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不良女友装白兔(十二)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旧木已深 2101 2023-01-22 09:00:00

  张旋连忙摆手,“哪有那么多肤浅的人!商南周可不是个花瓶。”

  “那家伙学习好,身手也好,运动能力还强。去年篮球联谊赛和校运动会你是没看到,那家伙帅的,男女通吃!虽然脾气差点吧,但人心肠好,特仗义,这个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嚯!昨天那一个公主抱,把我都看呆了,男友力爆表啊!”

  闻言,尤眠眼眸里划过一丝惊讶,她昨天疼得厉害,根本不记得还有这回事。

  接着张旋刻意小声对着尤眠笑道:“昨天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想魂穿你,感受被商南周公主抱的滋味呢。”

  瞧着张旋越说越兴奋的样子,尤眠有理由怀疑他也是商南周偌大后援会的其中一员。

  “诶,新同学。”张旋伸手戳了戳尤眠的手臂,左眼微眯,一脸八卦地问,“我给你说了这么多,你不是该礼尚往来一下,给我说说你和商南周的情况呗!”

  尤眠茫然:“我和他有什么情况?”

  “你俩什么情况你会不知道?你昨天才转来,今天就能让那大哥接你上学还附带早饭了,这关系也太突飞猛进了吧?”

  此话一出,尤眠很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竖起了N多只耳朵。

  她扯了扯嘴角,无奈地叹了口气,简单地将许柯让商南周帮忙带饭的事说了出来。

  大家的关注点立刻偏移到许柯那边,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老许的好。

  许柯和商南周还未走到班级门口,便听见教室里闹闹嚷嚷的。

  许柯眉头不自觉一蹙,却没马上进去,而是站在一旁听清了些许内容后,才松了眉头。

  商南周揶揄道:“许老师深得民心呀。”

  许柯剜了某人一眼,刻意干咳一声,缓步进了教室。

  扎堆的学生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作鸟兽散。

  许柯盯着声音最大的某人,一脸严肃道:“纪律委员,你的职责是什么?”

  在班主任的凝视下,张旋尬笑着慢慢站了起来。

  正往座位走去的商南周看到自己的后桌惊讶地眉毛一挑,看来是不知道张旋是纪律委员的事。

  “……嘿嘿嘿老许,新同学找我打听点商南周的事,作为同学答疑解惑嘛,我就简单说了两句。这不后来提到您了嘛,您对我们这么好,大家就都没忍住,又简单说了两句……”张旋的声音越说越小。

  此话一出,倒换商南周自己惊讶了。

  噢?背着他打听他的消息?

  许柯也是一愣,余光瞥见有些人眉眼间藏都藏不住的笑意,他清了清嗓子,主动把这个话题绕开。

  “让你当纪律委员是为了管好你自己,你倒好,带头说起话来了,今晚自己练习《施氏食狮史》,明天在学习委员那过。”

  “别啊!老许!饶命啊!”在堪比包拯的学习委员那过绕口令,他怕是今晚都别想睡觉了。

  叮铃铃——

  伴随着张旋的哀嚎,晚自习的下课铃也打响了。

  许柯拍拍桌子,“好了,收拾收拾回去了,没有住校的同学路上注意安全。”

  底下的人异口同声道:“谢谢老许!”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尤眠收拾好书本,一抬头,瞧见商南周双手环抱站在她桌前,歪着头一脸戏谑地盯着她。

  尤眠迷惑:“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某人耸耸肩,答非所问道:“你速度快点,还要去输液。”

  “噢。”尤眠乖乖应声。

  然而谁也没想到,液体输完已经是11点的事了。

  昨天输液顺利是在尤眠昏睡的情况下,今天人清醒了,这针却是怎么也扎不进去了。

  从十多分钟前女生腕关节被绑上压脉带开始,护士手里的针头都没机会碰着尤眠的手,她哆哆嗦嗦地将手伸出去,又像被电击一样快速收了回来,如此来回,护士都无奈了。

  “对、对不起,我是真的怕这个……”

  尤眠带着哭腔道歉,她深知自己给护士的工作添了麻烦。

  “没关系,你这是恐针,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你先休息一下,我找个同事来帮你。”

  护士是个很有耐心的小姐姐,温柔地安抚了尤眠的情绪后,她起身去找帮手,正好在走廊上碰见去买晚餐回来的商南周。

  护士眼睛蓦地一亮:“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你女朋友有针头恐惧症,我扎不进去针,你快来帮忙。”

  商南周一走进输液区,就看见了蹲在角落里,埋头抱着膝盖的尤眠。

  他轻轻地走到她的前面蹲下,离近了才发现她的身体在颤抖。

  “你还好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尤眠身躯一震,好半晌才抬起头来,眼眶泛红。

  她看着他闷声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商南周唇角挂着一抹笑,眸子里浮动着柔和的光。

  “怎么?就是害怕我看见你这个样子,所以才让我去买吃的?”

  “我、我哪有。”尤眠强行嘴硬道。

  商南周拍拍她的脑袋道:“好啦,现在看都看见了,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我陪着你。”

  他伸出一只手,对尤眠摇了摇。

  “起来吧。”

  尤眠顿了顿,轻轻将手搭了上去。

  感受着掌心的柔软,商南周感觉心里麻酥酥的,连呼吸都慢了一拍。

  看着两人过来,护士忍不住笑道:“把女朋友哄好了?这下应该不怕了吧?”

  两人的脸上同时泛起一抹红晕,许是忙着害羞,都忘了否认护士说的关系。

  “手伸出来吧。”

  尤眠一脸视死如归地把手递给护士,双眼一闭,赶忙把脸侧向一边。

  在蘸有消毒酒精的棉签触碰到她手背皮肤的那一霎,她的上半身被一双有力的双臂抱入怀里。

  她整张脸贴在商南周的小腹上,隔着校服也能感受到对方结实的肌肉,整个鼻腔都是男生身上的味道,干净、温暖。

  让人安心。

  周遭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除了自己咚咚乱跳的心跳声。

  “好了,小姑娘。”护士的声音拉回尤眠的思绪。

  尤眠从商南周怀里探出头来,看着手背上的针管,有一瞬间的茫然。

  她怎么没有感觉到疼?

  “液体快输完了就叫我。”护士对商南周嘱咐道,离开时又对着尤眠说了句,“小姑娘眼光不错。”

  尤眠一怔,脸上的红晕瞬间蔓延到耳后。

  紧接着,她听见商南周笑着说了一句——

  “我也觉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