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重生后我被迫拯救六界

第18章道观

重生后我被迫拯救六界 柚上 4108 2022-07-09 00:00:00

  待九儿跟明珠御剑回到那座山时,文长老已经带着祝令山周如一等人到了,基本都是各系最得力的弟子们。

  “师尊,你们咋来了这么多人啊?”明珠非常的不知所措,她压根就没带那么多食物来啊!

  “这是我跟阁主他们做的决定,带他们来见识一番,我们剑修还是要多出来这世间走走啊。”文长老看出明珠修为此时又上涨了一些,便有些感慨道。

  “你俩来说说这里情况如何了?”文长老其实已经仔细查看了此处,大致情况同明珠说的一样,可是那生机到底去了哪?他倒是没有看出来。

  “长老,在地下,我只能感觉到生机被什么东西吸到了地下。”九儿指着土地回道。

  “嗯?生机被吸?”这啥东西啊?咋感觉有点熟悉?

  “复生阵法?”祝立山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他现在只见过这一个需要吸收生机的阵法。

  “有可能,只是如今该想想如何进入这地下。”文长老刚刚查看时并没有看见陵墓的标志性建筑,连墓碑啥的都没有,也不知道当时的人是如何进入这地底下的。

  众人听了这话也四处仔细看了看,直到天黑也没个所以然,只好御剑进城休息一番等明日天明了再来。

  “还别说,这地方真有点邪门,我这个元婴修为的都感觉到冷。”陈咚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当下宋岚一听便回了句:“谁叫你是咱们几人中最弱的那个。”

  只有九儿瞥了那山一眼,怕是那东西要成型了吧。

  这云家还真是个麻烦啊。

  待到众人进了城,到了春风楼,找掌柜的要了一个包厢用些灵膳,九儿走到陈咚身边问他道:“陈师兄,你是不是生辰属阴啊?”

  “不清楚哎,我是我师尊捡回来的。”陈咚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们剑阁有好多弟子都是被捡回来的。

  九儿闻此,看了看陈咚的脸色,建议道:“师兄,你明日一早还是去找个道庙拜拜吧。”

  不然你明日怕是第一个倒下。

  “为啥啊,小师妹。”陈咚不解。

  “让你去就去,咋那么多废话啊。”明珠如今是忠实的师妹拥护者,其实她也想知道他们这些修炼的为什么还要去拜道庙。

  “咱们众人都没有觉得冷,唯独陈师兄觉得冷。我以前听说过只有八字属阴的人到了邪祟之地会比常人敏感一些,哪怕是修炼之人也会一样。”九儿心底轻叹了下,那里如今也算是邪祟之地了吧。

  其实死而复生哪有那么容易的,再说云家信奉了千年的阎罗真君,又怎是那么容易就复活的。

  到了最后,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那么多的财物,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养出来的不过是些邪物罢了。

  况且神仙都还要神魂完整,才会有再次归来的那天,可是如今她的休清将自己神魂打碎,他再也没有机会归来了啊。

  而她到底还是舍不得用这六界众生换一个他啊。

  “还有这说法吗?文长老你可听说过?”陈咚赶紧跑去将九儿的这一番话说给了文长老听。

  “怎么啦?百姓间是有这说法,你咋突然来问这个啊?”文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不解陈咚为何要来问自己这个。

  “是九儿小师妹提议我明日一早去拜了道庙再一起去。”

  “嗯?那你就去吧,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嘛。”那小姑娘天赋倒是高,就是不定性,一天到处折腾,也不知会被阁中哪个老家伙收到门下,反正他是要不起了。

  “那洛城哪处道观最灵啊?”陈咚不是很懂啊。

  众人听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种眉眼官司齐飞。

  你知道吗?

  不是很懂啊,只知道我娘她以前最喜欢去城南那个寺庙了。

  我们家也是拜寺庙啊,哪有去拜道观的啊。

  要不去拜寺庙?

  ……

  “那边的最灵。”九儿见到众人竟然能用眼神交流,唯实惊讶了一把,然后看向窗外指着城北的方向道。

  她看见那边有被金色的三色法相化身拥护着的建筑,只见那化身已经快要跟真身差不多了,在阳光下灼灼生辉,险些要闪瞎了她的眼。

  这到底是有多大的功德,才会被三清法相化身的降临守护着?

  “天道大叔,真的有这样的道观吗?”九儿在心头十分震惊地问天道。

  “嗯?有啊,就是这个啊。这道观当年其实也算是为了救治难民而建,只是因在民间太得民心而被当权者放弃了,不过百姓倒是始终没有忘记……只是再加上如今西方那秃头的劳什子传教,使得它越发艰难了。”天道叹息一声,这道观就算是艰难度日,也不忘时常接济困苦的百姓,所以这守护道观的三清法相才会如此耀眼。

  “所以去找他们拜拜烧烧香就没什么问题了?”九儿心里的小算盘开始啪啪作响,她要不要去蹭一下香火气啊?

  “我警告你,有些事不能做!想都不要想了!”天道真的很想给这女娃一个手栗子,也不想想自己现在啥身份,还这么想的好!

  “想想都不能?”九儿叹气,真憋屈,不过天道说的没错,她现在实在不适合做某些事,这香火气还是别想了,反正她现在也不需要这个了。

  不过九儿眼珠子微微一转,又有了新主意,她便找到了文长老,向他建议道:“长老,我们一起去拜访道观吧。虽然我们剑修一道自然是对邪祟有着压制的作用,可是人家在符咒方面到底还是要比我们强一些。”

  一旁的宋岚听了,翻了下白眼,这说的啥话啊,啥叫人家在符咒方面到底比我们剑修强一些?

  想着,她便把明珠拉出了包间,一直拉到了后院,然后她才对明珠道:“这就是你认得小师妹,我咋觉得她还是有些话不过大脑……”

  此话还没有说完,明珠就炸了!

  “师姐,你如今跟小师妹还不太熟。等熟了后,你就会知道她遇事所提的建议肯定都是有用的,她不会无缘无故说出来的……”

  然后明珠就举例了一二三,说的宋岚差点一口气没缓上来,只能改口道:“就你嘴厉,且让我再看看吧。”

  明珠才不怕呢,到时候宋岚师姐也会喜欢小师妹的。

  待明珠二人回了包间,就听到文长老说趁今日天色还早,便带着大家都去拜访下这城北道观。

  宋岚二人相互看了看,未言语。

  于是众人用了膳,纷纷御剑向城北而去。

  在到得城北后,众人纷纷看向九儿,十分不理解为何这道观如此破旧。

  都以为是找错了,正准备御剑再找一下,结果九儿一脸肯定道:“就是这里,没有错啊。”

  九儿此时真的快被闪瞎眼了,刚刚离得远,还能用眼去看看。现在就站在门下,她抬头看去,那三清法相化身的光芒太闪了,一片金光闪闪的,实在是太闪了。

  瞧了一眼就赶紧闭上了眼,眼睛都被闪疼了啊!

  而宋岚当下就有点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了,这找的啥是破道观啊?墙上石灰都东一块西一块了,道门前的石梯更是破旧不堪,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修缮这里了。

  “小师妹,你没找错吧,这里咋这么破啊?”明珠也怕九儿找错了,便拉着她往一旁去问道。

  “师姐,这道观是因没法化缘修缮才这么破的,你不要小看了这道观啊,”说完,九儿就拉着明珠回了人群,然后指着屋顶面向文长老道:“长老,这道观虽破,可是却内有乾坤啊。”

  那金色光芒闪的还是不敢往屋顶看啊!

  说着,九儿便放了明珠的手,对文长老道:“长老先同我进道观感受下。”

  文长老听了只好同九儿进了道观,他一走进道观里就感觉到这道观比其他地方都要舒适,安心,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守护着,在这里的人们不必担心祸事会降临这里。

  “这是?”文长老睁大了眼,没想到这道观一点都不简单啊,竟是被三清法相化身守护着啊。

  “好地方啊!”文长老大笑道。

  没想到来了洛城那么多次,他都没有好好逛过这城中,竟错过了这有三清法相化身守护的小道观,还好有九儿这小丫头会观气,不然不知还要错过多久。

  文长老出了道观,笑着招呼众人同他一起进入,嘴里还道:“此番也算是九儿带我们找到的小机缘了。”

  便带领着众人入了道观,进了院中,只见这院里建筑对比其他道观虽然小了不少,可该有的东西还是有,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但是此处比别处更是多了三清法相化身的守护,真的算是一个好地方了。

  众人现在道观中,互相看了看,又在心里对比了十分落败的道门,这道观院里倒真算得上是内有乾坤了。

  院中那大鼎炉上插着的香火竟然还在燃烧着,而且竟还有两三个穿着贫穷的百姓拿着打扫工具在厅堂间穿梭,脸上带着笑意同身旁的人交谈。

  莫名的就让人感觉到了岁月静好的意味。

  “九儿小师妹,你咋知道的啊?”沈九煜算是自幼在这洛城长大的贵族,不过他们家一般烧香拜佛都是去的那种大寺庙,从来都不会来这样的小道观。

  “我可以观气啊,”九儿可无可不有地指着屋顶答道:“那屋顶金光闪闪的,差点没把我眼睛闪瞎。而且一进了这道观,便觉身体无比舒适,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所以我娘她被骗了?”祝立山也算是在这洛城长大的,自小就时不时的看着他娘去城南寺庙烧香拜佛。但是他对这些烧香拜佛之事是真的不感兴趣啊,那时他心中只有练剑,争取能早日到云中阁拜师踏入修仙一道。

  “师兄,也不算骗吧,毕竟管寺庙的还在离这十万八千里的西方地界,拜神再怎样还是得拜咱们自己的神比较好啊。”九儿只是看不惯西方那秃头那张能说会道会唬人的嘴罢了,所以想了想还是不要说啥坏话了。

  ……

  “不知各位施主来此有何贵干?”就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自己没见过这样的小道观时,就见一白发童颜的道士来到了他们面前,甩了下拂尘行了一礼问道。

  “大师?”陈咚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这位。

  “诸位唤贫道道长便可。”明一又甩了下拂尘行了一礼道。

  “明一道长,不知你可会画符咒?”文长老上前回了一礼问道。

  “不知诸位要这符咒做啥?”

  “我乃云中阁四长老之一的文长老,此次由我带领诸位弟子前去铲除城郊的邪物。”

  “邪物!”明一道长大惊道!然后又极为迫切地问道:“不知那邪物是何样的?”

  “还未交过手,只是看见那地方此时生机渐无,全都被其地下吸收去了,”文长老又指着陈咚道:“而这位弟子却在那处感觉到了寒冷之意,不知道长可知道为何?”

  “既是邪祟之地,那八字属阴之人在此处便会极为不舒服,按理说你们乃剑修,应当不会受到影响,除非……那是不世出的大邪物啊。”明一叹息一声,也不知是不是云家搞得鬼?

  “那不知道长可否卖我们些符咒?”文长老见状便询问道。

  “不必了,明日就让贫道同你们一路前往,贫道也想见识下这不世出的邪物到底是何样的。”明一甩了下拂尘答道。

  “如今听得道长如此话语,还想去见识一番吗?”文长老听了也是大惊,可他到底稳住了心神,转过头去向这群他眼中的孩子们问道。

  然而众人皆回他道:“吾辈苦修这数年,为何要怕一小小的邪物,自当同长老一起去铲除邪物。”

  “云中阁将弟子教导的很好啊。”明一道长眼中十分羡慕的看着这群人,如果当年他门下的弟子也是这样,是不是这三清观就不会如此破败了。

  算了,到底还是他不会教导人啊,没了那些弟子也好,他能得到百姓的些许拥护已经足矣,毕竟到底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不知道长明日何时出发?”文长老问道。

  “辰时初吧,我今日准备下,那东西怕是不好对付啊。”谁知道云家这个埋了多少年了,云家还真是会给这世间添乱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