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系统启录

第五章、从未见过如此强硬的送礼

系统启录 喝杯温开水 4195 2022-12-19 20:56:36

  变异虫交易屋一直关闭的木门被打开,地机医药的两名工作人员被老板领入木门后,随着木门的关闭,宗政语也将目光转移。

  “买卖的速度还真是快呀。”夏玑用胳膊轻推宗政语后继续说:“大概是托你的福。”

  “嗯?”每个字宗政语都听清了,可他一点都不明白夏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论哪一类变异虫都会对人类产生威胁,威胁等级随着变异虫等级的增加而变大。利与弊可以相互转换,变异虫的威胁越大,可利用的价值也升高。

  在对抗变异虫时,人们会试图分析敌人,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发现变异虫一旦丧失生机就会变成灰色肉块,除了可以充饥外基本毫无利用价值。而变异虫还活着时,从变异虫身上取下的组织不论与原主相隔多远都大有用途。

  人们尝试过用麻醉试剂对付变异虫,变异虫终究不是普通的动物,效果并不理想。后来研发出专门针对变异虫的麻醉药物,因成分复杂且用料昂贵,并非一般人可以拿到。

  获取变异虫组织或者活捉变异虫渐渐变成一种职业——捕虫卫,这个职业薪资高风险也高。

  徐珂博士在一次实验中无意发现将变异虫生前组织在由能量币特制的透明溶液中浸泡过后,即便变异虫失去生机,组织仍有同样的利用价值。这一发现让捕虫卫工作危险性降低几分。

  变异虫的利用价值是多方面的,从治疗外伤到内伤,从头到脚的疾病都可以从变异虫组织中提取到相关物质进行医药合成。美容医疗、延年益寿方面,变异虫也可以发挥用处。

  地机医药就是一家利用变异虫研制药品的大型公司。他们除了内部设有捕虫卫一职用来获取变异虫组织外,还会跟外界进行变异虫贩卖交易。今天他们到这家变异虫交易屋来购买火疸毒刺,就是店家联系上地机医药。

  夏玑所说托宗政语的福是指店家手中的毒刺极有可能是不久前宗政语对付的火疸所攻击的毒刺。当时宗政语在战斗中无心留意没有威胁性的地面上的毒刺,夏玑却看见有人悄悄取走了两根发射比较远的毒刺。

  宗政语惊呼:“可利用的毒刺是不是可以卖出比桃子还高的价格?”

  夏玑点头答道:“如果当时火疸能够逃走,那五十根毒刺的确可以卖个好价钱。”

  “……”,宗政语感觉自己错过了千百个能量币。

  突然宗政语灵光一闪,他说:“我可以主动挑衅火疸让它射出毒刺,然后不杀它只拿毒刺。”

  夏玑一瓢冷水泼过来说:“想法可行,现实很残酷。”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夏溪说:“领地优势?”

  “是的。”这次宗政语能够消灭火疸,除了自身本领强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火疸走出了自己的领地。夏玑现在无法得知是什么原因让火疸选择离开领地进行攻击,在自己领地中的变异虫威胁程度要提升好几个点。如果不是对要下手的火疸有充分认知的话,贸然攻击者很大可能会吃亏。

  夏玑直视宗政语的双眼严肃说道:“变异虫会无差别攻击它所能感知到的任何人类。如果在你挑衅完变异虫后附近有不相干的人,变异虫也会对其发动攻击。所以不要轻易踏进变异虫的领地,未知是可怕的,无知更可怕。明白没?”

  宗政语一个劲点头表示同意。

  三人随便又逛了几个店后宗政语他们走进了通讯交易屋。这个街上所有的店面装修都一样,内部用色风格也差不多,给宗政语的感觉一直都是使用靓丽颜色仿佛有错一样。

  夏玑走到收银台对老板说出自己的需求:“两个男士通讯手表,中等价位就行。”

  “好的,请稍等片刻,我去拿几个款式让您挑选。”

  本来想看看店里有些什么的宗政语被夏玑一把拉住:“过来挑选一下。”

  玻璃柜上放有三种差不多款式的通讯手表,看上去与普通的手表没有什么差别。

  夏玑说:“你们两个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款式?”

  手腕上带着一个仅仅能够电话和定位的手表,夏溪对现在可以挑选多功能手表一事很认真。他一边询问店家三种手表的不同点,一边对比手表外观,打算选择最优的一款。

  宗政语则不同,通讯手表,顾名思义应该是可以进行通讯的手表,他暂时不需要与人进行通讯就没有购买的欲望。等回到夏溪家中后,他打算与对方告别前去寻找能量币任务。

  尾巴藏在衣服下面,宗政语并不很舒服。如果能接到能量币任务,宗政语想要单打独斗。独自行动的他就可以释放出尾巴,而且他自由挥动尾巴时感觉自己战斗力更强。

  夏溪选了一个黑色手表后夏玑看向宗政语说:“你也选一个。”

  “我就不必了。”

  以为宗政语不打算动用能量币的夏玑说:“我付钱。”

  宗政语说:“那多不好意思,我没有使用的必要,所以就不买了。”

  挑了挑眉,夏玑懒得继续沟通,她对老板说:“选两个一样的就行。”

  等老板包好手表后,夏溪拿了一块,剩下的一块被夏玑塞到宗政语手中。

  “买都买了,你要是不想要可以送人或者垃圾桶见。”

  “……”,只好接下的宗政语道了声谢后将手表盒放在装能量币的袋中。

  离开通讯交易屋后夏玑带着他们来到服饰交易屋。店主一见到夏玑就如老朋友一般,很显然两人相识。

  “你昨天打电话紧急订购的衣服已经做好了”,店主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套折叠整齐的黑色衣服递给夏玑说:“这是其中的一套,你可以试试。”

  宗政语没想到夏玑转手就将衣服递给自己,夏玑说:“定制款,大小应该合适,你就在店子里换上看看效果。”

  这一次宗政语没有拒绝,他知道拒绝无用。乖乖拿着衣服走入试衣间的宗政语摊开衣服就明白夏玑口中的定制是什么意思。

  宗政语将自己的尾巴绕在腰间,当他穿着宽大衣服或者厚衣服时看不出不同,可若是身穿单件衣服的宗政语被人接触到的话,会感觉到异样。他们出门前,夏玑在宗政语的腰间绑了一圈编制的草绳,如同农村捆绑草堆的粗草绳。

  定制的衣服,上衣在肚脐的上中下附近做了三圈毛绒织物,裤子的腰带也是一圈毛绒织物,这样宗政语即便与人接触也不会引来诧异。

  为了不让宗政语的身份被人怀疑,夏玑考虑得的确周到。将衣服捏在手上的宗政语想知道对方做这些的目的。

  在找桃子的过程中,宗政语的确是救过夏溪,不能算是救命,只能说让对方免于浑身黏腻。而宗政语得到的回报是白吃白住一晚,对方还好心帮助自己卖桃,现在不仅为自己买通讯设备,还准备了定制衣服。这些事情不得不让宗政语心中好奇。

  暂时没有太多头绪的宗政语在换好衣服后,出了更衣室又是一副天真的表情。

  宗政语说:“大小很合适,谢谢。”

  夏玑看着店主笑道:“不愧是你,只是跟你大致提了一下对方的身高体重就可以做出合身的衣服。”

  店主抿了一口咖啡,欣然接受对方的夸赞:“嗯哼,当然了。”

  这次出门夏玑没有给自己买任何东西,倒是宗政语和夏溪,又是通讯手表,又是好几套衣服鞋子。

  夏溪说:“师父,你不打算买点东西?”

  “暂时不缺,况且我过两天就要离开一段时间。”

  夏溪已经习惯与自己的师父短暂相处后分离很长时间。从小到大,夏溪对自己与夏玑的相处记忆大多是对方教自己武学。

  以前上课其他孩子可以有家长前来接送,夏溪则是独来独往,夏玑前来接他放学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一次夏玑说要分别时,夏溪却生出不舍。大概是宗政语的到来,让夏溪体验了家中热闹的场景。

  回去的路上夏溪抱着衣服没有再说什么,坐在后面的宗政语也保持沉默。三人之间的气氛没有了来时的兴奋。

  一排又一排的树木长在路边,三轮车左手边是一段斜坡,斜坡上长满不知名的花草,绿色蔓延的另一端是一个破败的建筑。宗政语不知道建筑在破败之前是否有过辉煌,他只是静静看着一大片草地上突兀出现的房子。

  原本继续前进的夏玑将三轮车熄了火,她看向左边对车后面两人说:“看到斜坡下那栋建筑没有?”

  夏溪以前读书时跟着同学一起到过这里,听说以前是一座祭祀台,二十五年前因为一场变故而衰败。

  曾经的太溪都并不是如今这般沉寂。拥有秀美风光、资源丰富的太溪都是一座观光都市也是一处颐养天年的好地方。因为大自然给太溪都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人们便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祭祀台。

  金碧辉煌的祭祀台每一块木料以及地砖都是精挑细选,柱子以及屋瓦上的装饰物图案也是众人投票选出。有翱翔天际的飞鸟,有矫健身姿的野兽,有深海藏匿的鱼类以及形态各异的植被。

  每年十月二十六是骨墟的降生日,人们会在这一天傍晚身着新衣服前往祭祀台敬献各种食物以及手工艺品。老老少少都会参与这一天的祭祀活动,观看精彩的节目,品尝人们摆在祭祀台周围的美食,一派祥和热闹。

  如果不是二十五年前祭祀台怪病的话,这种美好夏溪和宗政语都可以见到。

  当时参加祭祀活动的所有人突然莫名其妙不舒服起来。一开始人们只是感觉脚疼,随后膝盖也莫名疼起来,这种说不出的刺痛从下而上一直延伸到大脑。随后人们开始感到恶心,皮肤开始出现脱落,血液从皮肤脱落的位置开始渗出。

  等到医生赶来时,看到的是在地上扭曲成一团的人们,尖叫声、哭泣声、呼喊声混杂在一起。他们疼得没有办法站立,血红色沾染了这片大地。就在医生准备诊治已经看不出面容的病人时,他们的身体也同样出现这种症状。

  一种看不见闻不到的东西攻击了在场的所有人,连带着进入这片区域的后来者。

  单方面的“厮杀”持续到第二日太阳初升,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活动的人寻不见家人回来后赶到祭祀台时见到了终生难以走出的阴影。

  全是鲜血的衣服落在红色的大地上,白色的骨头从未被掩盖的地方露出,头发纠缠在草地上。凌乱的物品已经不足以引起众人的关注,因惊恐而害怕的眼神出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

  有人因为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亲人而疯癫,有人因为诱发疾病而离世,有人从此再也无法振作,后来的人们只能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当时的绝望。

  军方根据降生日当晚的求救信息以及第二日的场景大致推断出是一种怪病带走了祭祀台这里的所有人。至于是什么怪病时至今日无人知晓,这个怪病也在人人口耳相传中变成了一种诅咒。

  祭祀台诅咒。

  所谓的降生日其实是诅咒降生,以带走人类的生命为目的。祭祀台是阵法中心,是不详,是邪恶。

  从那日怪病的侵袭开始,骨墟的变异虫数量开始增加,就像是得到某种指令一般,变异虫变得憎恨人类。原本可以互不打扰的双方站到了冲突的天平之上。

  在怪病发生之前,人们只知一类和二类变异虫,后来竟出现三类变异虫。没人能够保证在三类变异虫之上不会有四类、五类变异虫。

  人类与变异虫的斗争在二十年前达到高潮,数不尽的变异虫被人类消灭,人类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往后二十年,变异虫似乎平静下来。对方没有主动发起攻击,人类也选择后退一步。但无人能够保证变异虫不会再次暴动起来,因而对变异虫的研究,对人类自身的提高从未终止。

  变异虫暴动一事让人们更加坚信诅咒一说。有过激者冲到祭祀台胡乱打砸,曾经人们精心设计布置的辉煌在疯狂中变成废墟。后来是军队出面阻拦才结束了这场混乱,只不过祭祀台从此变成无人愿意靠近的唾弃之地。

  宗政语静静看着孤独的祭祀台,说不出的悲凉袭上心头。没有人接近的祭祀台周围植被却是一片欣欣向荣。

  不论祭祀台繁荣与否,植物一直陪伴左右,向阳生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