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逍遥剑仙

第二十一章 不屈之意

逍遥剑仙 风一色 2303 2022-05-23 17:40:14

  夜空中,李默书将风云身法催动到极致,同时意境运转,疯狂掠夺着四周的天地灵气。

  他的三道剑意之中,论威力苍松剑意最强,损耗自然也最大。

  与紫府修士对敌,他的仙元厚度到底是有些捉襟见肘的。好在以剑为媒,他这种体外运转的模式似乎恢复仙元的速度极快。

  还在半途,他的仙元便已恢复近半。

  李默书此时心思全系在家人身上,浑然不知景元剑发出淡淡的光芒,自发吸收着天地灵气,速度比平时快了数倍。

  待回到上将军府时,他的仙元已然补满,且并没有停下的趋势。

  感知扫过全府,见家人无恙,李默书这才安下心来。

  不是冲自己来的?

  李默书如是想道,自己成为修仙者时日尚短,并没有结下什么仇怨,要说唯一可能结怨的便是……九世灵童?

  遭了!

  李默书身形飘落,落于冬之苑中,司马衡一行人便安顿在此。

  厅堂中,李家众人齐集于此,空地上躺着一只体格硕大的黄狗,气息微弱。司马衡、左明丘等人一脸悲恸之色,却不见了凌夫人的身影。

  李默书踏入厅堂,见黄狗口中仍汨汨流着鲜血。身上新旧不一的伤痕,显得十分刺眼和狰狞。

  伤痕是丑陋的,甚至让人厌恶,却写满了他对诺言的执着与坚守。美与丑,善与恶,有时真的难以明辨。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可面对无数明枪暗箭,他却从来没有退缩过,直到生命尽头。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二百年孤勇,只为那夜一饭之恩。

  李默书心中敬意油然而生。

  似是察觉到李默书进来,黄狗口中吐出一道细微的悲鸣。也许他吊着一口气,只为等待此刻。

  “对……不……起……”雪寐声音时断时续,轻到细不可闻,却已用尽全力。

  李默书没有接话,静静地等他说下去。

  “求求……你,救……救他。”说完,雪寐便再也开不了口。

  李默书依旧沉默。

  今夜之事显然没那么简单,徐青阳和季芸费了这么大力气,显然就是为了把自己引开,杜玉衡他们还不够格。可雪寐他们昨天便已到了,如果那位娘娘要抢灵童,昨天就可以,何必多此一举?

  如此大费周章,对方显然是要警告自己。

  对方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也许她对付不了李默书,但想要对付他的家人轻而易举!

  但其实,这位娘娘能量如此之大,能让徐青阳这样的紫府修士为之所用,绝不是易与之辈。只是她行事应该有诸多限制,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发出警告。

  且徐青阳与季芸在平都生活多年,并无逾矩之处。

  今日徐青阳种种表现,亦颇不寻常。

  一切梳理下来,李默书觉得那位娘娘背后,很可能有一个看不见的庞大组织!

  既然对方并没有下死手,显然此时退出是最明智的选择。再深入下去,恐怕会卷入无尽旋涡之中,一不留神便会将全家置于险境。

  雪寐第一句便说对不起,便是觉得将李默书一家拖入险境十分抱歉。

  刀枪剑雨他自不惧,可赌上家人的性命,李默书做不到。

  修仙界不同江湖,有张三一人坐镇,便是那傅青虹来了也不惧。可修仙者的力量,不是凡人可挡,敌暗我明,他又怎能时时提防?

  只是这次若退,李默书的修仙之路怕也要就此终结了。

  两难之时,景元剑上的光芒忽然时明时暗起来,正在提升的境界竟有崩溃的迹象。

  “啪!”

  李默书后脑勺吃痛,却是三姐给了他一巴掌。

  就见李墨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怎么出去混了十年,回来倒变成窝囊废了?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在怕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我李家没有孬种!”

  李聪端坐主位,气度沉稳,早没了慈父模样,俨然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将军,杀伐果断。

  见李墨香开口,他接过话头道:“你三姐说的不错,李家没有孬种!老四,你记住,我们不是你的累赘,而是你最坚强的后盾。纵然你踏上凌霄,回到这里你依旧是家里的老幺!”

  李默文来信时只说李默书归来,并未提及他成仙之事,本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却不想成了惊吓。

  只是李家众人没有傻子,哪里不知道当前的形势?

  或是幸运,或是忌惮,总之他们明白李家今夜是逃过了一场灭门之祸。

  人家在警告李默书呢!

  可李聪一生戎马,未战先惧这种事,在他的字典里不存在。

  他且不说,二哥面对十万大军,血战三天三夜一步未退,战至十余兵卒,将堂堂虎帅拒于关外,这是二哥的血性,亦是李家的家教。

  李默书骨子里是倔强的,否则也悟不了苍松剑意。可他对家人太过在意,才会踟蹰不前。

  但他忘了一点,他在意家人,家人更在意他!正是这份难以割舍的亲情,伴着他走到如今这一步。

  景元剑上的光芒重新绽放,李默书看向雪寐,雪寐疲惫的目光一直看着他。

  “好!”

  李默书只平静吐出一字,雪寐却似得了千金之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闭上眼睛溘然长逝。

  李默书微微叹息一声,却也顾不上惆怅。他闭上双目,仔细感受境界的变化,直到稳固下来。

  并没有质的飞跃,还是叩命境,但此时的仙元厚度,已经可以媲美炼气修士了。与此同时,父亲和三姐的话让他内心产生一丝明悟,让他的苍松剑意更进一步。

  李默书还发现,景元剑在贮存了更多仙元之后,似是变得虚幻了一些,竟有些介于虚实之间了。

  这个变化让他有些意外,之前他一直在思考,局限他境界的是什么。如今看来,却是落在这在景元剑上了。

  也在这时,五位少侠匆匆赶到。

  杜玉衡吃惊于李默书的变化,讶然道:“你……你突破了?”

  他们已经知道,李默书踏入仙门不过是大半个月前的事情。刚才离开时还好好的,转个身的功夫,就突破了?

  什么时候,修仙破境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了?

  “我……我是不是修了个假仙?”杜玉衡备受打击道。

  李默书却不理会他的颓败,问道:“你们来的正好,谁有多余的灵剑?”

  几人都是仙门正统,身上好宝贝自然不少。

  杜玉衡等人取出三把灵剑,李默书握住一把在手,令人心悸的剑意一闪而逝,没入灵剑之中。

  柳如烟心中惊讶,小声道:“杜师兄,这剑意好像比先前的更强了!”

  杜玉衡木讷点头,内心苦涩。

  他觉得是不是该回山了,再跟李长老待下去,以后怕是再没有动力修仙了。

  李默书将三把灵剑都封入了苍松剑意,交给二哥道:“你命人将这三把剑悬于梁上,我有些事要办,去去就来。”

  说完,李默书身形一闪,消失于夜色当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