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喋血昌州

第三节

喋血昌州 专治小宝 4427 2022-06-26 13:57:48

  李飞虎奔至演武厅时,蔡广也气喘嘘嘘赶到。大喊道:“谁敢抢本官的那颗帅印,本官要灭他九族!”北边场地里围观的人群霎时喧哗起来,内中有人大声叫道:

  “大家都听见了吧?这帅印原来是姓蔡姓关的,与咱们没缘。咱们散了吧,别在这里陪太子攻书了。”北边人群中另一人马上附和着说:“对,咱们散了吧;别让姓蔡姓关的把咱们当猴耍!”话刚说完、北边人群一阵骚乱,喧哗的人群中有更高的声音喊道“我们不服!我们要找他们讨个说法!为啥这颗帅印姓关姓蔡不是百家姓?”“对、找他们去,找他们说个明白!”愤怒的人群高声呼喊着,浪潮般挪离了北边场地,黑压压涌向演武厅,瞬间拥塞了跑道。

  被绑缚着的雷天豹瞪圆双眼大骂道:“关亨通,你敢戏耍老子!老子和你没完!”郑四虎也拼命挣扎着朝蔡广骂道:“你这昏庸无道的狗官!贼军压境,你竟敢烽火戏诸侯,老子恨不得活剥了你!”说完对围观人群大喊,“州官无道烽火戏诸侯,搞个‘比武选帅’为幌子来糊弄咱们。众武举们,你们散了吧!没有必要为他们卖命了!”喊声未了,人群中引起更大的骚乱,有人高喊道:“贼兵压境,国难当头!他们竟敢如此消遣我们,我们不服!”“对!对!我们不服!我们不服!”更多人的人握紧拳头高喊着,附和着。

  关亨通勃然大怒,喝道:“来人!与我将这黒厮绑了,看这颗帅印到底是姓关或是姓蔡?”跟着李飞虎跑来的众军士一拥而上,夺下李飞虎手中的板斧将他反手绑了。关亨通转身面向场地里的众人高喊道:“众武举们!静一静!大家不要乱,也不要走、听本守备一句话。演武厅上这颗帅印、它既不姓关,也不姓蔡。比武夺冠,举贤任能、谁胜就是谁的!”说完将目光转向黄老太君,等待黄老太君说话。

  黄老太君脸色骤变,朝蔡广骂道:“逆子,你为官数载、想不到你竟是这般为虎作伥蒙骗百姓,蓄意破坏这场比武夺冠的比武大赛。如今百姓对你恨之入骨、娘亲颜面何存?大明朝王钢何在?左右、”老太君朝追随蔡广奔跑过来的赵三钱四孙五李六喝道:“与我将这为官不正的逆子拿下绑了!”

  “这……”赵三钱四孙五李六四人一时愕然。蔡广乘势大叫道:“我乃朝廷命官,大明朝崇祯皇帝御笔钦封的正六品知府,谁敢拿我!”

  “好……好……”老太君无可奈何地说道:“你是朝廷命官,娘是戴罪之身、不敢拿你。好!好!子不教,父母过。犬子愚味,看来娘亲只好替这逆子受此一刀了。”说完,在马上倏地掉转手中双剑,剑锋夹着脖颈就要自戕。

  “太君!”关亨通惊叫一声拍马上前、一手握青龙偃月刀,一手眼疾手快夺下了老太君手中双剑。

  “好!好!好!”场地里围观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后,走出来一个执剑、一个握锤、一个挺矛的三个壮汉来。他们仨朝马上的黄老太君一拱手,齐道:

  “青龙镇王氏三杰参见黄老太君!”

  黄老太君在马上拱手还礼道:“老身乃一介民妇,三位壮士不必多礼!”

  话音刚落,那执剑的壮士忽然变了脸说道:“谁不知道这州官贪赃枉法、是个财不想丢,权不想丢的货色。你身为州官娘亲,在这里猫哭耗子假充真神想糊弄众好汉,也不问俺王氏三杰答不答应。刚才见你只一合,就擒了郑四虎、武功不错嘛。所以俺弟兄仨今天要向您讨教讨教,切磋切磋。若是俺弟兄仨武艺不精输了给你,俺弟兄仨无话可说。否则,休想拿走这颗帅印。看剑!”言毕唰地一剑朝马上的太君刺去。

  “慢着!”关亨通伸刀挡住那汉朝太君刺去的剑,问道:“要是她果真赢了你弟兄仨,又当如何?”使剑的道:“这帅印就由她拿去,俺弟兄仨尊她为帅,听候她的调遣!”

  “此话当真?”

  “咋不算数?”

  执剑的那汉又道:“俺叫王贤,使锤的是俺二弟,名叫王能。挺矛的是俺三弟,名叫王进。要不咱们立个字据,关将军就替俺弟兄仨作证好了。”

  “好!”关亨通高兴地说道:“王义士一言九鼎,还怕你溜了不成。”又风趣地对太君说道:“太君何不陪这几个晚辈耍耍?不让他们哭鼻子就行。目的一个、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接剑!”关亨通言随声到,手中双剑已抛向黄老太君。

  “好!”太君在马上接剑在手,欣然回答道:“恭敬不如从命,老身只好得罪三位壮士了。”言毕又谓王氏三杰道:“老身若是在马上赢了你们三个,显然不公。”说着飞身下了马,还没让她立定脚步,弟兄仨就各亮兵器、一个个似饿虎扑食般地扑了上来,呈三角形将黄老太君围在核心。那王贤唰的一剑朝太君的侧胸刺来,太君还没来得及避让、左边王能的锤,右边王进的矛,带着呼呼风响双管齐下,朝老太君的前胸后背袭来。

  只见老太君倏地一矮身,躲过剑、锤、矛、三合一的致命一击。顺势身子仰脸往后倒,双手握剑反撑着地、翘起右腿猛一旋转,将三人横扫在地。三人扑地头摔在一起,来了个狗抢屎。老太君一个鲤鱼打挺弹跳而起,紧握双剑巍然不动站立在原地。

  “好!好!好!”场地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关亨通下马来到三人面前问道:“你三人肯服么?”王贤王能王进三人摔了个嘴啃泥,来不及吐掉嘴里的泥土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推金山倒玉柱朝太君跪下拜了几拜齐声道:“俺三人愿尊太君为帅,听从太君调遣。”

  “好!”关亨通满心欢喜,又笑逐颜开转向被绑缚着的雷天豹,郑四虎二人问道:“你二人肯服么?”二人齐声道:“愿听关将军吩咐!”

  “好!”关亨通为二人亲解其缚。那李飞虎却在一旁大叫道:“俺不服、这元帅本是您的,为啥要让给这妇人?”

  “为啥不能让?”关亨通霎时变了脸,声言俱历道:“黄老太君艺能服众德能胜人、有谁不服,吾当杀之。”言毕刷地拔出佩剑,举剑就要朝李飞虎头上劈下。

  “慢着!”黄老太君喝住关亨通说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强按龙头喝水么?这黑大汉既然不服,何必要为难他。老身天不假年几度夕阳红、刚才这几招,老身几乎是拼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不久就要撒手西归,那还有余力挂帅出征。再说呐、老身桑榆暮景之年,庸人安于事故惯了。这元帅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告辞!”言毕一副老态龙钟的摸样,颤巍巍迈步就要离开。

  关亨通见黄老太君要走,知道老太君还是没答应他的要求、应允统帅三军出城,与张献忠十路大军作战。遂劝阻道:“太君胸怀甲兵,抱匡济世之才。适才举手投足之间降服了王氏三杰,无不令众武举们折服。三军之帅,还望太君切莫再推辞为好!”

  太君道:“兵法曰:‘军师不武,执事不敬,罪莫大焉。又闻:‘德行不服众而身居高位,就会使真正有才学的人不思进取。功劳没有众望所归,就加以高官厚禄,就会使真正操劳的将士灰心,就会令今天前来应试的无数众武举失望。这颗帅印,老身委实不能拜领,还望关将军另寻他人。”言毕又要离去。关亨通那肯放过,仍然苦苦相劝,拦住黄老太君去路不让离去。

  黄老太君怒道:“你苦苦相逼,非要陷老身于不仁不义之境地吗?那好,既然你的盛情难却,老身就和你过几招做个了断。不过,咱俩得立个君子协定。倘若老身果真赢了您,这一军之帅老身当仁不让。倘若老身若输了你,恕难从命、接剑!”说完将手中一支剑抛向关亨通。关亨通接剑在手,一时茫然不知所措。

  “怎么?瞧不起老身、不想与我撕杀?”话犹未了,老太君已大步流星执剑来至关亨通面前、怒声道:“不与你过几招就抢了你的帅印,岂不惹天下人唾骂。说我喧宾夺主,强龙压了地头蛇。你非要把我逼上梁山,老身只好多有得罪了、接招!”言毕大喝一声,那容关亨通有半点犹豫、就地一个旋转脚下刮起一道劲风,手中剑着地卷将而来。霎时银光闪烁剑锋飒然,劲风呼呼长剑带着锐啸劈向关亨通。

  关亨通哪敢怠慢,忙举剑架隔。只听‘当啷’一声响亮、双剑相碰,火星子四射。关亨通被震得双臂麻木,晃了两晃差点跌倒。老太君哪容关亨有半点喘息之机,欺身直进唰唰唰朝关亨通连砍数剑。关亨通一边招架避让,一边大叫道:“太君您……”话刚出口,老太君刷的一剑朝关亨通拦腰斩去。关亨通再也忍耐不住黄老太君咄咄相逼,亦被黄老太君凌厉的招数激怒了。他运足全身气力,挥剑迎着老太君的剑刃砍来、“砰!”如电光火石碰在一起后,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关亨通定睛看时、老太君的剑被击飞丈远,哐啷啷啷掉落在地上。

  众人愕然,关亨通亦大惊失色。正要去帮老太君拾起被击飞的剑,老太君却拉过呆立在一边的蔡广说道:“广儿、快来参拜关将军元帅,咱们昌州有主了、可喜可贺呀!”说完携手挽着知县蔡广的手,母子双双就要跪下行参拜大礼。

  关亨通连忙撇了剑、左手扶住白发苍苍的老太君,右手阻止衣冠博带的知府蔡广往下跪、大声说道:“我与蔡知府均是正六品官员,亦是同辈同僚。若受太君如此大礼,岂不折杀晚辈阳寿孚!”

  关亨通不待黄老太君站稳,纳头便拜道:“太君在上,听晚辈一言。晚辈实是才疏学浅,不堪胜任统兵元帅一职。前辈乃威震辽东的巾帼英雄,曾经指挥千军万马在辽东与东虏浴血奋战过。若统帅三军与张献忠十路大军作战,三军委实得其主矣!万望前辈切莫推辞,辜负三军将士同众武举对您的一片厚望。”

  太君那里肯受,拂袖又要离去。关亨通苦苦劝道:“前辈为三军之帅,实为众望所归,亦是关某所愿……”

  “别说了!”老太君打断关亨通的话说道,“大丈夫言而无信,何以立足天下。比试前曾有约在先,‘胜者为王败为寇’。今败者为帅,何以服众?军纪何在?老身颜面何存?”

  关亨通心中清楚,黄老太君武功非凡远远超过自己。即便与她大战百十回合,也未必能分胜负。怎能三五几个个回合,她的剑就被击飞丈远。这必是她故意失手,以诈败推脱作三军之帅耳。想到这里,关亨通浑身热血奔涌感慨万千,正经肃然道:

  “这颗帅印,它不是灿烂夺目,价值连城人人想要的珠宝。更不是冠冕堂皇,官运亨通的象征石、而是关乎全城军民百姓安危的一根救命稻草。这根救命稻草像根扁担,肩挑五岳比泰山还要沉重。关某焉敢自不量力,不权衡利弊。古人就有‘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得之则兴,失之则亡’之说。又有用兵之大法:‘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卑职无能任三军之帅、恳请太君临危受命,应关某不恭之请接掌帅印。力挽狂澜救一城百姓、则昌州幸甚,昌州一城百姓幸甚矣!”

  关亨通见太君立而不答,似乎还在犹豫。就霍地掉转手中剑尖,对准自己的咽喉说道:“贼军将至,昌州危矣!太君若还犹豫不决,还以此事纠结不休苦苦相逼关某、关某情愿一死,以绝太君去意之念。”

  老太君一把夺下关亨通手中利剑,叹曰:“真义士也!老身能结识义士,此生足也!若在推辞,那就是却之不恭乃不义之人也!”又用手中剑指天誓曰:“老身无德无能,蒙众义士抬爱,托付倚界之重!当竭智竭力,同舟共济与众义士共度维艰。为捍卫昌州领土不惜血洒疆场马革裹尸,以报众义士知遇之恩。愿与众义士义结金兰、祸福同当,荣辱与共。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以桃园三结义为借鉴,结为生死之交。若有异心,天地不佑人神共诛!”

  关亨通见黄老太君对天起誓,连忙率领众人跪下亦对天起誓道:“关某戎马半身,未遇明主。今择太君而事,虽肝脑涂地亦万死不辞!若背誓言,天人共戮!”

  众人跟着关亨通起誓毕,黄老太君道:“众位义士,且随我来、与本帅去老君庙作庙堂之决,共商迎敌之策。”说完起身率先走了。身后跟着关亨通、雷天豹、郑四虎、姚士光、徐文、徐武、王贤、王能、王进、姜葱、李飞虎、朱能、和婢女锦儿,还有蔡广属下幕僚一行人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