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王妃她是女将星

第五十章 小将军我不想骗你

王妃她是女将星 布不觉晓 3190 2023-01-22 18:00:00

  招娣在尤空青搀扶下回到屋内。

  还未踏进屋内半步,就看见了屋内的狼藉。

  满屋的血迹,四散的衣裳,随处可见的药瓶。

  光看屋内,就知道招娣方才疗伤时有多疼。

  招娣看尤空青迟迟不进来,以为她是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刚想开口劝解她,就听见尤空青说道:“你把衣裳脱了我给你看看伤!”

  “不必了,我都包扎好了,不劳烦……”

  还未说完,就见尤空青上前解自己的衣裳,“不逞强会死吗?也不看自己的脸色有多差,况且方才那个冷王,还是齐王什么的,走之前还故意扣住你的肩膀,你的伤口定然是有撕裂了。”

  尤空青虽然语气带着怒气,可动作确实十分温柔小心!

  动作行云流水,很快就重新处理好招娣的伤口,手撑着下巴,提溜起裙摆,蹲在招娣面前,“伤口还是挺深的,好在你处理得还行,后面我在给你开一份药,保证让你一点疤也不留!”

  又挠了挠额头,嗫嚅道:“不过,你那些老伤疤我……可除不掉!”

  招娣看着有些黯然失色的尤空青,有些纳闷今日她对自己是否过于热情了些,明明已经治好了伤,大可以离去,为何还蹲在自己身边,像是和她聊天解闷,还担心自己的伤口会不会留疤,这是在关心她吗?

  招娣揪起半蹲的尤空青,往床边移了移,让她坐在自己身侧,“没关系的,留不留疤我都不在意的!”

  尤空青年纪毕竟还小,原先见过的女娘,哪怕是留一点火星般的伤疤,都会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而眼前的这位女娘竟然毫不在意,她行医多年,从未在一人身上见到如此多的伤口,光看看伤疤她都觉得疼,也不知道招娣是怎么忍下来的。

  转而又看见招娣挂在墙头的双剑,不禁摇了摇头,眼前的女娘,那是普通的女娘,她可是统率三军的将军,也是收服西周之人,怎么能把她看成寻常的女娘。

  尤空青忽闪着大眼睛,望着毫无血色的脸,想起昨日听到她与家人的争执,对眼前的女娘又多了几分心疼,她应该是在意的吧!她只是不想说,怕说出来反而被人说成矫情。

  招娣见尤空青迟迟不语,又被这抹担忧的眼神盯得不适,便想借故让她离开,“今日有劳姑娘了,多谢你为我解围,还有谢谢你没让女医察觉到我的伤!”

  按理说他人若是听见这句话应该是明白,这是下了逐客令,便也客气地搪塞几句,医者仁心,这是医者本分,我就不打扰了便起身离去才是!

  为何眼前的女子,却好像还想再听感谢的话语。

  “将军,你感谢的话,这就说完了!”

  果然招娣没有猜错,她就是想听。

  可第一次给她赠药的尤空青,并不是如此呀,她还未道完谢,就已经看到尤空青逃离在自己的视线,可这不过才短短两月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原先那个小哑巴变得如此开朗,对她还如此好!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收复了西周吗?

  “嗯嗯!将军你想的没错,就是因为你收复了西周!”尤空青频频点头很是可爱。

  天那!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她的医术已经高超到可以医治心病了吗?她该不会是鬼医吧!

  这句话不会也被她听到了吧!

  “将军还是挺聪明的吗?知道是我做了手脚替你瞒过了你腿疾之事!”

  招娣长长舒了一口气,庆幸尤空青没有我听到“鬼医”的话,要不然......等等,腿疾之事,尤空青竟然看出自己的腿疾的毛病。

  可她并没有在尤空青面前犯过病呀,她是诊断出来的吗?

  记得原先替她接过的军医说过,若不是犯病,一般是不会诊断出自己腿疾的,除非此人是医术极高!

  招娣往床内退了一步,拉开与尤空青的距离。

  看着尤空青的眼神也透着一抹杀意!

  招娣懊悔,先前认为尤空青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医术肯定不佳,才敢让她把脉解毒,不曾想她的医术造诣已经如此之高,只诊断了一次便能察觉。

  紧握拳头,只有她用一点点的力,就可拧断这个孩子的脖颈。

  招娣虽然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可却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若是她腿疾之事传出,不管是传到燕隆昌耳中,还是左渤耳中,都会给自己带来一场不可估量的浩劫。

  而她百姓口中的将星,只要在一个阴雨天,便可随意除去。

  这些年她瞒得很好,除了先前知道她断腿之人知晓,也就只有稷川知晓,那些都是她可以信赖之人,而眼前之人她不敢笃定,不敢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尤空青手上。

  不,怎能为了一人性命残害无辜,她也是家家户户里的人之一,她不能做这样无道之事,况且尤空青是她的救命恩人,怎能为了一己私欲做忘恩负义之辈。

  满脸天真的尤空青并没有察觉到,方才自己差点小命不保,忽闪着大眼睛,满脸童真地望着招娣。

  尤空青笑嘻嘻地道:“将军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不会说出去的!”

  “多谢你,帮我!”

  “将军,不必客气保护病人的秘密是医者的本分!”尤空青笑嘻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挪进与招娣的距离,睁大眼睛期待的望着招娣:“我以后可以叫你阿姊吗?”

  招娣向来谨慎,不是轻信他人之辈,但看着天真可爱的尤空青,莫名觉得可以信赖她,或许是两人的眼神太过相似,对于尤空青的请求,她不想拒绝,也不愿拒绝,最终也回答道:“可以!”

  翌日,招娣桌上堆着各式各样的补血美食,什么莲子桂圆汤、鸡肝西红柿汤、红枣黑木耳汤、羊肝菠菜鸡蛋汤、山药紫荆皮汤、鸭肝首乌汤,全是大补的食物。

  兰竹菊三个丫头,盯着招娣将准备的十全大补汤全部喝完。

  招娣光望着,一桌子的美食就感觉已经饱了,迟疑着询问三位丫头:“这些都……喝下去!”

  “是的,姑娘!昨日你留那么多血,得喝!”将碗退到招娣面前,眼里透着坚定。

  推过去,招娣嗫嚅道:“那些血也不全是我的!”

  小兰又推过去,“血都是从姑娘身上留下来的,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招娣:“……”

  也有可能是杀人时沾上的,可若是这样解释给三个傻丫头,可能会吓哭吧!

  算了,算了不解释了,还是喝汤吧!

  “哇!今日小厨房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呀!”

  招娣不管身处多么艰难的险,都是自己靠自己,从未期待过他人可以救自己,可是今日是期待的。

  这来的那是尤空青呀,简直是救星呀!

  “空青姑娘,多喝点!”

  得救后的招娣,眨眼的功夫就已经逃之夭夭,逃出环云堂,最后直接逃出董府,可以出府外就看见一袭黑衣的稷川,见到她后又连忙逃走!

  招娣几乎是下意识地喊住了他:“季公子,为何见到我就躲!”

  稷川顿了顿,半晌才缓缓回头,转动眼珠,很是犹豫,低语道:“我担心……”

  “算了,不想说就别勉强,既然我们是同盟,不如一起与我办件事情吧!”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可稷川呢喃的声音,招娣并没有听到。

  招娣毕竟有伤在身,稷川看她孤身一人出来,怕她又遇险,也不忍拒绝,跟着招娣去东市买了上好的皮子,又去西市买了上好的佳酿,大概逛了一个多时辰,期间两人一直未语,稷川则是一路帮招娣付钱,拿东西。

  再回去的路上,稷川一直在思索,招娣此举到底为何,办件事就是陪她买东西吗?

  而且这条路也不是回董府的路,正在疑惑之间,抬眼时却看见“丞相府”三个大字。

  为何来丞相府,招娣发现什么了吗?察觉什么了吗?

  稷川想此不禁心慌,脚步也下意识地停止,抬眼间,招娣已进入府内,他没有细想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来到他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他在这生活了五年,丫鬟小厮自然认识他,即使他们被丞相特意交代,但对稷川的突然到了依然纷纷侧目,这些眼神让他不由心慌,怕招娣察觉,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险些超过引路的管家,招娣拍着他肩膀,低声语道:“别走那么快,这样很失礼。”

  虽然是责怪的话,可语气却是那么温柔,稷川听后也并未感到难堪。

  还未到书房时,盛公丰便出门迎接,“不知将军前来,有失远迎!”

  “丞相大人客气了,在燕北时祖父时常提起您,此次前来我也是特意带了燕北的特产,望丞相大人不要嫌弃!”

  燕北特产何时可以在燕都买到,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招娣,若不是眼前的场景不允许稷川笑,他一定开怀大笑。

  没想到一向正经的小将军,竟然也有如此俏皮的时候,招娣无意透露的可爱,倒是让稷川放松了不少,不再拘泥于眼前的困境中。

  以至于招娣向盛公丰介绍他时,他也能平稳应对,没有展现一丝不妥。

  其实他自小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骗人”无论什么场面,他都能从容应对,今日,如此谎称,不过是他骗的人是招娣,因为是她,所以一切得心应手都变得手足无措。

  因为是招娣,他害怕被揭露谎言,所以越想做好,可却越难做好。

  因为是招娣,他所擅长的谎言,都变成“我不想骗你!”

  

布不觉晓

春节快乐哦!再次祝大家兔年大姐,前“兔”似锦,“兔”飞猛进。   看后记得点收藏,接着看更方便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