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沉睡的电池

第4章 礼物与疯人

沉睡的电池 班健桂 3240 2022-11-20 14:40:59

  这一年的教师节快到了,林森想向在房里誊写材料的父亲要些钱买礼物,但始终没敢开口。他站在房门,把右手手指头含在嘴里,心想:怎么问呢?然后他又用鞋子轻轻地摩擦着地面,接着蹲下来捉弄着那些有趣的蚂蚁,最后站起来搔搔后脑勺望着父亲的认真样,也不好意思打扰他。

  林森无聊地用指甲刮着墙壁,石灰片徐徐飘落,犹如天上下的雪花。父亲发现他,便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去玩了?”

  林森紧张得吞吞吐吐地说:“爸,爸,我,我想要一些钱,不,不知道你,你会给吗?”

  父亲并没有生气,而是和蔼可亲的问:“要钱做什么呢,可不能买零食喔。”

  “明天是教师节,我想------”林森还没说完,父亲已明白,并说:“老师教书很辛苦呀,如有不懂之处多向老师请教呀!”说完,父亲把手掺入了暗袋里毫不犹豫地抽出一张大钞票给他。他接过钞票后高兴得又蹦又跳的。

  第二天来临了,林森叫上一些同学一起去帮老师庆祝这个节日。他们来到一摊小卖部面前,店主是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店里的摆设十分有条理,左边架子专放饮料,右边架子专放价格高的饼干等,而摆在门口的桌面上是一些便宜货儿。林森他们当然只在摆到门外的这摊食物细看了。

  一个同学豁朗地指着店里摆在右边架子的一包藕片说:“那个怎么样?”大家都摆摆手摇摇头说:“太贵了!”另一位同学贪便宜,拿起一小包萝卜干说:“这个好吧!”林森说:“这些不好吃的。”

  最后经过千挑万选,终于买到了食物,但后来发现不够钱了。林森拍了拍口袋,正好还有点钱,大家“哄”一声往老师家走去了。

  他们爬上楼梯,来到老师的屋子,见打开着窗户,于是往屋里看。他们见到屋里暗暗的,显然是没有人,只有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几支钢笔和几本书,一张椅子,一个柜子,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窗旁的花瓶里还插有一束菊花。门也是紧锁着的。

  他们猜想老师肯定是外出了,那怎么办呢?这些东西不能浪费呀,再说了,老师曾说过要珍惜每一样东西嘛。

  他们中最有权威的人——长着香蕉般的脑袋的驼史说:“我们干脆一起去河边把这些东西慢慢给消灭掉,怎么样?”

  大家都举手赞成。淅淅的溪水流着。河岸上有数不清的小石头,像鸡蛋或像珠子或像苹果或像轮胎,十分有趣也十分迷人的。

  他们坐在石头边,驼史把食物都放在中间的石块上,并说:“我们长大后当老师算了,因为吃了这些东西,我们就是老师了。”大家都笑了。

  驼史负责把食物平分给大家。当林森拿起食物时,心总是跳得厉害,生怕父亲晓知了会生气的,因为这必然是送给老师的礼物,就这样一扫而光,真有点腼腆了。

  他们在一起边吃边谈,坐的姿势每人都不一样:有的躺着,有的伏着,有的一手撑着,有的两腿交叉。

  驼史指着那条深河神秘兮兮地对大家说:“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条河里所发生的故事?”

  大家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驼史就清了清嗓子给他们讲了起来。

  从前有两名游泳高手在一个夏天中的某天傍晚下水游泳。在河里只有他们俩人。他们玩得正高兴时,倏尔,周边的景色映衬得十分的凄凉。

  一位男子叫对方过来,但对方没有反应,又不见人影。那名男子就到水底四处寻觅,然后再跑上岸四处呼喊对方的名字,可就是没听到对方的回应。过了好多天,他再也没见过对方了。从此有人认为这条河里有水妖。

  大家先是怡然不动,接着面面相觑,再盯着驼史。驼史因此为自己的见识广而感到自豪。此时,他们忽然感到四周十分的暗淡,黑色的天空,黑色的树林,黑色的“血液”,黑色的石头涌上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猝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划破了他们的心窗。最后他们除了一块藕片外都吃完了。这块藕片留给谁呢?大家都拿不定主意。

  这时还是驼史想得周到,他说:“谁出的钱最多谁就可以占有它,我看林森出的比我们多了几毛钱,所以这块藕片应归他。”大家都点头示意赞成。于是林森光荣地完成了任务。

  林森就快读完一年级了。在最后的几天中,同学们都非常的兴奋,一旦提到就快要放假时,同学们的情绪就亢奋起来了。

  正常的人是幸福的,不会因为自己是特殊人物而像被关进监狱里那样举目无亲,也不会自己是因神情失常的东西而被人歧视。现在的世界是灿烂、光明、美好的。

  但是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贤才、有小偷、有乞丐等等。其中林森认为最让人知晓的同情的害怕的可能是脑子坏了的疯子。

  在当时,天色已将进傍晚,球场四处的魁梧之树,有些的树枝被折断过了。球场一角还有些破鞋破衣破袜,这些都没人注意过。

  下午放学了,林森和几个同学,还有姚国一拥而出,你说我笑地下到楼梯。

  姚国在闲谈中问林森:“你最怕什么样的动物?”

  林森思考一会儿答道:“眼镜蛇!”

  林森也问他:“那你最讨厌什么动物?”

  “我讨厌大狗熊!”姚国一口气回答。

  林森又问:“那你害怕什么样的人呢?”

  姚国于是假装生气地说:“我最害怕脑子出问题的疯人。”

  “为什么?”林森接着问。

  “因为那疯人一发起脾气来最吓人,并且像狗熊那样力大无比到处吓人。”姚国胆战心惊地说。

  当他们走到球场时,有一个人从校门口风驰电掣般的跑向对面的一条河。那个人跑到河边停止脚步,返回头跑到一幢尚未有人住的楼顶上,然后坐在铁杆后面,用手握紧铁杆。他穿着破烂不堪的灰黑色的衣服,头发散乱着,像是很久没有洗过头洗过澡似的。

  他坐下来总是傻笑着。顿时有许多人来围观了。林森他们也走过去凑个热闹。

  那些旁人对疯人边指指点点边打喳喳。从旁人的口中,他们才得知原来是从一个小村庄中跑出来的,他是个疯子个疯人不停地摇晃着身子像开车似的,嘴里还叨念着什么。

  他坐了一会儿后先站起身来又蹲了下去,然后用力把两条铁杆弄弯曲。姚国看到此景就心慌起来,指着他说:“你看见没有,他的力气多大啊!好可怕!”林森赞成地点点头。

  突然,不知是那疯子玩腻了还是什么的,从楼梯跑下来,众人见状都马上散开了。疯人闪电般地跑没影了。林森和姚国继续回家了。

  在半路上,林森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他们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管呢?难道他这样跑出来玩不怕爸妈打屁股吗?是否他的爸妈不在人世了?他真的有大力水手那样力大无比的力量吗?那他为什么不是英雄而是狗熊呢?这些都是林森脑里蹦出来的问题。

  到了第二天,林森假装认真学习熬过了几堂课之后,他们正准备回去。

  忽然,他们的“间谍”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对他们大喊起来:“不好了,有个疯婆子跑到我们学校来了!”然后迅速走进教室赶紧把门使劲关上。

  绰号“小南瓜”的增发双手推了前面的一张长桌子顶住了门。林森提起一张凳子搭在桌面上用来以防万一,他们就躲在了教室里面。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森问道。

  “间谍”对他们说:“现在有一个大约40来岁的疯婆子,听说她的相貌很丑,像狗熊。她来到了那边的石桌上坐下来赖着不走。校长正在劝他呢!”

  有个同学马品觉得无聊,于是爬上那个放上去的凳子坐下来望着他们。

  “间谍”接着说:“听说那个疯婆子硬是不走,并且还用鞋子乱打人呢!”大家听了都很害怕。

  林森竟然认为她可能是昨天那个男疯子的妻子,他想:如果谁被那个鞋子扔中了就不好受了,必定很痛,即使用石头等东西对她进行攻击,她也是刀枪不入的,因为毕竟疯子是力大无比的。

  过不了多久,有个同学从外面跑了过来,敲开了窗户说:“嘿,刚才那个疯婆子撒娇呢!校长对她没办法只好用钱来劝她走,疯婆子拿到5元钱就乖乖地溜了。”

  坐在上面的马品立刻跳了下来对那同学说:“这就奇怪了,一个神经失常的人竟对钱感兴趣!”

  林森自言自语道:“可怕,真是可怕。”

  他们把桌子和凳子抬回原处后走了出去。

  “间谍”指着一个地方说:“疯婆子就曾在那里坐过。”

  他们跑过去,发现有残留下的脚印,还有一只草鞋倒立在地面上。一旁的树木上的红色的花朵大部分落在了地面上,仿佛是一颗颗心,一颗颗令人同情的心。

  从这可看出疯婆子来过的最直接的证据。她曾在这里扔过鞋子,曾打落那一朵朵美丽的花。

  到了第二天,一切正常。到了第四天后,林森在一旁听到大人们议论。其中一个是姚国的母亲说:“昨天,为了把那些疯人送走,一些领导动过很多脑筋,最终买了许多食物来引诱疯人上车就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样,然后把他们送走。”

  林森松了口气,想:现在疯人没有了,大可放心疯人,不会有那么一天闯进家里砸坏东西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