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巧克力派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2-08-24上架
  • 9015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穿越了?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巧克力派 2089 2022-08-24 11:59:39

  一道眩光闪过,耳边句句惊呼。

  “苏夫人!”

  “快来人,叫大夫!叫大夫!”

  “苏夫人从假山上摔下来了!”

  徐如君眼前一黑,瞬间失去知觉。

  痛……

  好疼……

  徐如君缓缓睁开眼,粉色幔帐映入眼帘,茫然的眨了眨眼。

  哪家的医院是粉红色的幔帐?

  她不是在公司加班?这又是哪里?

  这一想,脑袋便是隐隐作痛,阻断她的思考。

  徐如君费力翻身,全屋的木料家具和瓷器,看起来就像影视布局的古代房间。

  “这是哪?”

  虚弱的嗓音,干哑的喉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此时,门被推开,梳着双垂髻,身穿上蓝下粉的齐腰襦裙的姑娘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看到床上的人清醒过来,快步如飞的走到床头边,一边放下托盘,一边关切的问道:“夫人你醒了?可有什么不舒服?”

  “你是谁?”徐如君呆呆看着她,脑海一片空白,似乎是丢失了记忆。

  丫鬟绿柳吓得手打滑,碗中的药泼在端盘中,惊恐道:“夫人你别吓奴婢,大夫说你虽撞头,好在发现快,没伤及要害。”

  刚想扯失忆作为借口的徐如君,眼睁睁看着路被堵死,她垂眸转移话题道:“看来我的丫鬟也不笨,这药怕是不能喝,你再去端一碗来。”

  绿柳虽疑惑,但还是遵从着去换药:“诺。”

  等人出去,徐如君盯着幔帐心中一阵发苦。

  她只记得自己昏厥前在加班,随后听到苏夫人的称呼后就彻底晕过去。

  可没想到是真的穿越了啊!貌似还是穿成一个已婚妇女!

  还是没有记忆的穿越,甚至找不出失忆的借口。

  她该怎么办?

  等那丫鬟在端着药过来,闻着那味道,再看乌漆嘛黑的药液,徐如君忍着恶心头疼,伸手拿走碗,眼一闭直接一口闷。

  舌苔发苦,胃里翻滚,整个人更是不想再喝一次这个药。

  绿柳诧异的看着她,往日里最不爱吃药的夫人居然乖乖听话,隐晦的看了看裹着一层白布的脑袋,不会真的把脑子撞坏了?

  徐如君实在是受不了,开口问:“有糖吗?”

  绿柳回神,立即把蜜饯子递过去:“夫人压压味。”

  含着齁甜的蜜饯,徐如君靠在床头,声音平淡问:“我躺了多久?出事后可有人来?”

  原主从假山掉下,这件事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人为。

  “夫人躺了一日多,刘家的人把夫人送回来,之后上门一次,只是郎主不在家中,家中无人做主,刘家留下补品,便离去说是夫人醒来再上门。”

  绿柳越发觉得夫人不太对劲,要是往常夫人怕是要闹起来,可如今却安静问话……

  “砰!”

  “徐如君!你干的好事!嫁人了都这么不安分!你想要徐家的脸彻底丢尽吗!”

  一个气势汹汹的妇人冲进房间,在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很快把不大的房间给占满。

  妇人一身华服,头上满是珠钗,倒是雍容华贵,可脸上却满是厌恶。

  徐如君觉得有些熟悉,深想却是一阵头疼,疼的眉头紧蹙,还未开口,充满恶意的言语攻击而来。

  “徐如君!你怎么不去死!你知不知晓,整个长安都在笑话徐家!我怎么就养出你这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女儿来!”

  一番话砸下来,砸的她脑袋嗡嗡作响,心中一阵悲愤,几次张口,却又无法清晰吐出喉间的痛楚。

  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她的脖子,让她不能言语。

  那不是她,是原主的情绪在作祟!

  “你已经嫁人!竟然还不知羞拉扯太子殿下!当初知晓日后你会成为孽障,就该在你生下来时掐死,重新投了胎,省的牵累徐家!”

  原主到底是做了什么怨天尤人的事情,让她如此的恨?

  徐如君不知道,却也不愿被人如此羞辱,在那只手挥下的瞬间。

  迸发毕生最快的速度,一把手握住。

  “你看到了?”徐如君虚弱的抬起头,看着那妇人错愕的眼神,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质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拉扯着你口中的太子?”

  “还是你口中的太子,宣告天下当日是我徐如君在拉扯他?”

  “这些,你可拿出证据来!”

  三连质问不带停歇,却也险些让她喘不上气,松开抓着的手,抓起放一旁的水杯一饮而尽。

  这才把心中郁气顺下去。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母亲说话?”

  徐如君抬眸,见妇人身后左边站着的姑娘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对上她视线,更是指责道:“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整个上京都已经知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

  小姑娘咬了咬唇,不知该说什么来形容

  余光瞥见妇人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徐如君眼眸里闪过讥讽,淡然问:“都要把我掐死的母亲,我没歇斯底里已经是我的态度,上京传遍那又如何?那日情况如何,你可亲眼所见?若我没记错,我从假山上摔下来,可没见过什么太子殿下,一国储君被尔等背后议论,不知道皇上可开心?”

  小姑娘亦是徐家二姐儿徐如昕,何曾被人如此质问,一时间哑口无言。

  她是没话,她的胞妹,站一旁的徐家三姐儿徐如漪却不缺话,冷笑道:“徐如君你还敢狡辩!当日多少人看到太子殿下从假山处出来,随后你便掉下山,敢说这不是你算计好的!”

  “世人谁不知晓你爱慕太子殿下,及笄时就不要脸大胆示爱,我们徐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若不是你,家中姐妹的婚事会如此艰难?堂堂探花郎也因你抬不起头!”

  徐如漪愤愤不平,这个姐姐向来只顾自己,从未考虑她人,家中姐妹因她不知吃了多少奚落。

  她为何一点事都不懂!

  不知那句话刺痛神经,徐如君脑海里闪过几幕画面。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满脸通红不安的看着跟前的男人。

  她遇上男人,便是转身就走,避之不及,可最后却又莫名其妙的走到一起。

  小姑娘上到假山,四周开阔无人,东南边是泛着橙红橙红的云海。

  小姑娘转过头,往下走时,脚底晃动,紧接而来的是滚下假山。

  小姑娘在失去知觉前,看着东南方,嘴里呢喃:“地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