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喋血昌州

第五章 大西朝天使宣召 关亨通校场募兵

喋血昌州 专治小宝 4541 2022-06-23 09:02:29

  第一节

  张献忠领兵犯界屯兵青龙镇,早被细作报入昌州州署。那昌州知府蔡广为人昏庸迂腐胆小怕事,闻听张献忠率领十路大军即日就要杀来,吓得三魂少了二魂。急召城中武官六品守备,七品千总,八品把总,九品巡检及团练吏、和文官县丞书办,文案回事以及蔡广属下一大群幕僚均来昌州州署大堂里议事,商议张献忠十路大军来犯的迎敌之策。

  堂下武班中一人开言说道:“知府大人勿忧、关某不才,愿率城中五千甲兵出城迎战敌军!”

  说话那人身高七尺,生得风神飘洒气宇轩昂。但见他头戴铜盔身穿铜甲,左手叉腰右手撑着一柄倒竖刀杆的青龙偃月刀、道貌岸然立于武职人员中。其人武艺超群胆识过人,乃昌州正六品守备挂武将军职衔,掌管昌州兵马帅印。单姓关,双字亨通、祖上乃三国时汉寿侯关羽关云长是也。

  堂上知府蔡广正要开口说话,堂下文班中一人说道:“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关守备主战乃下下策、知府大人万万不可从之!”

  蔡广问其何故,那人道:“城中兵不过数千将不过数员,与张献忠十路大军抗衡谓之蚍蜉撼树螳螂挡车,自取其败也!”众人视之,说话那人为昌州县丞,姓蒋名泽。

  关亨通乃昌州守备,见一个小小县丞对他说话如此不敬,心中甚是不悦、不由怒声道:“你主管城中钱粮户薄,本守备用兵你却来横插一杠,岂不成了‘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么?”

  “守备大人此言差矣!”蒋泽不卑不亢回应道,“强敌压境、匹夫有责。蒋某不才,为守城大计微进薄言也是份内的事。然守备大人却把它说成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守备大人不觉得此话有失礼数,极其荒谬么?”

  关亨通反唇相讥驳斥道:“你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觉得汗颜么?献贼兴兵犯境,号称十路五万兵马、打起仗来却人齐马不齐,狼上狗不上。一群滥竽充数的乌合之众,有何惧哉?”

  “非矣!非矣!”蒋泽摇头摆手道:“献贼既悍且狡,其谋略胆识将军不是不知道。去岁要不是他右臂中一矢石坠下城楼摔伤、站在这里说大话的恐怕不是你而是他了。”

  “你!……”关亨通一张脸涨的通红。稍停才又问道:“依你之见,该当如何?难道束手待毙不成?”

  “在下愚见:昌州城墙高而且坚,还有护城河水宽数十丈为昌州城外第一天堑,是防护捍卫昌州城池的一道天然屏障。城中军民凭险据守,乃上策也!为今之计,乘贼军还未兵临城下,赶快加固防御工事。深沟高垒遍布鹿角,只要坚壁不出不消一月、贼军粮尽自然退去。那时我城中兵丁乘其退而追之,则贼可破敌酋张献忠可擒矣!”

  关亨通强压下心头怒火、单刀直入问道:“汝既言守,可知城中囤积之粮能维持城中军民食用几月?”

  “城中所屯之粮,可供城中军民食用一月有余。”

  “倘若贼兵围困数月,你将如何应对?”

  “这……”蒋泽低头略一思索,抬头即道“蒋某闻听贼军在路途上已经断粮。彼军无粮,利在急战。我军有粮,利在坚守不出。将军若出城迎战,利敌而不利己。况以寡敌众,兵之大忌、望将军思之。”

  关亨通历声道:“献贼为人多狡,这次必是有备而来。道听途来的消息未必不是他在使诈。本守备已思之再三:兵临城下不战,怯也!贼军虽多,乃乌合之众、不足惧也!我军虽少,却鋭。以一当十以十当百与贼军对峙,犹似驱虎豹与犬羊搏斗耳!但利在急战。若迁延日久,则士气暮事可忧矣!至于城中兵力不足,明日本守备自当亲临火烧坝招募、就不劳你在这儿杞人忧天费心饶舌了!”

  “城中还有兵将可招?”蔡广犹豫着问。

  关亨通道:“事当决而不决,愚人也。昌州谓之藏龙卧虎之地,出类拔萃甚众、定能招得热血男儿,精忠报国之士……”话没说完、忽门外衙役进来通报,说大西朝皇上遣天使前来招安。

  那蔡广历来胸无良谋,或守或战亦六神无主,更没有勇气率军出城迎战张献忠十路大军。闻听大西朝遣天使前来招安,不由喜出望外,将希望寄予前来招安的天使身上。意欲委曲求全,与前来的大西朝天使议和,不打这场没有把握取胜的战争。遂起身离座正冠纳履,走下堂来催促众人道:“快、快、快设香案,与本官去州署外恭迎天使!”

  刚迈出几步,州署门外一人衣冠博带道貌岸然、在亲兵护卫的一干人簇拥下,器宇轩昂阔步走了进来、与知府蔡广撞了个满怀。

  “你、你、你……蔡广正要开口大骂来人瞎了狗眼,愕然间就明白了进来这个衣冠博带道貌岸然的人、就是大西朝派来的宣召天使。连忙满脸堆起笑容,拱手相迎道:“上国天使驾到,下官迎驾来迟,恕罪恕罪!”

  天使紧蹙双眉,绷着脸往堂前一站,高声喝道:“昌州知府蔡广接旨!”

  蔡广慌忙跪下伏于在地口称:“臣蔡广接旨!”

  天使掏出用黄绫绸缎写的圣旨展开念道:“大西朝皇帝张献忠颁昭而言曰:古人云‘无君子,莫治野人’。老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老子为一统江山,救……”

  “贼杀才,快闭住你的鸟嘴!”堂下武职人员中一声大喝,犹如大堂里晴天一声霹雳。那天使大吃一惊还没容他抬起头来、武班中跳出一个满脸髭须圆睁双眼的黑大汉来。但见那黑大汉全身浑黒声如巨雷,似天上凶神恶煞下凡。其人乃昌州七品千总,挂武将军职衔,任昌州团练吏。单姓李,双字飞虎。乃梁山好汉黑旋风李逵后裔。与关亨通八拜为交,结为生死弟兄。只见他扯出插在胸前的两把板斧径奔天使,嗔目切齿举斧便砍。

  “黒厮休得无礼!”关亨通大喝一声伸刀往天使面前一挡、只听‘铿锵’一声响亮,两般兵器碰在一起。顿时火星子四射,铿锵之声震耳欲聋。黑大汉李飞虎被关亨通的神力震得双臂麻木,噔噔噔后退几步后又扑上去举斧朝天使吼道:“直娘贼!俺先劈了你这腌臜狗头,再去杀你家那老子皇帝!”言毕呼的一斧朝天使劈头砍下。关亨通近距离伸刀隔挡已来之不及、情急之下飞起一腿横扫过去,用足尖勾住李飞虎的脚往后猛一拽、李飞虎立脚不稳,扑地倒下来了个‘嘴啃泥’。他伸手抹去嘴上的泥土,大叫道:

  “大哥呀,您要是真护着这鸟天使,俺就与您割袍断义分道扬镳、从此天各一方你走你的阳关道,俺过俺的独木桥、咱俩再也不是甚么过命兄弟了!”说着从地爬起来,唰的一斧砍下身上棉袍的一角,往亨通面前一扔就朝堂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关亨通一声断喝,训斥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你杀了他、不觉理亏么?”又对那吓得目瞪口呆,心有余悸站在原地簌簌发抖的天使道:“回去告诉你家皇上、说俺昌州军民百姓头可断血可流,愿与你们决一死战、随时恭候你家皇上大驾光临!”

  天使抱头鼠窜去讫不表,且表次日早晨天刚放亮,昌州东关火烧坝校场里云屯雾集人喊马嘶、全是前来投军从戎,比武演练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他们三人一伙五人一群,占据了校场里毎一片地方每一个角落、围成了大大小小不等的圆圈圈。每个圈子里有跑马射箭的、舞刀弄棒的、比拳摔跤的。围着圈子看热闹的人看得十分起劲。阵阵喝彩声、嬉笑声、喊杀声、刀剑划破长空的呼啸声、还有打斗撕杀时的兵器碰击声,从无数个圈内圈外扩散开来、此起彼伏,喧嚣聒耳。

  上午时分,已是热闹最鼎盛的时期。校场里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比赶集赶庙会的人还要多。那东关火烧坝校场原是一家私塾学校,因一场大火殃及数十间民房、方圆几百米被烧成一片废墟。几经拾掇,成了全城军民百姓演武习练看热闹的地方。

  上午己未时许,蔡广与关亨通骑着高头大马进入了校场。跟在后面进入操场一大群人是:李飞虎、赵三、钱四、孙五、李六,和部分皂隶衙役。此时操场上人山人海的人群少了许多。已被录取了投军从戎的男男女女和那些看热闹的老老少少、大部分都已回家去了。只剩下少部分看热闹的人滞留在校场里。他们东一群西一群围着圈子看圈子里的人比武演练,越看越喜欢竟然忘了回家。蔡广看了一阵觉得没兴趣,诈称州署里有事、掉转马头带着他的跟班回州署里去了。

  李飞虎不甘愿受哥哥关亨通的羁束,独自一人往校场东边玩耍去了。关亨通来到校场中央,向坐在桌边负责登记造册的县丞兼书办蒋泽、要过他还在低头执笔书写的登记册,伫立在原地仔细地翻阅着。边翻看厚厚的登记册嘴里不停地数着数,翻看完毕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粗略地算了算、前来投军从戎的男男女女青壮年约两千之多,比他预想的还多得多。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新招的两千多士兵中,竟无一人是行伍出身。莫说在里面提个受三军将士敬仰爱戴,挂帅出征有大将之才的人,就是从里面提个管百十来个士兵小头目的人也难。真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一种求贤若渴的失落感,不由使关亨通蹙紧眉头焦躁地在校场里踱着步、漫无目标地到东边圈子里看看,到西边圈子里瞧瞧。这时他来到南边,只见数十人围着一个圈子在看热闹。关亨通拨开众人往里一瞧:圈子里两个后生正在一个拿刀一个持剑、你一刀我一剑不紧不慢在演练拼刺。关亨通失望地摇摇头正要离开、却恼了旁边一个白发苍苍,外罩一件黄色披风大衣的老妪。那老妪乘两个后生演练拼刺不留神的一刹那,纵身跃起一招‘燕落平沙’、悄无声息纵落在两个后生拼刺的圈子里。就在她举手投足一刹那,两后生手中的刀和剑,已被老妪闪电般地夺在她手中。

  但见她左手握刀右手持剑就地立个弓箭步倏地一个旋转身,后腰背下徒起一股劲风、托起老妪的披风大衣冉冉升起,轻飘飘犹似一只大鹏金金鸟飘飞一丈开外,落在牵着一匹黄骠狮子马似在等候她的一个婢女手中。那婢女年约十七八岁,芙蓉白面身子健壮,剑眉大眼英姿飒爽、伸手接住飘然而来的披风大衣

  “好!好!好!”老妪的一招‘金蝉脱壳’之术,博得了围观的人群连声喝彩。

  “这主仆二人似在哪里见过?”关亨通也为老妪的精彩表演大为惊讶,陷入了深沉的回忆。老妪一招‘金蝉脱壳’脱去外衣后、手中挥舞着的刀剑横劈竖砍上挑下刺,旋转着身子在圈子里左盘右旋上纵下落,纵跃如飞腾挪闪扑,捷似轻鸟快如灵猫。手中挥舞的刀剑疾如劲风快似闪电,形同两条上下翻滚的银蛇起舞。刀剑掠过发出的破空唳叫,宛如龙吟虎啸。随着老妪手中刀剑越舞越快越舞越急,上下飞舞滚动的两条银蛇逐渐连成一片形成一簇模糊不清的白晃晃光环,寒光闪烁犹似金钟罩一般严严实实裹住了老妪的身子,只见刀光剑影不见人了。

  “好!好!好!……”校场里发出经久不息的喝彩声。关亨通心头一阵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暗想这岂不是老天佑我,给我送来一个武功不凡的巾帼老英雄挂帅出征。

  老妪表演了一阵武术后,将刀剑还给了两个看得呆了的后生、训斥道:“大战在即,今日这场招募比试好比临阵磨枪。你两对比焉能不紧不慢如作儿戏?这般动作倘若日后上了阵,岂不成了他人刀下冤鬼?”

  比试的两后生不由红了脸,其中一个赶忙说道:“还望前辈不吝赐教,为我俩指点一二才是。”

  “好”老妪爽朗地答应道:“那老身今天就倚老卖老,讲一点武术方面的理论给你们听。习武之人讲的是一个‘快’字。用我们学武的人讲那就是‘疾如劲风’。‘劲风’、也就是风力猛,速度快。然而达到‘风’的速度还不够快,须得出手如电闪。也就是说当你的刀剑快速得像闪电般刺向敌人时,敌人躲避不及被你一刀或一剑毙命。”

  “这声音好耳熟!”关亨通驻足观望良久,才猛然从蹉跎漫长的岁月中忆起、这个表演剑术的老妪,正是几个月前的一个夜晚,他在蔡府后院从老虎魔爪下救起的那个老妇人。等候在那里的婢女,正是在老虎魔爪下逃走了的婢女锦儿。后听人讲、从老虎魔爪下救起的那个老妇人,就是昌州知府蔡广的老娘黄老太君。关亨通想到这里,暗想道:“昔日在蔡府上见到的那个弱不禁风满头白发的黄老太君,与今日这个貌似一代剑侠的白发魔女判若两人。这岂不是怪事咄咄,难道这里面有甚么蹊跷?”想到这里,关亨通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