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星球大战:赤红之瞳

第二章:暗夜杀手(上)

星球大战:赤红之瞳 伊沙基 6376 2022-12-17 11:33:20

  银河系历3ABY,银河第一帝国…

  科洛桑,位于银河系的核心区域,自“旧共和国”起,科洛桑就是银河系的政治中心。经过了几千年来的发展和演变,如今她已经成为银河系永不衰残的闪耀之城。高耸林立的摩天大楼上及云霄,下通黑暗,错综复杂的反重力交通流横穿整个星球,四通八达,川流不息。夜间,整个科洛桑灯火通明,华光璀璨,在太空中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华丽景像。

  在旧共和国时期,科洛桑在“绝地议会”的守护下,一度被认为是银河系最安全的星球,任何友善、和平的宇宙来访者都将受到科洛桑的欢迎。成千上万迁入的外星种族使得科洛桑成为了一个多元化的超级大都市。

  科洛桑同时也是所有星际贸易路线的枢纽。尽管科洛桑没有自然资源,但她长期依靠成员国和盟友为其提供原料以维持其人口的增长和繁荣。在漫长的历史中科洛桑曾经经历过许多困难时期,但科洛桑始终处于曲线式的发展状态,即使是在战争期间。

  而这一切都随着“克隆战争”的结束走到了终点,时任“银河系共和国”最高议长的希夫·帕尔帕廷也就是鲜有人知的黑暗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突然对外宣称“绝地武士”叛国并下达“66号指令”,即对所有绝地武士的大清洗。同时帕尔帕廷指派自己的新徒弟,已加入西斯并被赐名达斯·维德的前绝地武士安纳金·天行者率领“501军团”入侵绝地圣殿。随后,帕尔帕廷独揽大权,将银河系共和国改建成“银河系第一帝国”并自封为皇帝。如今,议会和绝地圣殿都已成为历史,整个银河系完全处在帕尔帕廷皇帝的专制统治下,地方政务则由皇帝谓派的星系和星区总督负责。

  此时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刻,经过了一天的繁忙后,整座“银河城”沐浴在一片霓虹灯的光茫中,显得是那样炫丽多彩。在城的中心有一片被称为“宫殿区”的地方,那里坐落着皇帝帕尔帕廷的皇宫,那座晰日的绝地圣殿,那座曾经见证了银河系共和国的掘起和衰落,并孕育出无数像尤达、魁刚·金、欧比旺·肯诺比、和梅斯·温杜那样的著名绝地武士跟大师的金字塔型建筑,如今已经披上了银河第一帝国的皇袍,成为了皇帝帕尔帕廷的私人物品,帝国宫。

  帝国宫里的一个偏辟的房间内,摆放着一件黑色的仪器。仪器的外形如同一个巨大的钟罩,大的足以装下一个成年人。“钟罩”顶端有一根很粗的金属伸缩杆连接着天花板,用来开启和关闭下面的这个“钟罩”。

  钟罩内,一个身穿黑灰色相间的盔甲,披着黑色斗篷的中年男人,此刻正在静静的沉思。他的名字叫达斯·维德,是银河帝国的皇帝帕尔帕廷一手培养出来的弟子,同时也是皇帝的左膀右臂——西斯尊主。这个巨大的“钟罩”便是他的维生室,是他在经历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次失败,即与前任师傅欧比旺·肯诺比在穆斯塔法的宿命对决并被对方砍去左臂和双腿,并且全身被烈火焚烧后赖以维持生命的装置之一。

  达斯·维德的意识内……

  “呼...嗙!呼...嗙!”西斯尊主带着他那恐怖的呼吸声,来到了一片陌生的森林里。此时此刻,这片森林正处在一个寒冬的夜晚,周围呼啸而过的凛冽寒风与漫天纷飞的白色雪花交织在一起,使得这片银装素裹的大地显得既神秘又恐怖。

  “这是什么地方?”达斯·维德心想,他独自漫步在这片森林中,并不时的转过头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因为他还是头一次来到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突然,达斯·维德猛的转身朝自己的正前方看去,“还有其他人在这里!”达斯·维德说着取出自己的光剑向自己眼睛所看的方向加速前进。

  很快,西斯尊主发现了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的前方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那人背对着自己,身披一件黑色的风衣,颈部围着黑色的披肩,头的部分则被同样黑色的兜帽完全遮盖住,维德还注意到那人的身材较瘦,个头比自己稍矮一些。

  “你是谁?”达斯·维德冲着那个黑影问道。那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的转过身,面对着杀气腾腾的西斯尊主,并扯下了与兜帽为一体的披肩扔到一边。这回达斯·维德看清楚了,那人戴着一副和自己一样怪异的银黑相间的头盔,头盔的面具上布满了凹坑,银色的部分是一排排平行的边框,围绕着狭窄的护目镜。维德还注意到那人的右手中握有一支外形如同光剑一般的金属圆筒,只是和常规的光剑不同的是,这支圆筒的末端开了两个横向的圆柱形分叉。

  那个人终于开口了,用一种和达斯·维德说话声音十分相似的低沉的男声说:“我准备好了,外公。”说着,那人叉开双腿,身体向前倾,并开启了手中的那个金属圆筒。“啾!”的一声,三道炽红色的光柱分别从圆筒的末段和那两个分叉中迸发出来,并同时产生出光剑特有的嗡嗡声。很显然,这是一柄光剑,然而达斯·维德注意到,这支光剑的剑刃与自己以往见过的光剑完全不同。除了十字型的护手分叉以外,这支光剑的剑刃看上去十分的不稳定。

  达斯·维德同时也开启了自己的光剑,但是他感到疑惑,眼前的这个人居然称呼自己为“外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样子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就必须先打倒眼前的这个神秘人。于是达斯·维德用光剑指着这个人说:“就让我来弄清楚你的真实身份!”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维德尊主…”的说话声传入了达斯·维德的耳中,打断了西斯尊主的冥想。达斯·维德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依然坐在维生室中,而那个声音正是透过设在维生室内的无线电发出的。“很抱歉打断了您的冥思。”那个声音说,“皇帝陛下要召见您。”

  达斯·维德二话不说,马上操纵机器给自己戴上头盔,随着一阵“嗞...!”的声音,粗大的气动机械吊臂将维生室的上半部分吊了起来,达斯·维德从容的走出维生室并朝皇宫的深处走去。

  皇宫顶层的一个房间内…

  “吱...”房间的门应声向两侧敞开,达斯·维德走了进来。在他的正对面,帕尔帕廷皇帝正坐在靠近窗户的一把金属转椅上看着他,他的两侧各有一名身穿红袍的“科洛桑皇家禁卫队”队员。达斯·维德来到皇帝面前,单膝朝他跪下,并低下头说:“您召见我,师傅?”

  “是的,我的徒弟。”帕尔帕廷从座位上站起身对达斯·维德说,“对舒·托伦的叛乱的镇压以及赛洛博士的惩处做的非常完美。”

  “您过奖了,师傅。”达斯·维德回答。帕尔帕廷接着说:“由于塔格将军指挥失利,他将被降职,从现在起,整个“死亡分舰队”将由你负责指挥,其旗舰“执行者号星际无畏舰”现在属于你了。”

  “谢师傅。”达斯·维德回答,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身为上将(Grand General)的卡西欧·塔格一直是达斯·维德的一块心病,现在他终于有机会拔掉这颗眼中钉了,于是达斯·维德抬起头,准备向皇帝请示处决塔格的打算。

  就在维德抬头的这当儿,他忽然看见在帕尔帕廷的座椅旁边摆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件土黄色的牛头人身造型的雕像,大概有几英尺高,雕像的面部让达斯·维德想起了那些曼达洛人佩戴的头盔,而在雕像的胸口处则有一个外形如同雪花一般的十字星标志。尽管达斯·维德曾亲眼见过帕尔帕廷“收集”的曾经分布在银河系各个角落的艺术品,多的可以装满好几艘飞船,但是这种造型的还是头一次见到。“陛下,那件雕像…”达斯·维德不自觉的问起来。

  “你是指它吗?”帕尔帕廷一边回答,一边走回到那件雕像旁边把它拿了起来。“这件艺术品是今天刚刚送到的,属于拉卡塔主行星。”帕尔帕廷凝视着手中的这件艺术品回答。

  “拉卡塔主行星?奇怪,当地的文化中从未听说过有这种样式的雕像。”达斯·维德感到有些疑惑。

  “这也正是我打算把它留在身边仔细研究的原因。”帕尔帕廷回答,“拉卡塔主行星的历史非常悠久,而且该行星处在神秘的未知区域内,但这件艺术品存在的年代却似乎并不久远。”

  达斯·维德认真的注视着那件艺术品……突然,他一下子用原力把那件艺术品从帕尔帕廷的手中夺走,并同时用原力迅速将它朝窗外推去……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那件雕塑飞出了皇宫,但紧接着,那雕塑并没有像炸弹一样爆炸,而是在半空中自动的分成了两半。同时,一大团黑色的烟雾状物质从那件艺术品中冒了出来,飘扬在夜空中……

  “你们两个!保护皇帝!!”达斯·维德冲着帕尔帕廷身旁呆若木鸡的两名皇家禁卫喊道,同时他取出了自己的光剑。

  帕尔帕廷也注意到了异常,那片黑色的烟雾居然像活了一般,开始迅速的朝房间窗户上的破洞飘过来,并发出令人发毛的“嗡嗡”声!当那雾状物质接近时,帕尔帕廷看清楚了,那会动的黑色“烟雾”竟然是一群外形丑陋又恶心的虫子!

  “陛下小心!”达斯·维德喊道,并用原力一把将帕尔帕廷和右边的那名皇家禁卫队队员一齐推倒在一边,紧接着维德用原力硬生生的把房间的地板掀起来并将其堵在了窗户上的破洞上。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刚刚震惊的发现,这群令人恶心的虫子居然完全不受“原力”的影响!

  见到通往房间内部的破洞被堵上了,那些虫子先是在皇宫外盘旋了一小会儿,但很快,一群外形酷似蚂蚁的昆虫如同雨点一般飘落在窗玻璃上,密密麻麻的,看着渗人!而趁着这会儿功夫,帕尔帕廷在右侧的那名皇家禁卫的帮助下,已经安全的转移到了达斯·维德的身旁。只剩下左侧的那名禁卫队队员依然站在原地,双手紧握着手中的“力矛”,呆呆的注视着窗外的景像。

  可就在这时,爬满了窗玻璃的那群蚂蚁的腹部突然像气球一般迅速膨胀了起来,只听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那群蚂蚁竟像炸弹一样猛烈的爆炸了!站立在那里的那名禁卫队队员瞬间被爆炸所吞噬!房间里剩下的三人由于反应及时,躲过了这一劫。

  爆炸同时也惊动了皇宫外巡逻的士兵,他们开始向宫殿方向聚拢。房间内,达斯·维德、帕尔帕廷和剩下的那名皇家禁卫待爆炸平息后慢慢的直起身子,发现房间的窗玻璃全部被炸碎,而先前盘旋在皇宫外的那群黑色的飞虫,此刻已经全部聚集在房间里并将他们三个人团团包围了!

  “陛下当心!这些虫子能对原力免疫!”达斯·维德提醒皇帝。帕尔帕廷也有所警觉,这些虫子不但无法被“原力感应”所感知,而且完全无视“原力抓取”和“原力推击”!因此他们只能用自身的感官去判断来自这些生物的攻击。

  这时,那群昆虫在空中井然有绪的分成了两拨,仿佛它们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并且听从某个方向来的指挥。紧接着,那两群昆虫突然演变成细长的两股,分别朝着达斯·维德和帕尔帕廷加速飞来,并吐露出锋利的獠牙!

  见此情景,达斯·维德单手持光剑,光剑突然间在西斯尊主的手中如同螺旋桨一般高速旋转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炽红色的圆盘,达斯·维德将操纵着“圆盘”的那只手伸向了快速飞来的那股昆虫,那群虫子来不及停下,笔直的撞上了高速旋转的光剑剑刃,纷纷被炽热的剑刃烧成了灰烬!看来这群神秘的昆虫虽然能对原力免疫,但却无法防御物理攻击。

  可紧接着,那群虫子迅速的向四周散开,盘旋在西斯尊主的身体周围,准备从多个不同的方向朝达斯·维德发起攻击。达斯·维德见状停下了飞速旋转的光剑,同时抬起右手,做了一个攥拳的动作,散落一地的碎玻璃和金属残片在原力的作用下如同加速的子弹一般腾空而起,射向了盘旋在空中的那群飞虫,倾刻间将它们切的支离破碎。

  而飞向帕尔帕廷的那股虫子,未等帕尔帕廷做出回应,剩下的那名皇家禁卫已经一个健步冲到了他的前面,并将手中的力矛对准了那股昆虫。“兹!”力矛尖端释防出蓝白色的强电流来,将来袭的昆虫驱离了。

  和飞向达斯·维德的那群昆虫一样,这群虫子也向四面散开,但它们并没有像它们的同伴那样试图从四周围攻眼前的这二人,而是飞向了房间的正上方,聚集在达斯·维德、帕尔帕廷、和那名皇家禁卫的头顶上空,准备从上方向三人发起进攻。

  这时,帕尔帕廷终于出手了,只见他张开双手,把手指对准盘旋在他们头顶上方的这群昆虫。随着一阵刺耳的“兹兹!”声响起,数道紫色的强电流从皇帝的手指尖发射出来,射向了聚集在半空中的这群虫子。

  这一招终于奏了效,那群虫子在“原力闪电”的炙烤下统统化为灰烬散落在地面上。看到危胁已经解除,达斯·维德手持光剑来到房间的正中央朝四面看了看,突然,他转身用光剑指着那名皇家禁卫说:“你们让皇帝失望了,且应折磨至死!但一来这次的袭击者是从未见过的新敌人,二来鉴于你刚才保护皇帝的英勇行径,我姑且算你将功补过!”

  “多谢维德尊主!”那名皇家禁卫双膝跪下,向西斯尊主回答。“不过…”达斯·维德接着说,“为了证明你对皇帝陛下的忠诚,你需要跟我一同去找出这次暗杀的幕后主谋!”

  “遵命!”那名禁卫队员回答。“报告姓名。”达斯·维德命令道。“基尔·卡诺斯。”

  听了那名皇家禁卫的回答,达斯·维德沉默了。这时皇帝插话了:“基尔·卡诺斯,就是那个在“因乔尔”毕业的学生吗?那可是维德尊主你亲自考核的。”帕尔帕廷对达斯·维德说。

  听了皇帝的话,达斯·维德并不回答,只是慢慢的收起了自己的光剑,转身朝身后破坏的窗户方向走去。西斯尊主来到窗边向外看去,只见皇宫外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几个团的兵力,数架满载士兵的运输艇正在毁坏的窗户附近盘旋,运输艇上,一些冲锋队队员正透过开启的舱门朝被破坏的房间内张望。

  帕尔帕廷也来到达斯·维德的身边。“这次的袭击者究竟是何方神圣?”未等皇帝开口,达斯·维德便向他询问。“不清楚。”帕尔帕廷回答。“有些东西遮蔽了我的视野,一些更为神秘的人或事物。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次的对手十分强大!”

  听了帕尔帕廷的说法,达斯·维德把双手抱在胸前,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宫殿外……忽然,西斯尊主注意到,正对着宫殿最近的一座摩天大楼的屋顶上,似乎有一个人影。

  “在那里!”达斯·维德用手指着前方的那栋大厦说。帕尔帕廷也注意到了那栋大楼顶部的异常。“要瑾慎行事,我的徒弟!”皇帝提醒着西斯尊主。

  达斯·维德二话不说,马上示意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架运输艇过来,随即转身对基尔·卡诺斯说:“你!负责转移陛下,并要确保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遵命!”卡诺斯回答。

  说完,达斯·维德转过身去,沉入原力,等那架运输艇足够接近时,维德纵身一跃,跳入了那架运输艇开启的机舱。“陛下,维德尊主,你们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运输艇上的指挥官问。

  “马上掉转机头,目标是前方的那座大厦!”维德指着可疑人物出现的那栋摩天大楼冲指挥官说道。帝国飞行员不敢殆慢,马上驾驶着运输艇朝西斯尊主所指的那栋大厦飞去。“维德尊主,需要我呼叫增援吗?”指挥官问西斯尊主。

  达斯·维德沉默了一小会儿,谨慎的对指挥官说:“叫地面部队封锁周边的几个街区,并确保任何非军方载具不得通过这片区域!”

  “遵命!”那名指挥官马上照做。就在他们的运输艇接近那座摩天大楼的时候,达斯·维德注意到,那人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开始朝相反的方向逃跑。

  “从大厦上方飞过去!”达斯·维德命令道。“是!”指挥官马上下令,帝国飞行员操纵着运输艇加速朝摩天大楼的顶端飞去,就在运输艇掠过大厦的屋顶时,达斯·维德再次沉入原力,纵身跳出了运输艇的机舱,笔直的坠向了摩天大楼的屋顶。

  西斯尊主稳稳落地,接着他抬起头朝着那个可疑人物逃跑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人已经逃到了大厦的边缘,并朝着与大厦相邻的另一座摩天大楼的楼顶跳了过去。

  “原力加速!”西斯尊主转眼间就追到了那个可疑人物跳楼的地方,达斯·维德站在大厦的边缘,仔细的观察着此刻已经跳到了相邻的那栋大厦顶上的那个人,从那人的身材上来看,达斯·维德判断出她是女性,但令西斯尊主感到好奇的,是那人奔跑时的姿势。与平常人躯干伸直并前后摆动双臂的跑法不同,这个神秘人在奔跑的时候是将身体尽可能向前屈,同时将双臂朝后伸展,如同低空滑翔的燕雀一般,因而速度比普通人的要快很多。

  “喝!”达斯·维德用“原力浮空”朝着对面的那栋大楼飞跃过去,很快就追到了那人的身后不远处。达斯·维德紧跟着前面逃跑的那个人,很快,那人跑到了这座大厦的边缘,再一次跳上了紧邻着这栋大厦的另一幢建筑物的屋顶。

  达斯·维德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并同时观察着那个神秘人的动作。他并不打算过早的截住眼前的目标,因为他必须找出那人是否还有其他同伙,或者…她的幕后指使者。

  那人引着西斯尊主七拐八绕,在林立的一座座高楼大厦的屋顶上跳来跳去,终于在一幢正对着一座灯火通明的金融大厦的公寓顶上停了下来。在这栋公寓与对面的大厦之间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而且对面的那栋大厦的高度要比他们所处的这座公寓高很多,周围又没有其他的建筑物可供逃跑,因此那个人无路可逃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