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喋血昌州

第 二 节

喋血昌州 专治小宝 4473 2022-06-24 08:51:08

  那是去年深秋的一个夜晚。那段时期,正是昌州城外四周的深山密林里,饿虎成群结队出来伤人吃人的时候。天一黑,老虎翻墙跃壁跳进昌州城中,横行无忌四处伤人吃人。每晚,昌州城中都有数十人被饿虎咬伤或咬死,饿极了的老虎将咬死的人吃得尸骨不存残渣不留。

  为保一城百姓安危,关亨通下令全城守城军士和军中大小头目、不分白日昼夜巡逻捕捉老虎。并全城遍贴檄文通告军民百姓、凡捕捉老虎有功者赏,畏惧老虎不前者严惩不贷。白天,关亨通在州衙里,帮助昏庸无能的知府蔡广料理政务上的事。晚上,就亲自与巡夜军士一道巡逻。

  这晚深夜,关亨通独自一人巡逻到知府蔡广私宅的后院前、他隔着两边高墙中的一道铁栅子门缝往里觑探,只见后院里面死气沉沉漆黑一片。正要离开,后院的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婢女一手用竹竿挑着盏亮着红光的灯笼,一手搀着一个颤巍巍的老妪从屋里面走了出来,看样似要在后院某一处茅厕‘出恭’。当她俩步入到后院里时,院子里忽然刮起一阵怪风。风过处,一只花斑老虎从黑影里跃出,张牙舞爪朝主仆两人扑去。老妪挣脱婢女搀扶着的手朝婢女大喊:

  “锦儿快跑!快叫家丁前来救我!”

  那婢女撇了灯笼丢下老妪转身飞快跑上台阶,仓惶朝敞开着的后门跑了进去。老妪站在原地高声大喊:“救命呀!老虎来了!老虎来了!……”喊声未了,那只老虎纵身跃起,飞扑过去将老妪按倒在地,伸出毛茸茸前爪抓扯着老妪身上的衣服。

  “不好!”关亨通暗叫一声掀了掀铁栅子们,见铁栅子门巍然不动。情急之下运气于臂、将握着的一杆青龙偃月刀往地上一撑,借着劲力飞身跃上了丈余高的院墙,夜猫子似地轻轻跳落在院子里。他挥舞着青龙偃月刀呐喊着,朝红灯照耀着的地方狂奔。那只花斑老虎又饥又渴高高竖起尾巴,张牙舞爪抓扯着按到在地上的老妪,不停地打着老妪身上人气味刺鼻的喷嚏。就在老虎张口要咬断被老虎抓扯得遍体鳞伤老妪的咽喉时,奔跑而来的关亨通高举起青龙偃月刀朝老虎屁股上猛砍下去。

  危急关头老虎放了老妪,旋身掉头躲过了关亨通朝它屁股上砍下的一刀。关亨通一刀砍空、就在他收回刀的一刹那,老虎纵身朝关亨通迎面扑来。关亨通闪身让过,那只膘肥凶悍的老虎用力过猛扑过了头、扑离关亨通一丈远近。待它再次转过身来时,关亨通已闪电般拔出身上一把防身匕首握在手中,虎视眈眈盯着老虎再次扑来。老虎吃人惯用的招数是:一扑一按一纵一抓一咬。这只老虎首先扑了个空,劲力就泄了大半。当它转过身来时,不在穷凶极恶张牙舞爪了。而是无可奈何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髭须。形如犬坐般着坐在那里,虎视眈眈瞅着关亨通手里握着的那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关亨通不知老虎坐在那儿是在作片刻间的休息,蓄备力量俟机进攻、或是畏惧他手中增添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说时迟那时快,关亨通腑下身去刚要拉起地上被老虎抓扯得鲜血淋漓的老妪时,只听得老虎狂吼一声、关亨通抬起头来时,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已扑至面前。关亨通那敢怠慢、他撇了左手握着的青龙偃月刀,顺势楸住扑至面前老虎的顶花皮毛,右手握着的锋利匕首朝老虎的脖颈上猛扎下去……老虎断了气,倒在地上四肢抽搐着,不停地发出歇斯底里的虎吼。脖颈上插着匕首的血洞里,咕咕咕地流出大量的虎血来……

  就在关亨通夹杂在围观的人丛中沉思默想的时候,老妪朝那两个比试的后生继续指点道:“习武之人临阵杀敌不单动作要快,讲究的还要力气大。砍出一刀刺出一枪或打出一拳踢出一脚都要力气大、刚劲威猛劲道十足。如果平平凡凡出手、对敌人来说是毫发无损反被敌人所伤。要做到砍出一刀或击出一拳,都要给予敌人致命性的打击。即便不能将敌人砍死或击倒在地,也要将敌之兵刃砍飞或反弹自伤。要做到这一点,平时就要多练膂力。膂力练好了,出手自然而然能猛、准、狠。能一刀使敌毙命,或一拳置敌闪腰岔气力透内脏、重伤呕血使敌无还手之机。”

  “好!好!好!”人群中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为老妪对那两个比试的后生训话而喝彩。那老妪说完,又手把手教了那两个比试的后生一番后、才大踏步走出围观的人群,来到牵着黄骠狮子马,躬身迎候她的婢女面前、翻身就要跨上她的坐骑黄骠狮子马离去。

  “等一等!等一等!”关亨通高声叫道:“黄老太君请留步,卑职有话要说。”言毕快步来到老妪面前拱手施礼道:“黄老太君别来无恙孚?卑职关某这厢有礼了!”

  黄老太君也认出了关亨通,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亦拱手还礼道:“老身谢过关将军昔日的救命之恩!今日不知关将军驾临有失迎迓,还望关将军恕罪才是。”言毕又问:

  “关将军驾临,不知有何赐教?愿闻其详!”

  关亨通道:“此地不是说话处,恳请太君借一步说话。”

  两人离开围观的人群并肩走着,婢女锦儿牵着黄骠狮子马跟在后面。黄老夫人又问:“不知将军有何吩咐?”关亨通道:“太君今日校场比武,犹似华山论剑。其武功超群,有目共睹。故卑职有一事不明,望太君明示。”

  “将军请讲。”

  关亨通道:“昔日太君在府上遇险,凭太君今日武功而论、太君身手如此不凡,别说一只老虎、就是十只八只老虎、太君要它们三更死,量它们活不到四更。太君那时为何要在那只老虎的魔爪下,甘愿受那孽畜如此蹂躏,甚至束手待毙闭目等死。如此矫揉造作,太君莫非有难言之隐乎?”

  “唉!”黄老夫人长叹一声,眼里露出哀怨的神色,低沉着声音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老身昔日宁愿葬于虎口,也不敢露出有半点蛛丝马迹的功夫来、让蔡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人遭受鱼池之殃。今日若不是贼兵即将兵临城下事急,再则为这些半生不熟武艺不精的募丁着急、老身焉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班门弄斧、致使日后招来杀身之祸耶!”

  “此话怎讲?”关亨通诧异地问。

  黄老夫人叹道:“老身现在是有家难回有国难奔啊!数年前,老身曾是洪制台洪承畴麾下一征辽先锋官。”

  “您!……”关亨通更为惊讶,问道:“难道您就是昔日威震辽东的巾帼英雄黄月英?”

  黄老夫人苦笑道:“老身哪是巾帼英雄、是征辽临阵脱逃,大明朝要缉拿的重要钦犯。”

  “这话从何说起?”关亨通又是一惊。

  “将军有所不知、”黄老夫人叹息着说,“昔日震惊中外的辽海战役惨败,皆与我们这些征辽将领有关。震惊中外的辽海战役结束后、断枪折矛壅塞原野,辙乱旗靡凝血积尸数十里。明军十余万人罹难疆场、那真是国殇漫漫悲风习习,鬼哭神泣天愁地惨啊!”

  黄老太君那苍老抑扬顿挫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蕴藏着对逝去的无数英烈和亲人的悲痛之情。她伸手抹了一下从眼眶里溢出来的泪水后接着说道:

  “辽海战役’,也称之为‘辽东战役’、是大明朝明军与关外清军交战月余,十万余万明军全军覆没、是大明朝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惨败。主帅洪承畴被俘、著名将领被俘的有:祖大寿,邱民仰,王延臣,曹变蚊等数人。还有偏将及偏将以下大小头目数百人,亦是大明朝有史以来的奇耻大辱。按照崇祯皇帝的贯例、凡是战败后战场上侥幸活下来的将领和士兵,都难逃失败罪责的制裁。或就地刎颈自戕,或被大明朝东厂锦衣卫押回京都斩首西市。若是临阵脱逃,或作战不力的明军将领,那更是全家问斩甚至诛灭九族。”

  “唉!”黄老夫人说着又悲叹一声,边走边讲起了她在辽海战场上的不幸遭遇:开战前,黄月英率领她的征辽队伍昼夜兼程,朝锦州疾赶、企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锦州外围之敌,救出被围困在锦州城内已有数月之久的祖大寿余部。黄月英万万没有料到、清军蓄意已久,志在必得。不但要攻破锦州城池,还要全歼各路援锦明军。早已十面设伏集强兵猛将,张开大网请君如瓮。离锦州还有一箭之遥,只听一声炮响、南,西,北三面伏兵齐出、黄月英率领的先头部队顿时大乱。后军变作前军,前军变作后军扭头就跑。黄月英挥刀连斩数名溃逃士兵,还是喝禁不止弹压不住。她和她的亲兵亲将被溃逃的人流簇拥着,夹裹着她们潮水般地朝来的方向往回奔跑。真是兵败如山倒啊!这支征辽队伍的将领,原是在潼关南原与李自成的部队大战时阵亡了。她是临时接到洪承畴的命令,从她丈夫蔡将军身边临时调来领导这支群龙无首的征辽队伍。没想到这些征辽士兵竟是这班畏敌如虎,一个个全成了惊弓之鸟、还没交战就溃不成军了。黄月英越想越气正没主意,忽然前面喊声大起、清军悍将多尔衮率劲旅赶到,将这支数万之众的溃军,铁桶似的围困在锦州城外空旷的原野上。

  黄月英勒马于包围圈阵中央伫立观望:但见包围圈上怒马腾跃刀枪剑戟如林、多尔衮的步骑兵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她的数万溃兵。并且慢慢缩小包围圈,步步紧逼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当清军向被包围的溃军发起猛烈进攻时、激烈的战鼓声,进攻的呐喊声,和清军的一枚枚红衣炮弹在溃军中的爆炸声震动原野、如山崩地塌。毫无斗志的溃军抱头鼠窜,惊马横冲直撞踏死踏伤溃军无数。黄月英横刀立马于包围圈核心向南边松山瞭望、身边是一群亲兵亲将簇拥着她。异常的愤怒使她镇定下来,下决心撇下这只已没有了战斗力的部队、带着她的亲兵亲将独自朝南边突围。向战斗在松山一带,她的丈夫蔡光显将军那儿聚集。她的坐下马千里雪焦燥地踏着蹄子,催促着鞍上的主人早下决心。

  “跟我来!”

  黄月英朝身边的亲兵亲将一声招呼,举刀朝拥塞在身边的溃兵大喝:“挡我者死!让我者生!”溃军骇然,纷纷为她让路。千里雪如离弦的箭,载着黄月英朝包围圈上的敌群冲去。亲兵亲将们挥刀霍霍、一个个策马紧随其后,冲入从包围圈上迎面而来的敌群,与敌群展开浴血奋战。一面‘黄’的帅旗,在敌我阵营的千军万马激战中迎风招展。黄月英骑着千里雪在敌群中左冲右突横冲直撞,手中的双剑快如闪电疾如劲风。剑锋过处鲜血飞溅血肉横飞,不知有多少敌兵将在她剑下身亡毙命。敌兵无不惊骇纷纷溃退,但溃下去一批又拥上来一群、似潮涌般地缠住黄月英撕杀。黄月英双眼发红杀得性起,她夺过身边掌旗官手中的帅旗掂了掂、将那旗杆长有丈余,旗尖锐利无比酷似一杆丈八长矛拿在手中掂了掂。只见她在马上远者旗挑近者剑砍,英姿焕发奋威砍杀,直杀得清军抱头鼠窜哭爹喊娘,人仰马翻辙乱旗靡。然而清军像是撒豆成兵,多得如蚁似蛹、满地满山遍野处处皆是。挥之不尽杀之不完、蜂群一般围着她蝥,缠住她撕杀。

  从上午鏖战到下午,从下午又杀到黄昏、黄月英和她的部下都没有成功突围。她们又累又饿渐渐力乏,只得下马少歇待东方月上再战。却才卸甲而坐,忽又喊声大震、众清军呐喊着又围裹上来了。黄月英速疾上马,抖擞精神舞双剑朝围裹上来的众清军狂砍滥杀、且战且走朝松山方向突围。忽然一骑白马的敌将拦住去路,举刀朝黄月英头顶砍来。黄月英举剑朝上一架,只听‘当啷’一声响亮、敌将震得双臂麻木虎口震裂,败阵拍马而逃、朝正南方前面不远的一片松林驰去。

  “哪里走!”黄月英一声娇喝、单人匹马朝败阵而逃的敌将追去。当敌将快要接近前面那片碧绿的松林时、那敌将朝白马屁股上狠抽一鞭,白马纵身跃起,四肢腾空扑进松林里。

  千里雪驼着黄月英紧随其后,前蹄刚踏至松林的边缘时、只听天崩地塌一声轰响,黄月英连人带马跌入陷坑里。松林里数把挠钩齐出,伸进陷坑里要活捉黄月英。只见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却是身穿鲜血染红了盔甲的黄月英踊身一跳立于陷坑边缘,挥刀连连砍死了埋伏在松林内的挠钩手。她正要跳下坑去牵出战马,一枚红衣炮弹落在不远的地方爆炸了。巨大的热浪将她重新推进陷坑里,冲天的泥土纷纷落了下来,将跌落在陷坑里的黄月英和战马身上厚厚盖了一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