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谢爷说夫人命中缺宠,得惯着!

040 放狠话谁还不会

  这一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姓谢的臭小子装死呢!

  梁彬敢怒不敢言。

  毕竟,这是他制作的节目。

  他不仅不能拆穿谢让,还得帮对方把谎圆过去!

  “看来姜老师那一巴掌真的挺有效。”梁彬扯了一下嘴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都把谢让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

  一船人纷纷配合——

  “是啊,总算捡回一条命!”

  “要我说,还是姜老师施救得当!”

  “对!多亏了姜老师!”

  这种违心的奉承,姜时初没去回应。

  脱鞋,倒出一股子的水,这才拎着鞋带站起来。

  实在听不下去,姜时初看向梁彬:“这些话,你们自己信吗?”

  梁彬:“…………”

  直播间弹幕。

  ——【哈哈哈哈,最强嘴替!】

  ——【姜时初这人能处,有台她真拆!】

  ——【终于不是所有嘉宾把我们观众当傻子!姜时初狗是狗了点,但很多时候,她正直得像一根棒槌。】

  ——【难道你们没发现,许染有点茶吗?】

  ——【你们才发现?[白眼]】

  ——【可不是,看她像个陀螺在镜头前转了半天,结果呢,一点忙都没帮上。】

  许染一直在关注实时弹幕。

  自打上船,她就用手机进入了直播间。

  虽然是静音状态,却不影响她看到这些滚动的评论。

  就因为谢让落水这一场意外,观众逐渐对她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许染一颗心往下沉。

  这不是她想要的综艺效果。

  只是——

  不等她补救,弹幕又改了风向。

  ——【不可否认,姜时初的身材仪态确实圈内一绝!】

  ——【+1,土姜多年颜粉,至今未回踩。】

  ——【刚才水中一幕绝对可以封神,B站颜狗区必须又有新素材!】

  ——【那些奢品不找姜时初代言,真是暴殄天物!】

  许染握着手机的指尖泛了白。

  这样的发展,不在她最初的设想之中。

  她以为,像姜时初这样从影后混到去拍网剧的艺人,即使取代昭昭拿到这档综艺的资源,也在观众那里讨不着什么好。

  毕竟网上姜时初的黑通稿满天飞。

  ——翻红是奢望,指不定还会招来更多黑。

  可事实呢?

  看到姜时初拎着鞋子进船舱,甚至不愿在镜头前多待一秒钟,许染打开手机微信,给自己在华融的经纪人发了信息。

  ——【姜时初远没有你口中说得那么好对付。】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回复——【姜时初?卞总都得不到的女人,你去招惹她干嘛?】

  许染:“…………”

  嘉宾落水后,节目组就取消了这次游湖。

  对《咱们幸福的一家》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

  谢让的生死不明,引来无数网友围观。

  直播间的在线观众人数,从两百多万直线飙升至一千万。

  在谢让‘醒’来后,虽说在线人数有所回落,却也稳定在六百万上下,一度刷新综艺类节目的开播热度。

  这种情况下,中止直播是不可能的。

  所以,导演组对录制内容做出相应的调整。

  除了让姜时初和谢让回去休整,其他人继续参与录制——前往节目组在公园附近临时租赁的餐厅,负责今明两日的经营管理。

  换好一身干净衣裳,姜时初才出排屋,一块烂泥巴飞过墙头,径直落在她身前半米处。

  姜时初抬头,抓到了墙上的‘元凶’。

  谢让左手攥着冰袋,按压在红肿的半边脸,泥巴没砸中人,他却不气恼,只是高着声控诉:“我长这么大,我舅舅都没打过我!”

  姜时初没客气:“所以啊,你才欠收拾。”

  谢让:“……”

  “你打人还有理了?!”谢让气急。

  哪怕对方长得再像他妈,这回他都要生气了!

  姜时初表现得一如既往的淡定:“我有没有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装死搞出那么多事,就是讨打。”

  因为心虚,谢让无言以对。

  其实他不是故意的。

  他就是觉得落水太丢脸才不想醒过来。

  “反正你打人就是不对!”谢让倔强得像一头骡子。

  姜时初挑眉。

  要说愧疚,那是绝不可能的。

  见姜时初知错不改,谢让愈发地来气:“你等着吧!我舅舅要是知道你打了我,肯定找你讨说法!”

  “是吗?”姜时初冷笑,放狠话谁还不会:“你让他来,今天晚上,铂越府门口,我等他。”

  谢让:“…………”

  瞧着姜时初推开栅栏门出去,谢让不由得撇嘴。

  这一撇,也扯动脸上的伤。

  他骗了姜时初。

  其实他没跟舅舅告状。

  十分钟前,徐特助就来关心过他。

  姜时初给了他一大耳巴子的事,他在电话里只字未提。

  他一点也不怀疑,当时舅舅就在徐特助身边。

  一旦他摆出痛哭流涕的姿态,舅舅肯定会为他做主,那样子,也许他明天就见不着姜时初了。

  可他不想姜时初离开这档综艺节目。

  哪怕对方又凶又不讲理!

  *

  姜时初来到餐厅,也被节目组告知——这两日他们经营所得的净收入,就是下一期节目全体嘉宾的食宿费。

  然后,小编导又告诉姜时初一个好消息:“许阿姨说姜老师你讨厌油烟味,方才分配工作的时候,大家一致决定让姜老师你负责去外面拉客。”

  姜时初:“???”

  初夏时节,外头那么猛的太阳。

  要说许美凤不是有意为之,打死姜时初都不信。

  许美凤坐着轮椅,与谢让外公一样,也受到节目组的特殊照顾。

  既然许美凤不让她好过,姜时初也没打算放过许美凤。

  拿过其他嘉宾方才写好的宣传小黑板,姜时初特意去了一趟厨房,当着直播镜头的面,告诉大家伙儿——她妈曾在米其林三星餐厅干过活,掌勺不成问题,大家千万不要怕麻烦她妈!

  许美凤肝癌晚期的事,其他嘉宾并不知晓。

  一时间,大家对许美凤充满了期待!

  姜时初交代完,也功成身退。

  ——举着花里胡哨的宣传小黑板去公园门口拉客人。

  因为没摄像机跟着,姜时初一到公园门口就拿粉笔改了黑板上的宣传语。

  【荷塘月色,知其五味,惠客八方。】

  擦掉。

  重新写上——

  【荷塘月色,诚邀华语乐坛天王许戈、国际名模时娜、白玉兰视后许染、新一代顶流谢让来店演出,欢迎您前往捧场消费。】

  才画上句号,身后传来一道低醇闲适的打趣:“怕是还漏了一句。”

  姜时初当即回头。

  ——方才只顾着写字,没注意有人靠近。

  这一看,姜时初忘了收粉笔。

  来人拣起地上的小抹布,也不嫌脏,擦掉了‘谢让’之后的所有字。

  尔后,从她手里取走粉笔,亲自在黑板上添字。

  与对方手指相碰,姜时初心中已有不自在。

  这会儿,再看到对方写出自己的名字,耳根子染上一抹烫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