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放羊娃修仙之路

第十三章:看走眼了

放羊娃修仙之路 在人间渡劫 2250 2022-05-21 20:02:00

  婚宴上,刀爷因为着急入洞房,就把郑翔云这个证婚人推出来陪大家喝酒,作为一个高中生,他第一次端起酒杯,不过这些粮食酿造的酒水闻起来真香,喝到嘴里真辣嗓子。

  “半仙,这酒水喝多了会不会影响修为?”郑翔云偷偷的问黄鼠狼,其实他想说它有没有办法让酒水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

  “尽管喝,我们可是千杯不醉的哦。”黄鼠狼毫不在意的吹牛,郑翔云信以为真就敞开肚子喝。

  虽然他的脸已经红的像猴子的屁股,还在到处和人碰杯,大家还真的以为他酒量很好,都围过来敬酒,结果郑翔云就直接倒在桌子下面呼呼大睡怎么叫都叫不醒。

  等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都是第二天下午了,四周安静的可怕,他还以为自己做梦呢,结果身上紧梆梆的难受,他想要动发现动不了,猛的惊醒才看到自己被捆成粽子躺在一间堆满杂物的房间里,还有股说不出的霉味。

  “喂,怎么回事?你们要造反了吗?敢捆我?”郑翔云气的大叫起来,黄鼠狼迷迷糊糊让他不要吵。

  “感情捆住身体的是我,你没感觉到难受就不关心是不是?”郑翔云逮住黄鼠狼也怼一顿,黄鼠狼慢慢也醒了酒。

  “我说你小子现在修为不高脾气不小啊,跟谁俩唧唧歪哇呢?”黄鼠狼伸着懒腰发现自己好像也伸展不了,才发现郑翔云被捆住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喝醉了以后发生了什么?”黄鼠狼吃惊的问郑翔云,郑翔云翻着白眼不想搭理它,继续对着那个有光亮的窗口大喊。

  很快门被人踹开了,郑翔云努力抬头看到进来的是穿着一身红衣的花姐,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而且眼睛红肿应该是哭了很久造成的。

  “花姐你怎么了?刀爷欺负你了?刚成亲第一天他就变脸了吗?你松开我去给你撑腰。”郑翔云看着花姐的样子突然有点后悔撮合她和刀爷。

  他往花姐四周看没有看到刀爷也没有看到其他人。

  “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之前欢颜巧语的让我嫁给刀爷,可是成亲当天你给他毒药吃,让他还没有洞房就倒下,现在生死未卜,你是想要我当寡妇是不是?”花姐红着眼睛盯着郑翔云恨恨的问,郑翔云皱眉他怎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呢?

  “花姐,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可能给刀爷毒药?他现在怎么样了叫了大夫吗?”郑翔云的大脑好像不会思考了。

  “你昨天是不是给了他一个木盒子?”花姐拿出那个装灵丹的木盒子甩在郑翔云的面前,郑翔云瞪圆了眼睛看着木盒子,这不是自己从邪冥教那抢来的吗?

  “这盒子里装的是灵丹啊,怎么有毒?”郑翔云一着急吼出来,无意间发动了身体里的灵气震碎了身上的绳子,花姐和郑翔云同时傻眼。

  郑翔云最先反应过来拿过那木盒子打开,里面空了,不过盒子散发的淡淡的原木香味表示灵丹不可能有毒。

  “带我去看看刀爷。”郑翔云拉着花姐就出门,花姐也是懵了直接被他带着跑,门口看押郑翔云的四通会的兄弟们看着跑出去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新房里,刀爷闭着双眼躺在大红色的婚床上一动不动,郑翔云走过去翻开他的眼皮看看瞳孔,然后又摸摸他的脉搏,发现确实是中毒。

  当然做这些事情的是黄鼠狼,郑翔云虽然已经练了几个月的无相功法,可他也不懂医术啊。

  既然灵丹没有毒,那刀爷的毒要么是酒水要么是在新房里吃了什么东西。

  “小云云!”郑翔云喊了一声,那状如牛的小云云晃着一身白毛哒哒的跑进来,然后靠在郑翔云身边眨巴着眼睛。

  “闻闻这屋子里什么东西被动了手脚。”郑翔云在听了黄鼠狼的建议后开始吩咐小云云做事,他并不知道小云云的嗅觉很灵敏。

  “小云云的母亲是神兽,你懂神兽的含义吗?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以后慢慢告诉你,我累了,你好好查清楚顺道锻炼一下你的各种能力,笨的跟猪一样。”黄鼠狼嫌弃的嘟囔一顿后睡觉去了。

  郑翔云看着小云云像一睹移动的白墙在红色海洋的新房里晃动,心里一点都没有底。

  花姐则冷着脸站在一边看着郑翔云,她手里的匕首还紧紧握住,要不是打不过郑翔云她早就动手杀了他。

  很快,小云云把一个茶壶给叼了过来,郑翔云接过去小心的打开壶盖大概看了一眼,里面是茶水,还有点残留不过不多了。

  “花姐银簪子借用一下。”郑翔云说着就动手从花姐头上拿下那枚银簪子伸到壶里沾了一点茶水,拿出来一看那簪子在慢慢变黑。

  “这茶水有毒。”郑翔云把壶放下后看着花姐说,花姐半信半疑的看看那壶,这是院子里的婆子们准备的,和四通会没有关系。

  这些婆子都是刀爷为了婚礼临时请回来的,难道是有人提前安插进来想要毒害刀爷?

  “别打草惊蛇,对外称刀爷重病生死未卜,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郑翔云说着起身到床边扶起刀爷用自己修炼的功法帮他把毒液逼出来,伴随着刀爷剧烈的咳嗽一大口黑色的液体咳到床沿。

  “对不起,我之前冤枉你了。”花姐看到郑翔云真心的救刀爷后对着郑翔云道歉。

  “花姐,我可是你唯一的娘家人,你怎么对我都不要紧,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幸福,好好照顾刀爷。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郑翔云带着小云云出门。

  “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这院子有什么异常吗?”走到无人的角落,郑翔云问小云云。

  “昨晚上你们人类喝的昏天黑地,吐的乱七八糟,刀爷那边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半夜的时候才见到花姐慌张的喊人进去查看刀爷的情况。然后就一群人把你捆住放到柴房里。”小云云慢慢的说着,郑翔云却已经很不淡定了。

  “你看到他们捆我不出来救我?”郑翔云气的揪住小云云的耳朵问。

  “你需要我救?那千年黄鼠狼不和你在一起吗?还有不用你当诱饵我怎么查背后的情况呢?”小云云摆头挣脱了郑翔云的手,振振有词。

  “那你查到什么了?”郑翔云抱着胳膊斜眼看它。

  “其实毒药是花姐自己弄的,还哄着刀爷喝下去,最后把锅甩给了你。”小云云叹口气,这世界上最难以琢磨的就是人类的女人。

  郑翔云难以置信的半张着嘴巴,这个花姐到底怎么回事?自己都掏心掏肺对她还要害自己和刀爷?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她真的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