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自古帝后出CP

单纯小斋

自古帝后出CP 是灯橘呀 4020 2022-08-15 22:52:29

    苏云斋带着梁琪几乎转遍了镜湖市的这个小县城,回到酒店,两个人已经累的话都不想多说。

  “你俩这是在外边儿玩了一整天?”庄钰琳不可置信的瞪着梁琪,想连带着苏云斋一起训,结果这丫头机灵,用洗澡当借口早早躲进浴室里去了。“小斋胡闹你也跟着她胡闹,虽然这小县城地儿偏,贾导把消息瞒的还算严实,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真有能耐的营销号跟着过来了,或者被其他人拍到点什么往网上一传,这不是给剧组添麻烦么,不光给剧组添麻烦给咱自己也找不肃静啊!”

  梁琪被训的不敢吱声,她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自认理亏的没像往常一样贫嘴乐呵。浴室里的水声停了,过了一会儿,苏云斋用干毛巾包着头发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她先是朝庄钰琳小小的觑了一眼,换来庄钰琳背过身转头不看她,苏云斋心凉了半截,接着她悄悄挨近“盟友”梁琪,疯狂朝梁琪使眼色……

  “别在那给我挤眉弄眼的。”庄钰琳猛的回头,把正和梁琪用眼神加意念沟通的苏云斋逮了个正着。“人家梁琪好歹认识到了错误站着认真反省,你看看你,看我脸色不对嗖一下钻浴室里躲清净,你怎么那么能啊你,怎么着,我现在是说都不能说你几句了是吧?”

  “不是不是,”苏云斋哪里能让这么大个帽子戴头上,她忙摆手,乖巧的认错:“我错了庄姐,我不该怂恿梁琪跟我出门玩儿,也不该玩的收不住心在外面待那么久让你担心,更不该把贾导一开始叮嘱的'保密''少露面'抛在脑后……”

  认错态度倒是诚恳。庄钰琳把火发出来就没了脾气,而且回忆两个人回来时的样子,帽子口罩墨镜一个不落,防范意识还是有的,于是庄钰琳一摆手,选择放过两个知错就改的小姑娘:“我买了点吃的在房间里,梁琪去拿过来一起吃,小斋待会儿吃完看看新本子,明天研读剧本的时候用心些。”

  “好!”

  有吃的可真是太好了!苏云斋美滋滋的搬椅子架桌子,为吃东西做好前期准备工作的模样讨喜又可爱。

  “你俩在外面没吃东西?怎么就饿成这样儿了?”

  “别提了,”苏云斋边放椅子边小心机的假意抱怨:“我俩这一天几乎没下车,就在车上把小县城转了转,不下车怎么买吃的呀,也不好意思老是麻烦刘叔,所以就忍着呗,回酒店的路上我和梁琪还讨论回房间点什么外卖呢!”

  说着,见庄钰琳虽然没吭声但脸色还算好看,苏云斋笑容灿烂的拍马屁:“还是庄姐贴心,老早给我们带了吃的,要不然等外卖送过来我俩估计都饿成干儿了~”

  “之前我还说梁琪贫嘴,现在倒是知道了,你比她还贫!”

  庄钰琳的责骂不痛不痒,苏云斋嘿嘿一笑,帮进门的梁琪分担了手里提着的大包食物。

  食物上桌,梁琪和苏云斋边吃边跟庄钰琳说今天出门的所见所闻,庄钰琳认真听着,偶尔动动筷子给两个人夹点顾不上夹的菜,气氛十分融洽和谐。吃完饭收拾完,梁琪和庄钰琳回了隔壁,苏云斋从浴室洗漱完出来,房间里就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

  “这么快就走了?也不说一声……”

  苏云斋嘟囔着上床,往腰后塞了个枕头,拿过床头的本子看起来。

  贾导这次要拍的,是一部现实题材的电影,讲述的是一个费劲千辛万苦走出来的女人靠自己的努力挣扎向上爬,结果被身边至亲再次拽向深渊,因此抑郁成疾的故事。苏云斋要主演的女主人公就是这个叫谭云的年轻女人。

  苏云斋在昨天已经拿到了贾导助理送来的新本子,并不算厚的一沓,隐约带着喷墨式打印机残留下来的淡淡气味儿,现在那味儿散了,倚在床头的苏云斋拿在手中的就是这一本。

  “怎么这么薄……”苏云斋捏了捏手里拿着的纸张,自言自语:“该不是拿错了吧……”

  虽然对这薄薄的一小沓纸心有疑虑,苏云斋还是翻开了第一页看了起来。

  女主人公谭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她家里连带着她一共姐弟四个,她上头两个姐姐,她排第三,下头有个弟弟,是父母的老来子。谭云的家庭情况不算好,不算好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新衣服过年才能有,旧衣服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地步吧。不过家里的弟弟倒不是这个待遇,毕竟弟弟是父母心目中不让祖宗蒙羞的宝贝疙瘩。因为谭云的两个姐姐学习成绩并不拔尖,被父母逼着退了学,从此在小县城找了厂子上班,起早贪黑挣的钱全被弟弟吃进了肚子,后来两个姐姐年龄到了,又被父母草草的嫁了出去,嫁女儿得来的彩礼钱存了起来,给弟弟买房子娶媳妇用。所以谭云从小就很清楚,要是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够拔尖,未来也会踏上两个姐姐的老路子,而她的梦想是出去看看。于是谭云一直在心里跟自己说,一定要十分努力的保证自己的成绩每次都名列前茅,千万不要被父母找到借口退学。

  在自己给自己千斤重的压力下,在和总是找借口让自己退学去挣钱的父母的斗智斗勇下,功夫不负有心人,谭云熬过了几千个日夜,考上了外省的一所大学。她在大学里照样认真,只不过因为她家境不好、少言寡语、从来不参与舍友同学们之间的聚会,所以大学期间交到的朋友很少。幸好她遇到的舍友心肠很善良,有一位舍友见她手头拮据,又知道她学习好,给她介绍了有偿家教的工作。这些来自周围人的好意和温暖,让谭云常年小心翼翼缓慢跳动着的心松快了不少,总是畏畏缩缩张皇无措的脸上,也挂上了几分笑。大学四年,谭云不光凭借出色的成绩顺利毕业,还靠着奖学金和家教的工资,在没有朝家里伸手要一分钱的情况下,除去四年的学费生活费之外,自己还小小的攒了一笔钱。

  苏云斋边看边做标记,把谭云的人生分成了好几个阶段,而从开头到目前大学毕业,显然就是谭云人生中的第一个阶段了。

  毕业后,谭云给各个公司投递了无数简历,却都如一滴水汇入大海一般渺无音讯,谭云在日复一日的失望中逐渐丧失信心和待在大城市的勇气,正当她灰心丧气准备收拾行李回家乡的时候,迟来的入职信息向她发出了“留下来”的邀请……

  苏云斋看到这里,感觉到手里本子明显失衡的重量,眉头情不自禁的皱紧,她翻了翻纸张,诧异的发现离本子的最后一页居然所剩无几,可再回头看内容,这故事现在才刚刚开了个头啊?苏云斋拿着本子下床,她想要去找庄钰琳问一问是不是助理装订失误,或者漏拿了剩下的几本。没等苏云斋走到门口,手机嗡嗡震动,苏云斋回身拿起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便忍不住露出个无奈的笑,说曹操曹操到,打来电话的正是隔壁她心心念念正要去找的庄钰琳。

  “庄姐,我正要去找你……”

  庄钰琳在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苏云斋神情错愕一瞬,紧接着哭笑不得的点头:“好,我就说怎么不对劲,你把新本子给我送过来吧。”

  挂掉电话,苏云斋把手里的本子放在桌面上,想起电话里庄钰琳的话还是觉得好笑。是有多粗心才能把本子拿错啊,苏云斋不禁回忆起贾导身边跟了十多年的那位刘助理,心里纳闷,想不通她怎么会犯拿错本子这样低级的错误。

  苏云斋正百思不得其解,门突然被敲响,苏云斋打开门,和庄钰琳在门口四目相对片刻,一起不约而同的笑出声。

  “进门进门,先进门再说。”

  “嗯,”苏云斋侧身让庄钰琳进来,刚关上门就忍不住笑道:“真是助理拿错了装订失误的本子?你可别驴我,怎么看那位助理小姐姐都不是粗心大意的类型,是一时着急拿错了吗?”

  “可别提了,”庄钰琳神秘兮兮的挨近苏云斋,朝她伸出手比划了个“嘘”的手势,皱着眉摇头,轻声和苏云斋说悄悄话:“应该不是那位刘助理拿错了本子,说是这么说,可实际是有人故意把装订失误的本子和装订正常的本子换了,她才会无意间给你们发错……”

  “啊?!”

  “不光你在的这个圈子乱,其他一些地方小心机小手段也不少。”庄钰琳意味深长的说道:“清酒红人面,钱帛动人心,贾导为人好相处,对身边的助理工作人员给的薪资待遇都很高,所以在他这里工作是个美差。越是得贾导关注越多受到重用越大的工作,越能拿到更高更优厚的待遇,这个只要不是傻子就都心里有数,所以就有人按耐不住心里丑陋的欲望,开始动小心思了呗。”

  “……啊……”

  苏云斋一脸“竟然还能这样”的震惊,她那双明亮清透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然后若有所思的看向庄钰琳。多少有些露骨的眼神直盯的庄钰琳心头发毛,过了好久,庄钰琳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伸手捂住苏云斋的眼,没好气道:“有什么话抓紧时间说,别那么渗人的看着我。”

  “哎呀——”

  “也别撒娇卖萌耍痴。”庄钰琳一脸冷酷的放下手,眉毛一挑:“说吧,刚才的话又让你勾起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念头?”

  “我只是觉得,就助理这么一个小小的位置,也能让一些人跟演宫斗剧似的斗心眼儿耍心机……有点太夸张了……”

  “这就夸张啦?”庄钰琳好笑的点点苏云斋的额头:“你呀,就是太理想主义,嗯不大对,或者该说你小孩儿一样心思单纯吗……也不是,反正呢,你太好性儿了,不把别人往坏了去想,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居多,当然我不是说你这个想法有问题,只是你要知道,成年人的世界里权衡利弊更现实,尤其涉及到金钱,那玩意儿最容易激发人心里头的恶念,不牵扯到钱,大家和和美美一家人,跟钱沾了边儿,亲人成仇人也是常事。”

  虽说庄钰琳这话有道理,但苏云斋听着庄钰琳给她的不算夸不算贬的评价,颇有些好笑:“你错啦庄姐,我可不是天真单纯的小白兔,是你和琪琪崽把那些不怀好意都给挡了,没有可以供我发挥的余地,所以我才能坐享其成的安心待在你们身后。而且,我都到现在这个位置了,那些小心机也不会出现在我周围了。”

  “事无绝对,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哦对了……”苏云斋没有给庄钰琳反驳自己话的机会,快速想到什么似的转移话题,刹那间得意变成犹豫的眼神投向庄钰琳:“那咱们之间,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为利益扯头花的情节吧?”

  “你是说担心我和梁琪会嫉妒你动不动百千万进账的收入?”庄钰琳捏了捏苏云斋白净的小脸儿,笑道:“我和梁琪我俩没点亮瓜分你饭碗的天赋,而且有句话我觉得特别重要,人贵有自知之明。长什么本事吃什么饭,别贪多,也不要眼馋不属于自己的那份儿,心态放好了,日子自然能过得自在……”

  见苏云斋听心灵鸡汤听入了神,庄钰琳及时刹住话闸,眼神示意苏云斋接过自己手里的正确的本子:“行了扯远了,看看本子吧,别看太晚,明天让梁琪早点喊你起床,省的剧本研读的时候迟到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别操心啦庄姐,我看一会儿就睡。”

  “嗯。明天有事找梁琪,梁琪解决不了再给我打电话。”

  “好。”

  把庄钰琳送出门,苏云斋折返回床上躺着,把新送来的、又沉又厚的本子翻开重新看了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