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不良女友装白兔(十四)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旧木已深 2098 2023-01-24 09:00:00

  他一巴掌将纸条拍在尤眠桌子上,若不是隔着眼镜,那眼睛里的火都快喷出来了。

  尤眠扫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上面有两个笔迹,分别写着——

  【把你选择题的答案写给我】

  【同学,很抱歉我不能帮你,你自己做吧】

  就这两句没名没姓的话,监考老师连笔迹都没比对,便一口咬定是她作弊。

  尤眠不禁冷笑出声。

  “你这笑什么意思?”监考老师怒道。

  尤眠一把推开桌子站起来,桌子撞在前面男生的椅背上,发出哐的一声响。

  男生犹如惊弓之鸟般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尤眠露出平常的笑容,对着男生抱歉道:“不好意思,动作有点粗鲁。”

  监考老师被她的举动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食指颤颤地吼道:“你、你想干什么?!”

  尤眠回过头来,目光冰冷地直视着监考老师,冷笑一声。

  “为人师表,却能凭着自己的主观臆断不讲证据的冤枉学生,这算不算有损师德?”

  周围一片倒吸气声。

  监考老师没想到这个女生竟这般狂妄,怒不可遏道:“你是哪个班的?你班主任是谁?!把你家长叫来!我要让你记大过!记大过!!”

  “呵,看来不管是哪里的老师,都只会请家长这一招啊。”尤眠笑了笑,嘴角的弧度轻蔑。

  “你!!”监考老师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此时,教室里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就连隔壁监考的老师也闻讯赶了过来。

  好巧不巧,正是许柯。

  “怎么了陈老师?”许柯不知事情经过,不过看这架势,估计是抓着作弊的学生了。

  他把视线移到“犯罪嫌疑人”身上,登时惊愕住。

  “尤眠?”

  尤眠看了许柯一眼,眸光微颤,下意识地偏过头去。

  脑海里响起报道那天,许柯对她说的话——

  【人不犯我,我不犯我,人若犯我,视情况而定。凡事皆事出有因,不要莽撞,更不要意气用事。】

  平日里任她再怎么伪装乖巧,骨子里的劣根性在此刻还是暴露无遗。

  作为她的老师,他此时应该对她很失望吧……

  许柯见她故意躲避自己,心下虽有疑虑,但还是平静问道:“陈老师,这是我班上的学生。请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广眼镜一扶,语气弯酸道:“搞了半天,原来是你许柯的学生。许老师,你教的好学生啊!作弊不成,还敢对老师出言不逊!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尤眠拧眉,这人是要让许柯连坐!

  她心底的怒火就像是被泼了油一般,疯狂的烧了起来!

  尤眠再不管其他,放肆道:“交代?你要交代我现在就拿一卷胶带给你,刚好把你的嘴封上!”

  话音刚落,倒吸气声、低呼声、偷笑声此起彼伏。

  “你你你!!”

  “尤眠!”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带着滔天怒火,一个满含紧张担忧。

  尤眠听而不闻,漫不经心地拿起桌上的纸条,颇为挑衅的在监考老师面前晃了晃。

  “说我出言不逊?”

  她的嘴角挂着冷笑。

  “我出言不逊是因为你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污蔑我。我出言不逊至少有原因、有证据,那陈老师你呢?”

  陈广一愣,他什么?

  尤眠夹着嘲讽道:“没事,让学生来‘帮’你。”

  “发现有人作弊却不知道是谁?你可以选择比对纸条上的字迹,也可以检查草稿纸——刚才你们不是检查了每个人的物品吗?既然没有发现问题,那是不是能证明这纸条是从学校统一发放的草稿纸上撕下来的?”

  陈广心里一咯噔,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觉得麻烦,你也可以选择更直观、更简单的方法——”尤眠嗤笑,伸手指向教室门的上方,“那里不是有监控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神色立刻变得复杂起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双方的争执也很激烈,导致他们都忽略了监控的存在。

  尤其是陈广。

  监控……

  他脚下一踉跄,大腿撞到身后的桌子,痛呼一声。

  尤眠淡淡道,“既然有如此多的方法调查真相,相信陈老师是不会再空口无凭地冤枉一个即将高考的学生作弊了。”

  高考二字,重重砸在每个人的心上。

  对呀,若今天被冤枉的是个内向、不善言词的学生,那岂不是连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有?

  思及此,众人再看尤眠的眼神里,少了几分幸灾乐祸,多了几分佩服崇拜。

  再看陈广,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一改之前的态度,硬挤出一个笑容对着许柯说:“许老师,这事有误会,你看——”

  许柯直接打断他的话。

  “陈广,我已经发消息将此事反应给了校长,具体事项,还是等我们看了监控再说吧。”

  陈广急了,“许柯!你做人不要做的太绝了!”

  许柯则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陈广,是你做的太绝了。”

  很快,尤眠、陈广、许柯三人被叫到校领导办公室。

  一班考场换了两个监考老师,在场其他学生被重新检查过物品后,继续考试。

  来到校领导办公室,校领导先让尤眠说明了情况,然后问了许柯一些问题,便让他带着尤眠在办公室外等候,留陈广一人在办公室里面。

  不多时,隔音效果不佳的门里传来领导的呵斥——

  “你这不是教书育人,你这是再害人!”

  尤眠勾了勾嘴角,心里快意很多。

  “怎么样?开心吗?”许柯突然出声道。

  尤眠的笑意收敛,嗫嚅半晌,吐出一个字。

  “爽。”

  这个回答换来许柯的哈哈大笑。

  尤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许柯。

  “那……那许老师呢?你生气吗?”

  许柯笑着反问她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的学生勇于质问不公,维护自己的权利,如此有胆有识的行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尤眠眼睛一亮,宛若明月。

  “你做的很好,尤眠。”

  “呜呜呜,许老师你再多说两句我都要哭了……”尤眠抹了抹眼角,语气撒娇道。

  许柯瞧着这姑娘此刻的模样,又想起刚才在考场时的桀骜,忽然明白了母胎solo的商南舟为什么会春心萌动。

  这脾性,简直和他小子如出一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