜈蚣,你年龄还小,我猜你下两句是不是,今日斗胆请二郎,不是我死必他亡啊,这小蜈蚣啊,一直崇拜二郎神,咱们这边能请到的二郎神都是它在上身,虽然没有牌位吧,但是也是上界默许了,而且我告诉你,正所谓,正神不上身,在正神的眼睛里,人的身体就像是污秽之物,他们能下界也只是在你身旁告诉你该怎么做,就好像你在看两个蛆为了坨屎在打架,你会插手么?”七爷玩味十足的对我说道

  “那,那我咋办?要不七爷你附我身上制服他?”

  “不用,他是修道之人,修道之人四不吃,牛,狗,大雁,乌龟,因为他们代表了善,忠,贞,孝,吃了这几样这辈子不能作法,不能碰污秽之物,像女人的月经带啦,刚生完孩子的羊水拉,碰了这几样东西,三天不能作法,不能喝酒,喝完酒,就彻底醒之前不能作法,会不准。他现在的样子,明显就是喝多了,你上去摁倒,给他两个大嘴巴子就好了。”七爷为我解释道

  听完这些话,堂弟也差不多距离我三步远了,眼看就要砍到我,我急忙起身,三步化作两步,一脚踹在他胸口上,因为堂弟很瘦,这一脚全力下去,竟被我踢出三米远!不光是看热闹的,我自己也惊呆了。

  “别吃惊小子,他们修道的不能喝酒,咱们可以,你喝得越多,七爷我能借你的力量就越多。哈哈哈”七爷笑道

  宋子悦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摇摇头,喃喃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存...”

  宋子悦手中的长剑嗡嗡作响,仿佛有灵性一般,而我却能看到,它的剑身泛着淡淡的金光。

  这光芒并不耀眼,但是却无比的纯粹,仿佛充满了杀意,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七爷,怎么办?我感觉这傻小子真打算杀了我。”

  “慌鸡毛,七爷我几百年的道行,我走过的路比这小子吃的盐都多”

  这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我明白这是七爷上了我的身。

  “我”不慌不忙地走向对面,一边走,一边扭动着脖子和手腕,宋子悦则飞快地冲了过来,双手握剑,举过头顶,距离我七步之遥,猛然劈下...

  说时迟那时快,“我”向左一个侧身,躲下了这次的劈砍,侧步向宋子悦身后走去,一个勾脚,将他绊倒在地,顺势下压,压在了宋子悦身上,双手是左右开轮,啪啪作响,数不清的嘴巴子扇在宋子悦脸上。

  随着围观群众越聚越多,人群中传出了一道声音

  “七爷,手下留情!”

  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袍,手持拂尘的胖道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朝着“我”拱了拱手。

  “七爷,我这师弟酒后无德,被七爷教训也是应该的,但他此次下山是为了红尘历练,他与您的本命仙童,命中注定要一起渡过这红尘劫,希望您老能高抬贵手,我这里代师傅青云子求您给个面子”胖道士微笑着对着“我”说道

  在我还愣神的时候,我发现我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胖道士再次对着我抱拳拱手,深鞠一躬。

  “恭送七爷”胖道士躬身行礼

  胖道士向我缓缓走来,将我拉起,扶起被我打到昏迷不醒的堂弟,并将人群疏散,对着我抱拳拱手道:

  “福生无量天尊,施主,贫道奉师尊之命,护送小师弟下山,寻找能助其渡过红尘劫的人,如今已经找到,贫道要回山复命,这红尘劫就拜托你了,临走前,贫道送你一卦。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胖道士把昏迷的堂弟交给我,便离开了...

  我背着昏迷的堂弟,打车回到了我家,将他安顿好后,我便尝试着跟七爷沟通:“七爷,七爷,您在么?”

  房间里一片寂静。

  “七爷走了?还是我召唤七爷的方式不对”我心中想道

  我开始尝试小说里的冥想打坐,试图和七爷沟通,放空思想,平心静气,气沉丹田,两腿盘地而坐,终于在尝试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成功睡着了...

  此刻的屋子里格外地安静,堂弟躺在床上,安静地入睡,我躺在地上,打着呼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