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喋血昌州

第二节

喋血昌州 专治小宝 4123 2022-06-27 18:06:52

  “是这样的么?”关亨通拖长了语调、驳斥道,“孙子兵法上既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又说‘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还说:‘故能自保,而全胜也’。意思是善于进攻的人,其力量如同从天而降,所以能保全自己并且取得完全性的胜利。孙子兵法又云:‘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其战人也’。意思是善战者的将帅,不是依靠军队人数多而求取胜利,而是依靠军队高涨的士气求取胜利、以磅礴的军人气势去压倒敌人。而不是藏于九地之下的缩头乌龟,就能创造出辉煌的战绩来。你说是么?我的姜大军师!”

  “不是!”姜葱驳斥道:“兵无常势,变幻无穷。藏势隐身,酷似龙的变化。龙能大能小、大则兴云吐雾呼风唤雨,小则隐介藏形无影无踪。升则腾飞宇宙飞升太虚,隐则藏形隐身潜伏于波涛之内。

  “‘藏’,”姜葱又说,“并不是如你所说当缩头乌龟,而是善于用兵的灵活机动。关键在于设法使敌人显露行迹,使我军隐身藏形。让我军在暗处,敌军在明处。敌军不知我军兵力多少,只会盲目用兵。或分兵出击,或分兵迎战。这样就造成我军兵力集中,而敌军兵力分散。我军兵力集中一处,敌军兵力分散十处、从而形成了我众敌寡的绝对优势了。正如兵法上说:‘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敌众我寡,转为我众敌寡也!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以与战者……’”

  “且住!”关亨通打断姜葱的话语说道:“适才所言,虽合事理。然而用兵争强,固非一道。若拘执常理,则寸步不可行矣!岂不闻‘其用战贵也胜、夫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故闻兵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利国,未之有也。故兵在于战,而贵在速战速决。”

  “不对,”姜葱反驳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其次伐兵。伐兵为不得已,故而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也!”

  关亨通穷词理尽,岔开话题厉声而言曰:“自古对敌,有战法无守法、能战方能守。如不能战,处处言守,则越守越受制于敌。你一味避战,谓之怯也!盖闻‘将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令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令之退,是谓糜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者、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你再要言守,本守备不但将你逐出庙去,还将你以扰乱军心罪斩首示众,以绝后来人与本守备作口舌之争。”

  姜葱毫不理会关亨通的恫吓、寸步不让地继续讲叙他‘以守为上’的用兵之大法……

  在关亨通和姜葱发起争端一开始,老太君就一直默默无言,凝神静听关姜二人谈兵论道,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古往今来的庙堂之决,有的是君王或将帅一人去庙堂里占卦和祭拜祖先,用占卦的方式来预测出战争的胜负。而大多数是聚文官武将于庙堂,把战争将会出现的利弊事前做出估量、让参与者权衡利弊,各自提出异议。然后集思广益,采取最佳意见,而制订出用兵方略。

  然而他两人一个主战一个主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卖瓜说瓜甜,各有千秋谁也说服不了谁。她一方面为关亨通言战、在胜利几乎微乎其微的情况下冒然开启战端所担忧。一方面又为姜葱言守的事反复琢磨,一座孤城能否守得住亦是颇费思量。从开始至迄今,老太君在这场未雨绸缪灰茫茫的战争开端里,没看到一丁点儿预兆胜利的光亮。取胜之机如此地渺茫,使她不得不格外谨慎用兵。身为一军之帅的她、听的过多考虑的过多不毅然作出决定,则会出现‘过犹不及’的弊端。然而此刻的她,在没有想出比关姜两人更好办法的前提下,只好任由关亨通姜葱二人继续争论下去。权衡二人主攻主守的利弊后,最后采纳最佳意见择善而从之。

  关亨通与姜葱舌战多时,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姜葱说得口沫横飞精神越来越旺、大谈而特谈他的主守思想。此时他正说道:“攻法守法,兵之常也。或攻或守,兵之变也。真正善守者会料敌先机,而且每谋必中。张献忠大军南来粮运不济利在速战。关将军主动出击迎战犹似‘六月里送西瓜’,恰恰适合张献忠的胃口。正如俗话所说:‘紧行无好步,欲速则不达’。兵法有云:‘夫兵形像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行,避实击虚’。今张献忠大军初到士气正锐,关将军迎其锐而战之、犯兵家之大忌也!理当‘攻其疲避其鋭’、呈所谓‘避其鋭则存,迎其鋭则亡’。贼军号称五万之众,多半皆是降兵降将。士卒未附久必生乱,俟其乱而攻之,乃为上策。总而言之、张献忠兴兵来犯,宜缓不宜急,宜守不宜攻。”

  关亨通窝着一肚子火,好不容易等待姜葱说完后哂笑道:“姜军师的缓兵之计、‘俟其乱而攻之’的策略,张献忠未必能采纳。献贼为人狡诈,身边又多了一个摇鹅毛扇的军师徐以显。他俩沆瀣一气,未必能听你任由摆布、将他俩玩弄于你股掌之中。孙子兵法上有这么一段用兵之道:曰‘激水之急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今献贼远涉而来,其军多半疲困、更兼深入战境。盖闻:‘兵半渡可击’、是也!待献贼兵临城下将至壕边,方始击之为晚矣!又闻:‘胜负在将,不在兵之多寡’。关某意欲趁贼军立足未稳之际,倾全城之兵力给予贼军迎头痛击!折敌军锋芒,挫敌军锐气。若胜,则一鼓荡平敌军。若败,则收军回城坚守城池。敌军长期屯兵坚城之下,必锐气皆失。到那时兵疲将惰,粮尽技穷自然退兵。”

  “好!好!好!”

  庙堂里的众人除姜葱一人以外,皆大欢喜。无不为关亨通的主战决策而拍手称快。老太君见众人频频偏向关亨通主战,心知姜葱孤掌难鸣、只好违心地点点头,开言道:“关将军之言甚善,昌州乃一座弹丸孤城,姜军师主守能否守住,恐怕难以逆料。至于关将军主战孰胜孰负……”老太君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了。她对这场毫无把握取胜的战争,心中犹似‘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心存忧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然而作为全军统帅的她,又不能说出不吉利的话影响军心士气。只好引用《孙子兵法》上的一段论语来说明她的担心。遂前言不搭后语,上句接不着下句地说道:‘古之兵法衡量胜负,有五个范畴:分别为“度”,“量”,“数”,“称”,“胜”。

  兵法上的“度”,是根据敌我双方土地面积不均或多或少产生的“度”。土地或多或少的“度”,是决定了粮食多少的“量”。粮食多少的“量”,又决定了能养活多少军队的“数”。军队多寡的“数”,就形成了双方兵力强弱对比的“称”……”

  老太君说到这里时,不愿往下说了。心存疑窦满脸忧郁之色,声音里带着强烈不安问众人道:“你们说,这场战争,咱们能胜吗?这座‘孤城’,在外无救兵援粮可搬的情况下,咱们能守得住吗?若是被被声势浩大的贼军所包围,即便能苦撑数月,终有一天会城破。”说着将目光移向姜葱,在姜葱白皙的面皮上停留片刻、又看了一眼关亨通那张有着钢铁般的毅力,带古铜色的脸。恰巧关亨通也在看着她,等着她做出最终决定。她明白、过犹不及、兵之大忌。只好朝关亨通违心地点点头,说道:

  “吾与献贼、终有一战!晚打不如早打、先发制人者胜!咱们要变被动为主动,最好的办法是采取关将军的‘兵乘半渡而击之’的用兵方略。乘张献忠初来乍到立足未稳之际,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之为上策。这一仗要勇、猛、狠,打出咱们昌州人的士气威风来。至于姜军师的‘主守’思想:在外无救兵援粮可搬的情势下,形同困守‘孤城’坐以待毙、为下下策、本帅不能采纳。就按关将军之说主动出击与贼军交战、就这么定了。”

  “好!好!”众人中又有人连声喝彩。姜葱见黄老太君发了话,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即便有再好的锦囊妙计也不会得到采纳。唯恐出战不利,又谏言道:“太君既然轻言主战、姜某也不好再争执下去了。不过姜某有片言相告,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黄老太君向他投去鼓励的目光。

  姜葱避开黄老太君向他投来的目光,站起来面向众人侃侃而谈道:“昌州与普州交界处的孔雀山,为昌州第一道屏障、可惜已沦陷于贼军之手。离昌州以西,偏北二十余里、地名鳌鱼坝又名关圣殿的地方,是昌州第二道屏障。秦汉时期,那儿便是荆州,益州,楚州敌对双方多次交兵的古战场。

  三国时、刘备进取西川,那儿又成了双方寸土必争、多次交兵的战场。闻听那儿掘地三尺,下面便是断枪折矛,凝血积骨,鲜血浸泡过的深红色土壤。为今之计,宜速派一支人马为先锋,前去那儿扎下营栅。待后续兵马到达那里时,就在那儿列兵布阵,拦住贼军决一胜负,作为昌州城池布防的第一道防线、不知可孚?”

  “好!”关亨通首先赞同道,“与敌赤壁鏖兵抢占有利地形,兵之常也。故孙子兵法曰:‘能使敌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

  “好!好!好!”老君庙里所有的众人从地上站起,拍着巴掌齐声欢呼雀跃、他们为关亨通和姜葱在‘攻与守’引起的纷争,终于雾释冰融殊途同归达下到了共识、兴高采烈为他俩的默契欢欣鼓舞兴奋万分。

  老太君也将烔烔的目光,扫视着庙堂里喧哗的众人。待众人安静下来后,才威严地说道:“带兵打仗的人,必深谙用兵之道。用兵的法则是:不要寄希望于敌人不来、而要依靠自己的充分准备去迎接敌人来。不要寄希望于敌人不进攻,而是要依靠自己有使敌人无法进攻的力量和方法。故兵法有云:‘用兵之法、无持不来,持吾有以待也。无持其不攻,持吾有所不可攻也’。”言毕,问道:

  “贼军初到锐气正盛,今谁愿打头阵建树头功、率人马前去‘关圣殿’安营扎下寨栅,等候本帅大队人马到来?”

  “俺愿往!”姜葱颤声说道:“俺受太君殊遇之恩,举荐为军中谋士。无以为报,愿领军去拦住敌军决一胜负!”

  “好!”太君闻言大喜,问道:“你要多少人马?”

  “多多益善、特别是弓箭,越多越好!”

  “不、”太君皱眉道,“军士只能给你一千。至于弓箭,兵器库房里任由你搬。”

  “一千就一千!”姜葱慨然应诺道:“只要给足了弓箭,夫复何求哉!”

  “为何只一千?”座上一人满脸髭须,圆睁环眼闷雷般地喝问道,就不能多一个俺?”

  话犹未了,关亨通派出去的探马闯进庙堂里,说张献忠的先头部队已离开青龙镇浩浩荡荡杀奔前来。估计在今天中午时分,前军就要抵达关圣殿以北的高峰山了。老太君闻报后挥手让探马退出,瞥了一眼适才说话的那人道:

  “贼军长驱直入有恃无恐,藐视我昌州无兵无将。好!多一个就多一个,多一个飞虎将军去,大刀阔斧保教杀得他张献忠人仰马翻叫苦不迭,不敢拿正眼窥视咱们!”言毕威严说道:“李飞虎姜葱听令!本帅令你二人领一千人马前去高峰山打头阵!意在挫贼军锐气,让张献忠十路大军不敢长驱直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