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星球大战:赤红之瞳

第一章:爱的星空

星球大战:赤红之瞳 伊沙基 4687 2022-12-16 10:15:44

  距离塔兹米加入“夜袭”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经历了与腐败的“帝都警备队”队长欧茄和杀人狂斩首赞克等人的战斗后,年轻的夜袭新人塔兹米也逐渐变得老练起来。随着训练的深入,塔兹米的实力已经与成为一名合格的帝具使越来越近了。但是,自从听说了夜袭的首领娜津塔关于帝具的介绍,得知没有任何一种帝具能使死去的人复活以及自己的这种想法会成为弱点被敌人利用,在一个凄凉的夜晚,塔兹米怀着一颗失落的心再一次来到了他曾经的两个同伴,莎悠和家康的坟前,那两个被堕落的帝都贵族蹂躏致死的乡村少年少女,此刻正静静的沉睡在这样一个偏辟的角落,只剩下坟头的两块不起眼的椭圆形墓碑石向人们证明着他们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果然…已经是永远的别离了吗…”塔兹米流着泪说,“明明早该放弃的...我...”这时,少年的身后传来了喊声:“塔兹米,你还没睡啊!”

  塔兹米扭头—看,是夜袭的成员希尔正向他走来。“本来还以为可以让他们再活过来,就算希望再藐茫也......”塔兹米说不下去了。

  “塔兹米…...”希尔温柔的走上前来,跪在塔兹米的身后,并一把将他揽入怀中。“想哭的话就尽情哭吧。”希尔温柔的说着,“我会为你保密的。”

  “希尔…”塔兹米流着泪说,“身为上司还这么天真,这样真的好吗?”塔兹米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什么不好的。”希尔回答。

  这时,一个尖刻的声音传来,“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哭!”

  二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身穿粉色蕾丝制成的洋裙的少女正双手恰腰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露出一副鄙视的眼神看着塔兹米,少女有着雪白的皮肤和娇小的身材,一头粉色的长发在身体两侧扎成了双马尾,她叫玛茵,是夜袭的枪械专家和狙击手。当然,玛茵并不是独自一人,在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个表情斯文,身着黑色连衣裙,扎着红色领带的少女。她长着一头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有着珍珠般皎洁的白色皮肤和血色宝石一般的红色眼瞳,而她的全身都透露着一股杀气,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她所带给世人的就只有赤瞳这个称呼。

  “你…你们!”塔兹米吃了一惊,连忙将自己的眼泪咽进了肚子里,因为当着其他人尤其是这个玛茵的面,就算借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流露自己的真感情。

  “干我们这一行的,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布兰德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吗!”玛茵丝毫不给塔兹米留情面,“如果你连承受这种悲伤的能力都没有,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在夜袭工作!”

  “呃......”听了玛茵的话,塔兹米仿佛是受了打击一般,愁容满面的低下了头。希尔急忙把塔兹米抱紧,“好了,玛茵是刀子嘴豆腐心,她都是在为你好。”希尔安慰着塔兹米。

  “哼!”听了希尔的话,玛茵不高兴的撅起了嘴,“看样子,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我们走吧,赤瞳。”玛茵对身旁的赤瞳说。

  “噢,不过…”赤瞳一边回答,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说:“今晚的天气不错,而且星空又是那么美,我想多呆一会儿。”

  听了赤瞳的回答,玛茵有些不情愿的瞟了一眼夜空,只见天空万里无云,银河系如同一个聚拢了各种颜色的宝石与玛瑙的大旋涡,镶嵌在浩涵的宇宙大海洋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吧,正好我这会儿也睡不着,经过了一天的忙碌,现在一起来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好。”于是,赤瞳、玛茵、塔兹米和希尔,四个夜袭的杀手躺成一排,欣赏着色彩缤纷的银河。

  “啊…”不知是因为看了这么美的夜景,还是由于在场的气氛,塔兹米心中的悲伤终于被吹散了。“塔兹米。”赤瞳这时来话了,“你以前也很喜欢像这样欣赏夜景吗?”“嗯,是啊。”塔兹米回答,那时候还是和莎悠跟家康一起。”

  “哎!我说你,干吗又提人家过去的事!人家心情才刚好那么一点!你…”玛茵不高兴的埋怨赤瞳。

  “刚才是谁说塔兹米不适合当夜袭的?”赤瞳反唇相叽。“呃…”玛茵满脸通红的绷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塔兹米听赛没听,只是注视着眼前的银河系。“哎,赤瞳你说,死去的人会不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塔兹米突然问赤瞳。“这我哪儿知道啊?”赤瞳回答,“作为一名杀手,从前我曾经斩杀过无数的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每当我夜里入睡时,总是习惯性的仰望天空,可在我的记忆里,天上的星星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总是那样多。”赤瞳也进入了回忆。

  “说到过去,留在记忆里的尽是些痛苦。”希尔说,“不过,也有快乐的时候。”说着,希尔想起了以前的朋友,以及加入夜袭后和大家的快乐时光。“嗯,是啊。”塔兹米赞同道,此时,他仿佛又看到,莎悠和家康站在通往帝都的路口处向他招手。

  “玛茵有没有过快乐的回忆呢?”塔兹米突然问起玛茵来,因为玛茵曾跟他说过自己是异民族混血,因此在童年的时候饱受歧视跟欺凌。

  “我当然有!”玛茵毫不示弱,“如果不是看了这银河我也不会想起来,那是死去多年的母亲经常给我讲的一个故事的前半部分。”

  “是什么故事?”听了玛茵的回答,在场的所有人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咳哼,咳哼。”玛茵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凝视着眼前的银河系说:“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在那片银河的中心,繁星环绕的光明中存在着一个如同天堂一般的神奇国度。这个国家的保卫者是一群天使般的战士,他们各个身怀绝技,有着凡人无法达到的奇异能力。战士们都以温柔,善良,正直,爱好和平,同情弱者而著称,他们使用的武器不是帝具什么的,而是一种剑刃会发出像彩虹一般五颜六色的光芒的剑。这个国家的科技十分强大,强大到可以让凡人驾着光在星际间旅行,国家在这群战士的守护下安定又繁荣得运行着……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玛茵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听了玛茵讲的故事,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叹。“是吗?真令人向望啊!”塔兹米听的两眼放光,“哎,你说,要是我们能有那些战士的力量,不就可以很轻易的改变这个腐朽黑暗的帝国了?”

  “你太天真了吧!这只是传说而已。”玛茵不高兴的对塔兹米说。

  “你又傲娇了,其实说实话,你小时候肯定不止一次希望能有一群这样的战士来改变这个国家对吗?”希尔问玛茵。

  “才不呢!”玛茵回答,“等你听了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就不这么认为了。”

  “哦,是吗?那后面故事又是怎样讲的?”赤瞳问。“唉......”玛茵的神色突然变的愁苦起来,“故事的后半部分,我很不喜欢。”

  “噢,是什么剧情呢?”塔兹米好奇的问,但赤瞳沉默了,因为她大概已经猜出了接下来会发生的。

  “后来,这群战士中的一伙人因为过分沉迷于他们的力量而堕落了,他们开始变得贪婪、自私、诡诈、和邪恶,并不断的拉拢其他战士加入他们的行列,开始了对这个国家的反叛。”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玛茵接着说:“该国家和剩余的战士无法容忍这帮家伙的为所欲为,终于,战争爆发了!”

  “啊!?”听了玛茵所讲的,塔兹米顿时变得难过了起来。“漫长而又残酷的战争,使得这个光明的国家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变的满目疮痍。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最终被国家和有良知的战士们打败,即而被冠以叛国的罪名遭到放逐。”听到这儿,塔兹米、希尔、和赤瞳暂时松了口气。“这样就结束了是吗?”塔兹米问。

  “根本没有!”玛茵说,“阴差阳错下,在流放这伙堕落战士的地方生活着一群那个国家从未察觉到的异民族,这些异民族有着和那群战士们相同的能力。为了复仇,这伙被流放的堕落战士于是和这群异民族勾结起来,建立了一个残暴的帝国,并重新与那个光明的国家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唉......”听完了玛茵所讲的故事,在场所有的人都叹了口气,似乎对这个故事的结局深感失望。“幸好这只是个传说。”塔兹米庆幸的说,“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不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战乱所害。”这时,希尔突然关切的问玛茵:“玛茵,请问你对你的父母还有别的印象吗?”

  “记不太清楚了…”玛茵回答:“我从记事起就一直被一位个头很矮的老人扶养,他是个在'普特拉'小有名气的钟表匠。”说着,玛茵把目光再一次投向银河系的外环,突然,她伸出右手,用食指指着中环西侧的一颗星星说:“看!那就是‘赖洛斯’。”

  “赖洛斯?”赤瞳一听愣住了。“没错,我的母亲一直就是这么称呼那颗星星的。”玛茵说,“在我的记忆里,唯一所能想起关于我母亲的,就是一到夏天的晚上,她都会望眼欲穿的注视着赖洛斯,仿佛是在等待什么。”

  “啊哈...”玛茵说到这儿打了一个哈欠,“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我要回去睡了,晚安,希尔、赤瞳。”玛茵又恢复了她那尖刻的说话语气,说完,她大摇大摆的朝夜袭的基地走去。“晚安,玛茵。”塔兹米、希尔和赤瞳异口同声的回答。

  “唉,想不到玛茵竟然会有这样的经历。”待玛茵走后,希尔不禁开始对她同情了起来。“嗯...”赤瞳也表示认同,现今的世代如此的黑暗,堕落,人民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再继续坐视不管,那么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沦为像她们那样的牺牲品。

  这一晚,赤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侵袭了她的全身。尽管赤瞳曾在身为帝国军最高指挥官的布德大将军手下受过训,亲身体验过布德大将军身上所释放出的强烈压迫感。但和这一次的感受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上,这回赤瞳感到自己被恐惧、愤怒、和黑暗所包围。没过多久,一个毛骨悚然的,如同混合了某种机械声音的危险种的呼吸声传入了赤瞳的耳中:“呼...嗙!呼...嗙!…...”

  “谁!”赤瞳惊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可当她环顾四周,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咦?”赤瞳莫名其妙,“也许是自己听错了。”她心想,马上又躺了下来,可赤瞳闭上眼睛没多久,那股压迫感又来了。

  “呃...”赤瞳眉头紧皱,牙关咬紧,汗水大颗大颗的从头上流下来,沾湿了枕头。不久,那恐怖的呼吸声又传来了:“呼...嗙!呼...嗙!...”这一回,赤瞳颤抖着睁开眼睛,却赫然发现自已身处于一个如同地狱一般的火山区!脚下的黑曜岩在高温的炙烤下不断的震动,似乎虽时都有可能断裂,周围高耸的火山将熔岩和火焰从地底喷射出来,形成了壮观的岩浆瀑布。天空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黑云,而在她的前方不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岩浆大河,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呼息声,此刻正从岩浆河的正上方传来……赤瞳惊呆了,不敢相信的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岩浆河的上方,一团黑色的火山灰构成的烟雾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身高两米,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和黑灰色相间的肩甲的人,长长的黑色斗篷飘扬在那个人的身后。从那人的身材上看,赤瞳判断出他是男性,那个人的胸口处有一个布满按钮的方形键盘,赤瞳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但最让赤瞳感到不安的,是那人戴的头盔。头盔的外形让赤瞳想起了那些曾经与她战斗过的“帝国燃烧部队”,面罩上的两颗毫无生气的机械般的眼睛所释放出的杀气足以令士气高涨的战士瞬间丧失斗志!而那如同混合了某种机械声音的危险种的呼吸声,正是从那双眼睛下方的一个布满栅栏的三角形通气口发出的。赤瞳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从他的身上,赤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愤怒、黑暗、憎恶、和痛苦。“你…你是谁?”赤瞳向那个人发问。

  突然,赤瞳惊醒了,发现此时天已经大亮,而在夜袭的基地外,传来了塔兹米和布兰德一起训练的声音。“原来是个梦!”赤瞳终于明白了,然后她坐起身来,用一只手托着自己的额头,再一次回想起昨晚在梦中遇到的那个人。

  作为一名杀手,做噩梦对于赤瞳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在梦中,赤瞳经常撞见那些死在她刀下的人,他们有的浑身鲜血,有的身体支离破碎,还有的用手提着被赤瞳砍下的首级,来向赤瞳控诉她向他们的所作所为,总之那些人的相貌都惨不忍睹。赤瞳对这一切早就习惯了,她向来都不把这些梦当回事,但这一次却不同,赤瞳觉的这一回做的梦是关乎她个人的,她感到梦里的这个人似乎是在呼唤她。”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身在何处,我都会找到你。”赤瞳心想,“为什么你会让我感到如此不安?我...会帮助你的!”接着,赤瞳跳下床,穿上衣服,装备上她的帝具“一击必杀——村雨”,朝夜袭基地的正门走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