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不良女友装白兔(十六)

佛系影后为了复仇拼了 旧木已深 2028 2023-01-26 09:00:00

  明明是尤眠在哭,商南舟的心却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窒息疼痛,难受的厉害,眼里的心疼也快翻涌而出。

  他很想安慰尤眠,但他明白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可以帮助她尽情地释放积压已久的压力。

  想罢,他叹了口气,一手揽住她的腰肢更近距离的靠向自己,另一手慢慢地、轻柔地顺着她的秀发,就像抚摸小动物一样。

  一下、一下……

  直到怀里的人儿哭声渐止,只剩低声分抽泣。

  “你好些了吗?”他的语气十分温柔。

  怀里的脑袋动了动,又搁在一个地方不动了。

  就在商南舟以为尤眠哭累了,可能在犯困的时候,怀里响起了对方的声音。

  “商南舟…”

  大哭过后,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了几分勾人的味道。

  “你说,我在听。”

  “等高考结束以后,你能当我男朋友吗?”

  商南舟哭笑不得,他万万没想到尤眠平静过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像是怕他多想,尤眠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红眼睛红鼻头,像只兔子。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我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你看我的眼神太直白了,我想装傻也不行。”

  有吗?

  商南舟自我怀疑,他明明已经很克制了。

  “你知道我的过去,那你一定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是很缺乏安全感的。我学格斗的初衷也是这个——既然没有人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那我就自己给自己。”

  “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一时兴起还是——”

  “不是一时兴起!”商南舟忍不住抢话道,明明这些话在他脑子里过了千百次了,正当要开口的时候,他的喉咙突然开始发紧,耳朵也开始发烫。

  “是…是一见钟情,也是日久生情。”

  “第一次见面,你的外形和魄力都让我忍不住对你心生好感,后来对你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份好感便越来越多,多的我快要压制不住了。”

  尤眠轻笑:“那你现在不用压制了。”

  商南舟看着她的笑容,嘴角也跟着上扬,眉眼里尽是欢喜,语气倒有几分委屈。

  “我本来也打算把这份喜欢压制到高考后再说的…谁想你先说了…”

  尤眠一头撞在他怀里,脑袋在上面蹭了蹭,语气放软道:“谁让你这么好。你是第一个人让我有安全感的人,和你在一起,我特别安心,也很开心,我想把这份安全感占为己有。”

  “但是高考对我太重要了,我要排除掉这些干扰,所以只能提前向你预约——高考结束以后,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她仰着头看他,眼睛里迸发出明亮又放肆的光。

  “荣幸之至。”

  四个字,让尤眠露出如春花绽放般的笑颜。

  “那我们约定好,好好学习,冲刺高考,然后就在一起!”

  “好,听你的。”

  像是被那两个紧紧相拥的人儿羞着了,弯月躲进了云层了,再也没出来。

  ……

  模拟一考乌龙事件后,陈广和作弊的学生都受到了学校的处分,尤眠当场的数学考试成绩视为有效,最终考了487分。

  这个分数她并不满意,于是每天拉着商南舟泡图书馆,做练习卷,在模拟二考的时候取得了516分的成绩。

  看着这29分的差距,尤眠查了查往届的分数线,看着距离自己心怡的大学还差二十多分,她咬了咬牙,让商南舟给她加大难度,开启魔鬼式刷题。

  商南舟虽然心疼,但看到她如此的有冲劲,在劳逸结合的前提下,自己便化身为无情辅导机,每天进行陪练。

  这一切,双方的父母都看在眼里。

  尤眠的任何事都瞒不过尤父。

  商家嘛,就更不用说了,学校里有个妻管严的“情报特工”,还怕不知道情况?

  看着两个孩子在互表心意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勤奋刻苦的学习,双方家长都表示很满意。

  特别是尤父在对商家做了背调以后。

  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尤父是打从心底的愧疚和心疼。他虽在工作上雷厉风行,但在面对尤眠时,他却是不知所措,生怕说错话伤害到了孩子,那还不如不说,这也就给尤眠留下了尤父对自己“冷淡”的印象。

  其实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尤眠,可是他找不到合适的办法,也不知道尤眠真正喜欢什么。

  如今尤眠的世界出现了一个个人优秀,家境也同样优秀的男孩子,能陪伴她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两人还能彼此激励,如果后面两人好事能成,尤父悬着的心也算能放下一点点了。

  比起他们两人来,尤父却是那个最最希望高考能快点结束的人。

  时间转瞬来到了高考那天,相比其他人的紧张,尤眠倒显得从容不迫许多。

  笑话!商南舟这小子,一边说着心疼她,一边又变着法的找试题折磨她,也幸亏她遇强则强,不怕挑战,不然这预订的男友她还真不想要了。

  太废人了。

  ……

  三天考试一结束,高三学子们平日里的课本练习卷全都被撕成碎片,漫天飞舞的纸张为炎热的六月带来一场别样的大雨。

  也是在这一天,尤眠和商南舟手牵着手走出了校门。

  校门口奶茶店里。

  尤眠看着对面长相可爱的短发女生,友好地伸出手。

  “你就是林双寒?我是尤眠。”

  林双寒偏头冷哼,碰都不想碰尤眠的手。

  尤眠见状,无奈笑道:“林同学,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噢。”

  林双寒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张牙舞爪地质问尤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又不认识,谈什么忘恩负义!”

  尤眠轻笑,“也难怪你不记得。那天太晚了,我又带着帽子,你估计没看到我的脸。”

  “什么帽子什么脸?我根本——”

  林双寒起先一脸的不耐烦,蓦地,她的瞳孔猛缩,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盯着尤眠。

  “那天晚上救我的那个人是你?!”

  尤眠见她想了起来,姿势惬意的靠在椅背上,对她展颜一笑。

  “说起来,也是去年的事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