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第32章 夜长梦多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巧克力派 2050 2022-09-23 08:11:40

    “这才多久的枕边人,大人还真的以为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都懂?”

  妇人语气平淡,落在京兆尹耳中,听出一丝讥讽。

  如今太子下落不明,苏宁灏出现在定安郡的一个下县里,随后就失去踪迹。

  京兆尹问道:“他可曾有什么书信回来?”

  “有。”徐如君点头:“八天前,收到他的书信,让我给他送些药材和银两给他。”

  “为什么?”京兆尹疑惑。

  八天前,京城似乎开始严查个城门。

  徐如君如实回答:“我不知道,我准备药材和银两,原本要托付商行送过去,却想到长公主的第一批物资才送出去两天,我直接找长公主问是否可以帮我相送,长公主的人答应了。”

  “你可知这东西一送,便是在害太子殿下!”京兆尹冷笑。

  这还算不知道吗?

  若是这一批药材被苏宁灏换成银两,再买凶杀人。

  这个推论让他心底的怀疑彻底打消。

  “苏徐氏!你这是在助纣为虐!事到如今,还不快如实招来!”

  徐如君气笑,这是什么谬论?

  更是忍不住与其变辩解:“定安郡本就是赈灾区,苏宁灏受命赈灾,我送药材进去和银两进去给他,让其使用在百姓身上,还有错不成?”

  “事情发生,你们闯进我家,把我抓来,我忍,可要污蔑我,给我定下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一点都不忍!”

  “苏宁灏在外面做什么,那是他的事情,我一个刚嫁来没多久的新妇,我能知道什么!”

  “临到头还死鸭子嘴硬,来人,上拶刑!”

  一个衙役拿着一个刑具走到徐如君面前。

  看到哪东西,她吓得面色苍白,立即把手握成拳头。

  衙役抓起她的手,看到拳头,讥讽的拿起拶具尖锐的部分扎在她手背上。

  “啊!”徐如君痛的喊出声,鲜血从手背滑过。

  被迫的张开手指,衙役手疾眼快把拶具夹住她的手指,另一个衙役上前抓住另一头。

  两人用力,碾压般的刺痛从手指传来。

  “唔!”徐如君猛地瞪大双眼,脑海里一片空白,所有感官聚集在手指上。

  如千斤般的碾压,好似要把骨头给搅碎。

  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冷汗,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她疼的甚至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苏宁灏是怎么谋害太子殿下的!”

  两衙役松手。

  徐如君瘫软的躺在地上,愤恨的瞪着京兆尹。

  古代审讯流程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些人来的太快,仿佛就在这里等着,他甚至没有去求证。

  仿佛只要她认罪就可以。

  到底是为什么?

  “好,不说是吗,继续!”

  新一轮的酷刑再次展开,疼痛冲散脑海里的想法,疼的她喊出声。

  “啊!”

  守在外面的顾瑜之听到这声音,想也不想就要冲进去。

  小厮手疾眼快的把人给抱住:“不能进去!这是私审,公子要是进去了,顾家会被拉下水的!”

  “他们在用刑!徐如君身子本就不好,根本扛不过去!”顾瑜之推开他。

  推到在地上的小厮看着他一跃上墙头,高声道:“公子!想想大公子!你要害大公子一辈子吗!”

  他的身形僵硬在墙头上,两个人的动静很快引来衙役。

  “快走!衙门的人来了!”

  顾瑜之看了看里面,又看了看左边出先的人影,愤恨的锤了墙头一拳,一跃而下,大步离开京兆尹。

  没走几步,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大哥。

  看到他,顾瑜之什么话都没说,冷着脸大步走去。

  他是怨,怨因顾家身份,让他没办法进去,但更多的是怨恨自己。

  若非他不学无术,又怎么会连朋友出事,自己却半点忙都帮不上。

  “大公子。”小厮恭敬的打招呼。

  顾鸿之乃习武之人,耳力出众,隐约能听到那女子的叫声。

  “看着他些,莫要他闯祸。”

  “是。”

  顾鸿之看着京兆尹府片刻,旋即转身离去。

  衙役看着徐如君眼一翻,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停下酷刑,起身道:“大人,晕过去了。”

  “弄醒,继续问。”京兆尹没想到这个人是个硬骨头,竟然到现在都不说。

  “是。”

  京兆尹身后的男人紧蹙眉头,俯身道:“大人,在用刑,怕是她的手会彻底废掉,她可是徐尚书的女儿。”

  “徐易栋那个老匹夫,到现在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什么空管一个女人。当务之急,必须让她把罪名坐实了。”

  京兆尹压着声音,却藏不住怒火。

  “夜长梦多,这事要处理不好,你我都要受到牵连。”

  “可她说药材是通过长公主之手送过去,这怕是还要牵连长公主。”

  长公主名头让二人沉默几息,最后京兆尹咬了咬牙道:“供词把长公主摘干净,罢了让人把她先弄下去,我去长公主哪里探探底。”

  “是。”

  衙役把徐如君拖回牢狱里。

  春雨和绿柳接住丢进来的她,透着那点光,看到她双手肿如馒头,伴随着血。

  两个侍女不受控制的再次哭出来。

  “女郎,女郎。”

  春雨低声呼唤。

  疼晕的徐如君奋力睁开眼,但又很快陷入昏厥。

  三个人抱在一起,绿柳害怕的问:“春雨姐,我们还能出去吗?”

  “不知道。”春雨也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被抓。

  她抬手擦了擦眼泪,“咱们先看着女郎,不管发生什么,我想老爷夫人他们是不会放弃女郎的。”

  绿柳想到夫人的娘家,总算是止住眼泪,“嗯。”

  见她情绪稳定下来,春雨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女郎的娘家?

  想到夫人的厌恶,老夫人的不喜,她们会不会救,都是个未知数。

  ……

  大雨磅礴,视线受阻,山路颠簸的让这里的人感觉到一丝不安。

  “小刘,你开慢点,这大晚上还是别开太快。”徐如君叮嘱前方司机,拿出手机看了看最近天气,以及工作群里的消息。

  “徐书记你放心,这路我熟悉,我会开慢点。”

  小刘的声音传来。

  徐如君正回着消息,耳边传来一道女声:“女郎,这是什么东西?”

  她立即抬头,诧异看着坐在旁边的春雨:“你怎么在这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