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闲散主母

第四十六章:抓紧机会

闲散主母 有琳 2028 2022-11-25 10:46:00

  齐鸿辰凑上前,附在他耳边小声地告知他那人身份。

  闻言,袁松仁满脸震惊地望着他:“这……真的……?”。

  齐鸿辰冲着他点了点头。

  前头的冯奕骏不知身后的袁、齐两人正在交头接耳,他一副精力全落在身旁的赵彦身上。

  他们冯家是商人出身,可谓财大气粗,然而在权贵跟前这些都不值一题。

  冯父有意让他从政,可他自知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出不了仕。然而出仕也不仅是一条路,现如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通过知府的公子结识了这么一位达官贵人,他当然得抓紧机会。

  他是早已摸清了这姓赵的性情,最近为了迎合这位权贵的喜好,他领着人几乎逛遍了兰阳城所有烟街柳巷。

  乘画舫取乐后,冯奕骏又领着赵彦到兰阳城一处酒肆吃酒,齐、袁两人皆屏退左右随行。

  同行的有这么一位大人物,他俩亦感到与有荣蔫。

  几人一路上话题不断,倒是这位赵大人话不多,只是在一旁倾听,偶尔点头致意。

  那不是间普通的酒肆,酒肆设了演台,台上有民间曲艺人在弹调说唱,说的皆是民间奇趣。

  席间酒过三巡,台上曲子时儿深沉,时儿激昂。

  “正所谓孤身不入庙、举家不同舟,白面书生行至半道上,见一破庙,却是不敢入内……白蛇被书生所救,躲进一洞穴内疗伤,潜心修炼五百年,终成精;风高月黑夜,一条小青蛇闯进洞穴,此蛇通体青绿,奇毒无比……”

  赵彦不由得淡淡拧眉,听这说唱之人提到小青蛇,他不由得想起一人来,手轻轻摸了摸腰间的玉牌。

  那是一则民间诡闻编的曲子,随着伴乐声,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同席的几人听得正入神,一身着劲装的黑衣男子大步流星入内,行到赵彦身后,附耳向其禀报了一事。

  赵彦听后脸色微变,他神色凝重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将近小十天了。”

  他面带不快之色,质问道:“怎么现在才来报?”

  “赵兄,发生什么事了?”冯家老二见他神色有异,连忙开口问道。

  赵彦起身看了几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就随黑衣男子匆匆忙忙离座而去,留得席间三人面面相觑。

  ------------

  “卖接骨草咧,清火解毒,利水化石,对风湿痹痛有明显疗效,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大爷,过来看看,这接骨草专治老人腿脚不便,煮水泡脚还可舒筋活血。”

  一位大爷在摊前看了一眼,摇摇头就走了。

  胖妇人望着跟前一堆不知所谓的枝枝叶叶,不解地问道:“丫头,你不是卖鱼的吗?怎么又卖起这玩意来了?”

  许卫秋很是大言不惭地说道:“什么东西赚钱,我就卖什么。”

  胖妇人听了这话是一脸的不屑:“这玩意还能赚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她话音未落,就见一名妇人走了过来,在摊前瞅了瞅。妇人衣着破旧,背着一个背蒌,背蒌内坐着一个不到两岁的女童。

  许卫秋见女童长相可爱,不由得逗了逗她。

  妇人拿起东西看了看,有几分怯懦地开口问道:“这……这就是接骨草吗?”

  “对。”许卫秋点点头。

  妇人左右看了看,红着脸小声问道:“我上茅房小解会痛,听说这草能治?”

  许卫秋点点头:“是可以治,这大接骨草对小解刺痛,尿频尿急皆有疗效的。”

  妇人红着脸点点头,她满脸尴尬地掏出三个铜板,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只有这么多,你看着给行不行。”。

  从妇人一走过来,许卫秋就已看出此人囊中羞赧,她看人还是很准的。

  “行吧。”她点点头,毫不客地接过妇人手中的三个铜板,给了她两大捆。

  妇人一看,也是愣住了:“能买这么多的吗?我……我去药铺问了,药房都说三文钱买不了多少的。”

  “能卖,我这不比药铺。”

  妇人似是看出她的用意,一直在那支支吾吾。

  许卫秋冲着她微微一笑:“放心吧,能卖我才卖的,我做生意还能亏了本钱不成。”

  见她如此说,妇人连连点头称是,这才接过东西起身。

  许卫秋趁她没注意,又悄悄拿两捆挂在背小孩子的背蒌下方,冲着小孩子眨了眨眼。

  女娃冲着她咧嘴笑,很是天真无邪。

  胖妇人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待妇人走后她感叹道:“你这么做生意,难怪天天只能吃粗粮馒头。”

  “我就爱吃,吃粗粮健康,哪像你大鱼大肉,养得自己满肚肥肠地。”

  胖妇人从不觉得自己那肚子里的肥肉难看,最近老被她挂在嘴上说,是越看越觉得碍眼。

  她哼哧了一声,坐在一旁生起了闷气来。

  回程的路上,胖妇人走几步就说累,懒在原地不走了,想许卫秋用板车推着她走,许卫秋也不惯着她,就是不让她上车。

  本来嘛,让她跟着自己来出摊的目的也是让她多走动走动。

  胖妇人赖在原地不走,她就陪她耗着。

  原本就不短的脚程,硬是花了比往常多出一倍不止的时间。到了家后,胖妇人脱下自己脚下的绣花鞋往她跟前一扔,赤着脚就进了屋。

  许卫秋捡起鞋一看,整个鞋面跟鞋底都分离,本来嘛,这种绣花鞋就是中看不中用。

  夜里,她掌灯,拿着针织在那里缝缝补补,弄了老长时间才把鞋子给缝好,谁知拿到胖妇人跟前时,却换来一句:“缝得那么难看,让人怎么穿?”

  “你爱穿不穿。”放下绣花鞋,许卫秋头也不回地就出去了。

  到了第二天,胖妇人以没有鞋穿为借口,死活不愿意跟着她去出摊。

  两天后,一向抠门的许卫秋给胖妇人买回了一双新布鞋。

  鞋子没有那些华而不实的绣花,但却很是结实,胖妇人看到后心里欢喜得紧,却嘴硬地说:“那么丑,我才不穿呢。”

  “不要是吧,不要我就给我二娘穿了,反正这鞋我二娘应该也合脚。”

  “你爱给谁给谁,反正我是看不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