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喋血昌州

第 三 节

喋血昌州 专治小宝 5045 2022-06-28 17:53:04

  “俺愿往!”“卑职愿往!”李飞虎姜葱二人前后不等回答着。

  “不可!”关亨通霍地站了起来,右手紧握倒竖的一杆青龙偃月刀,左手叉腰质问太君道,“敌军以五万之众杀奔前来,咱们仅用一千之众迎敌、这不是‘肉包子打狗……?”

  太君朝关亨通摆摆手,以目视之,阻止了关亨通往下说。意思是大战在即,不要说出过激,有影响军心士气不吉利的话来。遂转移了话题说道:“老百姓有这么一句俗话叫‘打米亮家当’。也就是说每顿打米下锅煮饭时,要先看看坛子里还有多少米、做到精打细算细水长流。咱们军营里老弱病残满打满算才六七千,不知有多少恶仗要打。不可能战争一开始,就将这六七千军士全部押上作孤注一掷。姜葱这次带去的一千军士,算是为战争开端作投石问路。本帅亦能料到胜算几乎微乎其微,然而本帅实是巧妇难做无米之炊啊!还望关将军见谅,体察本帅‘吝啬用兵’之苦衷矣!”

  “不、”关亨通兀自里坚持己见“太君切莫意气用事,将这一千军士送入绝地……”

  太君兀自里朝关亨通摆摆手以目视之,阻止关亨通下说、自言自语道:“投之绝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夫众陷于害,然后能为胜败矣’!孙子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把士卒投进最危险地区,然后才能转危为安。把士卒陷于死地,才能起死回生。全军将士陷入危境,才能掌握胜败。孙子的这一段论语,不正是与适才关将军所引用孙子的那一段‘善战者的将帅,不是依靠军队人数多而求取胜利,而是依靠军队高涨的士气求取胜利、以磅礴的军人气势去压倒敌人’的话相近乎么?还望关将军毋庸置疑,相信姜军师和李飞虎将军他们,定能以少胜多,以寡敌众凯旋归来!”言毕将目光转向姜葱、以目视之要他说话。

  姜葱会意,奋然道:“兵贵神速,太君和关将军就不用在用兵这方面上再争执了。一千就一千,卑职愿立下军令状。若不胜,甘受军法!”

  “好!”太君欣然说道:“本帅就令你和李飞虎将军带一千军士火速前往高峰山,抢占有利地形作伏击点。兵器以弓箭为主,多多益善、快去!”李飞虎与姜葱同时一声“喏!”走出庙堂去讫不表。

  且说庙堂里走了姜葱和李飞虎,顿觉空落了许多、一种不祥之感占据了关亨通心头。连叫“不好!不好!大事不好!”

  太君惊问其故,关亨通道:“我那黑厮兄弟性如烈火,倘若不受姜葱羁束不听从姜葱号令,岂不坏了大事。”

  老太君亦醒悟道:“闻听你那拜把子兄弟自来骄横跋扈不受人管,火爆得如同一匹没有笼头的烈马。姜葱乃一文弱书生,怎能驾驭得了他。倘若真使性子不听姜葱号令……”话没说完,关亨通已大步流星朝门外走去,边走边说:“关某这就去把他追回来!”

  “关将军且慢!”老太君叫住关亨通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闻听你那拜把子兄弟生性好杀嗜杀如命、杀人快活得犹似过年。您去追他,他未必肯转来。既是这样,本帅另外采取补救措施便是了。”

  言毕,将庙堂里雷天豹,郑四虎二人唤至面前、附耳低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行事。二人听的点头称是,欣然领命而去。

  老太君又对庙堂里众人中的徐文徐武兄弟俩吩咐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你二人各领五百人马,将粮食辎重押解到昌州以西二十里地的关圣殿安营扎下寨栅,等候我大队人马到来。”徐文徐武弟兄俩一声“得令!”就要奔出老君庙、老太君又叫住嘱咐道:“粮草乃三军之所命系、你俩千万仔细小心马虎不得,更不能出半点纰漏。还望两位贤弟不辱使命,安全将粮草押解到关圣殿。务必小心为上,切莫让粮草有失、慎之慎之!”徐文徐武连连点头称是、快步走出老君庙去讫。

  老太君又谓众将领道:“除王氏三杰和马夫姚士光留在城中外,其余都与本帅一同前往校场坝阅兵点将,火速奔驰关圣殿!”

  王氏三杰中的王贤高声问道:“俺弟兄仨为何要留在城中?是俺弟兄仨冒犯了太君?还是太君嫌俺弟兄仨武艺不精?”

  太君道:“王贤弟何出此言?本帅已与众义士义对天起誓;生死与共祸福相依,焉有嫌弃之理。这次本帅率七千军士出征,可谓是倾巢出动。城中空虚几乎无军士守城、本帅所虑者:城中倘若有人图谋不轨乘机作乱,城中无将无兵弹压,则城池危矣。故而将三位贤弟留在城中,组织城中百姓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以防城中发生骚乱。能安抚好城中次序,照顾好我出征数千将士的眷属,三位贤弟亦是大功一件。还望三位贤弟应允,肩负起守城重任才是。”

  王氏三杰齐道:“我等愿听从太君调遣,绝不辜负太君重托!”

  “好!”黄老太君脸露欣慰之色。

  马夫姚士光早已忍耐不住,遂高声说道:“老夫跟随蔡将军多年、鞍前马后可谓是无微不至。蔡将军为国尽忠撇下老夫人,如今老夫人也要撇下马夫弃而不用、是何道理呀?难道夫人嫌马夫老了不成?”

  太君道:“非矣!姚老稍安勿躁,本帅另有重任委托姚老。欲派遣姚老去一个重要地方,不知姚老未肯去否,故在踌躇不决。”

  姚士光大喜过望连忙说道:“黄帅未忘老马夫,老马夫已是感激不尽、焉有不去之理耶?有事尽管吩咐,马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敢问黄帅,要老马夫去甚么地方?”

  黄老太君道:“军机不可泄露,你去那地方非常重要。倘若过早披露出来,被张献忠闻之抢占了先机、则我一城百姓休矣!”

  姚士光见黄老太君说话时神色疑重,亦不敢再问了。太君唯恐姚士光生疑不敢前往,遂走过去在姚时光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甚么、姚时光频频点头后问道:“何时动身?给马夫派多少人马?”

  黄老太君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至于派多少人马给你……”老太君犹豫着说:“多多益善为好、只是本帅实在没有多的人马分派给你。”

  “别说了!”姚士光急切说道:“马夫亦懂得甚么叫军情似火。倘若那地方被张献忠抢先派一支人马去用山石堵塞了隘口,则一泻千里而出的洪水倒流转来岂不将昌州城池淹没成一片汪洋大海!军情紧急,马夫这就动身。只是老马夫还有一事,临行时急需要向太君禀明才是。”

  太君道:“姚老请讲!甚么事这样刻不容缓?”

  姚士光道:“离昌州以南五十里的地方有一名曰‘杨家寨’和‘柳家寨’。二寨相隔不远为倚角之势,平时里可谓是唇齿相依肝胆相照。那杨家寨寨主扬孟德,柳家寨寨主柳汉卿,乃辽东大明朝溃败下来的战将。二人骁勇善战素怀忠义之心,却苦于生不逢时未遇明主。他二人纠集地方乡勇数千各筑石寨为栖身之地,待时而动意欲有朝一日报效国家。蔡将军在世时,与柳杨二位寨主私交甚笃,常有书信往来、所以马夫认识他俩。今正值用人之际,马夫意欲将他二人招来助黄帅一臂之力、然未审黄帅钧意若何?”

  太君闻言大喜,说道:“姚老若能说得两寨寨主携兵前来相助,那真是雪里送炭天助我也!本帅休书一封,着你速去那里、若能说得杨柳二将军前来相助,你就不必回来了。叫杨柳二将军给你五百人马火速赶往那儿、就在那儿长期驻防。记住,没有本帅的指令,不能擅自离开那儿。若有事,飞鸽传书联系。”

  言毕休书一封付与姚士光道:“大战在即,戎马仓惶诸事纷至沓来、多余的事就不必说了。本帅盼你马到成功说服那柳杨二将军来投,静候飞鸽传来佳音!”

  姚士光接过黄老太君寥寥几笔的书信纳入怀中、朝老太君长揖跪地拜了几拜后颤声说道:“黄帅,马夫本想这次回到您的身边,为您执鞭随镫伺候您一辈子。不想天道茫茫又各一方,何时相见或许遥遥无期了。黄帅、战场上刀枪无情,马夫委实放心不下您。还望黄帅保重玉体凯旋而归,切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啊!马夫去后定当早晚为黄帅祈祷,祈祷苍天庇佑黄帅吉人天相、福如东海寿似南山,千岁!千岁!千千岁!”言毕伏地恭敬地又磕了一头后,站起来洒泪离去。

  午牌时分、老太君身穿征袍骑着黄骠狮子马,出现在东关火烧坝校场门口。太君虽是年迈花甲满头银丝,却是精神抖擞英姿飒爽。加上坐下骑黄骠狮子马性情爆烈不断长啸嘶鸣,犹如当年杨家将佘老太君百岁挂帅出征,率领杨家满门忠烈驰骋战场之威仪。

  与老太君并排出现在校场门口的是、被老太君指定为掌旗官的婢女锦儿。但见锦儿头戴银盔身穿银甲,丰肌秀骨剑配铿锵,芙蓉白面剑眉大眼、一身打扮全是老太君出征辽海战场穿戴过的戎装、犹似当年追随佘老太君出征挂帅时的烧火丫鬟杨排凤。又见她坐下马千里雪昂首扬尾,手中执掌的杏黄色帅旗在马上迎风飘扬。

  她俩身后并排驰出二骑、左边一骑坐上人面如古铜,头戴铜盔身穿铜甲,手执一杆祖传留下来八十二斤重的青龙偃月刀。他就是赫赫有名,原三国时刘备帐下五虎大将,关云长十八代玄孙、昌州城正六品守备挂武将军职衔的关亨通是也。关亨通坐下骑豹头熊腰虎尾,其鬃毛黑白相间斑驳陆离被呼之为‘豹花骢’的战马。豹花骢摇头竖尾咆哮嘶吼,撒开四蹄有腾空入海之状。关亨通紧勒缰绳在它的屁股上连抽几鞭、豹花骢才低头驯服缓步而行。右边一骑坐上人是手执狼牙棍,虎头虎脑年方十八岁的少年。他就是李飞虎校场里遇见的朱能,被关亨通收为马卉。

  紧跟在关亨通朱能身后的是:前来送行的昌州知府蔡广,随从赵三钱四孙五李六等众衙役。再其后就是前来送行的王贤王能王进弟兄仨、和各执枪刀剑戟出征的四千多精锐铁甲骑兵队伍。但见四千多铁甲骑士剑配铿锵盔甲鲜明,旌旗蔽日征尘滚滚、一个个挥戈跃马排成数路纵队,威仪勇猛从校场门洞里鱼贯而出。锋芒锐利的兵器和盔甲,在中午的阳光下银光闪闪耀眼生辉。

  老太君一行人率领着四千多出征将士驰出了校场口、只见她将勒紧的缰绳稍微一放松、黄骠狮子马急躁地往前一串,就扬头竖尾四蹄翻转身子一起一伏朝通往城西的街道奔驰而去。身边锦儿骑的千里雪、身后关亨通骑的豹花骢、以及朱能骑的燕色骊都不甘示弱,皆风驰电掣般尾随其后发足狂奔。余下的四千多铁甲骑兵亦欢声雷动,拍打着坐下骑狼奔豕突般奔驰起来。急风暴雨般的马蹄声,骤然在昌州东关火烧坝校场口响起后、犹似旋风般刮向城西,很快消失在通往关圣殿的征途上。

  张献忠九路大军,在青龙镇休整三天后、张献忠不顾洋芋中毒后的大吐大泻,和酒病后极度虚弱的身子、毅然下令三军将士三更造饭五更出发,急如星火朝昌州进发。意欲在一天之内赶到昌州攻下昌州城池,以解九路大军缺粮断炊的燃眉之急。

  黎明时分、张献忠的九路大军合并成三路纵队,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亮着灯笼燃着火把,行走在崇山峻岭的峡谷之中。自张献忠大军进入蜀道以来,老天就没给他们个好脸色看。一场十多天的绵绵春雨,已使张献忠的三军将士怨声载道疲惫不堪了。他们艰难地走完了泥泞满地的一片沼泽地黄泥巴路、自以为从此后,就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了。谁料想绵绵春雨刚过,又溯风紧起彤云密布、一派春寒料峭寒流直浸肌肤,胜似隆冬严寒数九的天气又出现了。衣衫单薄行走在崇山峻岭山涧峡谷隆中的三军将士、直冻得脸色青紫抱膀缩肩瑟瑟发抖。还没走出峡谷,一场大雾又降临在山涧峡谷中。只见远远近近白茫茫一片,只听人喊马嘶不见人了。白茫茫的大雾里寒气更浓、呵气成霜两耳冻裂宛如刀割。大雾里传出虎狼的咆哮,和张献忠传令兵的呼喊:

  “三军将士听真:皇上有旨、大雾迷漫,人马缓行!严防敌人偷袭!严防人马坠入山涧深谷!严防虎狼出来伤人!”

  张献忠在养子张可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在大雾中摸索着前进。忽然、他肚里咕漉漉一阵肠鸣后,下腹顿感坠胀便急、便急不可耐一把推开搀扶着他的养子张可旺,大踏步刻不容缓地朝霜雾中依稀可见的就近草丛中走去。

  张可旺惟恐父皇有失,连忙跟了过去。又担心父皇排便延误时间掉队,被这儿林中的虎豹豺狼吃掉。于是回过头来,对匆匆路过的传令兵说道:“速传圣旨,说皇上出恭、要三军将士停止前进!”不一会儿,大雾中又响起传令兵的呼喊:

  “皇上有旨!天子出恭!大军止步!”

  待张献忠蹲在草丛中排完大便返回原地刚走上几步,又一阵便急不得不使他推开张可旺重新径奔草丛。就这样,十路大军在崇山峻岭的峡谷中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好不容易雾散日出走出了峡谷,却又是骄阳似火浩热难耐酷似盛夏。到了中午,那烈日如一团灼热的火球、高挂空中金光耀眼,使人迷糊着眼不敢仰视天空。

  在烈日暴晒下行军的三军将士,已是唇干舌燥极不原走了。张献忠骑在马上、被远远近近一片白得耀眼的日光映射得头晕眼花,被头顶上的烈日暴晒得胸闷气短,被马前马后阵阵热浪围裹着快要透不过气来。正要下令三军将士找阴凉地方稍作休息再走、忽然正前方一声炮响,顿时有人喊马嘶声传了过来。张献忠在马上手搭凉棚遮住太阳定睛朝前方瞭望,只见前方队伍大乱、混乱中有不少步骑兵向他这边逃窜过来。张献忠心头一惊,知道遇上了敌人。顿时脸一沉,喷着满嘴唾沫星子骂了起来:“娘卖的个屌,狗日的竟然不期而至……”刚骂了两句,想着就要与敌人大刀阔斧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遂咕哝道,“好,正好老子的刀子很久没沾血腥味了。狗日的岂不是‘大热天里送西瓜’,来的正是时候!”遂喝令三军停止前进,保持队伍整肃不乱。然后一扬马鞭、战马嘶叫一声驼着他撒欢扬头竖尾发足狂奔、一溜烟似的朝正前方驰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