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得含玉者得天下

真相大白(二)

得含玉者得天下 是灯橘呀 2606 2022-10-14 23:30:32

  “原来三位姑娘把那传闻当真事儿了?来这儿是来看热闹的?”中年男人一脸不虞之色,话音里也带了几分愤怒:“三位姑娘只怕太过单纯天真了吧!许是看多了话本子,把那劳什子话本子里的胡说八道当成了真事?!”

  “这话是怎么说的?”小桃见不得有人欺负程启枝,就算那人的本意并不是真的说程启枝什么,小桃也觉得十分不高兴,她当即就站出来,眉眼间多了一丝恼意:“只不过因为知道了黄老板的一些事,就觉得我们是来看热闹?你这人未免也太武断了吧!且我们都说了有些担心那位黄老板,才想着问问你这个自称黄老板好友的人黄老板去了哪里,你是听不懂话?”

  小桃的护主行为是程启枝没有料到的,程启枝愣了一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拉了拉小桃,把情绪有点激动的她拉到了自己身后。程启枝倒不是觉得小桃强出头,只是觉得对面毕竟是个男的,就算她们这边儿有个武力值未知的青雉,这儿到底还是昌安巷柳树胡同,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谁知道这男的背后还有没有撑腰的,对上青雉和隐藏在暗处颇有些沉得住气的檀先生又有没有胜算。

  “这位先生,”程启枝开口:“这位先生既然对我们三人的言行举止有所不满,必然是对黄老板的事知情,不如你来告诉我们,黄老板丢女儿的事情真相到底是什么,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事实上当大家听到的传闻大致相同时,就已经差不多认定了那件事为真,如果知道事实真相的人一直不解释不辩驳,这不就是间接把谣言包装成让人相信的模样了么?不就等于给那越传越广的谣言助纣为虐么?”

  程启枝说话时脸上明明没有什么表情,说的话听起来却十分咄咄逼人,但她一没情绪激动,二没语带脏话,所以那中年男子即使有一种“堂堂大男人居然被小姑娘明里暗里骂了一通”的感觉,也实在是说不出来什么。中年男子脸色铁青,但他却没有因为被程启枝冒犯而转身愤而离去,这一点程启枝和小桃都感到些许诧异。

  “……我暂且不与你们这些小姑娘一般见识。”中年男子说完,思索了一会儿,随后叹口气,朝程启枝侧目而视:“你们年纪小,哪里懂这些,只觉得'事情是假的,解释清楚就万事大吉',可往往越是解释就越解释不清,世人只信他们想要相信的,而不是知情人的辩驳解释,有口难言的滋味你们不曾尝过,当然只能在这里'理中客'一般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完,长袍打扮的中年男子又叹了口气,看向程启枝她们的眼神里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接着他转过头,不再留恋的抬脚便准备离开。

  “等等,”程启枝叫住了已经背对着她们的中年男人:“你刚才说我们年纪小所以有些事不懂,如果我能证明你曾感受过的痛苦我也经历过的话,我们是不是就代表着能和你站在同一高度,有资格听那些隐藏在谣言后面的、你已经不想再重复的真实?”

  “……你说什么?”

  “我的确经历过有嘴难说、被误解被怀疑的事情。”程启枝不顾小桃的阻拦,不卑不亢,神色淡然:“我的母亲早逝,父亲后来新娶了一个妻子,我对父亲的那位新妻子没有什么不满,我们也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无事。可是某一天,父亲的新妻子小产了,他怀疑我是导致他的新妻子小产的罪魁祸首,斥责我惩罚我,把我关进了一个十分偏僻破旧的小院子里,缺衣少食,我几乎饿死在生机勃勃的春天、冻死在阖家团圆的冬天。”

  “你……”

  “这虽然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但我对当时的感受仍记忆犹新,而且我觉得我会即使在时隔多年后,也依旧难以忘怀。”

  中年男子已经不知何时转过了身和程启枝面对面,他心里对面前这个有些过于瘦弱的小姑娘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惊。要不是自己亲耳听到,任谁也想不到,这个玉雪漂亮的小姑娘竟然会有这样一段糟糕的过往经历。但同时,中年男子心中又不由得啧啧称奇,因为他并没有在这个小姑娘脸上看到丝毫愁容,也并没有看到她因回忆糟糕的往事而产生的痛苦煎熬。

  倘若不是因为这姑娘天生一副冷血心肠,那她这般从容淡定、云淡风轻的把那些光是听着就让人忍不住心酸的过往提起,那该是何等心性?

  “你……哎!”中年男子叹出一口心绪复杂,随即妥协:“算了,你们若是相信我说的话……就跟我来吧。”

  中年男子抬脚朝前走去,他没有回头看程启枝她们,仿佛并不在意程启枝她们到底跟不跟他走。程启枝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最终青雉点点头,程启枝立即拍板:跟上!不管前方等待她们的是被隐藏的真相还是戏耍,程启枝都决定赌一把,青雉和檀先生都是至少系统学过功夫、能在危急关头出手相救的人,有这样的两个人在身边,即便是拼一次又何妨?与其畏手畏脚错失了得知真相的机会,倒不如迎难而上、直面未知,那两个无辜遭遇毒手、生死未卜的小姑娘,还等着她们为她们洗清冤屈,将恶人绳之以法呢!

  所幸那位中年男子并没有走很远,诚然如他所说,他和黄老板是好友,所以两个人住的地方也相距不远,中间只隔了一道弯,以及一户门头毫不起眼、连院门左右两侧贴的对联都已然褪色发旧、格外破烂不堪到不忍直视的人家。

  见程启枝的视线停留在那户颇有些特殊的人家院门上,小桃凑近程启枝轻声说道:“若不是有这样一户人家隔着,没准儿那个黄老板就能跟他的好友做邻居了,这样许是还能方便开导开导当初刚失了女儿的黄老板。”

  “嗯……”

  程启枝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户和黄老板做邻居的人家院门上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扇院门莫名的有些古怪,可要是真让她立刻说出哪里古怪来,她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是说不出什么。这种滋味太难受了,程启枝郁闷得不行,有答案呼之欲出却说不出来、在半道儿不上不下的吊着,属实有点难受……

  “小桃,青雉,你俩回头看看那扇院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程启枝不抱什么希望试探着将问题抛给小桃和青雉,果然不出她所料,小桃和青雉频频回头,估计快把那扇院门看出花儿来了,仍然一个歉疚一个面无表情的同时朝她摇头。行吧,程启枝不得不乐观的想,没准儿是她太过敏感了呢,太想破这个一眼能看出漏洞但迟迟找不到有力证据的案子,因此心里边儿有点疑神疑鬼了。

  “走吧,没事儿,”程启枝口是心非的安慰两个婢女:“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不必在意。”

  话是这么说,程启枝在走了几步路之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甩在她们后面的院门。离得远了,院门两侧的对联也看不大清楚了,程启枝边看边在心里对自己说算了算了最后一眼,看完就真的不想了,可就在她把视线从看不清的对联上移开的那一瞬间,程启枝脑中突然轰隆一声惊雷,炸的她刹那间想通了那扇院门上让她感觉违和不对劲的点!

  一阵风吹过,明明风里半分凉气也无,在经过程启枝身边时仍让程启枝打了个哆嗦,这哆嗦打得凑巧,也不知是该怪风,还是该怪其他什么东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