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不良女友装白兔(八)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旧木已深 2023 2023-01-18 09:00:00

  “商南舟。”见他没有反应,尤眠改唤他的名字,然后就见前面那人转过身来。

  “做什么?”

  商南舟一脸“你是谁别打扰我学习”的表情。

  尤眠多精的人,立马明白这人肯定知道了些什么,还在这儿和她装不熟。

  呵,好小子,跟她演!

  尤眠的斗志再次被激起,她盯着商南舟的脸看了两秒,表情一变,半垂着头。

  只见她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盖住眼中情绪,声音很轻,带着一丝局促和不安。

  “商南舟,对不起。”

  音落,她便翻开桌上的卷子,埋头写起作业来。

  录像的同学瞄了眼视频时间——00:09。

  大姐,连10秒都没有,这、这就说完了??

  商南舟眼底漾起一抹兴致,小狐狸开启演技模式了,他倒要好好配合才行。

  录像同学正准备关手机,却见商南舟主动和尤眠说起话来,一只手还搭在她桌面那摞起来的书上,看起来关系很是不错,他又赶忙接着录制。

  商南舟面色不改,声音却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为什么说对不起?”

  尤眠无声地低骂两句,缓缓抬起头来,苦涩一笑,“因为你替我搬书,结果让那么多人误会我们的关系。”旋即又露出一副惶恐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你有女朋友,让她误会我真的很抱歉。”

  看戏的六班同学顿时兴奋起来,乖乖!他们听到了什么?商南舟居然有女朋友!

  “女朋友?”当事人眯起眸子,语气很淡,“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个女朋友?”

  “啊?难道是我弄错了吗?可贴子里有个小姐姐说你是他的人啊?”尤眠假装一脸迷糊。

  商南舟嗤笑,余光瞥见尤眠旁边的女生略有心虚的眼神。

  江姣见状,忙不迭地摇头解释:“不关我的事,是陈双寒自己说的,我只是给尤眠看了贴子而已!”

  陈双寒?商南舟大脑里搜索了一圈都没有这个人的信息。

  “那是谁?”

  旁边有人大嘴巴的插了一句:“商哥你怎么会不认识陈双寒?那可是你的头号追求者兼你后援会的会长啊!”

  尤眠噗嗤一笑:“居然还有后援会?”

  大嘴巴张口就要给尤眠科普商南舟的二三事,被对方凌厉的眼神堵了回去。

  见大家的关注点都被尤眠带偏到他的身上,商南舟冷笑,状似随意问道:“听你们说什么贴子?那是什么?”

  “就G中贴吧啊,你和新同学在……你帮新同学搬书的事被大家误会,传到贴吧上去了。”

  商南舟对着接话的男生招手,“拿来看看。”

  男生赶忙把手机递了过去。

  醒目的标题,刻意为之的暧昧词语,再加上还有他的名字,这发帖之人不当八卦新闻人真是可惜了。

  嘴角浮起一丝冷意,他点开贴子,不过须臾,就被满篇的谩骂侮辱震得心里一颤。

  他抬眼看着面前的女生,明明是那么火爆桀骜的性子,为什么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有心思折腾他,跟他演戏。

  那些留言的人他不熟悉,但她们的ID他却丝毫不陌生,前缀全是【木已成舟】。

  【木已成舟】是他的后援会名,这个他很清楚。

  一瞬间,商南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是带着看热闹的态度让尤眠去见识自己后援会厉害的,不过只是为了杀杀她的锐气,让她清楚自己并不好惹,但他没料到的是,自己的后援会,比他知道的还要“厉害”。

  那满篇的谩骂侮辱之词,莫说尤眠一个女生,就连他,不过看了一半内容,就生了一肚子恶气。

  “你没事?”他忍不住蹙眉问道。

  尤眠被他突来的一句话问的愣住,见他满脸复杂的神色,顷刻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她无所谓笑笑:“没事。”

  比起B中那群人,这些内容对她来说还算友好的了,可惜G中这群小伙伴没见识过。

  商南舟被她的态度弄得心里更不好受,他拿起手机,问旁边的男生。

  “你认识陈双寒?”

  男生摇头:“不熟。”

  “那就还算认识了。”他沉吟片刻,又道,“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误会,你联系她,让她找人把贴子删了。”

  “啊?我联系吗?”

  “你也可以拒绝。”

  只是一个眼神,对方瞬间妥协。

  “另外,她既然是后援会会长,你顺带转告她,管好自己成员的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我哑住。”

  这话一出,大家登时明白了商南舟这些话的含义,再看尤眠时,表情和眼神又恢复成她刚进来时的样子——全是八卦的气息。

  角落里某个男生小心翼翼地收了手机,抓着机会出了教室,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视频发给某人,并附文道:

  【别说哥刺激你,你家男神跟这新来的转校生关系还真的有点不一般。】

  接着一连三个阴笑的表情。

  -

  下午第一堂课快结束的时候,尤眠的肚子突然一阵抽痛。

  她一手拿着笔,一手按着疼痛的位置,看着讲台上满黑板的习题,蓦地感觉眼前一花。

  拿笔的姿势渐渐变成五指握笔,尤眠只觉肚子疼得厉害,身上也很冷,就连掌心全都是黏腻腻的冷汗,连钢笔都握不住。

  又是一阵强烈的痛感,她疼得直接哼了一声。

  江姣离她最近,立刻就发现她情况不对,探手去摸尤眠的额头,触手是一片冰凉。

  “尤眠你怎么了?”江姣暗道不好,赶紧去扶她的胳膊,手还没挨着衣服,只听“咚”的一声,尤眠的额头直接磕在桌子上。

  教室里大家都在安静地抄题,尤眠这声就像一颗炸弹扔进了平原,惊起鸟雀飞鸣。

  “谁在下面做什么?”就连讲台上的老师都听见了声响,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尤眠这个方向。

  “老师!尤眠情况不对!她的脸和嘴巴都好白!”江姣惊呼道。

  班上一众人哇啦啦地全跑到尤眠桌边围了起来。

  商南舟闻言快速起身,半蹲在尤眠身边,看着她单手捂着肚子,全身都在发抖,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