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得含玉者得天下

扑朔迷离

得含玉者得天下 是灯橘呀 3042 2022-10-03 22:35:37

  “小姐,您怎么能跟老爷那样说话呢……”

  狭小的屋子里已经只剩下程启枝和小桃的身影,程老爷已经走了快半个小时了,不过他走之前仍然没能给程启枝个准话,没说到底会不会调查当年的事,会不会还当年被冤枉的小姑娘一个清白。程启枝撑着头不言不语,小桃用她那双盛满了担忧和关切的眼睛盯着她看了好几眼,都没能换来程启枝一个心有灵犀的回眸,只得直白的把自己心里犹豫了好久的话说出来:“老爷好不容易来看您一趟,您不表现的好一些让老爷心疼您,怎么还把老爷给赶走了呢……”

  “那是我赶走的吗?”程启枝终于回头,赏了天真单纯的小桃一个白眼:“那明明是他老人家自己想走的,而且身为一个父亲,关心疼爱自己的孩子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为什么非要加一个'表现好'的前提条件呢?”

  小桃被程启枝一番话给问的哑口无言,过了好久,她才底气不足的喃喃:“可是……您之前确实因为不讨老爷喜欢,咱们院子里才没人愿意来伺候,咱们主仆二人才会被管事和别的院子里的丫鬟嬷嬷们看不起呀……”

  净说大实话!程启枝无可奈何的直面现实,妥协:“可是……我确实没法跟他和解,我能想起来一些我们之前生活的记忆,虽然多半人和事我还是记不得,可从现有的记忆中可以判断,我们之前的生活过得很艰难都是拜我的这位父亲大人所赐,下人们确实有捧高踩低的陋习,但是追根究底,让他们养成捧高踩低的坏习惯的,还是代表权威的人的刻意纵容,陈夫人和父亲不会一点儿不知道我们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他们如果多少对下人们表示出哪怕一丁点儿在意的态度,我们的生活不会越过越糟。”

  见小桃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话点头,程启枝趁热打铁的试探着趁机询问:“我是叫程启枝对吧?我是程府的大小姐对吧?”

  “……是呀,”小桃毫无心机的应道:“您是老爷的女儿,还是咱们程府原配夫人所出的嫡出大小姐。”

  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时代的这具身体,不光小名和自己一模一样,连大名都是完全相同的!而且这个身体的身份还是刑部尚书府嫡出大小姐!哇塞,要是拥有这种身份都不能在这个程府横着走的话,可想而知原主被这个府里的当家人忽视到了什么地步!

  “对呀!”程启枝赶紧衔接上小桃的话:“我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嫡出大小姐,竟然过得那么惨,陈夫人和父亲在其中没有任何责任吗?”

  “这么说的话……”

  “他们是有责任的。”程启枝认真的看着小桃,脸上的表情郑重极了:“我被冤枉了那么多年,你跟着我一起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受了那么多年的欺辱,你让我原谅造成这一切的人?陈夫人我都能勉强原谅她,因为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我却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小桃,我是没办法笑着面对他,朝他撒娇讨他欢心的。”

  小桃看着程启枝微微泛红的杏眼,突然什么劝说的话都堵在了嘴边。是呀,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更何况她和小姐一同经受了那些苦,怎么能这个时候劝小姐当做无事发生一般的对待老爷呢?思及此,小桃叹口气,点点头承认:“小姐说得对,是奴婢想岔了。”

  “没事啊,”程启枝大度的摆了摆手:“我饿了,咱们院子里有什么能吃的吗?”

  “奴婢这便去大厨房那边看一看问一问,府里那些管事们一个个的可都精着呢,老爷来看望小姐的事情现下只怕早就被她们知道了,既然她们知道了这事,今日奴婢去要吃的,肯定能拿来一箩筐!小姐便等着奴婢的好消息吧!”

  小桃说完,满脸雀跃兴奋的去找盛饭菜用的筐子,转身离去前还不忘严肃无比的叮嘱程启枝:“小姐就在屋子里不许乱跑,更不许自个儿一个人去后院的小池塘了!离得远远儿的也不行,奴婢一会儿便回来,小姐就在屋子里等着奴婢,可好?”

  “好,你去吧。”程启枝笑着点头,见小桃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于是她拍着胸口保证:“我亲爱的小桃同学,我一定乖乖的在屋子里等着你回来,绝对不跑出去,更不会去池塘那边,这个门,我一步都不会踏出去,我保证!”

  “……行吧。”小桃神情颇有些勉为其难,看她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拿根绳子拴着两个人的手腕,一步也不能离开对方。不过这个想法显然是不现实的,小桃不放心的再次看程启枝一眼,恋恋不舍的重复道:“奴婢马上就回来,小姐一定就在屋子里等着奴婢。”

  程启枝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放心吧,你快去吧!”

  小桃一步三回头的走远了,程启枝这才站起身回里间,找出半拉不新的纸和碳棒,开始写写画画想要梳理自己脑子里已经塞满快塞爆的繁杂信息量……

  书房里,程老爷静静坐着像一尊石像,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书桌下首站定不动。这人站的笔杆条直,一个坐如钟一个站如松,倒像是在和程老爷这座石像交相呼应,规矩是规矩了,展现出来的情形却是颇有些滑稽。

  “来了?”

  程老爷开口,声音低低沉沉的像是积压了不知多少令他心烦意乱的情绪:“你跟了我多年,想必心里装着的事比我知道的要多得多,不过你向来嘴严得很,我不问,你不说,这也是我们多年来心照不宣的规矩。不过我这回唤你出来并不是想着试探你,只是想跟你求证些事情,我不会怪你知情不报,还请你今日务必如实回答,可好?”

  “程老爷请问。”

  “我的女儿娇娇,她这些年过得可好?”

  “不好。”

  虽说在打算问出口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会有出乎意料的答案,可当程老爷亲耳听到这个答案时,心里还是忍不住猛的空出一拍:“如何不好?”

  “程老爷当真要听?”隐匿在阴影处的人影出声询问,随后他又在程老爷默然不语的态度中得到了明确答复:“那便说来话长了……”

  书房里程老爷和侍卫低着声音交谈,书房外管家亲自守着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这一守,便直接守到了日落西斜。

  偏僻的小院子里,即使只有程启枝和小桃两个人,也还是不时的接连传出欢声笑语。院子外偶尔经过的丫鬟婆子们每每听到院子里传出的声响,都狐疑的相视一眼,虽心里疑惑,却也只当这个不受宠的嫡小姐又在发疯耍痴。这偌大的府邸里,也就剩下一个小桃愿意陪着这位大小姐玩儿了,所有的人都是这般想法,听说那小桃受过那位难产过世的先夫人的恩惠,虽不知是多么大的恩惠能让一个人这般赤胆忠心的连着多年尽心照料恩人的女儿,但不得不说,小桃这个丫头的确是重情重义的,且观这小桃的言行举止便说明,好人有好报,即使好报可能报不到自己身上,应当也能福及子孙后代。

  偏僻破旧的小院里的变故和变化,只要经过小院周围的人,都能听得见看得到,有的人看过便看过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人则被这异样勾起了心里藏着的鬼,忍不住心头瑟瑟,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二小姐可在屋子里?”

  一个穿着浅黄色上衫配葱绿色长裤的丫鬟步履匆匆的踏进某处院落,揪住院子里正在给花浇水的丫鬟问道:“二小姐在哪儿?可是和姨娘在一块儿么?”

  “二小姐?”被揪住问话的丫鬟一头雾水:“我没留意,方才倒是见二小姐在屋子里绣帕子,姨娘一直在佛堂念经呢,紫娟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怎的脸色这么不好,可是找二小姐有事?”

  “没有,不是脸色不好,方才走路没看路差点跌一跤,有点被吓着了而已。”问话的紫娟慌乱的敷衍了小丫鬟,再次确认:“姨娘当真是在佛堂念经么?没跟二小姐在一起?”

  “嗯,当真没有,紫娟姐姐怕不是忘了?这个时辰正是姨娘在佛堂念经的时辰呀。”

  “哦对,我给忘了,那我去屋子里找二小姐,你忙你的吧。”

  说完,紫娟放开拉着的丫鬟的手,三步并两步的朝位于正中间的屋子走去。

  “真是奇怪……”浇花的小丫鬟看着紫娟明显心慌意乱的背影喃喃自语:“紫娟姐姐向来稳重,怎的今日如此着急忙慌的,进二小姐的屋子竟也如此莽撞,紫娟姐姐不是最是守礼的么……”

  当然,浇花的小丫头的疑惑并不被已经见到程府二小姐的紫娟知晓,她一见到自家二小姐熟悉的面容,立刻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求助:“二小姐可曾听说了?大小姐她恢复正常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